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日本少男新嗜好?!1000块买1片废口罩,还要求粘上唾液、口红?

收藏

日本少男新嗜好?!1000块买1片废口罩,还要求粘上唾液、口红?

东京新青年 东京新青年 05-07 19:59

Bloosailor shop--将女高中生等年轻女性穿过的运动服、水手服、甚至是内衣,集中在一家店面进行售卖,即成为Bloosailor shop(ブルセラ‐ショップ)。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这类店面就已经风靡日本。


如今,这类贩卖店不仅没有凋零之势,反而在线上、线下、各种社交媒体上出现,无孔不入。



援交、爸爸活、JK按摩室、JK陪散步服务······似乎在日本,由性交易延伸出的各种衍生产业,从来没有消颓过。


随着新冠疫情的常态化,又一个新的“产业”,应运而生。



“卖口罩”。


然而,这种在社交平台和网络商店逐渐抬头的口罩售卖业务,并不是卖崭新的口罩、也很难说是为了“防护疫情”所用。


这周我可是“很尽力”地在使用它们喔~#买口罩 #卖口罩的女孩 #卖用过的口罩


这是朋友推荐给我的口罩,今天试用了一下!

800日元+寄送费

上面既有唾液、也有妆容残留呢!

很小巧又很粉嫩、非常“赞”的口罩喔~

#卖口罩的女孩 #卖口罩 #卖用过的口罩


这是我戴了一整天的口罩喔!还有我的粉底残留呢~

只要500日元,如果想要的话可以联系我喔!

#卖口罩 


像 ↑ 这样,在Twitter上发布“卖口罩”讯息的用户数量,多到令人惊讶。这种奇异的现象到底为什么产生?售卖又是如何进行的呢?


日本某家媒体的记者,通过网络社交平台,联络到了一位“卖口罩的女孩”,并约定了“线下交易”。



这位名叫Yuko的卖家,是东京某所大学的学生,今年20岁。


在简单的寒暄后,Yuko便将正戴着的口罩从脸上摘下,叠好装进自封袋中,直接交给记者。


“一直都是这样卖的吗?”记者问。


“是呀是呀,每次都是卖1枚。”



Yuko的口罩售价:1000日元/枚。记者将“商品”接过来后,发现上面有明显的粉底和口红印记。


“这上面······是口红吗?”


“是的呀!”据Yuko透露,她的“客户”们,都更加喜欢这种有明显女性印记的口罩。为了“迎合需求”,Yuko会在交货前,戴上整整一天。


“上面如果有你的味道,就更好了!”这是Yuko曾经听到过的,来自客户的需求。(原话略恶心,此处不做直译)



本以为主要客群会是中年大叔的Yuko,意外地发现,购买者以20/30岁的年轻男子居多。


2021年开始“卖口罩” 的Yuko,如今零零散散地、卖了一共10枚自己用过的口罩。


“我在餐厅打工,时薪1000块日元。现在,卖一个本该是垃圾的口罩,就能挣到1000块,这样一看,觉得偶尔卖卖也不错。”



另外一位30多岁的上班族Chisato,也是“卖口罩”的老手了。


“现在这行嘛······越来越不好赚了,因为参与进来的女生越来越多。”她以行家的口吻说。



最开始,Chisato也是单枚售卖的,但后来觉得有些麻烦,于是改成“组合包售卖”——将用过的口罩积攒1个月,然后成包出售,3000日元一包。



随着“口罩市场”的日趋拥挤,略感营收缩水的Chisato,又“进军”了“内衣市场”。


“把要卖的内衣,穿一天,然后不清洗,直接卖给客户。大概能卖1500日元。”



关于售卖平台的部分,Chisato选择的是日本中古商品网购平台Mercari。


由于是相对正规的网购平台,Mercari的审核人员,会将废口罩、穿过的内衣这类商品直接删除。因此,Chisato会上传假的商品图片,然后挂羊头卖狗肉。


“比起我们这种OL,好像女学生的身份更好卖一些呢~年轻就是不一样啊,越年轻越值钱。”Chisato这样说。


“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卖(用过的)口罩,结果真的卖出去了呢!”

“快来买JK袜子和唾液吧!”

“电话约会,100日元/分钟喔!”

(来自网络平台、少女学生们发布的状态)


“现在是一个什么都能卖的时代”——在这些少女们的心中,难道这已经成为新时代信条了吗?



通过社会调查,在售卖废口罩的100位女性之中,高中生27人、20岁以上的有54人。开始这项营业的理由,以这三个为主:①学校禁止打工;②想要更轻松地赚到钱;③(上班族)被禁止做副业。



“因为疫情的关系,通过打工能挣到的钱越来越少了。”Yuko在接受节目组采访时这样说。


既不想被生活费所苦、又不想麻烦亲人朋友的Yuko,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已经在卖自己穿过的内衣,后来,又开始卖自己戴过的口罩。


由于经常会线下交易,Yuko有时也会遇到难缠的客户。“我们去哪里坐坐吧?”——有一次,本来以为会被带到咖啡店的Yuko,在对方走到情侣酒店的楼下后,赶紧逃跑了。



沾满唾液、残余化妆品的废弃口罩,为什么就会有人这么趋之若鹜呢?


接下来,请跟我一样,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变态(这样说,好像很不尊重那些购买者,但希望大家可以理解小编)、一个曾经喜欢买女生穿过的内衣的变态——由于现在人人都必须戴口罩,口罩和女性的内衣一样,成为了每天和女性有“肌肤之亲”的东西,也就是节目中嘉宾提到的“第三内衣”。


那么,一旦想象到,自己将要拥有的口罩,和一个年轻、美貌的女生“肌肤之亲”了整整一天······这时,作为“变态”的我们,应该还是会感到很兴奋的吧······



接下来,我们来听听,来自购买者的声音。


这位Takeshi先生,从20年前,就已经开始购买女性穿过的内衣了。如今,他也是废口罩的忠实客户。


“我很喜欢可爱、年轻、青春的女孩子的味道和那种感觉。在买女孩子口罩的同时,我也会收集她们的照片。”


“对我来说,买女孩子们的口罩,就是在买她们的味道。”


一般情况下,Takeshi会在网络上购买,再让售卖者寄到自己家中。Takeshi表示,虽然自己有妻子和孩子,但邮箱的钥匙一直都是在自己手里,所以“不会暴露的”。



那么,这样的买与卖,日本网友们是怎么看的呢?


不管是什么东西,供求平衡、买卖就成。


不管是什么时代,我都对这种富有商业头脑的人表示佩服!


用别人用过的口罩,是不是脑袋有点什么问题?

而且好脏啊。


事实上,青年贫困,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卖口罩赚5000块,然后用它抵餐费(不是买别的),这难道不是很凄惨的事吗?

这样畸形的社会构造,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青年贫困、女性贫困······请日本的政治家好好看看这些吧。



“求”和“供”是相辅相成的。有对年轻女性“味道”的需求,便会有年轻女性出来“提供”。就像有千千万万少男的青春期,才会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老师们”登场。


但,在这之前,为什么年轻女性“愿意”出来“提供”,为什么她们在自我价值和尊严vs“能卖什么我就卖什么”之间,选择了后者?这才是日本社会应该考虑的问题。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