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跳了50年,64岁的杨丽萍含泪宣布解散!这一次,她也撑不住了...

收藏

跳了50年,64岁的杨丽萍含泪宣布解散!这一次,她也撑不住了...

精英说 精英说 10天前 09:50

疫情第三年,各行各业都不容易,文化演出行业同样面临困境。剧场长期面临观众少、票房低的局面,连演员基本工资发放都成了问题。


就在前不久,中国现象级舞蹈团队“云南映象”宣布解散,杨丽萍通过视频发布消息时,数次哽咽落泪。



图自《杨丽萍从艺50年自述》


“云南映象”舞团是杨丽萍一手打造的。20多年前,她走遍家乡云南的少数民族村庄,从田间地头发掘有舞蹈天赋的演员,然后带着他们一起编排大型民族歌舞剧“云南映象”。


该剧融合了藏、佤、哈尼等10多个民族的舞蹈风格。舞团最初有90多名演员,70%都来自村寨。杨丽萍希望以这种方式展示原汁原味的民族舞,带领家乡舞者走向真正的舞台,走向世界。


图自《杨丽萍从艺50年自述》


2003年8月,“云南映象”在昆明会堂公演,其原生态民族风情立刻打动了现场所有观众。次年,“云南映象”开启全国巡演,场场爆满,获得了中国舞蹈最高奖项“荷花奖”。之后,舞团更是开启了海外巡演,一度成为美国演出的重点剧目。


作为中国舞蹈史上第一个完全由个人编排、推广的舞蹈,“云南映象”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19年间,它全球演出超过7000次,平均每天就有1场。它在云南还有常驻大剧院,它是云南的名片,也是中国民族舞的象征。


图自网络


但是,疫情期间,去云南旅游的人骤减,“云南映象”演出门票入不敷出,跨省演出又被取消……硬撑了2年多,他们终于撑不下去了。杨丽萍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为演员做了劳务补偿,看着亲自挑选的人一个个离开,她的心里很难过。


图自《杨丽萍从艺50年自述》


从艺50多年,这是杨丽萍第一次掉泪。她的一生经历过太多困难,吃过苦,挨过骂,她都没有屈服过。这次,她还能找到新的出路吗?我们不知道,但以杨丽萍的性子,她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农家少女与孔雀公主


1958年,杨丽萍出生于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源县。她家是农村的,父母早年离异,她和三个弟弟妹妹跟着母亲生活。作为家中长女,杨丽萍很小就帮着做家务,捕鱼捞虾,洗菜挑水,照顾弟妹。


图自央视纪录片《故乡的云:杨丽萍》


白族人喜好歌舞,每到丰收、节日或姑娘嫁人的时候,村里人都要载歌载舞地庆祝,杨丽萍也会跟着大人一起跳。


她跳得特别开心,经常得到邻居们的赞扬。她的家人同样擅长跳舞,奶奶曾在她手心画过一只眼睛,告诉她:“跳舞,是与神的对话。”这就是她最初的舞蹈启蒙。


图自纪录片《生命的旁观者》


13岁时,杨丽萍在学校做操,被西双版纳州歌舞团看中。听说加入歌舞团,每个月能领30元工资,杨丽萍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那之后的10年,她都跟着歌舞团下乡演出,背着行李奔波在不同的村子间。她不觉得辛苦,能跳舞,能见识不同民族的生活,还有工资拿,她觉得生活很美好。


图自央视纪录片《故乡的云:杨丽萍》


在剧团表演,杨丽萍显得非常特别。表演群舞时,她的动作总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手都伸出去了,她还在后面,非常不整齐。有人问杨丽萍为什么那样,她说伸得太快力量不够饱满,一定要尽情展现才有跳舞的感觉。


