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举报儿童性虐待案件竟然惨遭谴责! 医生应选择良心还是职业操守?

收藏

举报儿童性虐待案件竟然惨遭谴责! 医生应选择良心还是职业操守?

英伦圈 英伦圈 13天前 17:04

“孩子,禽兽长这样!”


法国儿童精神病学家弗朗索瓦丝·费里切利(Françoise Fericelli)像往常一样,在候诊室里等待聆听下一位倾诉者,与以往不同的是,进来的是一位还没有椅子高的小女孩。她没有同龄小孩的那份活跃,相反目光呆滞、表情麻木,不同于别的精神患者的是,她的脖颈处、手腕泛着不该有的淤青......


“我只是想试图保护一个孩子,因为我知道了她不敢对外人诉说的秘密”。


图源:filsantejeunes.fr


“我为受侵害者投诉,却接到电话说我有罪过”


这个不能说的秘密就是对一个儿童身心最残忍的伤害 :被亲属性侵。


面对这起性虐待案件,弗朗索瓦丝决定打破医疗保密制度,向法院举报。


“觉察到不对劲后,我对这个女孩进行了足够长时间的观察,并对其做了专业的报告分析”, 弗朗索瓦丝说法国精神病大夫职业手册中有一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一方面,我们被要求要详细深入地了解精神病患者病原,从而从根本上去治疗患者;另一方面,我们知道太多病人的隐私,有些甚至会关乎患者之外的人,这些隐私很多都比较难以启齿、肮脏甚至违法.......”


图源:Twitter


弗朗索瓦丝最终选择将这件性侵事件上报法院。但这之后,弗朗索瓦丝却因“干涉家庭事务”罪名而受到医师协会的谴责。


法国网友怒了,纷纷在线上抗议:



事实上,这并不是法国精神科大夫面对的偶然事件。


“就我而言,我只是遭受到了医师协会的警告和谴责而已,但我的同行在此之前做出和我一样的举动时,却被医学会禁止执业三个月,甚至几年。”


医师协会更关心保护自己的规范,

而不是防止虐待儿童?


 “那是我第一次为了受侵害的患者投诉,然后,我就接到部门委员会的电话,说我有罪过,并要我别来上班,在家反思自己。” 


同样为精神病研究学者的尤金妮·伊扎德(Eugénie Izard )在五年前上报了儿童家庭暴力事件后,被停职了近三个月。患者父亲以违反职业道德为由对她提出了投诉。从此,儿童精神病学家遭受谴责的丑闻让整个精神病医学界选择了沉默。


图源:ladepeche.fr


尤金妮认为向上举报性侵行为也是她工作的一部分:“我只是试图保护一个孩子,她向我描绘了自己父亲的虐待行为,而且让我站出来的一点是,她的父亲也是一名医生”。据她说,后来委员会迅速地处理了这起案件,该父亲最终在调解会议后也撤回了投诉。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尤金妮超出了她的使命,并认为她在此过程中非常没有职业道德”,现任委员会主席圣潘·奥斯特里克(Stéphane Oustric) 解释道,“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干涉家庭事务,而是为了证明真实的事实。对他来说,这是一场不必众人周知的‘成年人之间的战争’。”



“后来,部门委员会命令我停止对这个受虐待儿童的心理治疗和保护,甚至要求我立刻停止对她和她母亲的治疗。”

——尤金妮


儿童精神科医生们对此表示抗议,他们一致认为部门委员会绝对没有权利这样做,这些不仅威胁到他们的执业自由,而且影响到人们选择医生的自由,尤金妮同样对司法程序的荒谬性感到愤慨,该程序指责她通过 “简单地报告” 违反了职业机密。但她并没有放弃,她已决定向国务委员会上诉。


670万法国人是“乱伦”的受害者


在推特曾盛行一个话题:#metooinceste(我也被乱伦过)。


“我今晚在这个话题里看见了成千上万的受害者。突然,“5%~10%的法国人是乱伦受害者”这一数据就得到了充分的证明。为你们的勇气感到自豪,我们与你们同在,一起打破这个所谓的“禁忌”!”


