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去年有上千移民因为这个原因被拒签!新西兰政府开始重审政策!

收藏

去年有上千移民因为这个原因被拒签!新西兰政府开始重审政策!

走进新西兰 走进新西兰 05-20 15:51

去年,因为可能会给卫生服务造成巨大开支或需求,1500多人的临时或永久签证被拒签。


据悉,新西兰移民局正在调查一些健康状况的治疗费用,同时政府也被敦促取缔一些阻挠与移民相关的人权投诉的法律。在这种背景下,新居民的健康要求也在仔细研究之中。


政策歧视患有残疾和有其他健康问题的人?


Aisling Smyth来自北爱尔兰,在皇后镇当账目管理经理。


“我有轻微的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已经九年多了,”她说道,“除此以外,我很健康,也控制得很好。这个病并不能定义我,但说到在新西兰扎根,就会变成一个问题。”



她的签证被拒签了,因为根据裁定,她的病症可能会导致41000纽币的治疗成本。这个成本标准是移民和卫生官员正在考虑的规定之一。


Smyth上诉到移民部长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新的工签,2021居民签证对健康要求的放松意味着她也符合了居民签证的条件。


但她依然在通过一个团体(Migrants against an Acceptable Standard of Health)在对抗。这个团体中有不符合标准的个人及其家人,以及呼吁并游说政府让人入境、且在入境后让人留下来的人。


“不该到这种境地,到这种要恳求媒体、要找国会议员、要花成千上万找律师、要在社交媒体上请愿这种地步,”她说道,“政府一直在维护这个政策,即使这个政策直接歧视了患有残疾和有其他健康问题的人。”


她说,41000纽币的标准已经不能反映高成本健康问题了,衡量移民的标准竟不是他们能给新西兰带来什么,而是他们的代价。



移民局也在重审被认为会给新西兰卫生特殊教育服务带来巨大成本的医疗状况。移民局已经裁定HIV不在列于高成本清单中。


移民律师Simon Laurent表示,移民往往需要诉诸成本高昂的上诉才能让自己的案子得到审理。


“条款中规定有严重的智力或身体残疾而需要全职看护的人,基本上就被拒之居留申请流程之外。他们不能要求医疗豁免。有了这个豁免,就可以衡量他们的身体状况与他们会给新西兰带来的福祉。我觉得这些规定都需要重新评估,因为这些规定导致了十分不公平的裁决和一些不公正的结果。”


面临这种问题的家庭,其中一人不满足居留的健康要求,那么申请就泡汤了,有些人只能努力绕过这个标准。


“有残疾的孩子或健康状况不佳的成人,如果也在申请之中,那就会搅黄整个申请,所以他们只能被留置——等到其他家人拿到居留身份之后,就会说‘好吧,既然我们都在这儿了,为什么不能以同情的立场让其他家人也留下来?’”



移民局在2017年收紧了政策,表示,所有家庭成员必须同时接受评估。但类似的案子依然一件接一件,媒体报道了亲人恳求让孩子入境团聚的新闻。


12岁亚裔女孩父母都有居民签

偏偏自己被拒签?


一名12岁的菲律宾女孩,父母都已经有居民身份了,但她自己却被禁止搬来新西兰,只因为她有自闭症。


这件事吸引了残疾人权益活动家的注意,一位国会议员也对此发声。在他们的帮助之下,好几千人都呼吁推翻这个决定。


Arianna Alfonzon一直生活在距父亲7800km的地方。她的父亲远在奥克兰,是建筑行业的一名工人。


“对我们来说,非常艰难。”Arianna的母亲Gail Alfonzon说道。母亲现在跟她一起,在新西兰境外照顾她。“她需要母亲和父亲。”


Arianna一家


2018年,Arianna的访客签证被拒签了,因为移民局裁定她不符合“可接受的健康标准”。


在绿党国会议员Ricardo Menendez March的帮助之下,去年晚些时候,一家人想从移民副部长Phil Twyford那里得到撤销令。去年11月16日,Menendez March致信他的国会同僚,称其它有自闭症小孩的家庭,也有过一开始拒签后来又得到豁免的例子。


他在信中写道:“不该需要媒体的关注才能得到一个正确而公正的结果。”


Twyford的办公室在3月回复了一封信,其中只有四句话。信中写道:“我已经仔细考虑了你的提呈。我在此告知,我不打算介入此案。”


移民副部长Phil Twyford


Twyford的反应激怒了Julianna Carvalho。她一开始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被拒签,目前她正在经历长达数年的居民身份之战。


“我在想需要什么样的准备才能提笔签字,需要什么样的准备才能不再侵犯这个孩子的基本人权,他还需要什么样的准备才能对这个家庭有点同理心。”


