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东京·埼玉 | 连环诱拐杀害幼女事件

收藏

东京·埼玉 | 连环诱拐杀害幼女事件

没药花园 没药花园 05-06 19:44

1988年,日本正值泡沫经济崩塌前期,不论是房地产、股市、文化,都以一种拔地态势生长,呈现出虚假的繁荣。动画产业也涌现了大量作品,随之出现了许多「御宅族」。

 

繁荣之下,罪案滋长。同期,日本出现过一系列杀人案件,以1988年的 “东京・埼玉连续幼女诱拐杀人事件” 最为著名。

 

1988至89年间,埼玉县及东京四名女童相续遇害,受害人分别为4岁、7岁、5岁、4岁。这几起案件有相似之处,被认定为连环杀人案,但警方对破案却没有任何头绪,直到第5起未遂案发生时,真凶才终于落网。

 

在此之前,凶手曾把女童破碎的遗体邮寄给被害者父母,在被害者葬礼上寄信给被害者家人,大肆描绘孩子去世时的惨状。

 

凶手以 “今田勇子” 的身份落笔,让许多人误以为真凶是一位女性。实际上,“今田勇子” 是一个家境优越、面容文秀的年轻男孩。

 

今天就由心瞳瞳来给大家讲讲这起著名案件 。

 

接二连三失踪的女童

埼玉县位于日本关东地区,是与东京都接壤最多的县。这里交通网络稠密,是日本东部最重要的交通中心之一。


1988年8月,埼玉县警察调查一科。

 

此时正值炎夏,几位警察刚整理完一起小型飞机坠毁案卷宗,百无聊赖,正在蝉鸣鸟叫中等待下班。


这时,一则紧急消息传来,让他们迅速进入警戒状态:埼玉入间市有一个女童失踪了!

 

失踪的女孩名叫今野真理,今年4岁,在家中排行第二。她家境优渥,父亲是东京某设计公司的社长(类似国内的公司总裁)。


据来报案的真理父母解释,因为家附近的治安环境良好,平时他们经常让真理自己外出玩耍,四周的邻居孩子也是如此。


当天下午三点,真理告诉妈妈,她约好去别的小朋友家玩,随后便独自出门了。

 

(今野真理)

 

但直到晚饭时间,真理也没回来。母亲给真理的朋友家里打了电话,都说没见到她。于是,真理的父母报了警。

 

因为真理家住高档住宅,她的父亲又是社长,警方高度怀疑这是一起绑架案。


按照常理,绑架案发后,绑匪很快就会联络人质的家人,警告他们不许报警,以免警察介入。于是警方增派了2000名侦听员在真理家附近监听,还特意留下一人住在真理家,24小时等待绑匪联络。


然而等待了将近一个月,都没有绑匪联络真理家,「绑架案」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了。


在真理家楼下有一个人行天桥,如果真理要去公园或者是朋友家玩,天桥是必行之路。


(真理家门口的人行天桥)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真理出了意外?案发当天,真理或许没有走天桥,横穿了马路,之后说不定有车撞到了她,而肇事司机则带着受伤的真理,或是她的尸体逃逸了。


警方仔细勘探了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刹车、冲撞的痕迹,所以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又或者这是一次报复作案?真理的父亲位高权重,有没有可能是有人心生嫉妒,绑走真理?亦或是真理的家人在外结仇,引得仇人报复?

 

按照这个思路,警方又排查了90人,也一无所获。

 

最初,警方将这起案件定性为「绑架案」,因为没有绑匪出现,后变为「失踪案」,而现在,他们不得不将其考虑为「谋杀案」。

 

束手无策的警方,最后印了大约50000张带有真理照片的海报,分贴到全国的地铁、火车和公共汽车站,依然没有换来任何消息。


警方能做的,只是开着一辆装有扩音器的警车在入间市巡逻,并提醒街上独行的孩子们,“要注意防范陌生人”。

 

然而2个月后,同县饭能市的吉泽雅美(7岁)也失踪了。


(吉泽雅美)


饭能市与真理失踪的入间市接壤,两市的主城区驾车只要20分钟。

 

雅美是在回家的路上失踪的。她的家距离学校步行约10分钟路程,雅美性格乖巧,放学后没有四处玩耍的习惯。


可是这天直到晚饭时间雅美也没回来。母亲沿路寻找无果,最后到警局报案。

 

