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上海历险记:我在浦东机场打地铺的故事

收藏

上海历险记:我在浦东机场打地铺的故事

凌宇移民 凌宇移民 05-21 07:51

前几天我从杭州出发,经上海浦东机场到达新西兰,经历了生平最坎坷的一次出境旅行。


上海自三月以来已封城2个月,出行前我加了几个出境微信群,研究了很多近期的攻略,自以为已经充分了解,做了挺完善的准备和计划,没想到上海的混乱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


这次在浦东机场的历险,终生难忘,写这篇文章,是为了给后面打算出国的朋友做个参考,希望大家无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能准备得更充分一些。



01

出行计划


按照原定的计划,我要乘坐5月11日下午2:30的纽航,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到新西兰。


按以前的做法,很简单,网约车、异地租车,或者请朋友送一下,就能从杭州到浦东机场了。


但现在上海是高风险地区,任何进出上海的人回到杭州都会被要求隔离14+7天,研究了几天后发现网约车和异地租车都行不通,我也不能连累朋友,所以唯一可行的方案是公共交通。


出行计划是:从杭州火车东站坐高铁到上海虹桥火车站,再从虹桥火车站坐车去虹桥机场,然后从虹桥机场坐机场大巴去浦东机场。


01

从杭州到虹桥火车站


火车票提前五天预售。我预先一直在查,杭州到上海一天有五班火车,即使我坐最早的一班火车,也无法保证在值机时间11:00前赶到机场。所以我必须购买前一天的火车票,并最好在天黑前进入浦东机场。这样万一有情况,还能打电话求助或者找工作人员帮忙。


 


没想到火车票这么紧俏。按规定,火车票每天10:30开始发售,我10:40登录铁路12306手机客户端一看,五天后的五班火车已经有四班的票卖完了,只剩第一班的火车还有票,赶紧买了票。


因为出入浦东机场和新西兰入境均要求有48小时核酸报告。算好时间,我提前48小时,也就是5月9日下午去浙一医院做了核酸检测。晚上在医院的自助机上,打印出有中英文的核酸检测报告,立即上传网站,获得新西兰的入境绿码。


晚上去看望爸妈,妈妈塞给我十个茶叶蛋。当时觉得好麻烦,因为行李都已经打包完毕。现在想起来,妈妈真有远见。


5月10日早上,朋友送我去杭州火车东站。进火车站需出示绿码、行程码,顺利登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03

从虹桥火车站到虹桥机场


到了上海虹桥火车站,下火车后我询问了工作人员,没有直接去浦东机场的大巴。工作人员让大家分成两个队,一个队是坐出租车的,但是只能去浦西,一个队去坐串联公交的。

 


我排到了出租车的队伍里。之前看过网友的经验分享,说上海的强生出租车司机一般不同意去浦东机场,上海的大众出租车司机可能同意去浦东机场。


队伍轮到我的时候,刚好是强生的出租车,而后面一辆就是大众的出租车。我想上后一辆大众出租车,结果被出租车管理员一阵怒吼不让换车,我只好上了前一辆强生出租车。 



强生出租车的司机果然不肯送我去浦东机场,于是我就按照准备好的网友的经验,打车去申昆路1512号的虹桥机场的机场巴士一号线的候车室。


空荡荡的虹桥机场


司机很不高兴,说这么点路你走过去吧。我早就查过地图,虹桥火车站到虹桥机场直线距离很近,但是通道已经封闭,要绕路过去,还是有几公里的。我拿着两个行李箱,又不熟悉路,只能打车过去。


司机不能拒载,一路骂骂咧咧,到了虹桥机场,我付了24元车费,说了声谢谢,司机回复我谢谢不值钱,无语。



虹桥机场的机场巴士一号线的候车室条件还可以,有洗手间和座位,可以休息。看到微信群里有人说,因为出租车司机嫌距离近,拒绝去虹桥机场,只好去上海火车南站坐机场巴士七号线去浦东机场。但上海南站没有候车室,要在室外站着等。


下图为黄先生写的机场七号线攻略: 



04

从虹桥机场到浦东机场


机场一线的巴士来了后,大家上车买票,一路通畅地开到了浦东机场。空无一人的上海,真像科幻世界里世界末日的景象。

 


令我诧异的是,高架桥上有不少自行车,小黄车,小蓝车,就是扫码租用的那种共享单车。是什么人把这些自行车骑上了高架路,然后又把自行车遗弃在了高架桥上?不得而知。

 


