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是再次感染还是“二次发作”?堪培拉已经有这么多人称不止一次感染过新冠病毒……

收藏

是再次感染还是“二次发作”?堪培拉已经有这么多人称不止一次感染过新冠病毒……

CBRLife堪生活 CBRLife堪生活 10天前 15:56

是再次感染还是“二次发作”?超过500名堪培拉人称不止一次感染过新冠病毒



澳大利亚首都地区最新的流行病学报告显示,有500多人向澳大利亚首都地区卫生当局报告说,他们不止一次感染过COVID。


但官员们迅速提醒说,这不一定是重新感染,而是COVID-19的 “第二次发作”。官员们说,测量再感染是困难的。



COVID-19的BA.5亚变体也首次在堪培拉被检测出来,是在一个最近返回的海外旅行者身上采集的样本。


ACT卫生局的最新周报(5月2日至5月8日的一周)称,自2020年3月以来,有508人报告了一次以上的COVID-19发作。



报告说,不到一半的人(45%的人)在2021年12月或之后首次检测结果为阳性。


“目前,对于COVID-19的再感染,还没有一个全国性的商定的病例定义,”该报告说。


“预计随着感染和疫苗接种的免疫力减弱以及新的亚变体/变种的出现,再感染的风险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


ACT卫生局说,将 “多次发作” 定义为最初的COVID-19测试呈阳性,并在经过窗口期后又出现阳性的人。


首席卫生官员Kerryn Coleman说,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当局一直在研究如何衡量再感染。


Coleman 博士说:“用我们的数据做这件事并不容易,我知道很多其他地区在这方面也遇到了挑战。”


“在我们的系统中,在超过10万个条目中,大约有500个条目看起来是第二次报告。这不一定意味着他们是重新感染,但可能意味着他们报告了另一次PCR或[快速抗原测试]阳性的第二次发作。”


“我们将继续查看数据,监测全国其他地区以及国际上发生的情况。”


(图片来源:Dion Georgopoulos)


专家们认为,澳大利亚各地正在出现COVID-19的再感染高潮,但由于政府放弃了追踪第二例病例的尝试,真实情况可能永远不会被知道。


02

近四年半的监禁!堪培拉一男子因在Kippax持刀劫车而被判入狱



一名男子因去年6月在Kippax停车场持刀抢劫而被判处监禁。


21岁的Jackson Nathanial-Jai Marshall对严重抢劫罪拒不认罪,但澳大利亚首都地区最高法院的陪审团在2月份认定他有罪。


最近公布的判决书指出,Marshall是一名前招待所工作人员,他在Kippax与另一名男子会面交易,可能是为了出售毒品。


当受害者司机准备开车时,马歇尔进入后座,用刀抵住该男子的喉咙。


另一名男子进入前排副驾驶座位,告诉受害人 “滚出车外”,然后将轿车开走。


受害人的两部手机和钱包也被拿走。


该车后来被发现时已损坏,Marshall也在同一时间被捕。


(图片来源:Jamila Toderas)


受害人在一份影响陈述中说,他现在一直难以入睡。他现在很害怕,当他在家时,噪音让他很焦虑。


判决书还指出,在Kippax犯罪之前,Marshall曾在ACT地方法院被判处部分缓刑,并附有良好行为令,原因是他闯进了一家IGA,在那里偷了一些东西,还闯进一家报社,但没能偷走东西。


代理法官Peter Berman说:“当我考虑到他的改造前景和他的犯罪行为的客观严重性时,没有什么比全时监禁更合适的判决了。”


“这样的判决最能促进对社会的保护。”


“虽然有一些希望,但Marshall先生的重大犯罪历史,以及没有利用过去提供给他的改造机会,最明显的是他因实施严重抢劫而违反了良好行为令,这表明Marshall先生可能再次犯罪。”


法官注意到判决前报告将Marshall评估为具有中等程度的再犯罪风险。


他说:“我接受Marshall先生的律师提出的意见,即他是‘一个有精神健康问题的年轻土著人’,在童年时经历了家庭生活的困难,在成长过程中与他的亲生父亲疏远,与他的继父也是关系不好。”


代理法官Berman判处Marshall近四年半的监禁。


这包括因Kippax抢劫案而被判处的三年刑期,以及因公羊突袭案而对Marshall的重新判决。


总期限追溯到2020年5月,从2021年11月起有21个月的无假释期,Marshall将有资格在2023年8月获释。


03

澳洲新冠 = 每周坠毁一架波音737


如果每周都有一架满员的波音737-800客机在澳洲坠毁,那么这一定是各大媒体的新闻头条,并刷屏朋友圈。


但是,当得知澳洲每周因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比一架满员的波音737客机坠毁后的遇难人数还要多时,大家又会是什么感受呢?



