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狗血、反转不断的好莱坞巨星离婚案,成为了今年最精彩的大戏

收藏

狗血、反转不断的好莱坞巨星离婚案,成为了今年最精彩的大戏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15天前 16:52

在这个以金钱物质为第一指标,利己主义为不二法门的时代,婚姻不仅是爱情的坟墓,还可能把你的事业和人生也埋进去。对普通人如此,对公众人物尤甚。


明星离婚本是最常见的狗血八卦之一,但最近的一桩撕逼官司却从法庭火遍全球,霸占各大娱媒头版头条。这就是曾经的好莱坞一线大腕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诉其前妻艾梅伯·希尔德(Amber heard)诽谤案。



如果这位忧郁的中老年人让你有些陌生,那么:


那么你应该认识这位史上最骚的加勒比海盗


正所谓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德普作为德艺双馨(指嗑药酗酒)的美利坚老派艺术家,太懂得利用这场百万网民陪审团的超级直播秀,以猛料下锅、狗血反转和本色演出引发病毒式传播,将严肃的对簿公堂变成自己职业生涯中最优秀的作品。



与其说审判的爆火是有预谋的策划,不如说它具备了太多现代乐子人最喜闻乐见的要素,它的素材之多,质量之高,情节之跌宕,完全可以翻拍成电影。


从打人到挨打、从被切断的手指到沙发上的血迹、从神秘的录音带到床上的屎、从身败名裂到惊天反转,这是一部集暴力、悬疑、Cult、搞笑为一体的超现实大戏。它的剧本是生活,它的导演是上帝,它的观众是互联网。



而且,这场大戏并非最近才开演,从2015年开始,它的帷幕便已被拉开。并且,与其说如今事件进展到了高潮阶段,不如说它的精彩程度一直处于顶峰,从未跌下。


船长落难记


那是2009年,好莱坞工业如日中天,《加勒比海盗》火爆全球,杰克船长驾驶黑珍珠号将约翰尼·德普送上人生巅峰。德普在拍摄《朗姆酒日记》时与希尔德相识,就像所有庸俗的明星恋情一样,因为一场吻戏而动情。



2012年初,德普与他未结婚但育有二子、生活14年的前女友,法国名模凡妮莎·帕拉迪斯和平分手。后与希尔德在2014年订婚,次年结婚。但15个月之后,2016年5月23日,德普的母亲刚逝世三天,希尔德对他发出离婚诉请,还有几百万美元的赡养费要求。


原本只是一次普通的离婚,直到希尔德在5月27日顶着一张声称受伤的脸前往法院,申请家暴保护令。她控诉德普对自己实施了无数语言和肢体暴力,自己脸上的淤青就是他在21日用手机砸的。


在上传挨揍照片第二天,希尔德被人发现与闺蜜开心逛大街


尽管洛杉矶警察局很快宣布没有发生暴力事件的证据,希尔德也拒绝去录口供,但这无法阻挡冲向德普的舆论洪流。一时之间,德普成为家喻户晓的打老婆带恶人。



8月16日,两人庭外和解,还发了联合声明:“我们的关系充满激情,虽然有时不稳定,但始终被爱情笼罩......双方都没有为了经济利益做出虚假指控,也没有任何肢体和语言暴力。”


说得很好听,身体很诚实。希尔德仍然拿了德普的700万美元和解金,高调宣布捐给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洛杉矶儿童医院做慈善——但医院表示,从未收到希尔德的剩余打款。


                                             