有人认为杨丽萍太喜欢表现。她也劝过自己,要顾大局,不要太考虑自己感受,但是一听到音乐往往就忘记了。好在剧团领导看重她,经常让她担任独舞,才避免了更多矛盾。


图自央视纪录片《故乡的云:杨丽萍》


22岁时,杨丽萍主演民族舞《孔雀公主》,获得云南省表演一等奖。次年,她被中央民族歌舞团调往北京。


图自央视纪录片《故乡的云:杨丽萍》


入团之后,按规定,所有人都要练芭蕾基本功。但杨丽萍不喜欢,她觉得那些动作太模式化,缺乏感情和生命力。她几乎从不参加排练,因此也拿不到练功服和补助。


那可是1981年,演员都被要求学芭蕾舞、样板戏,哪里容得下自由散漫?因为坚持自我,杨丽萍近乎被孤立。她也不在乎,依然观察着身边的万物生灵,琢磨着如何做好自己的形态。


图自纪录片《生命的旁观者》


1986年,第二届全国舞蹈大赛征集作品。杨丽萍靠着童年对孔雀的眷恋,编排了独舞《雀之灵》。但是,歌舞团没有选送她的节目。


要强的杨丽萍决定自己送。服装道具、音乐录像都需要钱,她卖了手表,四处借钱,还自己动手缝制孔雀服装,终于完成录制,骑着车自己去给组委会送录像。


图自纪录片《生命的旁观者》


结果,《雀之灵》获得了当年表演和编导两项大奖!评委们从没见过那种形式的舞蹈。凭着自己不服输的韧劲,杨丽萍终于赢了!那简直是一场“胳膊拧过大腿”的胜利。


图自网络


1989年,《雀之灵》在春晚演出。那场表演,至今依然是春晚最经典的节目之一。1990年,杨丽萍又在亚运会闭幕式中,表演独舞《雀之灵》。自那以后,“孔雀公主”杨丽萍的名号,响遍大江南北。


图自央视纪录片《故乡的云:杨丽萍》

22年心血与云南名片


之后的10年,杨丽英在北京有了很多演出机会。除了在舞台上跳舞,她还出演了电视剧《兰陵王》、《太阳鸟》等。在内地版《射雕英雄传》中,她所饰演的梅超风英姿飒爽,被称为“绝版梅超风”。


图自央视纪录片《舞蹈家:杨丽萍》


功成名就后,杨丽萍没有继续留在北京。1999年,杨丽萍选择将自己的户口迁回云南,她觉得那里才是她的根。


她去重走自己当年演出的地方,却发现民间舞蹈处于生存困境:许多代代相传的舞蹈,如绿村神鼓,只有年纪大的几个人会跳!而民间乐器也面临失传的局面,年轻人都不愿意学了……


她觉得自己有义务让这些传承下去。她想有一个舞台,让民间舞者能表演,从而赢得更多年轻人关注。她四处筹划,吸引商业投资,就是筹备后来的歌舞项目“云南映象”。


图自央视纪录片《故乡的云:杨丽萍》


2000年,杨丽萍开始去大山深处,挑选能歌善舞的青年,搜寻民间乐器。她花了3年多的时间,经常吃住都在村里,有时十多天没法洗澡。不过辛苦总是有回报的,她真的找到了几十个骨子里热爱歌舞的农民,将他们聚到了一起。


图自央视纪录片《故乡的云:杨丽萍》


她找的人不分老少,只要能唱能跳就行。有个快五十岁的农民,杨丽萍见到他时,他正扛着一棵树。听说让唱歌,他就来了一嗓子,结果超惊艳。杨丽萍带着他进了舞团,在剧中饰演贯穿全场的搬石头老人。


图自央视纪录片《故乡的云:杨丽萍》


17岁的阿山木子是哈尼族人,来自红河州元阳县的偏远农村。他擅长击鼓,村子里祭祀、祈福时总有他的身影。乡村信息封闭,很少与外界来往,只有他一个人出来了。他成了杨丽萍的徒弟,在“云南映象”中有多场精彩演出。