看到很多路上都有卡口,也有警车在巡逻。



机场大巴到达浦东机场,大家扫健康码,保安查验机票和核酸报告,排队进入机场。

 


进入浦东机场T2航站楼后,我逛了一圈,发现好多躺在地上的人,有些人看起来已经在机场里住了很久。

 


一个小孩跟爸妈走过去,他大声地说,这里好多流浪汉哦!童言无忌,他爸妈赶紧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拉着他的手走开了。

 


机场里南来北往的人都有,大家攀谈起来,交流起各自的经历。


1、黑衣男子是上海人,他说昨天小区里隔壁一幢楼出现了阳性,然后整栋楼的人连夜被拉走隔离。他做了人生中最迅速的一次旅行计划,立即买了机票,决定第二天就离开上海去加拿大。因为他很担心,一旦自己这幢楼出现阳性病例,不知道会被拉到哪里去隔离。


2、白衣男子说,他是骑着自行车来浦东机场的,什么行李也没有拿。然后接着说,再给我一万块钱让我骑这么一趟自行车,我也不愿意骑,因为太痛了。可想而知,他这一路有多么艰难,大家都不好意思问什么。而我的脑海里,浮现出高架桥上的那些小黄车、小蓝车……不知道他们曾经的主人是谁,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


3、大眼男孩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是被航空公司骗来的”。他买好了去昆明的机票,航班信息一直到起飞前8小时都显示一切正常,当天他花了3000块钱,坐黑车从崇明到了浦东机场,没想到刚进浦东机场不久,就收到了航班取消的短信。他气愤地说,我一定要跟航空公司交涉。


4、运动装男子是苏州人,他坐高铁从苏州去昆山,但是到了昆山由于没有当地的健康码(或者是码不对),工作人员不让他出火车站,于是他被一路送到了终点站“上海虹桥火车站”。到了虹桥火车站,他发现去不了其它城市。于是想办法到了浦东机场,希望能够去其它城市。


 

听了前面几位旅客的讲述,看到上面这位旅客的经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傍晚时分,我开始寻找过夜的地方。之前一位网友已经给上海的二十多个旅馆打过电话,没有找到可以接待的旅馆,我就不浪费这个时间了。


所有的上海亲戚朋友都在居家隔离,而且万一旅馆或者亲戚朋友家出现了阳性病例,整栋楼被拉走隔离,那可就惨了。最安全的地方,还是机场。

 


这是浦东机场唯一开着的一家店,只卖方便面,且只有两个口味。


机场的椅子都是带扶手的,看来是不想让旅客躺平。我看到一位女生,在一个木台子上铺毯子,于是我走过去,想跟她做个伴。这个木台子靠近自动扶梯,旁边广播响起来,“老人、小孩请注意台阶,拉好扶手……”这样响一夜,我感觉自己会受不了,只好离开那里,另找一个安静的角落。


我把行李箱靠墙放,在地上铺了准备好的家里带来的薄毯,穿上所有保暖的衣服,冲锋衣、绒裤。机场里灯火通明,提醒大家戴口罩的中英文广播每隔十五分钟就要响一次,我戴上眼罩,塞上耳塞,然后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半夜时分,事后来看,也不知是福是祸,我突然醒过来了,摸到手机,就看了一下。这一看让我睡意全无。 



原来我在晚上9:30的时候,收到了一封纽航航班取消的邮件,这时候距离起飞只有15个小时了。


这下我彻底醒了,也懵了,怎么办呢?


到了上海,如果回杭州,就必须隔离14+7天。现在只有从上海离境一条路了,我必须立即订其它航班。记得之前家人说过东航5月份要重开了,赶紧查了一下,东航13日凌晨还有一班飞机,我一边联系家人,一边立即下载了东航的APP,在手机上购买了东航的机票。


这时,我又想,万一东航也取消了,我至少会滞留机场一周多,还有什么备用方案?赶紧继续查从上海到香港、新加坡、泰国转机去新西兰的机票,一夜未眠。 



曾经看过汤姆.汉克斯主演的《幸福终点站》,难道滞留机场这样的事,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05

核酸检测


到了凌晨,突然一个头大的问题又浮现出脑海,核酸!