对此,德普的律师说得很直白,希尔德的家暴指控存在明显的谋财动机,是利用她女性身份的公众道德绑架与经济讹诈。不体面的拉锯战持续到2018年初,德普让步,两人离婚。


尽管之前他们承诺不会发表任何对对方不利的言论,但希尔德仍然在2018年12月,也就是她当女主的《海王》上映前夕,突然给华盛顿邮报写了一篇小作文。



希尔德起的标题是《我反对性暴力》。她的文章极具煽动性,顶着“家暴受害者”的大义名分,以自封的“代表家庭暴力的公众人物”号召女性反对家暴。


如“两年前,我成了公众家庭暴力的典型代表人物,我感受到了我们文化对直言不讳的女性的不满”。



“我可以看到组织如何保护家暴男。想象一个强大的男人是一艘泰坦尼克号那样的巨轮,当它撞上冰山,很多人就会自发拼命修补漏洞——不是因为他们相信或者关心这艘船,而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命运与之休戚与共。”



希尔德称自己遭受家暴,又称家暴男是一个重量角色,很多人出于利益会给他洗地。全文没有一个字提到德普,但每个字都直戳他的肺管子。


这篇文章水平极高。出手就站在最正确进步的反家暴角度,突出一个牺牲小我,拯救万千妇女的高尚牺牲主义和救赎精神。在当时,欧美#ME TOO#运动正盛,女权运动如脱缰野马般席卷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这篇作文犹如圣经,让希尔德成为弥赛亚,也给德普降下了末日审判。



这波攻势来得很突然,德普猝不及防。尽管两人此前不止一次声明没有家暴,警察、德普的家人、朋友、前妻、孩子和同事也集体作证,但这次比上次还惨,吐沫星子几乎把他淹死。



在当时美国敏感的环境下,只要女性站出来指控一个男性对自己性骚扰,哪怕指控者拿不出任何证据,哪怕男性胜诉,舆论都有可能把他生吞活剥。当时对德普的各种指控甚嚣尘上,还流传着他给女儿提供“药品”吸食的骇人恶行。


她不关心你吃了几碗粉,她只想看你剖腹


在#ME TOO#运动的加持下,女法官(希尔德的朋友)无条件相信希尔德的所谓证据,而德普的前妻、证据和律师团队全部被无视。不等他申辩,外界迅速切断了与德普的一切商业合作。


败诉四天之后,德普在毫无征兆,没有任何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被华纳兄弟背刺,将他从《神奇动物3》中除名。老东家迪士尼在关键时刻不仅没拉他一把,还宣布德普不能继续扮演杰克船长。


德普输麻了。他的名誉、事业、财富坠入谷底。几年来受尽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格林德沃是德普近年来扮演的最后一个角色


转机发生在2020年1月31日。在希尔德的小文章发表两年后,英国每日邮报放出了一份录音谈话。这份录音录制于2015年夫妻接受心理治疗后,两人的密谈。德普哀求道:“宝贝,我告诉过你,我害怕(被你虐)死。我们正在一个他妈的(家庭暴力)犯罪现场。”



希尔德:“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动作,但你没事。我没有伤害你,我没有‘揍’你,我只是在‘打’你”。



最后,也是最重量级的。希尔德在另一则电话录音中,面对德普的控诉,趾高气扬地说:“你去跟全世界说,我,约翰尼·德普,一个大男人被家暴了。看看有多少人会信你!”


什么性别绑架


简而言之,几年来以“女性家暴受害者领袖”自居的希尔德,亲口承认了自己家暴德普。承认了她拳击德普的下巴,扇他耳光,用花瓶、锅、手机等物砸他。而德普没有还击,只是挨揍,试图跟她讲道理。



而希尔德的自辩,如“我只是打了你一耳光,不算暴力”、“我打你是因为我控制不了自己”等等,都是最典型的家暴者逻辑。更加有力的证据是,希尔德有殴打前妻塔西娅·范瑞(Tasya van ree)的前科。2009年,她在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情绪失控,抓住塔西亚的胳膊一顿胖揍,在9月14日被警方逮捕。因双方不在居住地加州,才被西雅图检察官放过。希尔德一直想销毁这则犯罪记录,但从未得逞。