网址:

https://www.change.org/p/letariannastaynz


Carvalho患有狼疮,已经截瘫。她曾来探望已经移民的姊妹,然后在2012年拿着学生签证从巴西来到新西兰。她曾经说自己“爱上了”这个国家。


但是2015年,申请居民签证的时候,她被发现不符合可接受的健康标准,于是被拒签了。


她花了五年的时间才上诉,然后在2020年要求部长介入,最终拿到了居民身份。


她说“证明自己有价值所产生的情感代价”是“这辈子最糟糕的事”——尽管她有稳定的工作,轮椅橄榄球也玩得很好,能自己开车,不需要任何特殊的个人看护,但她的自尊依然受到严重的打击。


“被反复告知自己是个负担,没有价值,是会让你听进去的,”她说道,“我不想任何人再经历这些。我不希望任何人再经历我经历的痛苦和羞辱。”


“这个政策真的会毁掉人生。”


Carvalho成为Alfonzo一家的朋友,后来替他们发声。


Arianna  Alfonzon


Carvalho还提到,Alfonzo一家远不是遭遇这种状况的唯一的家庭。她主张整个系统都需要改革。


Carvalho要求政府“遵守《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终结移民系统中的系统性歧视”,她还指出新西兰14年前就签署了这份公约。


“她希望签证申请能根据对社会的贡献、技能和家庭纽带来评估,而不是根据可能对健康和教育服务造成的成本来评估。”


Arianna  Alfonzon一家


但MBIE认为,目前的健康政策是合适的。


移民与保护仲裁庭最近裁决,对于向那些有障碍的人签发居民身份时,且“其障碍或将影响他们与其他人同等的全面而有效的社会参与”,《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并不是强制要求”。


健康保险或为解决办法之一


当前的规定不允许移民官员考虑移民及其家人是否能够支付卫生服务、居家看护,及是否有健康保险;但Laurent认为健康保险可能是解决办法之一。


“我知道这在政治上可能并不是乐见其成的,因为这会导致二等居民,但我觉得有些国家及地区是这样做的,我们也值得考虑。”


移民的健康政策还要计算有特殊教育需求的移民儿童的服务成本。



移民健康要求已经引起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的注意,2018年委员会要求新西兰详细给出措施,减少因身体状况而导致的居留身份拒签。委员会还问及采取了什么措施利来减少移民政策和流程中对残疾人的歧视。


最近,图瓦卢人权专员游说新西兰放弃他称之为对残疾人有歧视性的移民法律。


绿党希望人权保护被纳入移民法。其移民事务发言人Ricardo Menendez March称,移民规定将人贬为成本。


“它的问题在于是缺陷模式,无视了我们已经在国际上签署了的对残疾人的承诺,是不人道的。另一个问题是,大家不清楚移民局如何得出41000纽币这个数字,因此在被认定对公共卫生看护系统带来太大成本时,家庭上诉的时候会很模糊,也很难操作。”


他正在起草一份草案,让大家能根据人权法案来提起移民相关的投诉。移民法不允许根据人权立法来投诉,称“移民问题天生就存在根据个人特征来区别对待。”


他还说,当前的移民政策无异于一刀切地禁止残疾人。大多数情况下,移民都可以要求健康豁免,但需要全职看护的智力、身体、认知和知觉障碍除外。这个豁免流程本身就让人担忧。



Menendez March希望确保在健康标准的评估中,要咨询残疾人。


“我希望在评估可接受度的健康标准时,有更广泛的民意咨询和参与度,因为该政策的评估中不知道残疾人的参与度有多少。我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做做样子,修改标准,因为这样一来还是会导致不人道的流程,充其量就是减少受影响的人。”


移民局称,一旦居留签证高成本医疗状况“推进到咨询环节”,就会咨询卫生与残疾专员以及残疾人部。


移民局称,所有非新西兰人来新西兰都必须符合可接受的健康标准,申请在新西兰居留超过12个月的人都必须提交健康和X光报告。


“有一个清单显示被认为会给新西兰卫生和/或教育服务带来巨大成本,这个标准被核定为很可能超过41000纽币的成本,据此来判断某种医疗状况会否给新西兰纳税人带来巨大的成本。”移民局可行管理总经理Stephen Dunstan通过一则声明说道。



“移民局和卫生部正在合作评估高成本医疗状况以及41000纽币的门槛。本次评估要靠大量的数据收集、卫生专家及分析,将需要来自DHB关于成本、患者数据和卫生服务以及其他诸如制药等信息。”


“该评估只限于高成本医疗状况和41000纽币门槛的评估,旨在更新高成本门槛以及高成本医疗状况清单,以此来反应高成本医疗状况的诊断、发现和治疗。该评估不会涉及移民卫生筛查背后的原则。”


对此,你怎么看?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