首页 > 财经 >

工党上台!中澳僵局恐难破,但“绿色”投资将成爆款

收藏

工党上台!中澳僵局恐难破,但“绿色”投资将成爆款

澳财网 澳财网 05-24 18:40

澳洲新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与新任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图/ABC


昨天(5月23日),在本次大选中获得领先的工党党魁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宣誓就任澳大利亚第31任联邦总理。


对于阿尔巴尼斯和工党而言,胜选才是真正的开始,摆在他面前的是澳大利亚多个政治和经济难题。


就在今天(24日),他和新上任的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飞抵日本东京,作为国家首脑参与美日印澳的“四方安全会谈(Quad)”,在国际社会上首次亮相。



在四方会议上,阿尔巴尼斯与美国总统拜登、印度总理和日本首相会面,图/AFR


澳大利亚新总理在国际社会的首次亮相,也引起了多方的关注。大家都希望从阿尔巴尼斯在本次会议的“表现”,来观察未来澳大利亚政府外交的走向,尤其判断澳中关系修复的可能性


除了外交层面有太多上任政府留下的问题有待新的工党政府去处理,经济方面,如新任国库部长吉姆·查默斯(Jim Chalmers)说所的:“新政府正面临着二战以后最为复杂的经济环境”


  • 债务:为应对疫情造成的严重赤字,政府债务被推向了1万亿澳元。

  • 高通胀与高生活成本:虽然失业率处于近 50 年来最低点,但由于通胀高企,实际工资的降幅为二十多年来最大,央行不得不自2010年以来首次加息;

  • 税务改革:澳大利亚税务制度久积成疾,但每一次政府对于税改都“雷声大雨点小”;

  • 气候变化:连年的山火和洪水让澳大利亚人对气候变化感受甚深,然而此前政府并没有积极的改善政策。


除此以外,工党还有一大难题是很有可能面临“悬浮议会”(Hung parliament)。


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公布的数据,到截稿时,独立候选人获得10个议席,绿党获得2个席位,工党距超过76个席位的议会半数还差两席。


在悬浮议会的情况下,绿党或无党派独立议员,以及那些一直在推进更激进的气候政策的政党,很可能会在未来政府制定新的气候政策时产生更大的影响。


目前,尽管工党已经针对上述这些问题提出一些解决方案,但如何具体实施和效果都是未知数。


当然,根据目前已经披露的新政府政策,满澳财首席投资官魏睿昊指出,在一些政治和经济问题的方向上,工党很可能和自由党不会有显著的区别,最为值得投资者关注的改变,恐怕就在于应对气候变化、实现碳中和等相关的产业。


五大难题之一:

是否会修复中澳关系?


今年恰好是澳中建交50周年,而澳大利亚华人社区最关心的议题之一,就是新政府对华政策是否会有重大改变。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在过去的几年里,两国的关系迅速恶化,两国几乎没有任何公开的高层接触。

不过从中国驻澳大使肖千5月11日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上,发表的题为《互利共赢:五十年中澳关系的主旋律》的署名文章来看,澳中之间的关系仍有机会因为工党上台进入新的阶段。


肖千的文章指出,中澳双边贸易额由1972年建交之初不足1亿美元,跃升至2021年的2300亿美元。历史证明,中澳完全能够做到和而不同、求同存异。一个健康、稳定的中澳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当然,外交战略方面,如同美国对华政策在拜登上台后,并没有与之前的政府有太多变化,从工党选前的表态分析,他们基本上也将持续亲美路线,而前自由党政府对华强硬的核心政策,应该不会有质的改变。


在宣誓就职的新闻发布会上,阿尔巴尼斯的表态是模棱两可的。他同意澳中关系是一个困难的问题,但认为在双边关系中发生改变的应该是中国而非澳大利亚。


需要注意的是,新外长黄英贤上任后的第一项任务将是陪同阿尔巴尼斯总理前往东京参加美日印澳四方安全会谈。据悉,会议主要讨论的议题就是和中国的关系。此外,美英澳在去年签订的“安全伙伴关系”(AUKUS)及核潜艇交易也将继续推进。


在出行日本前,阿尔巴尼斯已经表示,短期内和中国和解机会渺茫。

阿尔巴尼斯(右)和黄英贤将与美日印领导人举行会晤,图/ABC


但与此同时,他本人也释放出一种不那么“敌对”的开放态度,并希望可以向世界表明“澳大利亚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政府”。


在战术层面,工党与自由党的差异在于强调多元主义,新外长黄英贤的马来西亚华裔背景,被外界视为具有象征意义的信息——澳大利亚将拉进与亚洲的关系,建立更为多元立场。她本人也表示,将更为谨慎、有序地处理对华关系。


外界猜测,工党很可能对中国申请加入《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给予应有的重视,以此作为扭转中澳贸易关系负面方向的契机。


五大难题之二:

是否能够改善政府债务情况?


由于澳联储加息,澳大利亚许多家庭恐怕要面临更大的债务挑战。与此同时,新一届的澳大利亚政府也需要面对同样的问题。


澳大利亚在新冠疫情期间采取了大量经济刺激政策,援助企业和个人,以减轻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打击。这一政策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目前失业率已降至40年来最低的3.9%,经济增长稳步回升至疫情前水平。


但是,这些举措将推动政府的债务在2023-24年将超过1万亿澳元(7510亿美元)。虽然今年3月的政府预算估计显示,债务可以提前达峰,并且缩减速度快于预期,但这主要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的飙升。


工党的财政支出已公布,预计在四年内将会比自由党多花费74亿澳元。


差异主要是由对托儿投资、培训和教育的投资以及对清洁能源的投资组成的。工党称这些投资都是会产生红利的。


不过,工党的成本计算也显示了115亿的预算改进,包括13项节约措施。


五大难题之三:

如何帮助民众应对高通胀?


