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被家暴出轨,晚年丧子:被周总理称为“最美中国女性”的秦怡,走完了100岁的人生…...

收藏

被家暴出轨,晚年丧子:被周总理称为“最美中国女性”的秦怡,走完了100岁的人生…...

正经婶儿 正经婶儿 15天前 16:35



今天看到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


上海的女儿,“人民艺术家”和“最美奋斗者”,秦怡,于今日4时08分在华东医院逝世。


享年一百岁。



年轻观众可能对秦怡的名字有些陌生。


但对于我们父辈甚至祖辈来说,秦怡,是一个熟悉又伟大的名字。


因为她的一百年人生路,恰好是中国近代革命史的一百年,中国电影史的一百年,更是中国女性精神不断进步绽放的一百年。



1922年1月31日,秦怡出生于上海。


1938年,16岁的秦怡,从上海去往湖北武汉,西行抗日。



1939年,应组织安排,秦怡由战地护士转为艺术工作者。


出演了她的第一部话剧《中国万岁》,台词是四个字:


我也要去。


同年,秦怡与同事陈天国结婚。



这是她的第一段婚姻,虽是自由恋爱,但更多的是年少无知,对男方“以死相逼”的妥协。


1941年,秦怡参加了由中国共产党南方局组建的中华剧艺社。


并在上海地下党于伶的安排下参加民营公司拍戏,“用自己明星的身份和政治观点去团结影响他人”。



在抗战大后方重庆影剧舞台上,她与白杨、舒绣文、张瑞芳并称为“四大名旦”。


她在杨村彬执导的《清宫秘史》中演珍妃轰动山城,连蒋介石、蒋经国都去看她的戏。


解放战争时期,秦怡一边演戏,一边积极为党工作。


曾营救了《华西晚报》成员,还成功策反国民党飞行员徐骏英。


1944年,因为丈夫酗酒、家暴,秦怡选择结束婚姻,独自抚养女儿。


1947年,《遥远的爱》上映,秦怡饰演摆脱旧婚姻的进步女性余珍。



或是受电影影响,这一年冬天,秦怡与电影演员、中国第一代影帝金焰结婚。



两人都是第二次结婚,金焰的前妻是著名演员,王人美。



新中国成立后,秦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她表示:“组织的召唤、观众的需要是我不竭的工作动力。电影人永远跟党走,电影事业是我永远唱不尽的歌。”


1949年,秦怡担任上海演员剧团副团长,被周恩来总理称为“新中国最美的女性”。


但秦怡随后表示,“不赞同”。



1956年,电影《马兰花开》上映,讲述为了参加祖国建设,秦怡扮演的家庭妇女马兰要学开推土机。


马兰之后,妇女能顶半边天。



1957年,秦怡主演了新中国第一部体育彩色故事片《女篮五号》。




1959年,建国十周年献礼,秦怡出演电影《青春之歌》,饰演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共产党员林红。



1960年,秦怡查出了直肠癌。邓颖超得知后,给她写信安慰,信中写道:


共产党员面对现实,无所畏惧。


1962年新中国评出“22大电影明星”,秦怡名列第12位。


“文化大革命”十年期间,迫于形势,秦怡只有一部影片《征途》上映。


但正如影片名字一样,打倒“四人帮” 以后,秦怡又踏上了文艺建设的征途。


1982年,秦怡凭借《上海屋檐下》获得第一届大众电视金鹰奖优秀女演员奖。



1997年,秦怡出版自己的随笔集,书名叫 《跑龙套》。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秦怡捐款二十余万元,青海玉树地震后,又捐款3万元。


同样是2008年,为奥运致敬的电影《大灌篮》上映,主演周杰伦将5号球衣赠送给秦怡。


秦怡则送给他一张签名的《女篮5号》剧照。


两代人的热爱和使命,就此传承。


2009年,秦怡获得金鸡百花奖终身成就奖,在金鸡奖的颁奖礼上,她说:


“不管是88岁,还是98岁,我一定跟在你们后面,一起继续前进。”


2014年,93岁的秦怡自编自演自筹资金拍摄了电影《青海湖畔》。


2017年,秦怡客串《妖猫传》里的老宫女。



2019年,已经97岁的秦怡在华东医院疗养期间参演了公益电影《一切如你》。


这一年也是新中国成立第70周年,97岁的秦怡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


秦怡的获奖感言是:只要观众需要,我随叫随到。


2022年1月31日,秦怡度过100周岁的生日。




一百年的人生际遇,一百年的波澜壮阔。


秦怡,感动着每一个中国人。



而当我们重新回顾她的一生,走近那段波澜壮阔下的真实生活,会发现:


这位身兼伟大女性、伟大母亲和伟大演员几重身份的人,也曾满攒着岁月不知是丰厚还是凉薄的馈赠与磨砺。


秦怡出生在一个当时很封建的家庭,但父母经常会破例带秦怡去看电影。


“两毛钱就可以看一部新电影。如果是老片,只要五分。”


光影的种子就这么埋下了。


我想我做了电影演员之后,可能就再也不想做别的了。



不过很快,抗日战争爆发了,在同学的建议下,秦怡的梦想也发生改变,加入了抗日队伍。


“就拎着一个小包,没人知道。很简单,我就是想到前线去,抗战胜利我就会回来。”



