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12岁惨遭74岁老头强暴,陆续生下3个孩子:这个被性侵女孩的10年,我不敢看

收藏

12岁惨遭74岁老头强暴,陆续生下3个孩子:这个被性侵女孩的10年,我不敢看

正经婶儿 正经婶儿 9天前 15:47



这是2022年第一个让人哭得稀里哗啦的真实新闻。


故事有点残酷,听我慢慢讲。


一个12岁的女孩思思,从2012年开始,多次与大她数十岁、甚至60岁的男人发生性关系。



或是“自愿”,或是被性侵。


并先后生下了3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男孩。


如今,10年过去,思思就像一艘漂泊的小船,连带着背后3个“家庭”,在命运面前,浮浮沉沉。


至今难以靠岸。



故事开头始于一桩轰动社会的未成年校园性侵案。


由南方新闻网报道,标题叫——《永州12岁女童自称遭三老师强奸,生下孩子当证据》。



说的2012年,在梅溪镇中心小学读六年级的12岁女童思思,发现自己“整个小肚子都鼓起来了”。



母亲王小英以为自己是长了瘤子,或得了什么怪病。


当年1月16日,思思一家人来到祁阳县中医院。


B超检查显示,不是肿瘤,是怀孕。



而且肚子里的胎儿已经5个多月。



第二天,思思一家又去了祁阳县人民医院复查,结果还是怀孕。


思思的父亲,时年43岁的李春生看到结果就甩了女儿一巴掌。



对这个老实的农民来说,女儿的“孽种”是对门楣的侮辱。


但面对父亲的愤怒,“女儿什么都没说。”


半年后,目前王小英这样回忆:“不管他爸怎么打怎么问,就是一句话不说。”



1月18日,在发觉思思怀孕的第三天,两人带着女儿出现在祁阳县计生服务站。


他们要打掉这个孩子。


不报警,反而息事宁人的反常举动,在后来为这个家庭招致了无数非议。


也让后续维权越来越难。


但在当时,这是一家人深思熟虑的决定。


“我们考虑再三,准备趁别人还不知道,把孩子偷偷打掉。毕竟女儿还在上学,以后还要嫁人。”


但是,祁阳县计生服务站副站长谭东方,“悄悄”报警了。


孩子自然也没能流掉,是个女婴,取名“小琪琪”。



“我们也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怀孕,当时他爸妈也不懂这方面的法律,我就帮他们报了警,说的是一个小女孩怀孕了。”



不过后来的在出警记录中,写的却是:


1月18日10时许,受害人在其父母陪同下到祁阳县计生服务站,经查系怀孕。


值班医生谭某,当即详细询问了受害人情况,得知其只有11岁,自称被村里一个老头强奸,谭某立即向我局110报警。



而思思和她家人的表述是:


从未对谭说过“被村里一个老头强奸”,女儿是被学校老师强奸的。




需要特别交待一下,双方对案情表述不一并不能看作“矛盾”。


根据南都记者的撰文:


思思,虽然基本思维正常,但是,是一个感觉上多少有些智力障碍的女孩。



她的记忆模糊、多变、有时前后矛盾。


包括她的家人、警方和小学老师也都这么认为。



所以,2013年6月8日,在思思生下女儿满月后的第二天,她的表述又变成——被三名学校老师强奸。


与上次在警察局做笔录时“被老师强奸”的表述有区别的是——


思思第一次说自己是被一个汤姓老师强奸,但学校查无此人。



而被三名学校老师强奸的版本,则“除对一些人名重新核过,情节与对警方口述大体一致。”


思思说,第一次被强奸发生在2012年6月,地点是学校。


“我去得比较晚,学校门口没什么人,汤某(该校老师)在门口,他拦到我,拉我到他的办公室。”


据思思说,汤某,40多岁,个子很高,是76班的语文老师,没有教过思思。



在办公室里,思思说汤某给了她一杯水。


“很白,一次性杯子装的,喝完之后,就慢慢失去知觉,直到快中午才醒来。




回想这一段,思思说她虽然昏迷,但下意识“有感觉”。


“他一脱掉我的衣服,我就有反应了。我能感觉到他对我做的事情。(有强奸吗?)有,他强奸我。”



醒来之后,思思说汤某拿一把水果刀威胁她,还刮破她的手。


“他叫我别说出去,如果告诉了家人,就把我杀掉。”



思思曾向南都记者展示她手背上的一道疤。


记者描述伤疤:位于左手大拇指和食指间,清晰可见。


而这一天只是开始。



从6月到7月的一个多月,思思说汤某曾和她“有过十多次”。


除了在他办公室,有时她一个人在教室扫地,“他进来后把门关上,做那个事。”


除汤某外,思思说,还有另外两个老师也强奸过她。


“一个是74班的数学老师唐某,一个是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很胖,肚子很大,只知道姓王。”