新冠死亡人数上升


我们已经习惯了与病毒共存的日子,澳洲经济似乎也正在从疫情中缓慢走出,疫情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似乎在逐步减弱,就连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澳洲联邦大选,两党领袖对疫情的控制和管理的话题,都已难觅踪影。


但真相,真的是这样么?


据官方统计,仅今年前四个月,澳洲因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已经是以往该病毒流行阶段的两倍多。


截止至星期六(2022年5月7日),澳洲死亡人数已达5269人。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发布的临时死亡率数据,新冠肺炎从2020年的第38大死亡原因,在今年1月变为仅次于癌症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仅经过医生和验尸官确认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就已经导致总死亡人数比1月份的平均水平增加了22.1%。


这意味着可能有更多死亡病例需要报告。超过四分之三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是70岁及以上的老人,但死者也包含8名9岁以下的儿童,5名10至19岁的儿童,以及30名20多岁的年轻人。


(数据来源: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Health)


上升原因非高致死率


导致澳大利亚有如此多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原因不是高致死率,而是传播范围的扩大和感染病例的增加。


自4月中旬以来,澳大利亚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和每日确诊病例不断增加,但死亡率不断下降。



在2020年,28000确诊病例中有900例死亡,即每31确诊病例中有1例死亡。在2021年,360000确诊病例中有1330例死亡,即每271确诊病例中有1例死亡。


而今年,540万确诊病例中仅有5000多人死亡,也就是说每1080确诊例中有1例死亡。高疫苗接种率以及较温和的奥米克隆变种可能是致死率下降的重要原因。


疫情弱势群体


虽然死亡率不断下降,但是新冠病毒传播范围的扩大,以及不断放松的疫情防控,令有基础疾病的人们变成社会弱势群体——他们正在过着小心翼翼的生活。



患有乳腺癌的Karen Dawson在三月份接受了乳房切除手术,正处于恢复中。当她和其他健康状况不佳的人不得不小心谨慎时,却看到人们不断放松对病毒警惕,似乎像她这种弱势群体,早已经被社会遗忘。


居住在墨尔本北部Kilmore的Dawson,曾两次住院,并在化疗期间体重下降了20公斤。她的丈夫Paul患有一种罕见的慢性疾病。这对夫妇与感染新冠病毒的亲戚和朋友数周不见面,不乘坐公共交通,只在人少时才去购物。


两党态度令人担忧


更可怕的是,澳洲即将进入冬季,新冠病毒的传染规模可能将进一步扩大。


但是,忙于大选中的两党似乎对此视而不见,都在回避这个问题。工党不希望人们认为它在计划推出更多的封锁; 而自由党希望人们关注它在处理疫情问题上的早期成功。



两党忙于竞选活动,就好像新冠肺炎不存在一样。儿童疫苗接种率和第三针疫苗接种率低,加上在奥米克隆的高峰期时放松了口罩和隔离的限制,导致了传播范围的扩大。


有一种现实的担忧,如果感染病例会随着一种新的变种再次增加,澳大利亚人将不再愿意戴口罩或呆在家里。因为我们被告知,“疫情结束了,我们不应该再为此担心了。”


后疫情时代,联邦政府迫切希望复苏经济,并不希望各州及领地重新实施封城措施。生活在澳洲的人们也迫切希望恢复正常生活。


可以说,重回封城是大多数人不希望看到的。


但是,疫情并没有真正结束,人们应该继续做好必要的防护措施,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社会中“疫情弱势群体”不应该成为与新冠病毒共存的代价,他们需要政府与社会的关注和理解。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