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全球动荡之中,澳洲逆势崛起

收藏

全球动荡之中,澳洲逆势崛起

澳财网 澳财网 10天前 19:03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全世界经济展望》中,把全球2022年经济增速估计值从此前的6.1%骤然下调至3.6%,并且降低了很多国家的经济预期。


IMF无奈地表示:“战争导致通胀加速,并使全球经济前景更趋黯淡。”


然而,也就在这份报告中,IMF将今年澳大利亚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上调到了4.2%。


事实上,澳大利亚在全球应对疫情较为得当的国家。在前期基本学习中国、新加坡模式,以清零作为目标;后期又迅速提高疫苗接种率,并逐步实现了不挤兑医疗资源、社会面可控的开放。



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在2020年1月疫情爆发后18个月中,澳大利亚的超额死亡率远低于平均水平,百万人口的超额死亡人数甚至低于邻居新西兰,在OECD国家中情况良好程度排名前五。相对适当的疫情应对政策,也保障了澳大利亚疫情的复苏。


这些大数据似乎也标志着:澳大利亚在世界经济力量“万神殿”中处的位置有所上升。


越来越多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商界人士和投资者都在考量:未来十年,澳大利亚是否会成为全球投资能源、资源、新兴科技的中心?


疫情期间增速快,澳洲进G10指日可待?


IMF的数据库涵盖了全球190个国家。2021年,以美元计算的GDP总和为96万亿美元,比2019年——疫情爆发前的一年增长了10%。同期,澳大利亚的GDP增长了18%(以美元计),达到16330亿美元,约占全球GDP的2%。


澳大利亚目前是全球第12大经济体,超过巴西(现排名第13位)较去年上升一位,之前一年则超过了西班牙(现在第14位)上升一位。在新冠疫情期间,巴西和西班牙(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的经济都陷入困境。



此外,澳大利亚与世界第11大经济体——俄罗斯(GDP:17760亿美元)相差不远。然而,俄罗斯的人口是澳大利亚的五倍,这意味着从广义上讲,澳大利亚人均GDP是俄罗斯的近五倍。


由于陷入地缘冲突和战争的泥沼,明年这个时候,俄罗斯的GDP很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截至本日历年年底,澳大利亚很可能就成为地球上第11大经济体,比新冠疫情爆发前上升三位。对于一个只有2500多万人口的国家来说,这样的经济体量确实很可观。


根据IMF的数据,在全球前20名中,唯一一个疫情前后经济增幅比澳大利亚更大的国家是中国,增长了22%。


同期,其他GDP增长强劲的国家包括加拿大(增长14%)、荷兰(增长12%)、和英国(增长11%)。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中国大陆的GDP是美国经济的67%。两年后,这一差距缩短到了76%。



根据IMF对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和中国台湾的GDP数据,它们在2021年共同创造了11580亿美元的GDP,大致相当于印度尼西亚的GDP(11860亿美元)。


如果将港台两地与中国大陆加在一起,那么中国的GDP总和将跃升至186260亿美元,即美国经济的81%。按照目前的增长率,这将使中国在2020年代中期(而不是后期),就能取代美国成为地球上乃至历史上最大的经济体。


不过,中国坚持清零的防疫政策正在逐步影响全球的供应链,让通货膨胀居高不下。


而在全球通胀高企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的通胀率水平并不算太高,澳联储也在积极采取措施,防止通胀过热。


相比中国和美国,在防疫和经济上,澳大利亚的政策弹性更大;相比欧洲,澳大利亚不仅远离地缘争端,能源(除石油以外)和粮食供给上几乎能做到自给自足。


在下周大选大选结果出炉以后,消除了部分的政治不确定性,澳大利亚确实更有空间较好地发展经济。


在大型经济中,人均财富水平高



不仅是全国的经济实力,澳大利亚的个人经济水平更高,排名全球第三。


事实上,在前20大经济体中,人均GDP排名只有瑞士(人口900万,人均9.4万美元)和美国(人口3.33亿,人均6.9万美元)超过澳大利亚(人均6.4万美元)。


就在30多年前,即1991年,澳大利亚在按人均GDP(以美元计)排名的20个最大经济体名单中,以18656美元排名第10位,位于第9名英国(21767美元)和第11名西班牙(14698美元)之间。



前苏联解体时,全球最富有的大型经济体是瑞士、日本、美国和德国。


三十年过后,澳大利亚在全球大型经济体中的地位发生了明显变化,澳大利亚现在的人均GDP已超过日本、德国,在这三年内增长了三倍。


当然,人均GDP指标充其量只是对国民经济水平分配的粗略指导。人均收入水平更能体现一个国家民众的财富水平。


在过去30年,中产阶级大幅增加的国家,人均收入增长倍数也更高:中国增长了34倍,印度增长了7倍,印度尼西亚增长了5倍。



但据估计,在本已很高的基数之上,没有哪个国家能超过澳大利亚,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


根据NUMBEO的数据,澳大利亚平均月薪排名全球第五,但比澳大利亚收入高的全部都是人口没有超过1000万的国家。


也就是说,在全球较大的经济体中,澳大利亚的收入水平最高。



对于澳大利亚的普通工薪阶层来说,只要在过去30年里有稳定的工作,就很有可能在澳大利亚购买房地产,而进一步成为全球财富累积较高的人群。


在1990-2010年代中,在这些年移民来澳大利亚的人,平均财务状况在很大程度上,比在其他国家的表现要好,因为随着全球化的到来,像澳大利亚这样资源丰富、人口较少的国家,可以出口远比当地人口基数更多的产品。


加上偏安一隅的地理位置(远离北半球各种争端),全球化使澳大利亚变得比预期的要富裕得多。



在这些繁荣时期(或至少是非衰退时期),房地产一直是很受欢迎的投资品。当谈到住房时,澳大利亚人总是兴致勃勃,许多人每个周末都会花时间美化自己的家。这些核心价值观推动了对大型家居用品商店和住房的需求。


但经过30年的发展,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已经成为全球最贵的市场之一。12年以来的首轮加息周期,势必要让全澳房价承压。


作为全世界家庭负债率最高的国家之一,随着借贷成本的上升,澳大利亚的房价势必出现下跌,建设速度将放缓。



结语:澳洲有抗风险能力


除了如何让房地产市场在繁荣结束、加息周期中平稳过渡,澳大利亚经济也仍有一些其他的不确定因素:


  • 出口:与中国的紧张关系,是否会进一步影响出口,是否能够顺利找到替代市场?

  • 经济结构:过于依赖金融和矿业,能否更多地发展出附加值更高的科技产业?

  • 人口结构和劳动力:人口增长主要依赖移民,移民能否在近两年全面回归?


尽管澳大利亚在这些方面仍有待于做出政策性改变,来保障发展前景。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过去30年的时间中,在经历了东南亚经济危机、全球金融危机、新冠疫情等重大“黑天鹅”事件,澳大利亚每次都能够设法成功实现经济快速复苏并保持相对的繁荣。


历史证明,澳大利亚确实是个稳步发展的国度,能够提供高品质的生活,并有能力从逆境中恢复得很好。


IMF这次的报告或许也说明,即便今年将是世界金融“困难”的一年,澳大利亚仍很可能稳步过渡,并且重新回到繁荣的正轨。


在如今这样市场动荡,全球经济充满不确性的时期,澳大利亚的一些电力基建设施不仅具有很好的抗风险性,也符合对于现金流稳健、具有生产、生活必需性的资产投资和配置的需求。且由于当前的民生类行业出现了科技革新、能源改革,相关公司未来仍将有较好的成长空间。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