进出浦东机场和新西兰入境,都需要48小时英文核酸报告,如果我待到13号凌晨,那我原来的核酸检测报告就过期了。


我去询问了机场的保安,他们说浦东机场只给内部员工做核酸,不提供给旅客做英文核酸的服务,只能自己去外面医院做。 



我在百度地图上查了一下,最近的上海浦东新区医院距离机场十四公里,步行需要三个多小时。而上海由于封控,没有出租车。来回徒步需要六小时,即使我能够徒步,如果我不能赶在下午2:30前回来,就会因为核酸超过48小时而无法进入机场。


这时,我想起之前有一位朋友,花了2000块钱从浦西打黑车到浦东机场。当时我向他要了司机的电话备用,他给了我五个黑车司机的电话。只能等天亮了,挨个询问他们去医院的价格。


还需要考虑的是行李问题,我不能拖着行李去医院,需要在机场寄存行李,而浦东机场的运作很不正常,这些都只能等天亮了再去询问。


凌晨五点钟,我在机场里闷头溜达,一位好心的阿姨问我去哪里,我木木的回答去新西兰,但是航班取消了。她告诉我,那边有几个旅客,好像都是去新西兰的,她指了一位走过的姑娘。我听闻立即追了过去,拉住了她。


芝小姐和其他几位旅客,都是到达机场后,收到了纽航取消的信息,他们彼此加了微信群,我赶紧加入了他们的微信群,感觉自己找到了组织。毕竟孤军奋战,比不上群体的智慧。人多了之后,可以彼此照看行李,解决了一件大麻烦事。


大家一起研究去哪里做核酸检测的问题。我查的上海浦东新区医院首先被否决了,因为芝小姐是上海本地人,她说这家医院已经被征用,仅用于新冠用途,不会接待任何人去做核酸。


有人提出了从浦东机场坐机场七号线去东方医院做核酸的方案,得到一致认可。于是大家约定早上6:30一起出发去坐车。我们一行人,从T2航站楼出发,一路找机场巴士指示牌,又问了几位工作人员,终于找到七号线机场巴士。

 


机场七号线首发7:30,隔2-3小时一班车,一路上只停两站,东方医院和上海南站。

 


到了东方医院,保安拦着不让进,大家好一阵解释,终于同意让我们进医院,付费、买卡,用护照登记英文信息。

 


东方医院做核酸的队伍在医院外面,队伍排的很长,在排了半小时队伍之后,同行的一位大爷过来说,他研究过了,这个队伍是做免费核酸的,大部分是上海市民,我们做的是付费的核酸,可以到医院里面的四号窗口做。于是大家又跑到医院里,在一位清洁工的指引下,找到了四号窗口。


同去的一位美国女孩,要从泰国转机去美国,她的飞机是第二天下午,怕来不及就问窗口的医生,核酸结果能不能加快。窗口的医生冷冰冰地说,不能加快。


美国女孩有点崩溃,苦苦哀求,而医生已经很不耐烦了,口气越来越强硬。大家看着不对劲,只好把美国女孩拉开,千万别把医生得罪了。

 


从东方医院出来,大约是上午10:00,而机场七号线下一班车是11:30回浦东机场,唯有等待。没有候车室,没有休息的地方,只有一根标志车牌的杆子。


这天上海下雨降温,天上开始下起了小雨,大家只好找棵树避雨。由于一晚上没睡,精神紧张,一早去医院,各种折腾,吹了冷风,淋了雨,我感觉头痛欲裂,连续吐了好几回,筋疲力尽。只好找了个塑料袋,铺在地上,坐下来保存体力。


这时有巡逻的警车开过,警察下来说,你们不能靠这么近,要保持一米距离。大家只是象征性的动了一下,这么一路我们都走的很近,又在一起排队做核酸,何必在意现在是不是一起等车呢?

 


回到浦东机场,又是扫健康码、查核酸。我们原来的纽航航班在T2航站楼,新买的东航航班在T1航站楼,保安不同意我们进入T2航站楼。但我们的行李都在T2航站楼,来了一位保安领导,经过协调,同意我们一行人进入T2航站楼取行李。


 

到了机场, 芝小姐介绍了桥哥给我认识,说他是机场里管事的。


桥哥给了我地垫和睡袋!事先还拿消毒水喷了一下,说你可以在这里休息。



有了地垫和睡袋,休息起来舒服多了,下午我补睡了一觉,睡了几小时后终于感觉体力恢复了大半。


起来后,吃了一碗方便面。是的,机场只有方便面。


妈妈给我带的十个茶叶蛋,第一天晚上就被我吃掉了三个,第二天早上从杭州出发前又吃掉了三个,还有四个被我在浦东机场的第一天就吃掉了,早知道应该慢点吃。


桥哥并不是机场工作人员,他只是个好心的倒霉人,已经在浦东机场滞留四十多天了。他的公司在北京,要去合肥打官司,结果遇到上海封控,航班取消,就被迫滞留在浦东机场了。他正在耐心等待上海解封,同时收集前面旅客留下的睡袋、地垫,给后面滞留的旅客用,还负责跟机场联络。


