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德普前妻安珀法庭崩溃大哭!曝被打血溅床单照,却被恶搞嘲笑

收藏

德普前妻安珀法庭崩溃大哭!曝被打血溅床单照,却被恶搞嘲笑

英国报姐 英国报姐 14天前 09:09

约翰尼·德普与前妻安珀·赫德的诽谤官司,将休庭一周,直到5月16日恢复庭审。


上周主要由安珀提供证词,她在庭上陈述被家暴的细节时抽泣的形象成为了许多媒体多日的头条。



这次证词细化了安珀关于德普对她家暴和性虐待的指控。但她的哭泣和控诉却被当成梗玩,剪成鬼畜搞笑视频,几乎让人忘记了这是一场严肃的审判。


这场官司的主题是德普指控安珀诽谤他有家庭暴力行为,因此德普方的辩护点在于证明自己没有家暴,而安珀只要证明德普进行过任意一次家暴,诽谤指控就很难成立。


庭审第一周时,德普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陈述。他的姐姐认为安珀精神控制德普,像德普的母亲一样虐待他。


德普的律师还表示,安珀是感情中强势的一方,她喜欢激烈的虐待关系,所以使用各种手段逼迫德普动手。



而上周是安珀主要陈述观点的时间,她对德普的说法进行了反驳。那么先让我们看看安珀在庭审中都说了什么:



01

德普毒瘾严重,订婚宴中途离场吸毒


安珀表示德普的毒瘾很严重,在两人的订婚典礼上,德普甚至叫安珀同样有药物滥用问题的父亲一起吸毒,两人还因携带的毒品不够吸,在典礼中途离场,出门购买更多毒品。



安珀在前几年的庭审中提供过证据,显示她曾联合自己的家人和德普的家人帮助德普戒毒。德普自己也在当时给安珀的母亲写过感谢短信,对安珀帮助自己的行为表示认可。


德普的姐姐给他发短信要求他戒酒戒毒


安珀表示,大概在2013年,德普的毒瘾变得非常严重,导致他的事业也一落千丈。在伦敦拍摄电影《莫迪凯》时,德普因毒品作用昏睡不醒,被保安“像婴儿一样抱回家”。



安珀表示,德普在某个时间点表示自己想停止戒毒,她鼓励德普继续坚持,但也许是因为毒品的缘故,德普的行为开始越来越不受控,越来越暴力。


一段法庭录音还显示了,德普在神志不清时发出“动物一样的嚎叫”。


以上均为安珀提供的德普毒后照片


02

婚后双方矛盾重重,德普限制安珀演艺事业


安珀表示两人订婚是一个灵光一闪的决定,甚至连戒指都没有用,但是当时她非常迷恋德普,因此两人顺利走向了婚姻殿堂。



德普比安珀大22岁,安珀表示德普经常管教她,禁止她穿暴露的衣服,禁止她演性感的角色。安珀认为德普不希望她继续演戏,并对她说:“你不需要工作,我会养你的,孩子”,但安珀并不想放弃演艺事业。



安珀说这让她每次拿到剧本都很不安,因为害怕剧本里有德普不喜欢的场景,两人就又要吵架。在两人关系恶化后,德普会骂她是“荡妇”,总是怀疑她勾引别人。


安珀表示,一开始她不想让矛盾激化,所以在德普指责她时几乎不予回应,但在一年多的矛盾积累后,两人都开始对对方吼叫辱骂。


很快德普开始打人:“不幸的是,当约翰尼开始打我时,他就占了上风。”



03

频繁家暴源于嫉妒?


安珀在庭上表示,德普第一次打自己是在结婚前两年,当时她拿德普的纹身开了玩笑,被德普打了三个耳光。


由于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安珀第一反应是笑了,因为她不确定德普打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随后德普很快跪下向她道歉,并且说自己一直在和心里的怪物作斗争。


安珀表示自己因为这件事在车里冷静了很久后才回家。事发后德普反复打电话发短信道歉,还带了几箱酒向她致歉,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他。可离开他的想法让我心碎,因为他是我的一生挚爱,我不想离开他,但有时候他做的一些事情令人害怕。”



安珀表示德普经常怀疑她与其他人有染,比如说她在2014年与詹姆斯·弗兰科合作时出轨,还说她出轨了《丹麦女孩》的主演小雀斑,以及《神奇动物》的导演。安珀说自己每次都为解释这些事而筋疲力尽。


安珀与弗兰科在片场


因此两人爆发了著名的“飞机事件”,德普在私人飞机上质问她与弗兰科的关系,在使用大ma和酒精后,打了她一巴掌,向她扔冰块,还踢了她,最后在浴缸里晕了过去。这些德普在法庭上全部予以否认。


安珀与弗兰科在片场


04

嗑摇头丸后陷入疯狂


两人在澳大利亚发生过严重的争吵,这次安珀描述了更多细节。


她说德普服用了8-10粒摇头丸后变得癫狂。他开始打她,撕扯她的衣服,还将她的手机砸碎。在打斗中,德普掀翻了和女儿莉莉一起绘制的油画,弄得家里到处是颜料。



安珀说德普边打边骂她是妓女、荡妇、肥屁股。她被压到一张桌子上,导致桌子倒塌,家里的小吧台全是碎瓶子。


德普打累了躲回了某个房间,大声放着他的好友玛丽·莲曼森的歌。安珀表示德普变得不像他了,这是自己一生中最恐惧的时刻。



这次争斗后,德普用口红,笔和自己的血在房间里大肆涂鸦,安珀表示一个枕头上被他用血写了字,内容很难辨认。



安珀在提供这段证词时情绪非常激动,几度哽咽,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坐在另一边笑的德普。