后来希尔德成为女权意见领袖时,还声称这是因为逮捕她的女警官“恐同仇女”,但最搞笑的是,这位警官自己也是位女同。她逮捕希尔德,纯粹是看不下去后者当众施暴。


不仅是被捕前科,更令希尔德支持者哑口无言的是,前面提到的“实锤”录音,恰是出自希尔德自己的手机。铁证如山。


录音在推特上瞬间转发四万多次,德普的口碑一夜逆转。很多之前带头攻击德普的大V名人全部出来公开道歉,这也拉开了德普全面反击的序幕。



船长反杀记


2022年4月11日,德普诉希尔德侵害名誉案于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法院开庭。德普对前妻诉讼的关键点,就是那篇将他事业毁灭的小作文,要求希尔德赔偿5000万美金。希尔德团队也反告德普的“抹黑行动”,索赔1亿美金。



诉讼的关键点在于小作文的真实性,也就是德普本人到底有没有对希尔德施暴。以及小作文到底是不是德普事业下滑的主要因素。审判开始,是德普长达四天的供述,他从头至尾将过往讲了一遍。


在结婚之初,两人的确恩爱。希尔德甚至会在德普回家时帮他脱鞋,亲手做菜等等。不过一年半之后,妻子整个人都变了,动不动就大发雷霆,对德普动辄辱骂,然后上升到肢体暴力。



随后,德普放出了上文提到的录音。在陪审团的惊愕中,又秀出了保镖发来的照片,那就是他自己床上的一大坨屎。这张照片,将整个审判事件的戏剧化推向高潮。


旧事重提。事件原委是希尔德生日,德普因为开会迟到,结果被她打骂一天。天没亮,德普就离开了。然后,希尔德和她的朋友为了报复或激怒德普,就在去音乐节之前,在他的床上放了一坨屎。



希尔德辩称这是她们家的狗拉的。德普微笑指出,家里的茶杯犬只能拉一根指头那么大的屎。这是人的屎,是你的屎。德普的保镖也作证,这就是希尔德的恶作剧。


同时,对于那则“唆使女儿嗑药”的指控,德普补充了更多细节:他三番五次劝导女儿不要嗑药,后者执拗不听。因此,德普就只让她从自己这里获取更“安全”的“药品”。这件事虽然也很离谱,但至少没有最初版本那么夸张。当然,至于这番解释的真假,还要等法院来评判了。


莉莉·罗斯·德普是父亲与凡妮莎·帕拉迪斯的女儿,与希尔德无关


随后,德普又放出了更多王炸,即2015年的“手指事件”。当时德普被发现手指受伤送医,他的说法是意外受伤。但在今天的法庭上,德普道出原委。就是在某次争吵时,希尔德朝他投掷伏特加酒瓶,玻璃碎片直接削掉了德普右手中指的指尖,深可见骨。


脸颊上的红点,也是希尔德用烟头烫的


不过,德普并没有聊太多手指,而是提到当年#ME TOO#运动的恐怖影响。他说,事后还人清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当第一次被围攻,所有势力都如秃鹫般蚕食他的身体时,他就已经输了。


在前几日的听证会上,当盘问员本·罗滕伯恩问他:“德普先生,就算迪士尼带着 3 亿美元来找你,你也不可能再出现在《加勒比海盗》中了,对吗?”德普答道:“确实如此。”



反过来,希尔德的回击较为空泛。不论是经过剪辑的、引导观众以为德普喝多了发脾气的视频,还是德普与友人的短信中对希尔德的辱骂和诅咒,法律上都不能证明德普打了她。


希尔德拿出的所谓证据,一个沾满血迹的沙发


随后,希尔德描述了一系列更加暴力乃至变态的,德普对她施暴的故事。但问题是,作为好几年前的“回忆”,希尔德对每一处细节的记忆都太清楚。过于有条理,情节过于跌宕,就像刚刚发生的那样。


