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救救澳洲的租房者吧!全澳可租赁房源降至1%,租金却暴涨11.8%...

收藏

救救澳洲的租房者吧!全澳可租赁房源降至1%,租金却暴涨11.8%...

华人房产 华人房产 13天前 06:54

“买不起房”一直是澳洲人民的一大痛处,澳洲政府也确实出台了大量的刺激措施帮助人们购房。但殊不知,还有一个群体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根据SQM Research的数据,全澳现在约有260万租房者,为了“有房可住”没日没夜为生活打拼,但现实却给了他们沉重的一击。


过去一年,各大首府城市的每周租金要价暴涨11.8%,让许多租房者苦不堪言。



被遗忘的租房者


迅速攀升的房价,稀缺的房源再加上没有任何政策的扶持,澳洲两百多万的租房者们为了生活“负重前行”。


 

各大房产专家们也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挺身而出,为“苦命的”租房者打抱不平。

 

SQM Research的总经理Louis Christopher表示,“现如今澳洲的租赁危机已经加剧,全澳的可租赁房源降至1%”。


 

“而这直接引爆了租赁市场,在过去一年里,一些首府城市和偏远地区的租金要价涨幅甚至都超过了15%”。

 

RealEstate.com.au的出版商REA集团的行业事务主管Umesh Ratnagobal表示,在住房可负担性方面,租房者一直是那个“被母亲遗忘的孩子”。

 

“每当谈论到住房可负担性,首次置业者总是那个备受关注的“宠儿”,但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关心过租房者的艰苦生活,”Ratnagobal说。


 

“现在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时期,租赁房源供应量处于历史低位,但令人失望的是,这一切没有任何人看在眼里”。


一生为租房所困的澳洲租户


根据PropertyInvestment Professionals of Australia的主席Nicola McDougall所说,现在正是澳洲人民为大选投票的关键时期,但无论是工党还是自由党都没有提供有效的方案来缓解租房者们的负担能力危机。


 

“租房者们为了住进一个遮风避雨的温馨之家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存钱买房更是想都不要想”。

 

虽然政府出台了针对首次置业者的优惠政策,但数据显示,目前为止这对已经恶化的可负担性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在2021年一整年里,年龄在 25岁至34岁的澳洲年轻人中,只有42%拥有自己的住房。


UDIA的全国主席Max Shifman表示,相比于其他年份,这个数字已经是历史最低水平。

 

在1981年,同一年龄段的住房拥有率为61%,而在2006年,这一数字也达到了50%。


 

Shifman警告称,有研究表明,到2041年,将有75%的家庭将无法拥有自己的房产,并很有可能终身都为租房发愁。


 

“对于这些人来说,房价不断上涨不仅会让购房更加困难,还会增加本就高昂的租房成本,”Shifman说。

 

而McDougall女士指出,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在不久的将来,许多家庭将会无法承受所面临的租房压力。


 

“在未来几年,大批海外移民将会进入澳洲,如果没有足够的出租房源来安置现有的人口,那新到来的人们将在哪里居住呢?”

 

尽管在澳租房者也许一辈子都要为租房所困,但Housing Industry Association的总经理Graham Wolfe表示,澳大利亚人仍然渴望拥有自己的“梦想之家”。


 

“研究发现,在这次选举中,选民将住房列在所有事项的第三位,仅次于生活成本和身体健康,连教育、人口增长和基础设施等这些关键性问题都排在住房之后”。

 

不过,租房者们也不必因此感到绝望,仍有许多现实可行的办法缓解不断上升的租房压力。


如何改变租房者现状


McDougall女士表示,虽然这些帮助首次置业者成为有房一族的政策并不能为租房者们提供有效援助,但如今仍有办法给租房者们一臂之力。

 

“我认为需要制定一个系统,鼓励私人企业和公共部门齐心协作,增加租赁房源的供应,并将租金调节至租户可承受的范围之内,”McDougall女士说。


 

Grattan Institute的经济政策主任Brendan Coates和智库的高级助理Joey Moloney共同撰写了一篇名叫The Conversation的文章,其中列举了一些措施,可以让租房者们重新笑对生活。


 

文章指出,提高租金援助力度可以很大程度上帮助一部分低收入的澳大利亚人。

 

“将单身人士的租金援助提高至40%,即每年约1450澳元,就可以让租金重回之前的水平。


不过这个代价也很大,意味着政府每年要在租金援助上花费20亿澳元”。


 

“第二,新的税率需要与低收入者实际支付的租金挂钩,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与总体通货膨胀挂钩,这样一来租房者的权益在未来就可以得到有效保护”。

 

同时他们一致指出,低收入租户在租房成本飙升的现状下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有一半的人在租房上的花费超过了税前收入的30%。

 

不仅如此,还有另一个问题也与租房危机息息相关,那就是房源供应问题。


 

Coates和Moloney在文章中写到,“澳大利亚的各大城市并没有提供像排屋和公寓这类的密集型住房”。

 

HIA(Housing Industry Association)概述了两个政党在九大领域中应该解决的问题,其中就包括住房、土地供应、社会性住房以及租赁住房等。


 

“HIA的当务之急是采取成本效益高且效率高的措施,在住房建设领域中带来真实有效的改变,而增加住房供应正是这一问题的关键,”Wolfe说。

 

“澳大利亚住房短缺的解决方案不会来自一个地方或某一级别的政府,而是未来的联邦政府,”Wolfe补充道。


 

但不论是哪一派执政,通常都会在住房供应问题上互相推诿,把责任的皮球踢到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脚下。


 

尽管如此,在住房供应上联邦政府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比如激励各州和各地增加可开发土地的供应,以及减少住房规划方面不必要的繁文缛节。


- 今日结语 -


租房者如今的生活属实很难,生活成本增加的同时还要支付日渐增长的高昂租金。


希望联邦政府在关注首次置业者的同时,也能照顾一下一直遭受忽略的租房者们,不要只是浮于表面,而是真心实意地为租户们提供一些实质性的帮助,让他们在艰苦的生活中还能够感受到一丝暖意。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