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人民币汇率起伏:贬值压力集中释放,后续会怎样?

收藏

人民币汇率起伏:贬值压力集中释放,后续会怎样?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13天前 17:31


入夏前的热度都集中到了离岸人民币市场。


俄乌问题、美联储加息、一些国家央行令人意外地加大货币政策收紧力度,为全球经济增长蒙上阴影,投资者由此纷纷于避险资产中寻求避风港,美元大幅上涨,人民币承压。


美元指数上升之下,4月离岸人民币下跌逾4%,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月度跌幅。


5月6日,美元指数再度拉升,盘中升破104,离岸人民币再扩大跌幅,跌破6.7水平,创18个月新低。5月9日,在岸人民币一度跌破6.71,创2020年11月以来新低,离岸人民币同期短线下跌,破6.74。5月10日,离岸、在岸人民币均在6.7附近徘徊。当日盘中,二者双双续刷2020年11月以来新低。


5月11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156个基点,报6.7290。在岸人民币收盘报6.7274,较上一交易日下跌47点。 


此番贬值由压力集中释放所致。瑞银经济学家在最新报告中表示,过去两周人民币兑美元显著贬值,后者部分由美元走强和日元大幅贬值驱动。除此之外,经济疲软、 出口走弱、中美利差缩窄、以及资本外流等因素都给人民币汇率带来了下行压力。 


但压力集中释放并不意味着人民币马上会转而走强,机构对其短、中、长期的走势预测步调略显出入。它们指出,人民币汇率主要取决于中国国内的基本经济情形。与此同时,分析师也在评估中国央行再次放松政策以提振经济的前景,及后者与人民币汇率的连动效应。 


复杂因素致此轮人民币走弱


过去两周,美元指数逐步走高,于2022年4月28日首次盘中升破103.82,5月10日上涨0.26%,尾市收于103.92。 


“美元指数走高原因在于美联储激进加息的态度明显。”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去年由于出口超预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表现出异常的强势,进入二季度,人民币汇率出现一轮贬值行情。 


原因为多方面,丁安华表明,包括美元指数在加息周期中的持续升值,中美利差倒挂引发的资金外流。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加大,出口增长的放缓,结汇盘对汇率的支撑弱化。“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导致人民币贬值压力的集中释放。” 


丁安华说,人民币与美元的关系,本质上互为镜像,即若美元指数走强,则人民币走弱,反之亦然。“尽管短期内可能偏离这一关系,但终将回归外汇对价的本质。”


摩根士丹利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去年人民币汇率在出口和国内基本面推动下持续走强,但去年四季度以来国内面对三重压力、中美利差收窄以及出口见顶之后人民币汇率维持在相对高位,币值存在一定的高估。


“最近的人民币汇率贬值是回归在合理均衡基础上的双向波动,可以发挥汇率作为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的自动稳定器作用。”章俊说,考虑到短期内美联储政策,出口动能以及国内基本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下行压力,人民币汇率依然存在一定的贬值压力。“央行或可加强预期管理和合理的政策调控来避免市场形成贬值预期。” 


“市场对人民币存在贬值预期, 我们认为人民币短期仍有调整风险。”德意志银行(下称“德银”)大中华区宏观策略主管刘立男认为目前人民币汇率面临三方面主要风险。


“第一,美联储加息预期推动美元对主要货币及新兴市场货币走强;第二,疫情短期对中国制造业,服务业,供应链的冲击。”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第三,随着稳增长的货币财政政策的进一步加码,短期中美利差收窄,甚至倒挂,人民币汇率承压,宏观政策的积极作用尚需一段时间才逐步显现。


渣打最新调查的中国中小企业信心指数(SMEI)显示, 4月调研中,预计未来三个月人民币将升值的受访中小企业占比显著下降,由3月的24%降至16%。76%的中小企业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基本保持平稳,占比较上月调研上升8%,预计未来三个月人民币兑美元将贬值的中小企业占比仍稳定在7%-8%左右。


中国4月出口增速降至两年来最低水平,引发了对人民币的又一轮抛售。中国海关总署5月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16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1%,较3月回落5.7个百分点。其中,出口同比增长1.9%,低于3月的12.9%。