图自央视纪录片《故乡的云:杨丽萍》


每个从寨子里出来的人,都有一段被杨丽萍发掘的故事。他们聚集在一起,有着最底层民众质朴又美好的特质。但是投资方认为这些人太土,表演不够高大上,纷纷要求撤资。


杨丽萍无奈接受,但她不愿这些人就此埋没,便决定自己出钱养活舞团。她开始接拍商业广告、走穴,原本抵触的宴会舞蹈也接了,她甚至卖掉自己的房子,只为了给演员发工资。


图自纪录片《生命的旁观者》


2003年4月25日,经过三年多筹备,“云南映象”迎来首映。但是当时正值“非典”时期,禁止40人以上的场所聚会,于是,首映变成了没有观众、只有3台摄影机的录像。


后来,杨丽萍不得不暂时解散团队。那是“云南映象”第一次被解散。


图自纪录片《生命的旁观者》


幸好,那次疫情持续时间很短。3个多月后,他们重新聚在一起排练,准备昆明的首次公开演出。杨丽萍跟着舞团一起,连续熬了几个通宵。她太累了,有天清晨坐椅子上吃苹果,却不知不觉睡着了……


幸好,“云南映象”火了。20多年过去了,7000多场演出过去了,那些在田间地头唱歌跳舞的人们,上过真正的国际大舞台,他们的民族舞被世界看见。他们成了云南的名片。


成功的背后,离不开杨丽萍的努力与坚持。她从没有停止追梦的脚步,就像“云南映象”里一首歌唱的那样:“太阳歇歇么?歇得呢。月亮歇歇么?歇得呢。女人歇歇么?歇不得。女人歇下来么,火塘会熄掉呢。”


图自纪录片《生命的旁观者》


追求独立与生命的旁观者


“云南映象”火了,杨丽萍依然不停地忙碌着。她对自己的要求近乎严苛。为了保持好身材,她几十年不碰碳水,主食都用粗粮代替,零食更是严格控制。熟悉她的朋友开玩笑说:“杨老师所谓的暴饮暴食,就是把一片苹果变成一个苹果。”


为了跳好孔雀,她一直保持着长指甲,这让她的生活有许多不便,很多事情需要人照顾。但她觉得值得,舞台上灯光打过来时,指甲随机变成红色,像火焰,又变成透明,像流动的风。


2012年,她再次登上春晚,凭《雀之恋》引起轰动。很难相信,54岁的人,还能有那样曼妙的身材。她是永远的孔雀仙子,完美而骄傲。


图自网络


除了在舞台上活跃,杨丽萍还不断进行新的创作,编排舞曲《平潭影像》、《春之祭》、《十面埋伏》、《孔雀之冬》等。她不断扶持新人,虎年春晚上的创意舞蹈《金面》,就是由她担任幕后编舞。


图自《杨丽萍:台前幕后》


杨丽萍不太在意爱情,她有过两段短暂的婚姻,没有子女。有人以此攻击她,认为她是失败的,不能享受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


这个问题杨丽萍其实早有回应,她早在2012年的采访中就说过:“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


图自纪录片《生命的旁观者》


杨丽萍不认为这是一种牺牲,对她来说,舞蹈就是她的生命。一朵花,可能是她的女儿,一棵树也是她的儿子。她在万事万物中看到了跳舞的轨迹,用舞蹈呈现世间美好,就是她所追寻的生命价值。


别人跳得是舞,她跳得是命。不疯魔,不成活。


像老虎一样抗争


对于杨丽萍来说,舞蹈是生命的信仰。所以,当疫情来临,团队支持不下去时,她会忍不住落泪。那是她20多年的心血啊,是她对家乡执着的眷恋,是她延续民族舞蹈的希望。


可是,实在是太难了。没有了舞台,他们很难生存下去。


图自《杨丽萍从艺50年自述》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64岁的杨丽萍还在思考,也在摸索。最近,她拍了生肖系列舞蹈《虎啸图》,和线上平台合作,想要试试在没有舞台的情况下,是否能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


图自微博@杨丽萍


未来会如何?“云南映象”是否能重聚?我们不得而知。但如果不拼一把,事情哪里会迎来转机?杨丽萍不会轻易放弃,她会像老虎一样,在困境中也勇敢、坚强地生活下去。


身体会衰老,生命会枯竭,但杨丽萍的灵魂会永远起舞。她为此而生,跳最热烈的舞,过最自在的生活,也会拼尽全力去迎战一切困境。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