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墨尔本租房问题日益严峻,居民苦寻三个月仍未果!工资水平跟不上租金增长,居民苦不堪言...

收藏

墨尔本租房问题日益严峻,居民苦寻三个月仍未果!工资水平跟不上租金增长,居民苦不堪言...

ABC ABC 11天前 09:17

【本文译自ABC,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作阅读参考,不代表本平台态度和立场】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为了给自己和五个孩子寻找新的私人租房,Sky在墨尔本的外南部查看了50多处房产。

 

image.png


她目前的四居室房屋每周租金为520澳元,这大约是她领取单亲照顾者津贴收入的一半,所以她不能再承担更高昂的租金。

 

她说在她一直在寻找的Frankston地区,大多数四居室房子的租金至少是每周560澳元。

 

她表示她现在的房子的后门锁坏了、房间很小、没有暖气或冷气,说到这里时就情不自禁地哭了。


Sky smiles as she sits in an office, wearing a white patterned top.

 

她说:“我的孩子们跟我说他们在这个家里没有安全感,他们想要一个新家。”

 

“你会怎么做?这很可怕,每天都是如此。”

 

她说,在她去过的墨尔本外南部和东南部的每个房屋中,至少有30人在查看,这些郊区的租金一般都是低于墨尔本的平均水平。

 

“这些人都是有收入的人,他们和我一样一直在努力,努力了几个月,但由于价格的原因,仍然没有任何进展,”她说。

 

像许多其他人一样,Sky也注意到其他东西的价格在上涨。


A woman pushes a stroller along a footpath in a sunny day, beside an Aboriginal-design mural.

 

她可以列举出每项家庭开支的成本增长,从糖水到米饼,并说她每天只吃一顿正餐,以便为她的孩子提供足够的食物。

 

她甚至来互联网费用都支付不起,所以她把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带到 Community Services Frankston(CSF),为他们看病使用互联网。

 

Steve Phillips stands in an office, dressed in a checked button-up shirt.


CSF经理Steve Phillips说,该组织每年帮助超过10000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上升。

 

“我们看到的绝大多数人都不能工作,他们收到的款项不能支付基本的生活费用,而我们看到了什么?基本开支正在上升,”他说。

 

“情况越来越糟,越来越吓人。”

 

“有人直接在电话里面跟我们哭诉,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汽油,只能在去看一个重要的医疗预约或送人去学校之间选择。”

 

“所有这些导致留给住房的钱都少了。”

 

数百人需要法律帮助

 

Frankston位于Dunkley的边缘选区,该选区包括墨尔本外湾的Frankston、Seaford和Mt Eliza郊区以及Carrum Downs和Langwarrin的外郊地区。

 

该地区由澳大利亚自由党的Peta Murphy占据,有2.7%的优势。

 

自由党的候选人是Sharn Coombes,他是一名大律师,曾经是电视真人秀节目《幸存者》的参赛者。

 

Three corflutes for Labor, the United Australia Party and the Liberal Party sit side-by-side on a green suburban lawn.


国家增长区联盟(NGAA)的数据显示,维州外郊52%的居民正在努力支付至少一项账单,使他们处于NGAA所谓的财务生存模式(financial survival mode)。

 

而在全国范围内,外郊区居民的这一比例为21%。

 

在半岛社区法律中心,首席执行官Jackie Galloway说,越来越多的Dunkley人拖欠房租。

 

"情况越来越糟,"她说。

 

“租金在上涨,生活成本在增加,但是工资却没有增长,所以人们真的真的在努力维持他们的家园。”


Jackie Galloway smiles as she stands, in a white shirt, outside the Peninsula Community Legal Centre.

 

Tenancy Victoria的数据支持了这一点。

 

在过去的一年里,Tenancy Victoria在Dunkley处理了331起租房法律事务,其中15%的案件面临驱逐。

 

Tenants Victoria的社区参与主任Farah Farouque说,其中大部分是私人租房。

 

她说:“Dunkley选区传统上包括维州一些更特别实惠的租赁产品,但我们看到的是全国各地租赁市场的紧缩。”

 

ABC上个月报告说,由于缺乏库存,3月份全国的租赁市场增长了4.7%。


Farah wearing a red blazer with her arms folded.

 

整个市场的住房成本上升

 

对于那些想买房并逃离租赁市场的人来说,前景并不乐观。

 

Stu Anderson认为自己相当幸运,他在Frankston拥有一个单元房,与妻子和三个孩子住在一个安全的出租房里。

 

Stu Anderson stands in front of his drum set, with his guitar slung around his neck.


这对夫妇一直想买房子,但他说,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买家被更大的街区和靠近海滩的地方所吸引,推高了价格。

 

他说:“在新冠疫情期间,房价已经涨到了顶点,我不认为它们会变得更便宜了。”

 

“拆除的房子要卖到一百万澳元。”

 

甚至有一栋高端公寓楼正在建造,可以俯瞰Frankston的前滩,当地人说这是第一次。

 

推动铁路延伸

 

基础设施也是Dunkley周围选民高度重视的问题。

 

Frankston委员会一直在游说将电气化铁路线延伸到Frankston,到Baxter。


A stretch of beach on a sunny day, with some homes visible along a rolling hill.

 

该委员会的首席执行官Ginevra Hosking说,92年前首次提出了扩建建议,在过去两次选举中得到了两党的支持,但没有任何行动。

 

她说:“我们实际上支持像堪培拉一样大的人口,但我们却在为5公里长的轨道争论不休。”

 

“拟议的延长线将把火车线路连接到Frankston Hospital和莫纳什大学的Peninsula校区,以及连接到Langwarrin的23800名居民和莫宁顿半岛的16万多名居民。”

 

“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方式,让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更好地运作,了解像Frankston这样的外郊区的问题。”

 

编译:Eddie

 

原文链接:

https://www.abc.net.au/news/2022-05-10/cost-of-rent-living-in-melbourne-frankston-federal-election/101046168


编译声明:本文系本站编译和整理自英文来源,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