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什么样的baby观众才会买账

收藏

什么样的baby观众才会买账

谈资 谈资 05-08 08:34

发现路阳选角好恶趣味啊。总把观众最爱的男演员,跟最常挨骂的女演员搁在一块儿搭戏,还演情侣。《绣春刀》让张震爱了刘诗诗又去爱杨幂。


这次《风起陇西》还这么玩,甚至玩更疯,在陈坤、白宇中间夹一个baby。baby既是陈坤的同事,还是白宇的心动对象。敢说,路阳如果嗑CP,他一定唯爱嗑邪教CP。



该死的就是,邪教CP真你X的好嗑。


1.


讲道理,baby饰演的柳莹和白宇饰演的荀诩,这对被取名“荀花问柳”的CP并不算邪教。人家是名正言顺,官配来的。觉得邪,仅仅因为女方是baby。



有时候也想,做明星做成了baby到底值不值得呢。出道快20年了,现在也称得上行当里的老人了,可除了美貌,事业和私生活永远被戳脊梁骨。


哦不对,那份唯一的家底都不完全是清白的。有人夸美,一定就会有人补充“整的”。这种干啥啥错、一直被打不及格的人生,我可能一个月都撑不下来。



要不怎么得出了这个总结,干这行的人必须生出一颗超级强大的心脏。其实这算体面的说法。讲露骨一点,干这行的人,需要生生不息的虚荣和某种程度的厚脸皮。


但怎么说呢,当日薪挣到208万的时候,谁都不要低估了自己的脸皮会跟着长到哪一步。钱的抚慰功效,或许真能立竿见影,在外被骂个狗血淋头,回家数数钱就好了。



靠数钱疗愈伤口,数久了,手也会麻。反正看baby这一两年,看着像是进入了“手麻了,钱也不治愈了,人还是得争口气”的阶段。


乱猜的,这种觉醒,大概始于她要为离婚后的下半程做打算。录《奇遇人生》背书独立女性宣言,是打算。拍《摩天大楼》开始嗑品质剧,是打算。《风起陇西》也是。



这些打算当然没有错,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观众还买不买这个账。孟大明白写过一句话,“拍耽改就是跟魔鬼做交易”。事实上,拿流量挣快钱都属于这种交易模式。


你前期消费爽了,很可能是超前消费而已,要还的债,一分不会少。baby演钟美宝演柳莹都被表扬了进步,但在更多人眼里,这是换了一个方向的营销罢了。


如果已经很难取得大众的信任,这笔债,是一笔巨债,且得还上好一阵子。



2. 


看过《奇遇人生》的导演赵琦接受“第一导演”的一篇采访。


赵琦是拍纪录片的,跟明星过招很少,所以才看得到正片里极精彩的一幕,他凶baby,“你太容易打退堂鼓了,你是来骑行还是来搭车的?”baby缩着头没敢讲话。



按那一期的策划,baby需要跟着一位70岁的大爷每天骑车,结果拍出来,成了她每天坐车追大爷。本意是尝试深度节目,到头来,又提供了一场批斗大会。


后来采访,赵琦隐晦地点了一句,“杨颖如果认识到自己的前15年像搭车,那今后15年就要像骑行了。”《风起陇西》就是她眼下骑行的最新一站。



在上一站的《摩天大楼》,已经稀稀拉拉传出关于baby演技的正面评价。“哭戏”也惯性上了热搜。可那几场哭戏,不是我杠,摆到一起看,毫无区别更毫无情绪。


倒是都挺像在拍杂志大片的。



用这种轻飘飘的表演,去扛起钟美宝那段沉甸甸的人生,显然不太可能。所以那些真正重头的情绪戏,导演安排在了少女期,交给小演员去完成。


小演员是真实地给这部剧加了很多分。《摩天大楼》用baby用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名义上,她是全剧的戏眼,但具体分配戏份,她加起来不超过三集。



