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最新数据:新西兰移民流失进一步加剧!移民新政被抨击:涉嫌种族、性别歧视?!

收藏

最新数据:新西兰移民流失进一步加剧!移民新政被抨击:涉嫌种族、性别歧视?!

走进新西兰 走进新西兰 12天前 15:13

刚刚!新西兰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新西兰的净移民人数进一步下降,为10年来最低!



今天(5月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22年3月的一年中,新西兰净移民人数为-7300人,降至2012年以来最低。


在此之前,净移民人数在2021年为-1700人,在2020年则是+91,700 人。


新西兰统计局人口指标经理Tehseen Islam表示,与疫情相关的旅行和边境限制是造成移民从净流入到净流出的主要原因。


“移民抵达人数已降至1980年代中期的水平,移民离开人数也降至1990年代中期的水平。”Islam说。



新西兰的移民净增人数曾有起有落,上次出现净减少(负数)是在2010年末到2013年年中期间。


统计局认为,移民的增加或减少通常是由经济状况、就业条件和移民政策等多种因素共同造成的。


非公民离境增加了移民净流失


统计显示,在过去一年,非公民有33,300人离境,同时只有23,900人抵达,净流失9400人。


对于公民来说,同时期有22,200人抵达,20,100人离开,净增加2100人。但总体而言,二者相抵后新西兰减少了7000多人。


“然而由于长期离境的人数增加,而长期入境的人数减少,截至3月的一年里新西兰公民净增人数低于前一年的16,000人。”Islam说。


非公民的净流失小于前一年,主要是由于长期入境人数增加。


更多的年轻人离开


虽然公民的总体净移民数量是增加的,但年轻人并非如此。数据显示,在净流失的公民中,18至27岁之间的年轻人达到1800人。而上一年这个数据是小幅增加的。



在疫情之间,新西兰公民也存在净流失的问题,但主要是由于十几岁和二十多岁的公民长期出境造成。


另外,非公民的净流失也主要是由于18到33岁年轻人流失造成。


前一年的情况与今年类似。而在疫情之前,这个年龄组是非公民移民净增的重要贡献者。这说明新西兰的年轻人在加速流失。


行动党:工党经济政策造成这一幕


对于这个数据,行动党指责工党“对疫情采取的封城、举债、印钞和撒币的方法”是导致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


“通过锁止经济并借入500亿纽币,他们给我们留下了堆积如山的债务和不断上涨的价格。新西兰人发现难以维持生计,他们前往海外寻找更好的机会。”


党魁David Seymour说,“现在我们看到边境发生变化,但为时已晚。外人称我们为‘隐士王国’,吸引力越来越小。”



他称,“自2017年以来,我们的生产力仅增长了2.6%,甚至落后于前苏联的部分地区,比英国低31%。我们的人均GDP现在更接近捷克等国家,而不是澳大利亚。”


Seymour猛烈抨击政府,指责政府“梦游到‘再努力也白扯’的地步,取得成功是一种幻想”。


“除了增加福利和提高最低工资外,工党增加工资的计划是什么?”他说,“我们需要真正的变革来扭转颓势,让我们的国家成为创意、人才和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政府最新政策歧视非白人移民?


就在统计局公布这一数字的前一天,5月11日,新西兰总理刚刚宣布了一系列的移民相关政策。


对此,有人指责这一最新发布的移民政策“在打造一个白人移民政策”。


昨天,总理宣布了一系列移民政策的改革,其中包括让雇主从一个难招人的职业清单中更容易地招人,比如外科医生、医生、工程师、兽医、IT专家。也有相应的政策让他们更容易成为居民。



在餐旅业,老板们也可以给移民支付不到中位数的工资来吸引迫切需要的低技能工人。


这次重置的基石是绿色清单。要直接转居留的话,需要在56个特定职业就业,比如建筑工程师、精神病学家和兽医。还有还有29种职业是需要工作两年才能转居留的,比如助产士、早教老师和农场经理。


绿党抨击了这次的重置,称这个政策只奖励高薪工人,会打造一个两极化系统。


“感觉我们在打造一个白人移民政策,无论是不是有意的。”绿党移民事务发言人Ricardo Menéndez March说道。


周四的时候,移民部长Kris Faafoi被问及新规定是不是有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之嫌,Faafoi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AM主持人Ryan Bridge追问问什么没有的时候,Faafoi说:“因为就是没有啊。”



“绿党错了,因为既没有种族歧视,也没有性别歧视。”


当被问道政策的结果是否有种族歧视或性别歧视的时候,Faafoi再次给出否定的答案。


“这个系统的设计就是为了确保能得到我们需要的技能,确保人能进来做这些工作,确保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地方,确保他们有男有女,或是其他自我认定的性别。”


“我觉他们没什么道理,他们错了。”Faafoi说道。


当被问道他会怎样回复Menéndez March的说法时,Faafoi坚称:“他错了。”


绿党联合党魁Marama Davidson也抨击了新移民政策,说政策涉嫌歧视。



“移民重置的影响本质上就是设置一个两极化系统。而这很不幸地维护了新西兰长久以来未能解决的不一致和歧视。”


“能获得转居留的渠道的人的区别,甚至包括现行制度下的这种区别,是我们担心的地方,因为这显示了白人国家、浅肤色国家、北半球的美国欧洲等国(的人)更有可能、更容易获得转居留的渠道,因为他们往往也是来新西兰的移民中收入更高的人。”


“如果我们的转居留渠道建立在薪资基础上,那么我们就没考虑到来自白人国家的浅肤色的移民更有可能满足标准。”


对此,你怎么看?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