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去诊所1h后,18岁澳洲女孩变性!如今,21岁的她想重回女儿身却…

收藏

去诊所1h后,18岁澳洲女孩变性!如今,21岁的她想重回女儿身却…

墨尔本微生活 墨尔本微生活 05-23 12:53

在人们对于跨性别群体越来越包容的今天,变性似乎并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


18岁那年,澳洲女孩Tanya(化名)在一家“性别诊所”进行了仅仅一个小时的咨询之后,也作出了变性的决定,成为了男儿身。


可如今,21岁的她后悔了,又想变回女儿身。


然而,变性的影响已经无法逆转,男性特征在她身上愈发明显,并给她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为此,她产生了严重的自杀倾向。


Tanya的母亲Judith Hunter认为,都是跨性别社区害了女儿。


“跨性别社区就像邪教一样,不停地给你洗脑。如果你不接受它,就会受到惩罚。”


结果导致一些还不懂事的青少年仓促作出了变性的决定,之后又感到深深的后悔。



Hunter女士说,她女儿的故事并不是个例,无数父母都和她分享了他们的恐怖故事。


因此,她警告说,像Tanya这样的孩子将会像海啸一样出现……



“我女儿死了,活下来的是我儿子”


据Hunter女士回忆,2016年至2018年,女儿Tanya上高中那3年,被诊断出患上自闭症、焦虑症和抑郁症。


2018年10月的一天,Tanya突然威胁母亲要自杀,母亲吓得赶紧带她去看精神科医生。医生告诉她们,最好直接去医院。然后,Tanya就住进了医院的精神病科。


“第二天我去医院要求见我女儿,结果他们告诉我,不是女儿,是儿子。我女儿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我儿子,因为我女儿已经变性了……”


“果然,我看到我女儿的病床上写着一个男孩的名字。”

“我说这太荒唐了!结果他们却指责我是一个令人讨厌的母亲,顽固不化,还有跨性别恐惧。”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Hunter女士无法接受。她怎么也想不通,好好的女儿,怎么就突然变性了呢。


虽然女儿高中3年饱受精神疾病的折磨,但之前从来没有过性别焦虑啊。


直到有一天,她偶然发现女儿在网上浏览的大量关于变性的视频和网站时,她才明白了。


“这就像一个网络变性指南,里面详细介绍了要想变性你应该怎么做,怎么跟父母说,


比如你告诉父母你有自杀倾向,这样父母就会把你送到医院,而医院的医护人员一定会站在你这边。”


Hunter女士觉得,女儿一定是被这些视频和网站内容洗脑了,所以才想变性。



2018年10月,在Tanya威胁母亲要自杀从而住进医院之后,医护人员为她推荐了内分泌学家。


2018年11月,Tanya刚满18岁,就预约了内分泌专家。


在仅仅两次、总共只有一个小时的咨询之后,她就作出了变性的决定。


紧接着,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2019年3月开始,医院给Tanya注射了睾丸素。


因为这个药的作用,Tanya开始变得非常非常凶,经常吓得她14岁的弟弟蜷缩在地上求饶。


“感觉我们像住在战区。我们的家庭都被毁了。”Hunter女士说。


之后,在跨性别激进分子不断的怂恿下,Tanya和父母决裂,从家里搬了出去。


接下来3年,她要么住在学生宿舍,要么和一群变性人住在一起。


2021年11月,跨性别社区还为Tanya在网上众筹了资金,帮她做了乳房切除手术。



今年1月,Tanya突然给母亲打电话,说她住在精神病院,想要回家。


“她当时有严重的自杀倾向。”


“因为她非常后悔变性的决定。她无法接受自己现在的身体。”


“但她同时意识到,即便她停止注射睾丸素18个月,但一切都回不去了。”


流经她血管的睾丸激素已经对她的身体产生了不可逆转的影响。


她的声音变粗了,发际线后移了,身体和脸上的毛发大量增加,她变得越来越男性化。


更痛苦的是,她现在遭受持续的阴道萎缩和干燥,导致她剧烈疼痛并需要不断服药。


她哀求母亲,帮她重回女儿身。可母亲也没有什么办法。


与此同时,跨性别社区的人依然不停地骚扰他们一家,要求Tanya离开家。



Hunter女士认为,跨性别社区就像一个“网络邪教”一样,


“父母告诉孩子,‘变性是不对的,’结果遭到了孩子的反驳。”


“因为跨性别社区告诉她们要跟家人为敌。‘放弃你的家人,我们现在才是你的家人’。”


跨性别社区甚至渗透进了医护队伍中。


有些医护人员仅仅进行简单的评估之后就给年轻人注射变性激素。


“告诉未成年少女在成年之前进行双侧乳房切除术的医疗专业人员是邪恶的。”Hunter女士说。


“这是一种可怕的医疗丑闻。”



澳洲执业精神科医生协会的会长Philip Morris AM教授说,过去5年,患上性别焦虑的年轻人呈爆炸式增长,尤其是想成为男性的年轻女孩。


“但其中绝大多数人在儿童时期都没有什么性别问题。”


也就是说,他们中很多都是受到了跨性别社区的蛊惑、诱导,才作出了变性的决定。也因此,有很多变性人现在都想重回自己原来的性别。


可问题是,变性容易,回去难……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