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澳洲抢亚洲医护人才,祭万元津贴薪资加倍!

收藏

澳洲抢亚洲医护人才,祭万元津贴薪资加倍!

1688澳洲新闻网 1688澳洲新闻网 05-08 16:55

在城市工作有1万澳元的津贴,搬到乡镇地区有13,000澳元。谭世英申请了签证。虽然各州政府和负责医疗保健人员配置的医院正在招聘,但选举承诺促进医疗保健领域的就业将不可避免地需要外国劳动力。


新加坡人、33岁的谭世英(Shiying Tan音译),作为一名护士每小时的工资是20澳元,最多可照顾24名病人,因为那里严重缺乏人手。在维州,在人员充足的医院病房里,她最多照顾4个病人,而她的工资超过一倍。


难怪谭世英在网上搜索了州政府提供的激励措施后,加入该州的医疗保健系统。在城市工作有1万澳元的津贴,搬到乡镇地区有13,000澳元。谭世英申请了签证。


她说:“就生活方式而言,澳洲要好得多。”


澳洲正在诱使有经验的医生和护士加入行列,以缓解人员短缺,并为未来潜在的COVID-19浪潮做准备。


与石油或铁矿石一样,医护人员是一种宝贵的商品,在大流行期间价格很高。


澳洲是包括英国和美国在内的许多富裕国家中的一员,它们发起了积极的、耗资数百万元的招聘活动,并简化了认证程序,以帮助长达数年的大流行病而枯竭的劳动力队伍。


虽然护士有权在他们选择的任何地方就业,但国际护士理事会的首席执行官霍华德卡顿(Howard Catton)认为,像澳洲这样的国家必须更加自给自足。


卡顿说:“高收入国家实际上是在向中低收入国家输出教育和培训其护士的费用,其中许多国家无法承受失去护理人员的后果。”


虽然各州政府和负责医疗保健人员配置的医院正在招聘,但选举承诺促进医疗保健领域的就业将不可避免地需要外国劳动力。


工党党魁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承认需要海外工人为权宜之计,以实现其25亿的老年护理选举承诺,在每个老年护理设施中配备一名注册护士。


商业团体警告,总理莫里森承诺在五年内创造13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或能有助于解决医疗保健机构的短缺问题,但如果没有外国劳工,就不可能实现。


根据联邦卫生部门的模型,需要额外的14000名护士来实现莫里森政府的承诺,即到2023年10月,在老年护理设施中每天有16小时待命的注册护士。另外还需要2500名护士来实现阿尔巴尼斯的选举承诺,即从2023年7月开始实行24小时无休的注册护士。


但是,从那些在大流行病期间急需医疗专业知识的国家挖走医护人员会引起严重的道德问题。公共卫生专家还说,在澳洲毕业的医生比我们需要的要多。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海外的人力呢?


澳洲的医生和护士进口量居全球之首


澳洲相对较高的工资和高质量的医疗系统使该国成为英国和新西兰医护梦寐以求的目的地,而菲律宾和印度则刻意多培训护士,希望他们能在国外工作并寄钱回家。


根据经合组织2020年的一项分析显示,澳洲一半以上的医生和三分之一以上的护士都在海外出生。在澳工作的护士中,有五分之一是凭临时签证许可在此接受的培训。


澳洲比任何其他经合组织国家都更依赖外国籍的医护人员,他们在填补偏远地区医院和老年护理机构的空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国际护士理事会警告说,全球缺少600万名护士,预计还有400万名护士将在未来十年内退休。据世卫组织称,在大流行病的第一年,有多达18万名卫生工作者过世,而许多人已精疲力竭或辞职离开。


州政府的卫生机构急于补充其受打击的劳动力,正在积极挖角。维州政府提供了六倍的财政奖励以吸引外国医疗工作者,西澳州正在开展一项200万的招聘活动,新州则在海外做广告并利用招聘仲介来吸引劳工。


在澳洲皇家全科医生学院警告说全科医生短缺迫在眉睫的情况下,澳洲卫生从业人员监管局已经快速推进临床医生的重新注册。


与妻子Sarah Romilly医生一起在Balnarring医疗中心工作的注册护士Simon Spalding花了25,000澳元请了一家中介,包括法律和签证费,协助他们从英国寻找新的全科医生。


这对夫妇花了近五年时间试图在国内招聘新的全科医生,但没有成功。


劳动力规划失败


澳大利亚的精英研究大学敦促在本月联邦选举中赢得政府的人每年为国内医科学生提供额外1000个名额,并警告每年招募的海外医学毕业生与澳洲学校的国内毕业生一样多,是不可持续的。


澳洲皇家医学院院长寇兹(Andrew Coats)支持此呼吁,但他也警告医疗系统需要大量的名额,以便他们完成在职培训。


但有人说,问题不在于医疗工作者的数量,而在于把他们送到需要他们的地方。


大学、医院和政府政策之间缺乏协调,最终导致大量的医学毕业生无法在资源紧张的医院找到实习或工作。同时,供应不足的专业或系统中被忽视的部分,如乡镇地区医院继续面临长期的短缺。


Grattan Institute卫生主管戴克特(Stephen Duckett)说,澳大利亚对海外资深医疗工作者的依赖是劳动力规划的失败。他说,从低收入国家挖角劳动力,「在澳洲毕业生不愿意工作的地方工作」是错的。


从2015年到2019年,澳洲的医疗队伍增长到104,461人-年增长率为3.3%,超过了1.6%的年人口增长。急诊医生过多,但精神病医生却供不应求,而一些毕业生移居海外或中断学业。医学院和工会警告说,对于抗疫的第三年的工人来说,他们表示未有妥适改善现阶段的状况。


澳洲护理学院首席执行官凯莉沃德(Kylie Ward)说,护士们需要激励措施来留在医院,比如更多的灵活性、更好的薪酬、临床监督和更好的领导机会。


沃德最近接到通知,维州一家老年护理机构的一名护士在照顾一名病情恶化的病人时尿裤子,因为他没有时间上厕所,原因是现场缺乏后备人员。


这些并不是新加坡护士谭世英所期待的工作条件。在新加坡,她正在等待她的澳洲签证批准,谭世英说她“几乎没有足够时间在一次轮班中完成所有的工作。”


她计划带着她两岁的孩子搬到维州,并愿意搬到一个乡镇地区城镇。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