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巴黎圣母院的那场大火,过去了3年,如今它被修复得怎么样了?

收藏

巴黎圣母院的那场大火,过去了3年,如今它被修复得怎么样了?

日本设计小站 日本设计小站 8天前 09:40

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巴黎圣母院》



上个月的15号,是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三周年的日子。


时间过得真的好快,大家还记得法国总统马克龙曾承诺过的,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开幕之前,会恢复巴黎圣母院昔日的辉煌。


那么,如今经过三年的重建工作,它被修复得怎么样了呢?



 经历三年修复的巴黎圣母院,如今怎么样了 


巴黎圣母院这座古老的哥特式建筑,距今已经有800多年历史(始建于1163年,于1345年完工)。



经历三年前那样一场大火之后,想要重修它是件相当不易的事。


· 资金匮乏 ·

首先,资金对于它来说就是个老大难。


一家欧洲保险公司曾表示过,重修巴黎圣母院的总成本大约要80亿美元(约合523亿人民币)。



但好在,仅一天之内就筹集了7亿美元的民间筹款。


曾英国《卫报》也报道过,截至2021年4月11日(据不完全统计),已筹集修复捐款约为8.33亿欧元(约合65亿人民币)。



但这与最终支持巴黎圣母院的完全修复,还差得很远。


· 拆除工作艰难 ·

除此之外,在重修巴黎圣母院之前,还有一段非常繁琐复杂的拆除工作。



工人们耗时5个月,拆除了重达3万吨被烧毁的脚手架。



还要将大火过后,被污染的“拥有8000根管子的巨型乐器”,逐个拆下来进行深度清洁,再将它们按原样组装。



仅此这项简单的小工作就预计要消耗4年。


· 材料昂贵 ·

就算前期工作都已经妥善处理完毕,后期正式的施工也困难重重。


首先,巴黎圣母院的建筑材料相当难寻。就比如说教堂的支柱、拱门和拱顶三个地方,是由不同石灰岩石头搭建而来。



专家需要从各种地方,甚至是地下采矿场去寻找合适的石材,但时隔几百年的旧采石场到底在哪,是个问题。



再比如说,巴黎圣母院的木制塔尖,原本的材料是使用了源自中世纪以来不同时代的1300棵橡树。



当时,这1300棵橡树都有着统一的标准:


树龄在150岁~200岁之间

直径在50~90厘米之间

高度在8~14米之间



而至今(今年3月)为止,只找到8棵符合要求的橡树。



不仅如此,这些树必须在3月底之前被砍倒,否则橡树分泌的树液会让木材过于潮湿。而在被切割成横梁之前,树干还得晾干18个月。



· 专业修复工匠的缺乏 ·

此外,人力方面也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假设以上我们提出的建筑材料问题,都得以解决,但怎么去寻找拥有传统技艺的工匠,可以将其修复到曾经的样子呢?



比如刚刚我们所说的,去地下采矿场寻找合适的石材,即使找到了,怎样去复原900年前的石雕技艺也是非常困难。



此外还有,如果要修复19世纪建造的塔尖,如果不是精通中世纪手艺的工匠,又怎么能将材料打磨成完美的尺寸?



如果另外去培养一批工匠,那需要的时间可能要拉长至几十年了。


· 疫情暴发,被迫中断 ·

相比之下,疫情的接连暴发,已经算是其中可以忽略的问题了。



断断续续,停工复工,再停工再复工的工作节奏,已经不是什么不可面对的难题。


· 时间紧 ·

还有法国总统马克龙曾承诺的,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之前,会恢复巴黎圣母院昔日的辉煌。


而如今只剩下仅仅一年的时间。



· 网络纷争 ·

而巴黎圣母院修复到如今这个阶段,一面是政府、施工团队、设计师在克服施工难度,另一面也在经历着网络上的纷争。


不少网友对2024年建筑修建完成表示不太相信。



也有对巴黎圣母院被修建成了一座现代建筑表示不满。



当然,也有很多网友,对再次看到巴黎圣母院表示十分的期待。




 当初的大火,是人类艺术史上的浩劫 


但无论工程如何复杂,巴黎圣母院都会以一个完好的新面貌重新复出,以此来弥补3年前巴黎圣母院那场令大家痛心疾首的大火,那次人类艺术史上的浩劫。


· 烧毁的过程,令全世界痛心疾首 ·

当年,据说那场大火可能跟巴黎圣母院正在进行的翻新工程有关。



但火势的凶猛与巨大,完成让全世界的人都慌了手脚。



无数网友为之悲痛:“卡西莫多失去了他心爱的姑娘,而巴黎,也终究失去了圣母院 !”



· 全世界的设计师,纷纷献计 ·

为了这一艺术品的重新复原,法国最快速度的在国际范围内举办了竞赛——征集巴黎圣母院新塔尖的设计方案。



全世界无数的设计师为此献计献策,虽然不乏有脑洞“突破天际”的,但每一个人都在心系着这座伟大的建筑。


其中斯洛伐克建筑师 Vizumatelier,设计一座轻质的塔顶,最特别的地方莫过于塔尖有一束光,点亮时可以直冲云霄。



他称“在哥特时代,工人试图让建筑到达天空,我们现在有条件实现它,为什么不就这么做呢?”



而AJ6工作室的方案,将塔尖设计成了几乎完全由彩色玻璃制成。



不仅在外观上,带来极为璀璨的视觉效果,自然光通过玻璃的折射,还能在教堂内部,形成一个彩色的圣经图案新世界。



最值得一提的是,在所有方案中,中国人的“巴黎心跳”赢得了头奖。



新的塔尖被设计成了多面镜子,可以随着塞纳河畔风光的变化而变化。



玫瑰窗被设计成了全新的万花筒图样,而万花筒的中心是漂浮的时间胶囊。


设计师表示新的塔尖的设计代表了人类的记忆、存在和希望,时间胶囊可以有节奏地上下移动,呼吸和与城市一起跳动,让巴黎的心跳重新复活。



在所有方案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全世界设计师都在竭尽全力地弥补那场大火带来的损失。




 希望可以恢复它昔日的辉煌 


其实,像巴黎圣母院这样,世界名筑被大火烧毁的事件,并不是孤例,一些历史遗产和它有过同样的命运。


比如日本京都的金阁寺,曾在1950年被一把人为的大火烧毁。




5年后开始重建,最后成了今天的样子。



韩国首尔被视为“国门”的崇礼门,也遭受过大火摧残,楼阁上部木制框架连同瓦片全部崩塌。



最终耗时5年,斥资270亿韩元重新修缮。



中国澳门的大三巴牌坊,曾经是一座完整的教堂。


同样被大火烧毁,如今只剩下一个牌楼,作为圣保禄教堂的遗址,以供游客参观。



这些古迹都曾受大火重创,但后来无论是经过重建还是保留,在一定程度上都获得了新生。


这世界上,有些毁灭意味着消失,而有些则伴随着重生,所以我们仍然可以期待,巴黎圣母院1年之后(或许是)的涅槃重生。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