这两个老师的侵犯发生在9月,思思刚上六年级,作案地点也是办公室、教师。



但这些被涉事教师和学校否认。



除了思思本人因记忆不清,连人名都搞错了外。



医生推算,在思思被查出怀孕后,其正常的怀孕日期应在2012年8月10日左右。


而此时,思思正处暑期放假。


这个时间线,也足以说明问题。


但一切还是需要警方调查和DNA证据。



思思所在的梅溪镇不算大,人际关系更是简单。


事情传开后,司法介入并很快锁定了元凶——确实不是学校教师,是村里一名74岁的老人。



老人叫,唐冬云,外号柏和尚。


经审讯,自2012年8月份以来,他先后强奸受害人10余次、并每次给5-10元钱。


经DNA鉴定,血样也与唐冬云相符。



在笔录中,思思也曾这样描述:


“当时警察问我,还有谁(强奸过),我就说了那个老头。”



于是,2013年,唐冬云被判12年有期徒刑,经过减刑,明年出狱。


但事情并未到此为止。


思思的父亲认为,“这并不是真相。”


因为三名涉嫌老师均未参与DNA鉴定。



而被判刑老人与女孩有亲戚关系,更让他们怀疑鉴定出现失误。


“那个老头连走路都不方便,怎么可能强奸我女儿?”



后来,南都记者再次采访思思,思思的口述也改了。


她说,唐冬云只强奸了自己一次,而且“没有强奸成。”




但无论如何,要结案了。


2013年7月2日,警方出具结案证明。


三天后,思思的父亲李春生收到祁阳县法院传票。


学校教师汤某、唐某以涉嫌“名誉侵权”告上法庭,8月5日开庭。



但是对结案证明,李春生没有签字,———“孩子就是证据。”



官司需要流程,但思思和她产下的女婴却不能等。


“出了这个事,女儿肯定不能再上学了,也不能在家呆了。”


不能在家呆,是有村民传风言风语:小女孩跟老头是自愿的,一点儿都不可怜。


另外,李春生原来养了一批鸡鸭,事情发生后,就被人下药毒死了。



2013年暑假结束,思思一家,带着女婴“小琪琪”远走他乡。


目的地是北京的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


这是央视节目和心理专家刘凤琴帮忙联系的。


值得一提的是,出发前,曾有一户外地人找到李家,想出6万元把孩子买走。


但是李家没有同意。



还有一个自称是深圳某幼儿园园长的50岁男子夏长河,希望思思到深圳去。


他承诺会把思思培养成大学生,并号称自己的学生都是大官、神童。


李长春觉得可以,但希望夏长河支付自己80万。


一来自己确实缺钱,二来也能证明这个外地人所言非虚。


结果,夏长河跑了。



到北京后,思思被安排上了一个叫“方舟”的学校。


费用全免,思思的父亲也可以在学校做保安,一个2000元。


小琪琪留在京郊的出租屋里,由母亲照顾。


但是在北京,思思并不快乐。


她和父亲形同陌路,晚上也是很久才回家。


还经常偷偷拿同学的手机上网,用摇一摇加附近的男网友。


但面对心理辅导,思思却又表现得很是“听话”。


一名美国社工察觉思思的异常,提醒说:


