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到底是谁整天在点播台点播内衣秀?

收藏

到底是谁整天在点播台点播内衣秀?

beebee公园 beebee公园 05-13 19:56

时至今日,点播台几乎销声匿迹。不过有时去小县城出差,在凋敝的招待所里,打开电视机,运气好的话,你依然能找到点播台的踪迹。


县城的点播台,其内容主要是以两千年初期的内衣秀为主,画质模糊,但内容大胆前卫。如果你第一次看,会觉得节目粗鄙,可换台之后,多半又念念不忘,最终还是要换回来。



我老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前几年,这种内衣秀,几块钱就能点播一次。一次内衣秀差不多有半小时,整场下来,大概会出现十八根胸罩,以及二十位丰乳肥臀的西洋女孩。



点播内衣秀的消费者,几乎都是中年老男性。


走进县城唯一一条干道旁边的筒子楼,绕开垃圾桶,一楼左边就是门卫室。你头往里探,就能看见一位老大爷瘫在椅子上,面前的电视机在放内衣秀,墙上贴着壮阔的爱岗敬业宣传海报。



内衣秀一般是在晚上出现。白天不多。白天要么没人点播,要么就是点播《燕双鹰》与《闯关东》。


太阳落山时,黑夜从人们的眼角浮现,内衣秀就正式开始了。到了时间点,嘈杂的露天棋牌室就重归寂静。一帮老男人走出遮阳棚,说不打了,要回家做家务,其实是回去看内衣秀。相互道别,心照不宣。



点播台里面的内衣秀,都是有些年头的劣质录像。市级点播台尚且存在时,它们就存在了。当时它们穿插在蜡笔小新,猫和老鼠,以及迪迦奥特曼之间。点播它们的,往往是早熟的小学生。


现在,这些内衣秀,又被下岗工人,铁路员工,包子店老板,以及返乡的泥瓦匠翻出来观摩,摆在县城点播台反复鉴赏,它们似乎永远在这片大地发光发热。



看内衣秀,大概是一种释放。


在我们县,有的人被钢厂开除,拉着横幅讨说法无果,穷困潦倒。十多年过去,跟老婆离了婚,娃又在珠江找活路,一个人无所事事,只能酗酒。躁动无处宣泄,找不到出口,思来想去,还是只能花钱点播内衣秀。



还有的人,好几年前在深圳做工,被车床扎断了手指,拿了赔偿金,就回家躺着吃低保。到了晚上,县城的街上没有人影,空旷得可怕。走在路上,黑黢黢的,似乎连月光与路灯,也跟着大多数人去城里打工了。


没人能够聊天,也没有娱乐可以进行。憋得慌,太慌了,索性就点播一段内衣秀,用满足一种欲望的方式,去满足另一种欲望。



点播台的特点是,一人花钱,全县观看,颇有一些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美德。


如果今天放的是法国内衣秀,第二位出场的,是黑皮肤的高挑女孩。那人们就会说,这个一定是老张点的。看了很多年,有些癖好,大家都知根知底。点播台,是县城夜晚的秘密。



内衣秀,有些人是从小看到大。也有的人是从大看到老。至于报纸与卫视上那些宏伟的蓝图,精湛的思想,与感人肺腑的好人好事,基本没人看。


即便有些人掌握了网络技巧,学会了更深层次的情感宣泄方式,但他们至今仍然忘不了点播台的内衣秀。



好几年前,我去川西那边玩,落脚一个小县城的宾馆。宾馆前台是一个中年人,大概五十岁。他在看点播台的内衣秀。


我那天喝多了,就给他说,我给你一个网站,以后少花一些冤枉钱。他很感激我。


过了一年多,他发短信过来,问我,那个网站上不去了,怎么办?但我一直没有回复他,直到今天。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