我听到机场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他,让他通知滞留人员去机场25号门做核酸检测。不过这种核酸检测不出英文报告,不适用出国人员。


听说机场如果有剩的盒饭,工作人员也会交给他,他会分发给滞留的旅客,因为很多人连续吃了几天方便面,盒饭也是补充营养的方式。此处不放桥哥的照片,据说很多网红想要采访他,他都一一拒绝了。


桥哥让大家白天把睡袋和地垫收起来,傍晚5:30以后再铺开来睡,这样机场里也好看一些。


过了一会儿,桥哥又来提醒大家,手机充电的时候,一定要有人在旁边看着,因为有人的手机在充电的时候被偷了。这时候丢手机不是一般的麻烦,因为手机里有机票行程单,有绿码。据说警察过来调了监控,但尚未找到小偷。


在此提醒大家,长途出行最好带一个备用手机,重要的文件上传到备用手机里,以防手机出现故障或者丢失。以上海目前的状况,想要找到一个营业的手机维修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是机场里大家给手机充电的地方 


这时传来好消息,大眼男孩已经通过黄牛买到高铁票回老家了,但他回去就要隔离14天。


下午,美国女孩来找我,让我帮她整理行李,因为她的航班只能托运一件行李,第二件要花高价。我们一起努力把她带的几个箱子合成一件行李,多的箱子和不必要的东西只能扔了。断舍离的时候,我看到她拿出了银行存折,我说留着吧,你以后回中国还能用。


她说,我伤透了心,再也不回这个国家了,然后很坚决地就把存折剪掉了。我估计这存折里应该也没钱了吧!

 


傍晚时分,芝小姐来找我商量,东方医院的核酸检测承诺是24-48小时出报告,如果遇到上海大筛72小时出报告也有可能。要是飞机来了,核酸报告没出来,只能吐血了。


据说机场附近的曙光医院6小时可以出核酸报告,有人联系了去曙光医院的黑车,车费是400元。为了保险起见,我俩决定跟另外两人一起拼车去一趟曙光医院。

 


去完曙光医院,微信群里有人说东方医院的核酸报告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美国女孩的苦苦哀求起了作用,核酸检测报告时间提速了。有了东方医院的核酸报告,曙光医院的核酸报告就成了备胎,但有个双保险也好。


我们从东方医院的微信公众号查到的核酸报告只有中文,没有英文,看来必须去医院才能拉纸质的中英文报告。我们立即跟黑车司机商量,从曙光医院去一趟东方医院,司机说加价150元,好吧!


到了东方医院,已经是晚上,门诊中心关了,急诊中心还开着。同行的小伙伴们已经把条形码拍了照片发到微信群里,我们在急诊中心的自助机上,一一扫描条形码,打印了大家的核酸报告。


核酸检测报告上传网站,当晚大家顺利获得新西兰的入境绿码。

 


回到机场,小伙伴们又开始讨论边检劝返的事情。现在到处都流传着劝返的传闻,尤其是拿访客签证的朋友有点担心。这个航班的人员中,有去帮子女带小孩的,有去留学的,有去商务工作的。


芝小姐是去新西兰结婚的,男朋友在新西兰,因为疫情他们已经分隔两年没见面了,全靠微信联系。芝小姐有点担心边检劝返,因为他们没有领结婚证,虽然她准备了些一起拍的照片,还是觉得不够保险。


晚上她跟男朋友商量着,男朋友也在网上各种查询,后来发现新西兰居然可以在网上注册结婚。搞定了结婚证,她心里终于踏实了许多。


看到大家的核酸报告,一位长发的上海叔叔吐槽了他的核酸经历。他说他好不容易获得居委会的出门许可,骑车到了上海的一家检测机构门口,打电话要求做核酸,这个检测机构说不接待上门客户。但是他们可以上门去做核酸,上门费是1500元。


