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悉尼生活成本飙升至11年来最高,绝大多数商品都涨价,佩洛特称:新预算案将重点解决生活成本

收藏

悉尼生活成本飙升至11年来最高,绝大多数商品都涨价,佩洛特称:新预算案将重点解决生活成本

澳洲新鲜事 澳洲新鲜事 8天前 10:40

随着一系列生活必需品价格的大幅上涨,生活成本压力已成为悉尼人最担心的问题,超过了对医疗保健、住房负担能力和环境的担忧。


悉尼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onsumer price index,CPI)显示,今年前三个月,ABS(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澳大利亚统计局)监测的87个支出类别中,有73个类别的价格上涨。


增幅最大的无疑是汽车燃料,3月当季增长9.6%,同比增长33%,这是悉尼30多年来燃料的最大年增幅。



部分食品和日用品的价格也大幅上涨,包括蔬菜(同比上涨14.1%)、牛肉和小牛肉(上涨12.4%)、油(上涨9.3%)以及清洁和保养产品(上涨4.9%)。


Ipsos Issues Monitor显示,3月当季,生活成本成为新州人最关心的问题。


该调查要求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成年人样本选出该州面临的三大问题。结果发现,43%的受访者将生活成本列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这是该调查开展11年以来的最高比例。在新州,汽油价格(22%)与医疗保健(40%)、住房(39%)和经济(26%)并列前五位。在2020年初的黑色夏季丛林大火之后,环境问题一直是澳洲的头号问题,现在在新州排名第七(16%)。



在澳洲联邦竞选活动的最后两周,飙升的通胀和不断上升的利率已导致生活成本成了人们最担心的问题。


截至今年3月,悉尼的消费者价格指数上涨了4.4%,为13年来最大的年涨幅。但并不是所有东西都变得更贵。


电价下降了4.9%,女性服装价格下降了3.4%。尽管3月当季租金上涨了0.2%,但悉尼的租金同比下降了1.2%。


截至今年3月,悉尼的CPI增幅在所有首府城市中最低——珀斯(全年增长7.6%)和布里斯班(增长6%)的CPI增幅最高。



AMP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租金是悉尼CPI涨幅低于其他城市的原因之一。


他说:“悉尼和墨尔本的租金涨幅低于其他城市。”


Delta和Omicron疫情爆发导致经济动荡,新州和维州的疫情比其他州更为严重,这也可能有助于使悉尼和墨尔本的通胀压力较其他首府城市更为温和。


消费模式的差异意味着,某些类型的家庭正面临着比其他类型家庭更明显的生活成本压力。


ABS上周发布的另一项生活成本指数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领取养老金的老年人的生活费用比其他类型的家庭多得多。



截至3月的一年中,领取养老金的老年家庭的生活费用增长了4.9%,而就业的家庭的生活费用增长仅为3.8%。


ABS写道:“老年养老金领取家庭的生活成本尤其受到食品和非酒精饮料增加的影响,因为与其他类型家庭相比,食品杂货占老年养老金领取家庭总支出的比例更高。”


下个月,新州最新财年的预算案即将公布,据了解,新州预算案的核心将是家庭,将着重关注生活费救济和重大服务改革。



新州州长佩洛特(Dominic Perrottet)宣布,下月公布的预算案将“着眼于未来”,处理医疗、住房负担能力和教育等关键问题。


佩洛特正与新州财长马特·基恩(Matt Kean)就即将公布的预算案密切沟通,这是选民明年3月投票前的最后一份预算案。虽然在应对最近的洪灾和疫情方面已经花费了数十亿澳元,但疫情后的繁荣仍让新州走上盈余的轨道。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