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破产继续!超百年历史澳知名品牌停产!墨尔本快餐连锁品牌宣布旗下公司破产!

收藏

破产继续!超百年历史澳知名品牌停产!墨尔本快餐连锁品牌宣布旗下公司破产!

澳中商圈 澳中商圈 05-24 10:04

1.澳大利亚知名品牌宣布停产!

已拥有超百年历史


澳大利亚知名品牌Alvey Reels宣布停产,其成立时间已经有102年名。该品牌以高质量的鱼线轮而闻名。

 


该公司在给购物者的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上宣布关闭时说,原材料成本的急剧增长以及全球供应链问题被证明过于昂贵而导致该产品无法继续经营。

 

Alvey将于6月30日停止其在昆州Carole Park工厂的生产,该工厂自1978年以来一直在那里。

 


“在2019年宣布Alvey Reels以光明的前景和新兴的全球市场进入2020年的百年纪念后,Alvey Reels已经看到了出口市场的大幅增长、产品创新和扩张,”所有者Con Athans说。

 

“采购原材料的能力加上急剧的成本增加,国内和全球供应链物流问题显著且不断增加,再加上新冠疫情破坏性的员工短缺,Alvey Reels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即在Carole Park工厂的生产不再可持续,并从2022年6月30日起停止生产。”

 

该企业表示,它现在还有大量供应的库存,它将全部出售。

 


Carole Park工厂的电话将转为接听服务,而仓库、调度和行政人员将在2023年初之前继续在册,以帮助完成企业的最后销售。

 

Alvey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Alvey Reels对这一艰难的决定深感遗憾,虽然我们承诺尽可能多地提供我们的产品,但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我们忠诚的员工,我们敬业的零售商和热情的支持者和客户。”

 

“我们代表Alvey团队,感谢你们102年来的支持。”

 

Alvey的消亡是在该企业被从崩溃的边缘拯救出来近五年后发生的。

 


2017年7月,Bruce Alvey(1920年创办该企业的Charles的直系后裔)宣布,由于销售量低,Alvey Reels将被关闭。

 

在宣布之后,大量的怀旧和支持填补了足够的订单,使该企业又活了12个月。

 

当该公司在2017年接近倒闭时,许多人推测,由于原来的卷轴做得很好,客户从来不需要再买。

 

随后,它吸引了商人Con Athans的投资,他恢复了业务,并扩大了其产品线,包括不同类型的渔线轮和高端服装。

 


作为澳大利亚特有的产品,Alvey生产的标志性侧抛式卷轴以其耐用性和寿命而闻名。

 

与高端的旋转和架空式卷轴不同,Alvey的卷轴可以掉进沙子和水里而不影响其运行,这证明了它很受海滩和岩石钓鱼者的欢迎。

 

如果渔民们不幸弄坏了他们的Alvey,给企业打电话的往往是Charles Alvey本人的后人。


2.墨尔本快餐连锁品牌

宣布旗下公司破产


创办于墨尔本的快餐连锁品牌Lord of the Fries宣布旗下一个关键的公司实体体破产,使得房东和其他供应商面临近200万澳元的损失。



该素食快餐连锁品牌的这一措施是在墨尔本的封城期间,一些加盟商停止支付租金后采取的。


新冠疫情给这家创办于墨尔本的企业造成了沉重打击,由于加盟商的离去,该品牌已经关闭了大约五分之一的分店。一家Lord of the Fries加盟商的成本可高达50万澳元,意味着加盟商很可能遭受了巨大的亏损。



而Lord of the Fries Property是其旗下一家为加盟商提供租赁服务的公司实体,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进入自愿管理程序。


管理文件显示,该公司欠无担保债权人194万澳元。


其中约85%是未支付的租金,但Lord of the Fries对这一数额提出异议,称房东没有采取疫情减租政策,而且在一个案例中,在疫情的租金冻结期间,有房东抬高了租金。


疫情爆发前,Lord of the Fries经营着大约27家门店,并有再开40家的大胆计划。该品牌目前在澳洲经营16家分店,在新西兰经营着5家。


Lord of the Fries Property持有10份租约,其中7处位于维州。



破产管理公司Hamilton Murphy的一份报告告诉债权人,还有四份租约,其余的租约在加盟商说他们无法继续经营时已终止了。


管理人Stephen Dixon表示:“该公司的记录显示,在某些租约终止后,存在租金欠款未偿付的情况。由于过去两年疫情的影响,其余租赁场所的加盟商正面临财务困难。”


Vicinity Centres公司(旗下购物中心投资组合包括Chadtone等)已将Lord of the Fries Property和该连锁店的联合创始人Mark Koronczyk告上维州民事和行政仲裁庭(VCAT),因其未支付约30万澳元地租金。


Vicinity就此事拒绝置评。



Koronczyk则表示,新冠疫情让招待业承受了巨大压力,但他指出,被纳入破产管理的公司只持有少量租约,对整个企业集团的影响“微乎其微”。


他告诉《先驱太阳报》:“疫情的影响对我们许多门店来说是巨大的,就像整个行业一样。”“我们已经能够为大多数门店与大多数房东协商出一个令人满意和互利的结果,要么符合政府强制的疫情租金减免计划,要么符合其他互利条款。”


“新冠疫情还没有过去,但通过将公司转入自愿管理,我们希望将这些持续的争议抛在身后,让我们能够专注于品牌在新市场和现有市场的未来增长。”


3.新州超速罚款四年翻一番 

去年收获逾$2亿将用于基建


由于道路安全专家呼吁降低市区限速,超速摄像头的罚款数量在四年内翻了一番,去年收获了超过2亿澳元。


来自新州税务局(Revenue NSW)的数据显示,2020-21年度该局发出了超过100万张测速相机的罚单,总额为2.01亿澳元——是2016-17年度总值1.05亿澳元的479,489张测速相机罚单的两倍。



而这个数字在本财年会更大,因为在截至2022年3月的9个月里,该局已经发出了价值1.98亿澳元的100多万张测速相机罚单。


工党的道路发言人格雷厄姆(John Graham)说,对超速10公里/小时以下的低速违法行为的罚款有了显著增加。


格雷厄姆说,社会预计“创纪录”的罚款收入将被用于道路安全基础设施。



NRMA发言人冦利(Peter Khoury)说,移动测速仪警告标志的取消导致超速罚款的“破纪录”增长。州政府今年决定重新设置警告标志,尽管道路安全专家警告说,这一决定将导致更多人因交通事故身亡。


基础设施和交通研究经济局(Bureau of Infrastructure and Transport Research Economics)的数据显示,2021年澳洲有1123起道路死亡事故——而2020年为1095起。新州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从2020年的284人下降到去年的271人。在新州道路上,超速造成的死亡人数约占40%。


据《悉尼晨锋报》本月早些时候报道,一些市中心街道的限速可能被下调至30公里/小时,以便吸引骑行者和行人。


悉尼市长摩尔(Clover Moore)表示支持收取拥堵费,并将悉尼市范围内的每条街道的限速降至40公里/小时或更低。


冦利说,超速是造成新州交通死亡事故的几个因素之一,与疲劳、酒驾、毒驾和不系安全带并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