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神秘的“北湾边防线”:每立方米蚊虫达5200多只,曾有7条中国军犬被活活咬死...

收藏

神秘的“北湾边防线”:每立方米蚊虫达5200多只,曾有7条中国军犬被活活咬死...

全球奇闻趣事 全球奇闻趣事 13天前 18:04

                                             

北湾这个地名,很容易让人想到中国南部海域的北部湾。其实北湾离北部湾很远,在远离海洋的中国西部边疆。

                                             

北湾位于新疆和哈萨克斯坦的交界处,那里不出产新疆极富盛名哈密瓜,特产是一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东西。

                                             

夏天人们最讨厌蚊虫,一只蚊虫在耳边嗡嗡飞,都搅得人心烦意乱,不拍死连觉都睡不着。听不到叫声被叮咬,又会痒得人不得安宁。

                                             


在北湾不用担心拍不死蚊子,一巴掌下去,少说也能拍死上百只。没错就是上百只,北湾的蚊虫密度,平均达到每立方米一千七百只。


几乎没人敢在北湾定居,却有人在北湾尽守职责,这些人就是边防军战士。他们在北湾的日常生活,普通人一天都过不下去。


为什么北湾的蚊虫会这样多?先了解下什么地方没有蚊虫,大概就能知道北湾的蚊虫密集到恐怖的原因。



有水的地方一般都会有蚊虫,连北极也不例外。夏天北极冻土融化,蚊虫就会出现。在北极植物相对较多的苔原地区,蚊虫还很猖獗。


全球气候变暖,北极苔原地区在夏天有时气温可以达到三十摄氏度,水源和高温,为蚊虫活动提供了极大便利。


根据相关研究,在适宜动物生存的温度下,气温每升高二摄氏度,蚊虫的存活率就能提高百分之五十。


蚊虫也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不耐低温,只要水不结冰,蚊虫就有生存的可能,只不过温度低蚊虫的活动会很少。世界上有水的整块陆地,只有冰岛没有发现过蚊虫。



奇了怪,难道冰岛是一个天然的巨大灭蚊器?按一种解释,冰岛还真有些像灭蚊器。


这种解释说,冰岛的水质、土壤以及一般生态系统中的化学成分,都不适合蚊虫生存。


支持这种理由的证据是,蚊虫被风和和运输工具带到冰岛,应该也会渐渐适应冰岛的环境,生存繁殖下来,一直没有蚊虫说明冰岛确实具有灭蚊效果。


冰岛自然历史研究所的一个实验室里,放着一只在冰岛出现的蚊虫。这只蚊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冰岛一位大学里的生物学家,在冰岛一架飞机的机舱中发现。


这位生物学家把这只珍稀到唯一的蚊虫,放在一瓶酒精中保存起来。



另外还有一种解释认为,冰岛每年有三次冰冻和解冻,多变的海洋气候让蚊虫没时间适应,不具备足够的繁衍时间。


还有种解释最为重要:蚊虫在死水中产卵,卵发育成幼虫,需要在温度恒定的水中静置一段时间才能长成,而冰岛是一个没有长时间死水的陆地。

死水,是蚊虫滋生的关键。


新疆的额尔齐斯河、喀拉苏河、阿拉克别克河在北湾地区相交。这里降水丰富,降水量大于土壤中水的蒸发量。


加上高纬度地区雪山的融水,北湾形成了一片泽国,沼泽、水滩密布,死水多得数不胜数。



不仅死水多,北湾的死水对蚊虫还特别营养。蚊虫卵发育,需要从水中摄取微生物,北湾植被丰富,大量在死水中腐烂的动植物,让死水中微生物含量丰富。


特别是北湾多芦苇,芦苇随风分散,更易于在水中降解成微生物,这让北湾成了蚊虫的顶级产房。


蚊虫的滋生地离不开植被,公蚊虫“吃素”,喜欢花蜜和植物的嫩汁,北湾的植被也给成年公蚊虫提供了丰富的食物。


而且蚊虫交配一般也是在植被丛中进行,北湾对蚊虫的繁衍,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蚊虫不喜风,大风一起蚊虫不知会被吹向何方。北湾又恰好少风,给了蚊虫极为便利的活动条件。


种种有利蚊虫的条件叠加,让北湾成了蚊虫的天堂。世界上有四大蚊虫“王国”,分别是非洲的乍得湖、坦葛尔喀湖,南美的亚马逊河,还有就是新疆的北湾地区。


另外三大大蚊虫“王国”,也具有和北湾类似的自然条件。北湾对蚊虫还有一个特别的“福利”,这里冬季的低温让鱼、蛙等蚊虫的天敌难以生存,没有天敌的环境,蚊虫更加横行无忌。