雅美的父亲是司机,母亲平时打零工,所以警方认为她被绑架的可能性不高,但对于凶手的具体作案动机,警方也毫无头绪。


(雅美幼年时期的照片)


他们组织了数十人的搜查队进行搜查,共调查了2300余人,但一无所获。

 

后来,当时的刑警科长突然回忆起,两个月前同县入间市,也有一名叫真理的小女孩失踪了。“女孩们的年龄虽不同,但都在 ‘偶数月的星期一’ 消失了,而且真理和雅美的家直线距离只有13公里。” 


刑警科长直觉,两起案件可能是同一人犯下的,但因为没有线索,警方什么都做不了,调查依然没有进展。


就在雅美失踪2个月后,同年12月9日,埼玉县川越市又发生了一起女童失踪案。在不足半年的时间,这是埼玉县发生的第三起女童失踪案。

 

(川越距离入间和饭能都不远。从川越市驾车至入间市也只要三十几分钟)

 

当天,4岁的难波绘里香从幼儿园放学后,独自在家附近的草地上玩耍。天色渐晚,母亲四处找不到绘里香,急急忙忙报了案。

 

(难波绘里香)

 

与一直音讯全无的真理、雅美不同,6天后,警方在名古村横濑川河床森林中,发现了难波绘里香的裸尸。这里距离她的家大约50公里,车程1小时45分钟。

 

发现绘里香尸体后,警方掌握了一条重大线索:有两个路人曾在森林见到一个可疑男子开车下山。

 

当时,由于山路的排水渠还没建好,时常有车辆的轮子卡在排水渠里。


两个路人依稀记得,他们曾见到一台丰田卡罗拉动弹不得,于是主动帮忙抬车,但对方一句谢谢也没说就开走了。 “车里的人身高170cm左右,大概37、8岁。”  两人告诉警方。

 

这是三起女童案发生后,第一条明确的目击信息。警方深受鼓舞,将附近所有的丰田车主都纳入调查,也将近期有维修记录、事故记录和报废的丰田车都调查了一番。


这次调查涉及到1036户居民和外来人口、汽车近2万辆,以及案发后5天内的所有交通事故3647起。

 

令人失望的是,大规模的排查后,警方没有收获任何有效信息。


其实,虽然这两位路人曾与凶手擦肩而过,但由于两人记忆的偏差,他们错把凶手驾驶的兰利车记成了丰田,除此之外,他们也错估了凶手的身高与年龄。 


(兰利车)


这两名目击证人是二手车经销员,本应对车非常熟悉,却记错了凶手驾驶车辆的品牌,再加上两人对于凶手年龄、身高的描述,也与事实相差甚远,案发后,检方曾质疑两人的品格,但最终不了了之。

 

挑衅

 

绘里香遇害后,警方认定,这三起案件有明确的关联,为此成立了专案侦查指挥部。


不到一周,难波绘里香家中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上面只有一行字:“絵梨香、かぜ、せき、のど、楽、死(绘里香、感冒、咳嗽、喉咙、安静的、死亡)”。

 

乍一看,这六个词之间没有任何关联。但解码专家将这六个词转化为字母(一说是警方将信息公开,请求解密爱好者帮助),重新排列后发现,尽管少了一个字母,但大致意思为 “IKIKAE SASERAREZ KINODOKU(不能起死回生了,真可怜)”。

 

次年2月6日清晨,在最初失踪的今野真理的家门口,她的父亲发现了一个纸箱。箱子里装着土壤,灰烬、烧焦的骨头碎片,3颗乳牙7颗恒牙,以及一些儿童衣物(粉红色短裤、凉鞋)的照片,照片里的衣服就是真理失踪时穿的。


在箱子底部有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字都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经过影印扩大后拼接在一起),上面写着 “真理、遺骨、焼、証明、鑑定(真理、遗骨、烧、证明、鉴定)”。


(纸条)


和寄送给绘里香家人的纸条类似,这五个词语也可以重新排列组合,形成新的句子。

 

凶手落网后,解码专家发现,这句话里包含凶手的真实姓名,可惜因为这种排列组合非常罕见,解码专家当时并未解出。

 