就这样,这位上海叔叔只好骑车返回小区,检测机构开车过来,他们在小区门口一起停好车,做了核酸检测。检测费是40元,加上上门费1500元,这个英文核酸报告收费1540元。这位上海叔叔在上海居家隔离了两个多月,一直没有理发,导致现在只能顶着一头长发出国。

 


傍晚,躺进睡袋,感觉这一天太累了,做了无数事,但好像又什么事都没做,昏昏沉沉的,很快就睡着了。


06

万事俱备,只欠飞机


到了5月12日,一直没有收到航班取消的消息,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但有人说上海所有的飞行员都在家里封控着,要从外地调飞行员过来,不一定能凑齐机组人员,大家又都忐忑不安了。


到了下午,登机口的位置终于公布了,说明浦东机场和航空公司都已经做好了安排。


傍晚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原来是一架东航的飞机开过来,停到了T1航站楼的位置,这下确定可以出发了。


值机还是挺顺利的。行李检查比以前严格一些,很多人都被要求开箱检查托运的行李。

 


07

边检劝返不是传闻


边检盘问的很仔细,问了很多问题。


前面一位男士,是从新西兰的大学毕业的,在新西兰待过几年,回国几年后现在又要去新西兰。边检让他把这几年的教育和工作经历说了一遍。


轮到我,边检员问了我为啥去新西兰,家人是什么职业,孩子在哪里上学等等。还问我为啥拿新西兰的电子签证,而不是纸质签证。这个问题,我还真回答不上来。


旁边一位男士,是商务出行的,他护照上有不少签证。边检员指着护照,让他一页一页的把护照上所有的签证都解释了一遍,去哪个国家,干什么去的。


据说每个航班都有被拦下来的人,大家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多带一些资料。


终于过了边检,走过空荡荡的候机大厅,开始等飞机。

 


这时我在上海的姨妈发来微信,她看到上海电视台的专访,政协委员号召大家关心浦东机场的滞留人员。


据说工作人员已经开始给浦东机场的滞留人员发生活物资了。

 


在浦东机场的出发鄙视链里,国内航班比国际航班更低,因为国内航班大量取消,遥遥无期。


真希望这些滞留的旅客们能尽快到达目的地。如果后面有朋友去浦东机场,请带一些食物、水果给这些滞留的旅客,因为在机场只有方便面,没有蛋白质和维生素的来源。如果有睡袋、毯子等生活物资,也请留给后面的滞留旅客。

 


上飞机后,空姐开始给大家倒饮料,分发牛肉面和鸡肉饭。我在吃了三天方便面之后,顿时感觉飞机上的简餐怎么也会如此美味了。


十一个小时之后,飞机落地新西兰,给国内父母报平安。爸爸说妈妈终于睡了一个好觉,这几天来,妈妈满脑子都是飞机。看来我跟家人说机场露营多么有趣,和爸妈告诉我他们毫不担心,都是在彼此安慰。

 


旅途坎坷,情况瞬息万变,幸好遇到许多有爱的人,彼此关心,互相照顾。希望上海早日解封,滞留浦东机场的人们,能早日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希望这几位旅途中的遇到的陌生人,能家庭团聚,找到自己的爱情,事业上获得发展。



08

后记:


我这次回国,主要原因是妈妈要动一个心脏瓣膜的手术,医院原定是三月份手术。但这个手术除了医生之外,还需要进口一些医疗设备,以及上海的医疗公司的技术人员到杭州的医院来配合医生一起手术。


由于上海封城,很多进口的医疗设备被封在港口无法运到杭州,上海的医疗技术人员也无法进入杭州的医院,手术日期一再推迟。从三月份等到五月份,医院还在等待疫情缓解,医生也很着急,等待手术的病人名单越来越长,大家都很无奈。


持续的封控导致医疗停诊、供应链断裂、手术延期,这都是防疫的次生灾害。


有些手术可以等,有些手术不能等,比如癌症患者,可能就从早期等到了晚期。而一星期要做三次血透的尿毒症患者,遇到频繁做核酸、缺乏交通工具等困难,脆弱的身体雪上加霜。还有心血管病人、急性病人、老年病人,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医疗救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除了医疗挤兑,次生灾害还包括经济停滞、人心低迷、失业增加、物资紧张,还有许多无法统计的精神创伤和心理焦虑。


疫情已到第三年,疫苗接种已经基本普及,药物研发有了很大进展,世界各国也积累了相当多的防疫经验和数据。尊重人民的权利,关心大家的实际需求,希望防疫措施今后能更理性、人性化一点。


疫情无情,人有情。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