北湾在蚊虫最盛的季节,每立方米的蚊虫的密度,更是可以达到五千二百多只。就算蚊虫不吸血,这样的密度也足以让人头晕。



以前还有人在北湾地区顽强生活,居民们全天候头戴防蚊帽,身穿防蚊服,顶着漫天的蚊虫在田间劳作,不敢露丁点皮肤在外面。


人防备蚊虫相对容易些,可要防备饲养的家畜被蚊虫叮咬几乎不可能,一些家畜真真是被蚊虫叮疯,受不了了会去撞墙。


这种环境下居民实在无法再坚持下去,纷纷搬离了北湾,如今北湾只剩下边防战士,他们职责所在不能搬离,用极大的毅力坚守在北湾,这条边防线,也就被称为我国“最危险的边防线”。



边防线对面是友好邻邦哈萨尔克斯坦,谁能想到对军人来说,最危险的不是武装冲突,而是小小的蚊虫。


北湾的战士有时连睡觉也要穿着全套防蚊装备,在国家条件比较艰难的时期,防蚊装备相当简陋,边防战士被叮一身包是常有的事。后来的防蚊套装,看起来像养蜂人的打扮,


边防战士的营区,安装了很多太阳能灭蚊灯,一天下来,这些灭蚊灯杀死的蚊虫,用公共垃圾桶装,能够装上大半桶。


每天清理的蚊虫尸体密密麻麻,看着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而北湾的边防战士,每分每秒都处在这种被蚊虫包围的环境中。



早上起来,边防战士的第一件事,就是烧牛粪和艾草驱蚊。室外不释放浓烈的驱蚊烟雾,蚊虫的密度足以阻挡营区内的视线。驱蚊烟雾不分什么香型,只有一种味道,就是令人窒息。


为了对付蚊虫这个北湾的大敌,边防战士每天都得忍受那种令人窒息的气味。


在每立方米最多可以有五千多只蚊虫的环境里,通常的驱蚊手段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只有怀着对祖国的忠诚,才能日复一日坚守在这样的环境中。


边防战士配有各种防蚊的药水,防蚊涂抹液,以及治疗被蚊虫叮咬的药物。每次外出巡逻,都要在全身涂抹防蚊液,防护服里还要装齐各种防蚊药物,以备不时之需。



防区内每一寸土地都要守卫,边防战士巡逻,不能挑蚊虫相对较少的线路走,有时必须要经过蚊虫窝。


那些地方蚊虫更是让人如同陷身在流动的黑雾中,耳边尽是嗜血的嗡嗡声,渗得人毛骨悚然。可是边防战士毫不退却,日复一日穿行在这样险恶的地方。


国家也一直在为北湾的边防战士改进防蚊服,有种防护服用塑料做材质,而且厚度比以前的防护服增加了两三倍。这种防护服防蚊效果倒不错,不过就是太重,透气性几乎没有。


战士穿着这样防护服,行动起来十分不便。边防战士每天都要巡逻,不可能只驻守在哨位,笨重的防护服防住了蚊虫,也让边防战士在巡逻中体力消耗相当大。



防蚊、透气、轻便,是北湾边防战士防蚊服都需要的性能。在国家的关怀下,经过不断的改进,现在北湾的边防战士,已经有了第七代防护服。这种防护服采用双层纱料,轻薄透气,每套防护服只有一公斤重。


穿着这样的防护服,战士们可以在营区打球,或者做其他的运动。不过在室外活动时,还是要用燃烧牛粪和艾草的烟雾驱蚊,不然看着密密麻麻的蚊虫,听着烦人的嗡嗡声,哪还有做运动的心情。


部队还为北湾的边防战士,建造了室内训练场,在封闭的空间里没有蚊虫的侵扰,战士们可以安心训练。



北湾的边防部队,在部队的评比中年年都获奖。特别是五公里长跑这一项,驻守北湾的边防部队,每次比赛都能获得第一名。


夺得第一名的原因,有点令人心酸。北湾的边防战士一到野外,很多时候都必须尽力奔跑,跑得慢哪怕穿着防护服,也免不了被蚊虫叮咬,蚊虫逼出了北湾边防战士长跑的潜能。


北湾的蚊虫比一般的蚊虫厉害得多,边防战士一旦被叮咬,起的红包痒起来一碰就流血、流黄水。



每年夏天六七月,雪山融水一下来,整个北湾更潮湿多水,是蚊虫最喜欢的季节。这个时候北湾的气温最高达四十度,为防蚊虫叮咬,边防战士仍然要全身裹着防蚊装备,在酷热的天气下巡逻。


长期置身于蚊虫“王国”中,不管边防战士如何严防死守,也不可避免会被蚊虫叮咬。


在防护措施不断改进的情况下,边防战士被蚊虫叮咬的次数减少,可新的问题又随之而出。


边防战士被叮咬的后果,要比以前严重很多,不仅奇痒无比,严重些甚至出现发烧症状。



边防战士都是身体健康的、体力充沛的年轻人,又长期处在蚊虫叮咬的环境中,对蚊虫叮咬多少有了些适应力,为什么会出现比以前严重得多的叮咬症状?