真理的父母看到照片上的衣服,忍不住失声痛哭,女儿大概率已经被折磨死去。但因为警察随后声称,经过他们鉴定牙齿不是真理的,这又让真理的家人燃起希望。

 

“箱子内出现的牙齿不是失踪女孩真理的” 这一消息不胫而走。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2月10日,一封署名为 “今田勇子(这是一个女性名字)” 的信件,寄送到了位于东京筑地的朝日新闻社。


次日,真理的家人也收到了相同内容的信。在信中, “今田勇子”自称是杀死真理的凶手,并详述了拐走真理的过程。信里写到:

 

“真理的案子,的的确确是我犯下的。首先,纸箱子里的骨头就是真理的,让我来告诉你,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8月22日,我在入间市徘徊,我想着,今天我要找一个平时伸手也摸不到的孩子。


“我知道游泳池那里有很多孩子,他们的父母都不在身边,我觉得会是一个好时机。这时候,恰好真理和另一个小男孩一起出来了,之后她穿着泳衣独自回家了。


“我想,那我跟着她,去看看她妈妈的脸吧,即使真理今天不出来了也没关系。孩子和妈妈在一起是最危险的,因为孩子的脸不容易被记住,而妈妈的很容易记住。不出所料,真理回家了,妈妈好像也在家。

 

“但我没想到,真理很快又出门了。她肯定要走家门口的人行天桥,所以我和她说,去我的车里吧,很凉快。然后我就转身走了,我确信她会跟上来。真理果然跟了上来。(下文略)”

 

三起案件发生后,警方虽然判断出是一人所为,但实际掌握的线索并不多。如今,凶手主动来信,自曝姓名为 “今田勇子”,这究竟是迷惑警方的烟雾弹,还是凶手猖狂的自白?

 

假设是后者,这是一个典型的女性名,说明警方最初的方向就错了,两个证人的目击证词也被推翻。

 

但警方经过细密研判后,认为凶手自曝身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今田勇子” 大概率是假名,凶手应该是男性。

 

笔迹专家发现这封信不是由惯用手所写,无法进行笔迹鉴定;使用的信纸也是商店大量销售的纸张,并没有什么特别,从信件找凶手的线索断了。

 

凶手主动写信,势必小心翼翼,“她”的目的只有一个——炫耀自己才是杀死真理的真凶。

 

3月1日,经过东京医科齿科大学重新鉴定,纸箱子里的牙齿的确是真理的。东京齿科大学教授因此公开批评过警方的草率。

 

怀揣着 “女儿还活着” 的希望,苦苦挣扎大半年后,真理父母终于决定在3月11日为女儿办葬礼,让她随纸箱寄来的破碎身体入土为安。

 

在葬礼当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今田勇子” 再次给朝日新闻本社寄出一封信,里面有一张真理脸部的拍立得相片、还有3张用B4纸写的信,标题为 《谢谢你们办的葬礼》。

 

文中用大篇幅描述真理的死状:


“我把真理埋在我的房子地板下,放在别的孩子旁边。我挖出一些骨头,但其实我也分不清是哪个孩子的骨头了。


“去年,智子的骨头在河床被发现,她的父母就给她举办葬礼了,其实究竟是不是她的骨头?谁也说不清。但是父母就是这样的物种。” 


(今田勇子的来信)

 

这封信中提到的智子,指的是在真理失踪一年前的1987年夏天,从群马县失踪的8岁女孩大泽智子。


智子失踪一年多以后,1988年11月27日,几个垂钓者在湖里发现了散落的儿童骨头。

 

因为尸骨出现的地方,距离智子最后被目击者见到的地方很近,不超过一公里,再加上尸体的血型与智子一样,警方因此推测这可能是智子的尸体,但最终也未确认。智子的父母此后给女儿举办了葬礼。

 

信中的语气充满对父母之情的不屑,同时似乎在暗示,“她” 不仅杀死了绘里香,智子的死也是 “她” 所为,同时 “她” 家中还埋葬着其他女孩的尸骨。

 