其实,这不失为流量艺人转型的一套最佳范本。


真的求求了,别一想转型就是当兵报效祖国,还当主演,然后拉戏骨们给自己做配。这一点应该跟baby学习,选好的本子,跟好的团队,演好的角色,做配也没关系。


求好不求番位,陈坤当年也是这么转型上位的。演帅哥演烦了,跑到姜文面前毛遂自荐,“你会用我这种偶像派吗?”《让子弹飞》就用了他,演一个小跟班,不拿片酬。



做明星可能需要厚脸皮,但下定了决心走演员这条路,有自知之明、耐得住寂寞很重要。baby接《风起陇西》肯定也是冲着“好东西”去的。


只是这剧点儿背,或者讲,它没有什么观众缘。剧的格调抬高一些,肯定就砍掉了一部分收视群。但《长安十二时辰》也走这个路子,它就蛮成功的。


《风起陇西》的牌面,应该胜算更大才对,却播得一路坎坷。所有能嘲的人都拉来背过锅。说马伯庸的东西装腔作势,说陈坤是万年扑王,说路阳的滤镜黑不拉几。



baby更不可能逃过这劫。从官宣阵容里有她就被喊过口号,“有baby就不看”。后来播了,她一上线就跟白宇发展感情线,那一刻,确实看得人难受。


不是拍得不好,是打心眼儿抗拒这种“乱点鸳鸯”。这么多年真被洗脑了,觉得跟baby配一脸的还是黄晓明。你想想,黄晓明跟白宇,中间隔了多少个陈坤。



但接着就被打脸了。当然“荀花问柳”嗑得动,第一还是戏少,属于副线里的副线。再来是白宇。他演多么伟光正的角色,路阳、荀诩,总散不掉他们最基本的人味。


白宇也特别有一种对人、对世界的朴素的真诚,甚至天真。这种真,奇迹般地冲淡了baby的“假”,融化了“假”里的冷感和僵硬感,带得她也有了人味。



一旦相互的味儿打通了,和谐了,CP感就会有。


“荀花问柳”的设定又是这种,表面上,乐伎撩骚老实人,反把自个儿折进去了。比如这场挑逗蛮有意思的。一坐下就假装生气他还笛子的事,还,还找别人来还。


老实人卡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收起巴掌,塞给他一颗糖,“你是来讨笛子,还是来见我?”荀诩彻底石化。逗到这里,柳莹扑哧一笑,“我说笑的。”



这段,让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白宇演宁采臣,baby被调教得再魅一些,软一些,或许能演聂小倩。但“荀花问柳”还有深一层的羁绊。


他们是乱世下,立场相悖的间谍。面对国家利益,他们敌对,但个人情感上,他们惺惺相惜。大义纠缠上了小爱,注定心动就必须心死。


这场告别戏还看得有些泪目。两人几乎是摊牌了。不过底牌是什么早不重要了。活下去,活着,是战火硝烟中唯一重要的事。荀诩给了柳莹出城令牌,柳莹抱了抱荀诩。这一刻,小爱超越了大义。



这也是他们仅有的,坦诚真心的一刻。


3. 


一直觉得路阳对拍男演员更来感觉。美女在他的作品里,功能性很明确,就是镶花边的。但要在一堆男人里花得起来,好像光漂亮还镇不住场。


baby能镇住,肯定不是她比杨幂、刘诗诗漂亮,是她尤为适合镶花边。把她安插进同色系的画面中,她能起到提亮的效果,并飘出几分妖气。阴阳也便调和了。



显然,杨幂偏纯了些,刘诗诗太过端庄。但换个角度看,那两位还有过扛主演的成功案例,baby一成主演就露馅。所以是不是不存在真正的坏棋呢,只有用错了位置的棋。


适合baby的位置,除了配角、镶花边,发现她天然契合女鬼这类角色。女鬼还不能可怜、脆弱,就是要勾引了人,最后把人吃掉。baby有那种锋利感和怪诞、惊悚的美。



即使是演柳莹也偶尔流露这丝气息。记得有场戏,柳莹跟李严将军撒娇,去抱他,抱上后有一瞬间的变脸。但那个瞬间,baby盯着镜头宛如被鬼附身。


就在想,她应该不是故意做瞪眼,无奈那双眼睛太奇特,稍微用力就是在瞪人。但这双眼睛做得到力度适宜的话,会挥发出不属于人类的、空灵而吃人的鬼气。


比如《寻龙诀》里这个经典镜头,面纱掀开,女鬼睁眼,荡起一抹笑。



《黄飞鸿之英雄有梦》里,她演青楼女心兰。心兰的命很惨,作为黄飞鸿的白月光却不敢跟他相认,只能以妓女的身份陪着他。最后为了他去杀仇家,反被杀害。


结果看完,记不得心兰有多惨,满脑子印下的,除了彭于晏的肌肉,就是baby被杀一幕的样子。被摁进水池里,水底透出一张美艳的脸。但挣扎让这份美变得血淋淋。



直到死掉。



不知道让路阳来拍白宇、baby版的《倩女幽魂》会怎么样。可能需要魔改,改成小倩虽然对宁采臣动情,但更战胜不了鬼的本性,终下杀手。宁采臣清楚一切但仍然赴死。


做女鬼的baby,有没有可能成就一次令观众心服口服的还债?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