情况反应上去,国家专门调集研究团队,来北湾调查原因。


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实验,科研团队发现北湾的自然环境,在和蚊虫的交互作用中,滋生出更多的病菌,反过来又让北湾的蚊虫毒性更强,这才让边防战士被蚊虫叮咬后,出现比以前严重的症状。




要消除越来越多新病菌的滋生,就必须改变北湾的生态环境,让北湾的死水流起来。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还可能破坏周边的生态环境,并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方案。


科研人员还是从防护入手,一方面尽最大限度减少北湾边防战士接触到病菌,另一方面为北湾边防战士研制相应的疫苗,并用医疗手段提高北湾边防战士身体的免疫力。


加厚塑料防护服,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提供给了北湾的边防战士使用,随后又根据恶化的环境,不断对防护服进行改良。


北湾边防战士,在每分每秒都充满险恶的环境下守卫边疆,他们的身体也应该受到其他人的保护。


国家在为他们研制防护用品和治疗药物,网友们看到他们的情况后,也纷纷为他们捐献出各种防蚊用品。


网友们捐赠的防蚊用品,也许在那种极端环境下,发挥不了太大作用,但网友们的心意,北湾边防战士都能够体会到。他们的付出,就是为了身后国人的岁月静好。


北湾的边防战士心中都有同样的信念:“边防有我在,祖国请放心!”在这样的信念支持下,他们誓言:“蚊虫叮咬不言苦,牺牲奉献不言亏,艰苦戍边不言悔。”



北湾“最危险的边防线”,除了有忠诚的边防战士,还有他们训练的军犬。


军犬在边防巡逻中必不可少,搜索目标,发现异常,寻找道路,野外很多情况下,边防战士都需要军犬的帮助。


边防战士训练军犬,照顾军犬,和军犬一起执行任务、一起玩耍,人和犬之间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军犬也是蚊虫叮咬的目标,军犬的皮毛根本就防不住蚊虫,也很难为军犬提供完备的防蚊装备。


北湾边防战士时常看着爱犬被蚊虫叮咬的惨状,都会心痛不已,不过很多时候眼睁睁看着又束手无策。



军犬一般都会无条件执行边防战士的命令,可有的军犬被蚊虫叮得实在受不了,跳到水中躲避,任凭边防战士召唤,也不肯从水中出来。


有的军犬被蚊虫叮咬得奄奄一息,边防战士把爱犬抱回去治疗,看着爱犬直流泪。


在北湾边防线,前前后后有七只军犬,被蚊虫活活叮死。网友知道了北湾军犬的遭遇,也给北湾边防线,寄去了很多军犬用防蚊装备,不管能不能起作用,都是网友们的一片心意。



北湾边防线的军马,也逃不过蚊虫的叮咬。北湾有些地方不适合汽摩行进,边防战士需要骑马。马被蚊虫叮咬,一旦受惊无法驾驭,对北湾边防战士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受惊的马狂奔不说,还会疯狂颠簸身子,像要把蚊虫甩开。蚊虫甩不开,马背上的战士却受不了,如果来不及把脚抽离马镫,被马甩下来拖着跑,用不了跑多远,战士就会受重伤,拖的距离一长,战士还可能牺牲。


有些马被蚊虫叮咬太难受了,便会一个侧卧倒下。如果战士没有来得及下马,被马压在身下,也可能会导致伤残。



只有边防战士才能扎根在北湾,有位老兵在北湾戍边几十年,成了真正的北湾人。这位战士种了两百亩地,种地地紧靠边境线,种地的时候也就是在站岗。


他养的家禽在北湾最热的时候也不能放出笼,就算给家禽搭建起蚊帐,一个夏天,他养的鸡少说也会被蚊虫叮死五百只。


北湾的边防战士也给军犬、军马建立了防蚊的圈舍,可北湾的蚊虫防不胜防,特别在野外,军马、军犬防蚊更困难。针对军马、军犬的防蚊装备,也在不断地研制、开发。



北湾除了有蚊虫叮咬,还有种昆虫叮咬也很可怕。这种昆虫俗称也算作蚊虫类,叫做小咬或者墨墨蚊。很多人都有被这种昆虫叮咬的经历,小咬一口,可以疼得人跳。


按昆虫分类,小咬是蠓的一种,没有蚊虫的冰岛蠓却很多,冰岛人照样会被叮咬。蠓在北湾的平均密度达到每立方米三千几百只,比蚊虫还多。


从攻击吸血来说,蠓是“隐形战机”。蠓的体长只有一到三毫米左右,肉眼几乎难以发现,又不会发出蚊虫的嗡嗡声,等人身上一阵刺痛袭来时,才知道被蠓叮咬上。如果一巴掌把蠓拍死,手掌上也只能看到一个小黑点。


