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新冠总数破百万!移民重置马上要来了,总理明日宣布!签证或重开,但移民可能更难了!

收藏

新冠总数破百万!移民重置马上要来了,总理明日宣布!签证或重开,但移民可能更难了!

新西兰天维网 新西兰天维网 10天前 14:14

最新疫情通报:


5月10日,今日新增9173例社区确诊,目前有385人住院,13人位于ICU或HDU之中。


目前新西兰新冠确诊总数已达1001898,突破100万,达到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建模专家预计,随着时间推移新西兰所有人都会感染,可能还不止一次。


今日报告14例死亡,死亡总数达876人。


各地数据:Northland (265), Auckland (2,945), Waikato (625), Bay of Plenty (254), Lakes (175), Hawke’s Bay (274), MidCentral (348), Whanganui (97), Taranaki (255), Tairāwhiti (75), Wairarapa (105), Capital and Coast (600), Hutt Valley (264), Nelson Marlborough (339), Canterbury (1,397), South Canterbury (164), Southern (889), West Coast (98), Unknown (4)


就在刚刚,新西兰媒体放出风声:


明日(5月11日),总理将远程出席Business NZ会议,Chris Hipkins部长和Kris Faafoi部长也将出席


会上,总理将发表财算案前大型演讲——预计她将在演讲中阐述移民政策重置决定。



移民重置终于要来了!


边境关闭以来,新西兰移民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恢复。


尽管政府宣布了移民特批、有限地开放了边境,但仍有大量人(尤其是没有有效签证的中国移民)被挡在海外,对于未来更是一片迷茫。


从2021年开始,政府就放出风声,要对移民系统进行大改,也就是所谓的移民重置(Immigration Reset)。


总理曾宣布,新西兰将转变目前的“低技能、级工资”的移民模式,提高生产力。



这个政策在之后移民局的官宣中再一次得到体现。


2021年5月17日,旅游部长代替“身体不适”的移民部长宣布:


新西兰未来的移民政策中,将减少对低技能移民的依赖,吸引高净值投资、吸引高技能工人。


但这番讲话没有涉及任何具体政策,反而让大家看得越来越糊涂。


之后的调查显示,有63%的人都觉得自己不支持这项移民大修。



而“移民重置”的官宣时间,也从去年拖到了今年4月,现在都5月了,也该是时候宣布了。


据坊间推测,明日总理的讲话可能仍是大略的介绍,或者“预告的预告”,也可能会谈到具体的政策变化。


结合此前政府对“高技术移民”的渴求,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包括:


· 现有系统改革


EOI分数是否会提高,是否会有限定职业、英语更高要求等等。高技术人才是否会有更便捷的通道。


· 签证重开和延期


海外签证申请重开、父母团聚等停滞已久的签证重开、疫情下现有签证延期、滞留海外签证持有人的补偿——以上问题何时能得到解决?



本周一,天维网记者曾向移民局询问了一系列问题,包括移民重置时间、父母移民是否恢复、技术短缺职业列表是否有变化、海外工签延期、离岸签证申请等问题。


移民局给出的答复耐人寻味:


“我们会在几天内(in the coming days)进行宣布,应该能答复你们提出的一些问题。”


好吧,那我们就静候移民局的最新消息了。


渴望高质量人才现在真的是时候吗?


不论移民重置具体政策如何,有一点我们可以确定:


新西兰正在向高质量人才伸出橄榄枝,而另一边很可能就是被抛弃的低技能、低薪人才。


毋庸置疑,新西兰需要技能人才,但也同样需要那些愿意从事低技能工作的移民——尤其是,有些行业本地人根本不愿意去做,或者没有足够的人力去填补空缺。


目前新西兰失业率已经非常低了,但仍有大量行业喊着缺人。



看看现在的皇后镇就知道了。


新西兰边境开放,国际游客马上回归,但旅游胜地皇后镇却无人可用,几乎一半移民工人已经离开了。


当地所有行业都开始抢员工,开出高薪、免费住宿、免费车辆的条件,只为留住哪怕一个员工。



一位奥克兰中餐馆的华人老板也告诉天维网记者,餐馆很受欢迎,但最大的问题是招不到员工。曾经由留学生、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填补的空缺,现在几乎招不到合适的人。


“没有什么要求,能来干活我就招,但还是招不到人!”