“挺过来是很难的,说出来也是很难的,重新正常生活更是艰难。他毁了他的家庭却依然生活得好好的,但我却被毁了。”


据调查,法国机构曾经在1033个受访者中,有29%的人在童年时期有过“乱伦”的经历,32%的人知道自己身边的人有过这样的经历。经过计算后,有过“乱伦”经历的法国人的比例大约是10%,换算成具体数字大约是670万人,其中有78%是女性。


图源:santé magazine


每年有160000名儿童成为性暴力的受害者,通常是乱伦的情况,这会对他们的健康和精神状态造成严重的终生影响。但是根据卫生高级管理局的数据,这么高的记录,但却只有5%的虐待儿童报告来医疗部门。


20年来,在法国,已经有10次尝试提出一项旨在强制医生报告的法律,但这十次尝试都失败了,这就是朗索瓦丝和尤金妮都在呼吁改变法律的原因。


受虐儿童的父母扮演什么角色?

法国政府又扮演什么角色?


在尤金妮和弗朗索瓦丝的案例中,对大夫提出申诉的都是犯有暴力和强奸罪的父亲, 指控如下:发布治疗报告、干涉家庭事务、违反职业秘密。然而,根据法律,每个卫生专业人员都有义务参与打击虐待儿童行为,因此有权与其他关注儿童保护的专业人员分享这些信息。


图源:sabrangindia.in


但是为什么这些虐待案件仍未跟进?受虐儿童的父母扮演什么角色?我们真的应该质疑医生的专业知识吗?


“我可能已经把儿童保护系统理想化了。我认为乱伦的儿童受害者很快就会得到保护,被带到安全的地方,我没意识到,这个系统还没有那么完善。”——尤金妮 •伊扎德


对于被责备不堪重负的医生来说,这些程序漫长、复杂且令人筋疲力尽。他们必须证明他们的医学伦理观是正确的,以证明他们在家庭纠纷中没有不分是非的站在一边。


“我们在前线倾听儿童的声音,但是我们却受到委员会的‘虐待’。如果我们这些医生反被自己的专业秩序否定和谴责,我们又将如何保护儿童?有多少医生在受苦,甚至他们的职业生涯都被这些程序毁掉了,最重要的是,有多少孩子没有得到保护?”——弗朗索瓦丝•费里切利


医生不会从这个斗争中毫发无损地退出,当他们举报后,除了对他们的职业和日常生活的影响外,他们还深受患者痛苦的影响,他们为自己无力解救那些孩子而自责。


图源:sabrangindia.in


目前,在法国,95% 的乱伦性暴力受害儿童会回到施暴者的父亲身边。


“我真的有一种感觉,我们就像在一场战争中,我们像被捆绑在一起。我们处于一个压迫我们并阻止我们保护儿童的制度中。”——尤金妮 •伊扎德

 

3月 31 日,全国医生秩序委员会副主席 Marie-Pierre Glaviano-Ceccaldi针对对儿童乱伦和性暴力事件发表看法:怀疑儿童遭受性暴力的医生“有义务”向上报告,正如法国公民所建议的那样。


“没有义务报告,但大夫有保护义务。当医生确定存在性暴力时,他必须向公诉人报告。当他有怀疑时,他可以向未成年相关部门提供患者的受害信息, ”同时,他也向父母解释,“精神有疾病的孩子是非常需要来看专科医生的,而且当医生有疑问,家长也必须配合说出实情,”她补充道。“但另一方面,医生并不能自作主张告诉孩子的母亲(如果涉及父亲)或向法院报告这些,”她说。

 

同时弗朗索瓦丝呼吁大家关注法国儿童和青少年保护专业人员网络 (REPPEA),该网络的目标是让受害者的声音更好地被听到,特别是在性暴力情况下。


年幼时期发生的性侵经历,会影响人的一生,但是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孩子毁于不敢告诉父母,如果有一天,你也遇到一个不幸的孩童告诉你她的经历,你会选择说出来保护他,还是不说保护他的家庭想要的隐私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