在古代的苏格兰,蠓还会被当成一种酷刑使用。受刑人脱光绑在柱子上受蠓叮咬,用不了多久全身就布满血点,要不了受刑人的命,却让受刑人生不如死。



蠓喜欢聚集,一只蠓出现,往往意味着周围有很多蠓,在北湾则到处都是数不清的蚊虫和蠓。


曾经有人接单到北湾施工,还没呆上一天就逃了回去,连工钱都不要。那种环境,除了边防战士责任担当,还会有谁愿意去。


只要是祖国的领土,很多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都需要边防战士驻守。


一些驻守高原的边防战士,会因为缺氧等原因,产生高原反应。艾尼瓦尔江长期驻守在高原边防,因为缺氧,他三十多岁就严重秃顶,加上面容苍老,看上去就像五六十岁的老人。



艾尼瓦尔江走上边防岗位前,也有一头浓密的黑发,来到高原戍边,他的头发日渐减少。但艾尼瓦尔江毫不后悔,他说头发可以减少,边防的责任心却丝毫不能减少。


现年三十五岁的艾尼瓦尔江是营副教导员,副教导员的职务一般只在边防部队设置,负责协助营长和教导员的工作。


艾尼瓦尔江戍边多年,担任过翻译等多种工作,对防区内的情况非常熟悉,完全能胜任这个职务。


边防条件大多都异常艰苦,也需要给予边防战士更多的精神支持,副教导员的职务是对边防军的体恤,更是边防部队的需要。



青藏高原有个叫五道梁的地方,世世代代生活在附近的人,一般都不敢踏足,而那里仍然有我国的边防战士驻守、巡逻。


五道梁海拔四千六百米,常年冰天雪地,几乎没有植被,放眼都是白茫茫的荒原。这里的氧气非常稀薄,边防战士睡觉都需要吸氧。


边防战士外出巡逻不能携带氧气罐,往往存在很大的风险。


多年来,有很多边防战士牺牲在巡逻的路上。在这条边防线,每三公里就长眠着一位我国的边防战士,边防战士是在用生命守护着我们和平、安宁的家园。



我国最西端的边防哨所叫“神仙湾”哨所,在新疆新疆皮山县境内,位于喀喇昆仑山中段,海拔5380米,比五道梁还要高七百多米。


这个只有“神仙”才能生存的地方,还是有我们的边防部队驻扎。


“神仙湾”自然条件异常恶劣,年平均气温在零度以下,空气稀薄到氧含量只有正常水平的百分之四十五。边防战士巡逻必须背着沉重的氧气机。



不仅如此,“神仙湾”三十度的昼夜温差,也会让人的身体难以适应。这里每年有一半的时间,风力都达到每秒十七米,吹得人站都站不稳,边防战士仍然要坚持巡逻。


这里紫外线的强度,比正常水平高出一半,也很容易对人的身体造成伤害。


在这种严酷的自然条件下,“神仙湾”的边防战士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却在努力“修仙”,尽量不不吸氧,争取适应环境,做到巡逻时不携带氧气机器。



地处大兴安岭的伊木河边防哨所,一年中最低气温是零下五十七度,一年当中有半年的时间,哨所都与外界隔绝,成为一座孤岛。


我们的边防战士耐得住寂寞,顶得住严寒,常年驻扎在伊木河,守卫着祖国的北端边防。疫情期间,伊木河的边防战士出色完成了封控任务,为抗疫做出了贡献。



我国海拔最高的边防哨所,是河尾滩哨所。这个哨所也在喀喇昆仑山脉中段,海拔达到5418米,连藏羚羊都难以涉足。


海拔高到藏羚羊止步的地方,有我们的边防战士;极寒之地有我们的边防战士;蚊虫“王国”里也有我们的边防战士。


只要是祖国的土地,再艰苦、再危险的环境,我们的边防战士都会无所畏惧的坚守在那里。


夏天就要来了,北湾的边防战士又将面对漫天的蚊虫。相信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边防战士的生存条件也能不断得到改善,他们的付出,不会被国人遗忘。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auyx.service[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