在真理的葬礼上,她的父亲曾隔空对话凶手,“遗体中没有孩子的手和脚,她在天堂也无法行走,甚至不能吃东西。 我希望她在天堂能够走路和吃东西,求求把手和脚还给她。” 父亲说完这番话,泪流满面。同一天,他读完了这封杀死自己女儿的凶手写的《谢谢举办葬礼》的信(资料未说明喊话是在读信前或后)。


凶手对杀人现场绘声绘色的讲述,对受害者的父母来说是一生都无法排解的痛,但为了知道真理去世前到底经历过什么,他们只能面对。

 

就在警方研究 “今田勇子” 身份时,第四名女童失踪了。


凶手浮现

 

1989年6月6日下午18时许,5岁的野本绫子在东京都江东区某公园里玩耍时失踪,过程与前面三人类似。

 

(野本绫子)

 

6月11日,绫子失踪后不到一周,一名在埼玉县某墓地工作的清洁工发现了她的尸体。


当天,清洁工在公厕旁发现了一个手提袋,凑近一看,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手提袋内是一个没有头颅、没有双手双脚的躯干。


警方从尸体的胃部残留物确定,这个无头尸体是野本绫子本人,此时距离绫子6岁生日只有10天。


(当时的报纸)


4起儿童连续失踪案成为了当时的热点新闻,警方因为调查毫无进展,受到舆论的巨大谴责,而埼玉和东京的年轻父母也日渐焦虑,忧愁自己的孩子成为下一个目标,当时街上独自玩耍的孩子明显减少。

 

终于,1989年7月23日,案件迎来了转机。不过,最终亲手将凶犯缉拿归案的,并不是警方,而是一个普通人。

 

炎炎夏日,在东京都八王子市,9岁的姐姐正带着6岁的妹妹在假山玩耍。这时,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走到她们身边,举着相机,和善地问两人要不要拍照。


姐姐有些迟疑,妹妹欣然答应。男人笑着说,走,我们去那边拍。之后男人对姐姐笑了笑,妹妹则跟着他离开了。

 

姐姐越想越不对,急忙跑回家中找到父亲,父亲跟着她来到假山后的一块空地——此时,6岁的妹妹浑身赤裸,在一名男子的指导下抬起左腿,暴露阴部,而男子正在给女孩拍摄裸照。

 

(妹妹被带走的地方)

 

父亲怒火中烧,和男子扭打起来,“虽然之前东京失踪的女孩(指绫子)凶手还没抓到,竟然还真的有你这样的人!” 随后,父亲报了警。男子本来已经逃窜,因为返回找车,被守在此地的警方逮捕了。

 

被捕男子名叫宫崎勤,26岁,是家境殷实的富二代。他的父亲是一家报社的社长,家中还有两个未婚的妹妹,全家人住在八王子市一所巨大的宅院内。


此处距离几个失踪的女孩家都不远,驾车一小时左右均可到达。

 

(宫崎勤家与几起案件发生的地点)

 

单从外表上看,宫崎勤面容白皙、脸型偏圆,留着一头日本青年典型的卷发。他个头不高,开着一台兰利车,除了举手投足有些拘谨,并没有什么特别。

 

(宫崎勤)

  

但是,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之前寄给真理家的那张神秘纸条:“真理、遺骨、焼、証明、鑑定”。

 

实际上,将这五个词的字母重新排列后,可以列为「MIYASAKI TSUTOMU KIREINI HAKOE」,意思是「宫崎勤的漂亮箱子」。


警察最初并没有多想,循例检查了宫崎勤的车。然而却有了惊人的发现——宫崎勤的车内出现了鲁米诺反应,车子座椅下,还藏着工作手套和尼龙绳,这显然不是常用品。

 

警察认定,这绝对不是一起普通的猥亵案,眼前这个和善却沉默的年轻人,很可能与之前发生的四起女童失踪案有关。

 

8月7日,东京地方检察厅八王子分院先以猥亵罪、绑架罪将他拘留审讯,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借此时间盘问宫崎勤是否是杀死女孩的真凶。


8月9日,负责这起案件的警视厅侦查一课助理警官大峰康弘和宫崎勤见面了。当晚,宫崎勤向警方承认了自己杀死了5岁的野本绫子(第四起)。


随后几天,他陆续承认了其余三起案件。


宫崎勤到底做了什么?他的动机是什么?明天晚上推出下篇。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