像思思这种性侵受害者,很有可能会二次怀孕,建议给孩子做节育手术。


这也有科学依据,因为,对人本身而言,是会记住从任何过程中体会到的感觉,并形成依赖。


就像很多被性侵的孩子,事后也都会有性特征行为。


不过,思思异常是异常,可异常到会二次怀孕,还得节育,听着太夸张。


但事实就是发生了。


2014年5月,思思又被性侵了。


酒店监控显示,思思是跟一个中年男性开的房。


只是,她看起来表情轻松,甚至有点主动。


得知是这样的“性侵”,父亲李长春一气之下忘关煤气,自己重度烧伤住进了ICU。



崩溃的母亲则想起了那个号称可以改变思思命运的神人夏长河。


北京不行,换深圳吧。


虽然夏长河常常吹嘘自己资产上亿,承诺要给思思父亲的住院费时,却连毛都没有。


但是母亲还是带着思思,瞒着丈夫去了深圳。


她们也有一个“不得不去”的理由:给思思打胎。


思思当时又有了身孕,不知道是谁的。


但思思的母亲知道,夏长河可以出2000块,并且找私立医院悄悄打胎。



与此同时,北京“儿童希望”的社工发现,思思在QQ上已经和一个叫“肖长河”的人谈起了恋爱。


不仅来来回回叫老公老婆,还搞出了“图爱”。


有人推测,此人极可能是夏长河。


于是社工以报警威胁夏长河,要求他立刻终止与思思家的接触。


迫于压力,一周后,夏长河把思思母女送回了北京。


但是,回来后的思思,已经与夏常河有了性行为。


是在她人流两天后发生的。


“人流后两三天,夏常河就要和我做那种事情,妈妈在旁边“拦不住,女人力气哪有男人大,他发起狠来我们根本挡不住”。


但是令人费解的是,2014年国庆放假,思思又选择单独跟夏长河出去约会。


四个月后,思思怀孕了。她自己推算,孩子是夏长河的。



这是思思第三次怀孕,再打胎的话,未来可能无法生育。


这件事当时还上了新闻。



夏长河很兴奋,承诺孩子生下来,要给思思一个家。


但已经经历过太多的思思,已经“看不上这个老男人”。


思思又一次去了深圳,不是找夏长河,而是找她新的男朋友,网上认识的超市售货员小赵。


夏长河很快找了过来,小赵本想以举报“夏长河长期性侵思思”的理由,让夏长河乖乖从二人世界消失。


但奈何思思的父亲李长春也来深圳质问夏长河。


事情没能私了,三方进了派出所。


李长春要求夏长河买房娶思思。


思思举报夏长河长期性侵自己。


夏长河指控思思母女骗自己3万块,小赵也不是好东西。


警方则怀疑夏长河曾使用某种手段,和思思母亲发生过性关系。



看着争吵一片,细究之下,当事人竟全是“自愿”。


难以决断,只能搁置。


最终,小赵被房东赶了出去,就此消失。思思和母亲则回到湖南老家生下了孩子,取名“小果子”。


这一年,思思15岁,她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


而后,北京的救助会再次将思思和她的二女儿小果子接到了北京。



没有让思思父母同去,是因为“他们保护不了思思”。


也需要照顾已经三岁的小琪琪。



可到北京一个月之后,思思又恋爱了。


这次是一个黑车司机,两人在地铁口认识。


思思知道他的老婆孩子在老家,但是“我就想把他当男朋友一样的,我觉得他挺诚实的,对我挺好的。”


心理辅导老师问:


“你觉得他在外边随随便便就跟一个女孩发生关系,他人品好吗?”


思思反驳说:


“我有很多事情你们都不能理解,你想我已经是一个女人了,我都有两个孩子了。”


但是每次和跟黑车司机发生关系后,思思心里“又会更讨厌自己”。



2018年1月中旬,思思借了一名新志愿者的手机,加回了小赵。


志愿者很快发现异常,要回了手机。


聊天截图显示,思思一直在追问小赵:“你还爱我吗?”“你不会像性(姓)夏的那么的坏吗?”


得到小赵肯定的答复后,思思又问,“你不会骗我吗?”


思思一直小赵是她的真爱。


这一年,她17岁了,距离成年只有一年时间。


按照规定,“儿童希望”这个针对儿童的救助组织,已经无法再“帮助”思思。


但思思可以选择待到18岁后,再进入社会。


不过,当年5月,思思的父亲就赶到北京,接回了思思。


“儿童希望”的创始人说:“哎呦,我们能怎么办,只能盼望她别出事儿,没有别的招。”



几个月后,2018年夏天,在东莞大朗镇,长期关注思思的记者刘女士见到了她。


此时的思思已经在一家毛巾厂打工,做熨烫工人。


整个人也“社会”了起来。


加入微商群卖货,在朋友圈卖在线英语课,去KTV,也有了烟瘾。


只不过和她一起生活的不是小赵,而是另一个35岁的男人。


男人叫小陈,是相亲认识的,并且两人已经有了一个儿子。


那是思思的第三个孩子。


思思打算跟这个男人结婚,只剩彩礼还没有谈妥。


但紧接着,2020年的疫情让两人失业,小陈只能靠网贷度日。


小陈的父母眼见得了儿子,更没有出彩礼的意思。


于是,思思的父母希望女儿再找个好人家。


但小陈又承诺,说镇上要拆迁了,如果思思带着三个孩子来落户,家里可以多分一些拆迁款。


但最终,2022年,22岁的思思和小陈已经分手。


儿子留在了陈家。


后记


思思的故事,从2012被发现,2013年被跟进报道后,就一直被全网关注。


截止2018年,思思共接受过43次专业心理辅导。


是目前中国大陆社工介入最深、救助时间最长的案例。


但从报道来看,10年过去,她的心理似乎还是那么“不太正常”。


或者,谁也没有真正进入过思思的内心。


年少时被侵犯,父母视作侮辱,坏人视作一块可以上去咬一口的肥肉。


青春期被侵犯,社工更多是物理层面的监管,告诉她不能做什么,没人问她“你想要怎样”。


等到她想以“三个孩子母亲”的成熟身份融入社会,却发现,自己不过才刚刚18岁。


她来到这个社会,好像又没有来过。


这也是儿童性侵和救助事件的令人痛楚之处:


伤害和救助的都只是肉体,挤压变形的精神却难以触及。


不是所有人都像“房思琪”一样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大部分都是像思思这样,荒唐地就走进荒唐的人生。


年少时的经历,留在她们身上的影响,就像那道剖腹产的伤疤一样,是如同河川留给地形的改变。


刻骨铭心。


没有人能预料,受过侵害的未成年人,会用什么眼光去认识世界,会选择怎么样的生活。


但你知道,这不是思思的错。


而今天,思思的故事还在继续。


她依然要面对生活。


她的3个孩子,也终将去“认识”自己的亲生父亲。


但是,未来,他们又该如何去找到分布在毛细血管里的罪与罚,并得到救赎,真是太难。


悲剧总是发生的太早,我们总是来得太晚。


无力过后,只愿所有的孩子都能生活在阳光下,健康快乐。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