但明显想得太简单了。


战场九死一生不说,当时秦怡去得还是消极腐败的杂牌军,一瞬间热情褪了一大半。


好在很快被革命前辈发现,安排她进入中国电影制片厂当实习演员。


她也从秦德和,改名为秦怡。



那段时间,秦怡参演了《正在想》《好丈夫》等话剧和电影作品,也由此与“话剧小生”陈天国结缘。


在一次登山被陈天国以跳崖相逼表白后,秦怡在慌乱中,糊里糊涂结婚了。



结果就是,婚后第二天,嗜酒如命的陈天国开始家暴秦怡。


等到女儿出生后,陈天国感觉没能力抚养,居然想要把女儿送人。


秦怡再也无法忍耐,结婚五年后,1944年,秦怡带着女儿离开了。


而陈天国过了几年后,也上吊自杀了。


这件事后来也成为秦怡和女儿之间的刺。



恢复单身后,秦怡把精力放在电影事业上,也因此结识了电影演员金焰。


金焰大秦怡12岁,是当时中国最受欢迎的男演员,没有之一。


也是主席亲自任命的国家一级演员。


他原名金德麟,虽然是中国籍,但其实出生在南朝鲜(今韩国首尔),祖辈都是朝鲜人。



和阮玲玉是荧幕情侣,合作了《恋爱与义务》《桃花泣血记》等等经典影片。



妻子是王人美,也是中国知名女演员,曾出演过《渔光曲》《风云儿女》等影片。


不过认识秦怡时,金焰已经和王人美离婚了。


因为金焰骨子里还是传统的大男子主义,希望妻子婚后能够在家做一个全职太太。


但王人美是个独立女性,自然不愿意,两人没少吵架。


1947年冬天,两人双双离婚2年后,在导演刘琼的介绍下,老舍的主婚下,秦怡和金焰组成家庭。



不过幸福没多久,就感情甚笃的二人就开始横生隔阂。


因为两人的儿子金捷出生不久,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在“文革”期间又受到惊吓,病情加剧并且终生未愈。


好不容易迎来了第二个孩子,却又不幸夭折。


这给金焰和秦怡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金焰更是一蹶不振,开始酗酒,甚至出轨了秦怡的妹妹秦文。



秦怡绝望了,但这次她没有离婚。


她意识到自己可能也有问题,把责任归于自己忙着拍戏,对家庭疏忽。


“说实在的,就感觉到,我现在一直感觉到,他(金焰)需要温暖的时候也没有温暖。



也因此,晚年的金焰疾病缠身,秦怡选择不离不弃地照顾,直到他走到生命的尽头。


秦怡曾说:“再遇一次还嫁给他,只怕遇不到。”



但照顾儿子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因为儿子经常会犯病,犯病了就会对她又打又骂,秦怡常常得带着伤病去演出。


后来,秦怡对儿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别打妈妈的脸,妈妈还得去演戏。



剧组的人问她,为什么不找个人看下金捷呢。


秦怡回答:我自己的儿子啊,怎么放心让别人照顾。


其实秦怡自己的身体也有问题,她先后得过4次大病,开过7次刀,胆囊也摘除了。


我没有被打倒,我的儿子需要我,我不能倒。


在秦怡的悉心照料下,儿子后二十年的人生几乎没有再犯病,还学会了画画。


2000年,阿诺·施瓦辛格曾以2.5万美元,通过拍卖买走了秦怡儿子金捷的《衡山公园》写生画。



一切都好起来了,在节目《可凡倾听》上,秦怡还透露说自己一直坚持洗冷水澡,这样可以更强壮,多照顾儿子几年。


但是命运总爱作弄人,秦怡61岁那年,丈夫金焰去世,85岁时,儿子也去世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秦怡曾一度消沉,但她不认命。


人家都说我心态好,其实我是会分析,就像剥桔子,把这些心结一个一个、一层一层地剥开。”



90岁以后,秦怡把“橘子皮”重新剥到了电影上。


“有事情做,人就容易快活。不开心的事很容易就忘掉了。”


她客串了电影《妖猫传》,自己投资拍了《青海湖畔》。



别人劝她青藏高原拍戏太苦,她说:


“没事儿,抗战时我还到过前线演戏呢,电影工作是为人民服务的,电影工作者就该吃得起苦。”


受到高片酬现象的影响,秦怡也谆谆教导组里的年轻演员们:


“明星拍一天几十万,大家总觉得潮流如此,我说你们不要拿钱来衡量自己的价值。”



想起鲁豫曾经采访秦怡说:


您这一辈子是幸福多一点,还是苦痛多一些呢?


换作旁人,大都认为这个跨越世纪的美丽女人,一直以极大的韧性迎接苦难。


但秦怡的回答没有提韧性,也没有提牺牲,只有平静的一句:


很奇怪,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都过来了。



关于自己的经历和选择,秦怡则是这么评价:


“我有我爸爸心软懦弱的一面,要不然,也不会人家说什么我都答应,陈天国逼我结婚,我也答应。但我又有我妈妈勇敢坚强的一面,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去面对。我有一些胆子,不然也不会三次出走。”


如今,我们再看一看不同时代秦怡的照片,或许就能够体会秦怡的内心世界!



一辈子坎坷、磨难,在时代的剧变中跌跌撞撞。


但面对稀里糊涂的生活,也一辈子坚强、坚韧。



无论何时,无论什么年龄,每次在公众场合出现,她总是腰板挺直,妆容精致。


宛如疾风中绽放的玫瑰。


既然从来都温柔又从容,又何谈畏惧和苦难。


秦怡,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一路走好。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