实际上,任何真实的受虐者\强奸受害者都很难提及往事。而她却说得面面俱到,条理清晰。心理学家和肢体语言学家一致认定这是谎言,拙劣的谎言。


真正的暴力受害者揭穿希尔德的表演


而当她绘声绘色、情绪激动地描述完自己惨遭施暴的经历后,总以“我不记得它是如何结束的”作结尾。希尔德不记得自己被“虐待”之外的任何前因后果,这样也就避免了律师对她的追问。


当情绪酝酿到位,她“哭”了。梨花带雨20分钟,不见一滴眼泪。哭够了,便在瞬间回归原样。


 "She tried to cry very hard"


心理学家认为,希尔德很可能患有边缘型人格障碍(BPD)。这类人希望引起别人的的注意,往往会把小事夸大甚至编造谎言来博取关注,而且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想法。



其他的佐证还包括,希尔德对许多暴力事件的描述过于夸张,按照这些说法足以让她致残甚至致死。但在2015年流出的大量照片来看,希尔德十分健康,也从未有过与时间吻合的送医记录。


几乎所有见证过二人婚姻的人,都出来为德普作证。反之,就连希尔德的前助手、前女友、父母、姐姐也出来指控她的施虐倾向和变态般的控制欲。


当6日的庭审结束时,希尔德看到德普向她的方向走来,还故意躲到警察的身后,一脸惊恐。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其实谈到这里,谁能打赢官司已经不重要了。通过一个个二次创作的视频作品,德普迎来了几年来的又一次人气高峰,特别是舆论已经压倒性地站在他这一边。


只是从结果来说,德普失去了无数财富和名誉,希尔德的职业生涯也大概率毁掉了。



从这次风波来看,一面倒的舆论攻讦,不论是针对德普还是希尔德,都会让真理和真相十分脆弱。而受伤最深的, 很可能是那些真正的家暴受害者。


380万人请愿让希尔德滚出《海王2》


#ME TOO#运动的初衷是进步的,是为了帮助受害者向那些位高权重的施暴者宣战。但人性的阴暗面让这场运动蒙上了阴影,一些人开始有意利用自己的弱势身份,熟练地发动舆论攻势,通过栽赃陷害攫取利益。这样的例子,在国内外比比皆是。



如果这次审判证明希尔德撒了弥天大谎,原来她这位#ME TOO#的领军人物自己就是个家暴者,那么无疑会让其他真正的受害者处于更加不利的境地,也会让真正的施暴者更加肆无忌惮。


当全世界都看到希尔德如此熟练地颠倒是非、操纵舆论,那么当真正的受害者试图发声时,又有多少人能听到,多少人愿意相信呢?


男性比女性更不愿意公开自己被家暴,这是德普长期保持沉默的核心原因之一


这又让我想到近期针对摇滚乐手玛丽莲·曼森的家暴指控。相比德普,有足足四名女性都在控告曼森对她们施虐、洗脑、囚禁、禁食、性侵等令人发指的罪行,而且出示了更多证据。并且像曼森这样更像真正施暴者的人,在全世界并不在少数。


在这个关键节点,如果希尔德败诉,或者换句话说,以她为代表的“受害者诬告”成为大众记忆。上述群体想借着这股东风推翻自己身上的控诉,恐怕会变得容易一些。



在德普审判的那几天里,每天有九百万人甚至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坐在电视前全程观看。德普的公众支持率达到压倒性的80%-90%,但这并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大多数真正的受害女性就是担心报复和舆论反弹,而这次审判本身就加剧了她们的恐惧。



回到这场审判,能完整看完十几个小时全过程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看得都是经过剪辑的可爱小短片,通过这些具有倾向性的内容,在心中已经决定好站在哪一边。用欢呼鼓掌和嘘声连连取代审视真相和理性讨论。


但我们也不能怪观众,因为除了当事人没人知道真相是什么。而理性讨论在几年前德普身败名裂时,在这个身份政治大行其道的年代,也早已不存在了。


这场诉讼产生了很多输家,但没有赢家。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