庭审中琥珀还举了其他例子。比如2013年德普指责安珀有婚外情,用戴戒指的手背打了她。


“我记得我的嘴唇有一点被打进了牙缝中,墙上留下了一些血迹。”


这打斗后德普再次道歉,并承诺不再吸毒喝酒,安珀表示自己再次原谅他。



但在2014年met gala后不久,安珀表示自己再次被殴打。德普对着她的鼻子打了一拳,她的鼻子红肿出血,在两人推搡的过程中,德普向安珀扔酒瓶还打坏了家里的灯。


她表示被打后出席活动经常需要用化妆品盖住伤口


安珀还提供了2015年的一次打斗中,被德普弄坏的床的照片:



还有打斗后家里的沙发、床单、德普的吉他上到处是血迹,墙角被碎玻璃碴铺满的照片:



05

承认曾为保护妹妹对德普动手


与德普全盘否定曾打过安珀不同,安珀表示出于自卫他曾打过德普。比如在阻止他喝酒的争论时,她气得摔了一个酒瓶。


在另一次两人的争吵中,安珀表示自己的妹妹也在场,德普开始辱骂甚至暴力威胁妹妹。


安珀在庭审中提到,曾有传言德普在与名模凯特·莫斯交往时,吵架将莫斯推下楼梯(德普后来因为破坏酒店设施被捕,但伤害莫斯未被证实),因此她担心妹妹会被德普推下去,所以打了德普一拳。


安珀和妹妹


在前几周的庭审中,德普表示这场争斗是安珀煽动的,自己什么都没做。


06

庭上描述被性侵经历抽泣失控


安珀描述了两次被德普侵犯的经历,一次是德普嫉妒她与一名女性朋友太过亲密,在两人居住的独家房车里砸东西,并且以安珀偷藏了他的毒品为由,对安珀实施了侵犯性的搜查。



另一次是上次庭审时提到过的,安珀称自己被德普用酒瓶性侵。她在这场庭审中详细讲述了痛苦的过程,她说德普一次又一次使用异物穿刺她,导致她的下体出血。


“我祈祷我体内的瓶子不是碎的那个,但我已经感觉不到了,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安珀称在被性侵前,德普曾用一个摔碎的瓶子举到她的脸前,威胁要割破她的脸。德普对她喊着“我他妈的恨你。你毁了我该死的生活”。


安珀在描述这一段时一度哽咽,并用纸巾不停擦脸,而德普的表情也变得凝重。



安珀表示,在2015年12月的殴打中,德普曾威胁她“如果你敢在我孩子面前让我难堪,我就杀了你”。


后来他们果然爆发争吵并升级为打斗,她觉得自己会死在当场,认为德普一定会杀了她,但德普仍然像之前一样,在清醒后不断对她道歉,并保证再也不吸毒了。



安珀说这次她没有相信德普的起誓,终于下决心离婚。她也在法庭上解释了自己为何忍受了多次家暴。


这位女演员说,德普在暴力后总会展现出自己温暖迷人的一面,变回自己爱着的德普的样子,所以还爱着他的自己很难不原谅他。



但每次原谅德普都让安珀感觉更加没自信:“我想留在我爱的那个约翰尼的身边,而不是留在暴力中,我一次一次选择相信他,因为我侥幸地觉得——不会有比这次更糟糕的事情了吧?”


06

曝光德普曾出轨


这次庭审中,两人都指责对方出轨。安珀说,德普在一次嗑药后将平板电脑抱在手上睡着了,她在上面看到了德普与另一名女性的调情短信。


短信中描述两人在德普与安珀结婚后开始约会,德普还去过女方家。安珀表示自己因此与德普对峙过。



这次庭审第一轮是德普发言,第二轮是安珀发言,因此陪审团需要倾听大量双方的证词后才能得出诽谤指控是否成立的最终结论。


但在此之前,这次庭审就被短视频博主和小报变成了大型娱乐节目。


人们将律师在法庭上的发言剪成鬼畜视频,把安珀泣不成声的样子恶搞成表情包,有人把律师的话混成音乐。



有人甚至专门将庭审中的“笑点”剪出来做了合集,类似于“庭上的有趣时刻”,“德普的可爱瞬间”的视频在平台上获得了数千万次的点击。



也许不是每个创作者的初衷都是恶意的,但网络热搜研究人员阿曼达·布伦南表示,这样的趋势值得担忧。


刨除两人的明星身份,只看案情叙述的话,这无疑是一场关于家暴、情感虐待的沉重的官司,但在玩梗文化的加持下,追求真相一事被网民大大淡化。



“我们没有看到案情里是真实的两个人,而是像在看电视节目一样,围观着碎片化的故事,迅速站队支持他们一面都没见过的明星。”


研究员认为,很多视频博主都发现,他们只要发布一条关于名人庭审的搞笑或站队视频就能迅速得到点赞和关注,这样的风气下越来越多人正将严肃的事件娱乐化。



这可能会对未来的家暴案件审理造成严重的影响:“我们应该担心的是,人们对德普和安珀审判的玩梗,正在向全世界各地的家庭暴力受害者传递一个信息——你们将会被质疑,被当作笑柄。”



因此,无论德普与安珀对簿公堂的结果如何,用娱乐化的手段淡化事情的严重性都是不值得提倡的。


相信法庭会给出令人信服的判决,而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也应当更注重案件的本质...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