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女星床上交易曝光:25万一晚,震碎三观...

收藏

女星床上交易曝光:25万一晚,震碎三观...

见微客栈 见微客栈 05-07 17:25



娱乐圈有这样一种“特殊”的存在,叫声优。


声优(日语平假名:せいゆう),即配音演员,一般隐于幕后。


在日本,声优群体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说起来,因为声优不露脸的关系,他们可以说是艺人中最“默默无闻”的团体。


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电视的普及和节目的多样化,声优的地位急剧下降,反而是其他类型的艺人,尤其是电视剧演员备受追捧。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二次声优热潮才有了好转。


大概是1980年至1995年这个时期,日本动画音乐与声优产生质的飞跃。


宫崎骏先生一系列的作品问世,更是将动画制作带上了一个新高峰,形成了动画、音乐、声优三分天下之势。


声优们纷纷崛起,并逐渐从幕后走到幕前,受到越来越多粉丝的欢迎。


后来,声优成为了日本演艺界的一种新形式的偶像,正式宣告了“偶像声优时代”的到来。


不过这种现象几乎仅出现在日本,其他国家地区的声优依旧只是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人员,最多也就在影片片尾的演员表中打出他们的名字而已。


这些年来,日本声优发展迅速,诸如“花泽香菜”“神谷浩史”“林原惠美”“早见沙织”等知名声优日渐火热,吸引了一大批粉丝的喜爱。


此外,大量年轻人开始以成为声优为志愿,“声优养成所”或相关专业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但声优毕竟仍属于娱乐圈这样一个“独木桥”的行业,内部竞争十分激烈。


俗话说,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一名声优想从入行到混出头并不容易,需要花多年的时间培训。


又因为“偶像化”的缘故,如今的声优不仅只看重他们的声音和变声能力,颜值和身材也成了硬性条件。


所以就和其他的明星一样,声优的私生活,也成了网友们热议的话题。


去年,日本知名声优佐竹音乃就因为“私生活”被曝光上了热搜。


佐竹音乃,女,23岁,前声优偶像团体(=LOVE)成员,现已退团单飞。


据悉,佐竹音乃被某八卦媒体拍到与一名年龄约为40-50岁的男子在某豪华酒店碰面。


两个人一同乘坐电梯到酒店客房,待了至少一个半钟头才离开,疑似发生了某些不可告人的交易。


图片来源:网络


此外,还有自称是佐竹音乃的好友爆料称,佐竹音乃私底下注册了多个高级“交友俱乐部”,并在其中毫不遮掩地找“干爹”。


这些俱乐部可不简单!


里面的男性会员非富即贵,不少人有权有势,就连入会费都是一笔不菲的价钱。


有趣的是,里面的会员年龄大多四五十岁,都是“大叔”“老头”级别的。


该网友爆料,佐竹音乃除了用本名注册之外,三围和费用也都十分清楚。


她的身高和体重直接标上158公分和45公斤,介绍费将近5万元,加上“包夜费”一共25万左右。


更令人震惊的是,佐竹音乃的报价在俱乐部里算低的了。


很多当红的偶像,以及出圈的模特,开价都是佐竹音乃数倍的价格,百万一晚也不是没有。


随着舆论的发酵,佐竹音乃的经纪公司作出回应,称被拍到的神秘男子和她是普通朋友关系,两人只是吃饭,并非“陪睡”。


然而这则声明却被指漏洞百出、没有强有力的证据,并未得到网友的认可。


这件事也让佐竹音乃的名声跌落谷底。


要知道,她在退团时的一系列操作,给自己营造了一个“偶像难当,但仍努力生活”的正面人设,令她涨了不少忠粉。


此次的塌房估计是要彻底凉凉了。



事实上,从声优偶像化之后,各种肮脏的交易就盛行不止了。


也曾是声优的优月心菜就爆料过,日本娱乐圈最“黑”的就是声优界。


优月心菜,女,1995年出生,从小就是二次元迷,小学便开始接触cosplay圈,长相甜美,身材俱佳。


图片来源:网络

   

出道时,她曾当过写真模特、女子偶像团,并通过勤工俭学的方式到声优学校进修,终于当上了梦寐以求的声优。


接着她又顺势演唱动漫主题曲,发行各种单曲,成了一名兼职歌手。


可惜的是,尽管她很努力,但就是红不起来。


后来,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优月心菜竟突然放弃声优,官宣“下海”了。


下海是网络流行词,意为从事不正当行业,在这里指做AV女优;顺便一提,AV女优在日本是合法的职业。


回归正题,据优月心菜所说,她成为AV女优后拍一部色情片就能拿到80万日元(约合4万元人民币),比声优赚得多。


而她出道后首部作品的销量,在排行榜上霸榜达成四连冠。


在某次节目中,优月心菜爆料了许多娱乐圈的“黑料”。


首先是“地下女子偶像团体”。


因为上不了台面,没有曝光度,只能靠粉丝应援维持的地下偶像,需要不断的变花样、博眼球,底线也越来越低。


“握手会”是小儿科,“陪睡会”(这里的陪睡仅是拍照)都是常见的。


2000日元一张的“摸摸券”,抽到哪里都可以摸,包括胸部。


而最“黑”的声优界,因为是从学校培养的,所以有很多女孩不谙世事。


这时候就给了一些人可乘之机。


那些想要工作的新人声优,在一些制作人的“下次给你工作”之类的诱惑下,开始选择“陪睡”,成了对制作人言听计从的“养成”声优。


“很多国民级偶像动画的声优,她们在刚起步时就一直在陪睡,拿到资源后才改名换姓的...”


言尽于此,优月心菜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大概一年以后吧,优月心菜宣布退出了AV界。


不是因为钱赚够了。


而是同样的原因:潜规则。


“所有的想法得不到经纪公司的支持,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从视频、活动到商品设计全都是我自掏腰包做的。”


“想要有片拍,就得陪经纪人和片商睡觉。如果经纪人不满意,在片商面前说你坏话,片商和其他公司就不会跟你合作。”


至此,作为优月心菜存在的这个女孩,彻底消失在了荧幕前。


也或许,优月心菜连她的真名都不是。


图片来源:网络


不得不说,日本的娱乐圈实在是太“真实”了...


本以为脱离了偶像和声优的圈子会干净一点。


但优月心菜怎么也没想到,AV女优的圈子也如出一辙。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吧。


其实,在这行从业很久的波多野结衣也曾在节目中说过,只有“资质好”的女孩才会被片商看中,成为“专属”女优。


而专属女优每月只需要拍一部作品,就能有不低的收入。


至于其他女优,则大多是兼职。


除了拍片之外,她们往往还会在风俗店上班。


她们甚至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名字,只有拍摄当天才会从导演那里拿到角色的名字...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


人生已多风雨,往事不要再提。


其实,各行各业都有不少“恶心事”。


而我们能做的,也唯有坚守本心罢了。


佐竹音乃也好,优月心菜也罢,她们的事迹仅仅只是一个缩影。


我们不好评价她们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因为说到底,她们也只是一个个“可怜”的打工人。


浮世间,谁都不容易。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