后续如何走势,机构存分歧


瑞银预期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兑美元会进一步走弱,或许会在年中触及7这个重要关口,但在年底可能回到6.9。


“我们预期到年底中国经济增长势头或将企稳反弹,市场信心可能有所改善。”该机构经济学家在其最新研究中写道,2023年预计中国经济进一步复苏、美元走弱,因此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2023年底可能小幅升至6.7。


此前,瑞银称已下调日元及人民币兑美元的预测,6月目标分别降至130及6.55(此前为122及6.40),但两者下半年有望趋稳。


渣打最新调高了年内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预测。具体为 :二季度 6.70(之前为 6.35),三季度末 6.65(之前为 6.40),年底6.60(之前为 6.50)。渣打称,在货币政策(尤其是利率) 因美联储鹰派加息而受到一定限制的情况下,人民币走低可纾缓中国经济压力,外部竞争加剧环境下提高出口竞争力。 


丁安华称,考虑到美国加息周期刚刚开启,美元指数仍可能走强,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将继续呈现弱势,预计年内波动的下限在6.9左右,波动中枢在6.7附近。“这完全在我们可以承受的合理区间之内,无需过虑。”


至于汇率的公允价值,丁安华表示,它是一个看不见也摸不着的概念,在外汇市场交易出来的价格都是公允的,正如所有金融资产的交易价格一样。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增加属正常的。在当前的形势下人民币出现一定程度的贬值,因为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支撑出口,缓和经济下行的压力。 


 “随着更多的市场主体开始对冲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风险,人民币可能面临进一步走弱的压力。”瑞银补充,不过另一方面,中国债券和股票市场应该能持续吸引以分散风险为长期投资目的的外资流入。


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区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预计今年仍将会有资金流入人民币资产,但净流入的水平将较去年明显‍‍减少,某些月份还会出现资本流出,使人民币面对强势美元承受贬值压力。 


但丁爽不认为人民币会大幅贬值。就国际收支而言,渣打预计 2022 年中国经常项目顺差 GDP 占比或由 2021 年的1.8%收窄至 0.9%(低于 市场普遍预测的 1.4%)。顺差收窄主要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和全球需求增长放缓。 


美联储的后续货币政策与表态是新兴市场汇率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之一。


“美国通胀压力居高不下,美联储收紧政策更为前置,2/3季度会加快加息和缩表的进程。”章俊指出,这会对新兴市场国家的汇率和资本流向形成较大压力。


在章俊看来,美联储的收紧对中国的外溢影响除了在宏观层面对央行的货币政策实施形成一定的掣肘之外,主要体现在跨境资本流动和以美元计价的外债风险。


刘立男指出,尽管目前市场对此有所预期,但是市场预期担心加息节奏加快, 美债利率存在超预期调整的风险。外溢影响有两个,首先,中美货币政策分化,中美利差继续加速倒挂,短期外资流入债券市场继续放缓,甚者外资资金流出,推升人民币国债利率。其次,加息导致美股估值调整,对中概股、高科技股票造成估值调整压力,或将引发股市资金面波动。


但章俊认为,决定人民币汇率的根本因素是国内经济基本面,如果三季度国内经济在稳增长政策推动下企稳回升,形成与海外基本面的预期差,这会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 


渣打预计2022 年中国GDP增长 5%,预测二季度末前人民银行将下调中期借贷便利 (MLF)利率 10 个基点,今年余下时间存款准备金率维持不变。 


瑞银预计中国央行会在汇率和其他政策目标之间寻求平衡。虽然人民币走弱和基本面变化以及现行货币政策方向基本一致,其相信央行不会将人民币贬值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工具。“央行会避免市场对于人民币形成持续的单边走势预期,因为这将导致金融市场剧烈波动。” 


根据瑞银证券交运组的分析,最近长三角地区卡车货运量显著回升。假设未来几周交通和货运得以持续好转,则疫情冲击对进出口贸易的影响有望逐渐消退,5月贸易增速有望边际改善。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