甚至,一些餐厅已经因为招不到人而被迫倒闭……



雇主哭着喊着要工人,移民要么垂头丧气地排队,要么打算离开……


那么政府的移民政策“重置”计划,是错失良机了吗?


在此前生产力委员会发布报告的时候,专栏作家Jane Clifton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天维网分享如下:


2018年,时任移民部长的Iain Lees-Galloway毫不留情地告诉业界,付不起合适的工资的公司,就该垮掉。这句话给工党政府惹来不少乱子。


现在生产力委员会却走得更远。主席Ganesh Nana说,要是企业无法支付比现在更高的工资,那么整个行业萎缩对新西兰未尝不是好事。



移民劳动力对经济发展和生产力的贡献程度是委员会的关注焦点。初步看法是:贡献不大;但委员会也成为,考虑到本地的条件,数据的解释有点难。


就全世界的数据来看,新西兰的人口构成有点怪异。人口老龄化速度超过大多数发达国家,超出正常比例的工龄人口只是“过境”,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公民比例全球知名。


新西兰并不是唯一一个面临急切的、疫情干扰的劳动力短缺问题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可能是现代史上最危难的时机,政府却提出了移民重置计划,作为一个长期人口管理决策。新西兰已经尽可能地接近全面就业,这多少有点让人意外。同时,新西兰跟其它发达国家一样,都面临着劳动力短缺的加剧,更要面临对技能工人的激烈的全球争夺战。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提出要限制入境流量就显得非常不合时宜。


委员会最艰巨的任务是识别哪些进口劳动力是完全正面的,哪些是负担。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分析任务,因为跟其它发达国家相比,新西兰的移民政策已经太倚重临时劳动力,后来这些人很多都变成了永久居民。



委员会的研究员在一些初步报告中表示(完成报告要到明年),永久移民的效益有许多可靠的数据和分析,但临时移民就比较少。


2017年巅峰时期,新西兰临时移民数接近25万,包括拿学生签证的、打工度假签证的、季节工签证的。这些占据了临时签证移民的五分之三。


普遍认同,永久移民有经济贡献。OECD国家2019年的调研显示,长期移民对人均收入带来了比较低的正面效益。


但委员会的结果显示,临时移民可能会产生较低的负面效益,尤其是对本地低技能工人。委员会担心,这种情况会拖累工资水平,会挤掉本地工人。


移民抱负更高、更愿意自我提升的这种长期观念看来是真实的。委员会表示,海外出生的中小学生,有90%至少在本地学习五年,往往最低会拿到二级学历,这远高于其它学生。



一个比较有争议的点是,对住房和基础设施造成的压力。新西兰的住房成本相对于收入来说,已经成为OECD国家中最高的,住房对于人口的增长尤其敏感。这就导致了对资本流入克服不了的焦虑感,尤其是来自亚洲的资本向住房市场的流入,以及新近富裕起来的中国的现金流动。但委员会也指出,部分研究显示了新西兰人经济移民带来的变化。比如去年疫情导致许多新西兰人回国,他们对房价的影响比外国移民更大。


还有一点要指出的是,新西兰的政策是否完全区分了核心技能类别中的技能短缺和劳动力短缺。委员会在调查,我们需要的技能人才(因为我们还没有培养出足够的具有该技能的本地人)和我们需要的人(因为本地人不肯干这些活)之间的权重。后一类是比较有争议的,因为这种工作往往薪资较低,虽然不一定全是低技能的工作。委员会表示将会研究这些工作会不会仅仅因为薪资太低,另外,这些过于依赖底薪劳动力的行业是否该继续存在。


2019年40%的技能工签是发给了低技能工作:超过1万人做的是奶厂、零售、老年人及残疾人看护、劳力及清洁的行当。超过半数的技能签证持有人在签证到期之后转成了居留签证。这样一来,新西兰就进口了相当大比例的无技能、低薪工人,这些人以一种计划外的方式进入了永久人口。


还有一个复杂因素是,新西兰在全球范围内老龄化程度都较高。未来10年,65岁及以上人口的增长将超过工作年龄人口。


经济学家担心GDP将会受挫,除非能将劳动力维持在一定的比例。新西兰也不是唯一一个进入年龄-工作不平衡状态的国家。包括韩国、德国、日本在内的许多国家最近都开始遭遇劳动力的缩水。但维持劳动力规模显然是昌盛的一个关键。1960年至2015年依赖,OECD国家的所有经济增长中,劳动力增长贡献了三分之一。


对此,你认同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