在选战的大多数民意调查中,澳大利亚选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生活成本压力上升。由于东欧冲突和中国疫情,全球供应链紧张加剧,物价仍在持续上涨。一些经济学家预计,今年下半年,澳大利亚通货膨胀率仍将超过4%,远高于目前的工资涨幅。


作为缓解生活成本压力的举措,前任莫里森政府在预算中推出了针对低收入家庭的经济援助、以及削减汽油消费税,但这两者都是临时措施。


工党此前也表示支持这两项政策,在这个基础还提出了提高工资的竞选纲领,阿尔巴尼斯本人已经表态支持最低工资增长5.1%(即当前通胀水平),但具体如何落地暂时没有说明。


另外,工党在回应3月联盟党预算案时还表示,将通过立法为超过 900 万澳洲人提供税收减免。


五大难题之四:

是否会推进税务改革?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前任政府官员和经济学家都提出,澳大利亚税务制度积弊太深,急需一场税改来改善。如果不能实施有效的税改,澳大利亚经济将无法变得更强劲。



然而,与上一次大选倡导税改不同,此次大选中除了上述的减税政策外,工党并没有提出明确的税务改革政策。


仅因为其2030年在2005年的水平上减排43%的目标,被认为将会间接引入碳税。


公司税方面,工党支持美国提出的全球15%的最低税率,并表示,将确保对大型跨国公司在澳销售产品或服务征税,且将跨国公司与债务相关的扣减限制控制在利润的 30%。


有传工党可能会进行负扣税改革,但在选战中,阿尔巴尼斯个人未对此明确表态。


五大难题之五:

是否会积极应对气候变化?


澳大利亚正处于全球气候变暖的前沿。一方面,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国之一,人均煤电排放量是经合组织中最高的;另一方面,又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近年来在不断经历破坏性的自然灾害。


在2019-20年的林火中,整个东海岸的大片灌木丛化作灰烬;今年新州和昆士兰又爆发了大规模的洪水。此外,大堡礁目前正在经历第六次大白化事件。



相比自由党,工党在应对气候变化要积极更多,他们计划将在2030年前将澳大利亚的排放量减少43%,而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份额提高到80%。


不过,工党没有承诺迅速放弃消费或出口化石燃料。但如果出现悬浮议会,议会中大量在气候问题较为激进的绿党和独立议员的存在,势必将推动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超更为激进的方向发展,也意味着工党可能会在气候议题上受到挑战。


工党当选,绿色投资将爆发


当前的金融市场完全被通胀和加息主题所笼罩,对工党获胜表现平淡。昨天——新总理上任的第一个交易日,澳股ASX 200指数以0.3%涨幅开盘,收盘更是仅仅上涨3.3点。


事实上,从过去30年的历史数据看,通常澳大利亚大选之后,市场多数时间趋向上涨。但唯二的特例是1996年自由党霍华德当选和2007年工党陆克文当选。


由此可见,哪个政党上台和市场的走势并不具有显著相关性。更多地需要看具体政党的政策方向。

由于工党在选前和胜选后都不断强调他们对气候变化的重视,博满澳财首席投资官魏睿昊指出,要是实现自2030年前将澳大利亚的排放量减少43%,工党必然要在节能减排、碳中和等方面有更多政策推荐,电力基建(尤其是可再生能源电网)、电动车、碳权交易等,必将成为未来几年澳大利亚发展的主要领域。


在胜选前,阿尔巴尼斯已经誓言要把澳大利亚带向一个新的方向,成为一个可再生能源的大国。为此,工党预期在今年年底会推出详细的气候变化政策。


从目前他公布的相关政策来看,主要分为三大方面:


  • 推进可再生能源基建:工党提议成立 200 亿美元的国有企业来升级电网,释放 580 亿美元的私营部门对可再生能源发电和相关基础设施的投资;并建立85 个太阳能银行;斥资2亿澳元,在郊区新建400个重型储能电池,即“公用电池”,旨在帮助10万户家庭降低电价,加大对家用太阳能的应用。

  • 建立国家电动车战略:工党计划免除很多电动车型的进口关税,建立电动车充电桩网络。

  • 重审碳权信用系统:工党此前就认可碳权信用系统和贪权交易的重要性,并承诺在赢得大选后,将对澳大利亚碳权信用系统进行独立审查,以确保整个系统具有完整性和有效性,而“不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除了气候变化相关的领域外,工党政府也已经表示会积极投入健康医疗,其中包括7.5亿澳元加强医疗保险基金和 2.2 亿美元的全科医生补助金。


另外,工党也计划将投资10亿澳元支持科技创新,重点聚焦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机器人和软件开发等被认为对国家和经济未来至关重要的领域。工党希望这一计划将在培养扶持新一代全球性科技型公司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总体而言,工党上台,并不会在中澳关系、政府债务、税务改革等问题上有明显的改变,但是其在应对气候变化上面与自由党存在较大差异,意味着和澳财长期的判断相符,未来节能减排、绿色能源等方面都将涌现出一些澳大利亚本地的重要投资风口。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