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跟拍德国顶级富豪、贵族、中产6个月,揭开贫富真相…

收藏

跟拍德国顶级富豪、贵族、中产6个月,揭开贫富真相…

凌宇移民 凌宇移民 05-06 15:45

德国,欧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其2018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达到3.93万亿美元,位居全球第四。作为长期保持稳定的经济强国,其社会保障等福利体系更是领先全球。


但与此同时,一组数据也告诉我们,德国的贫富差距已到了难以被忽视的地步——


全国1%的人,掌握着绝大多数的财富;


5%的人占有了全国50%的不动产,而其余的50%,则连一处房产都没有。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以上说辞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德国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小组经过长期调查分析后得出的结论。它们也被呈现在德国之声(DW)所摄制的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中。


这部独特的纪录片,从德国经济研究所得出的数据出发,耗时6个月,跟拍德国世袭贵族、顶级富豪及中产阶级,在窥探他们各自不同生活的同时,也将问题抛向了我们:


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究竟是如何形成?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它是中国观众了解西方的一个窗口,其中展现的种种问题,虽然与中国并不全然相同,但足以为前进中的我们提供一些思路。


01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世袭贵族


清晨,德国中部的一处森林,青葱而又静谧。阳光照射到树木,闪现出温润的光泽。


这处约占300公顷的林地,严格说起来已不算是“大自然”所有,它属于隐秘的德国富豪冯先生,是他的私有领地。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纪录片中,这位冯先生开着军车穿梭于森林中,他一再提醒摄制组,不可以把森林具体的位置说出去,他很担心自己的隐私会完全曝光于公众视野。低调、奢华而又神秘,成了冯先生留给所有人的最初印象。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但无论怎么要求“神秘”,姓氏已经将身份“出卖”。在翻查德国历史之后,你会发现冯先生的姓氏可以追溯到16世纪神圣罗马帝国一个最有名望的家族,他是那个家族的后裔之一,是个名副其实的“富N代”。


谈起家族里曾出过的“皇亲国戚”,冯先生显得云淡风轻。现在是21世纪,贵族的时代已然过去,他无法透过家谱,想象出祖先们曾过着怎样华丽的生活,只是在自己继承的一处老公馆中,指着精致的楼梯装饰说道:


“现在这样的装饰不多见了,它是真真正正的文化遗产,能反映出那时候的品味。”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冯先生的老公馆中,还有许多类似的饰品。它们可以说是历史与文化的产物。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冯先生,从来不知贫穷为何物,他只知道,生而继承的财产多到数不清,任何想要的东西,都能拥有。


而且,他长这么大,也没有真正意义上地“工作过”,如果实在要说有什么工作,无非就是在“家族办公室”中,为那些和自己处于同一阶层的家庭打理资产,以实现增值。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这听上去可能有点奇怪……但我们这些人确实是不工作,也不创业。” 冯先生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祖先留下来的东西,只要精心打理,我们就等着钱生钱就可以了。”


当被问及德国目前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冯先生想了想表示,他承认这种现象的存在,也承认自己只要靠着父辈遗产的“钱生钱”,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比打工者赚到更多的钱。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但同时他也表示,当自己走在街上,倒是没觉着老百姓有什么不满的情绪,大家都各过各的,相安无事。毕竟出身这种东西,也不是靠着一时的愤慨就能解决的事。


来到正对着莱茵河畔的家族办公室,等候冯先生多时的投资顾问正准备和他汇报投资森林的策略。投资顾问对位于芬兰、新西兰和乌拉圭的森林进行了分析,并结合树木价格走势,预测了其中一些项目的收益。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镜头一转,冯先生又端坐在一群基金经理的中间,听他们汇报最近的投资组合与收益态势。贵族们的巨额财富,一般不会只投资到一类项目,而是分散投资到房地产、股票、森林……全世界最聪明的脑袋会被请到冯先生的家族办公室,为他们出谋划策。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我想,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最大的责任,就是尽量让我们的财富代代传承下去。”


他开了一瓶红酒,品味着其味道的醇香。随后又补充道,对于富豪来说,最重要的是学会如何将自己的钱,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交给正确的人去打理。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废寝忘食的打工或是白手起家的刺激,冯先生怕是这辈子都体会不到了。他只想安静地守着自己生来就拥有的一切,并看着财富一点点攀升,为下一代的继承做好准备。


02

靠房地产起家的亿万富翁


德国经济研究所的一项调查发现,事实上,世袭贵族在德国经济中所发挥的作用,其实远比普通人预想中更大。


一战前,德国政府曾公布了一份所谓“世袭贵族”的名单,他们生而享有财富,在德国社会的各个领域都拥有主导权;神奇的是,这么多年过去,在如今的财富榜单上,冠以这种贵族姓氏的富豪们依旧十分活跃。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哥本哈根商学院的一位社会学教授对此提出了担忧:“总体来说,人们生而不同是很正常的,但世袭贵族们似乎正在通过一种制度化的固有运作,进一步强化这种不平等。”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这位教授的担心或许道出了事实的一个层面,但在片中我们可以看到,靠着努力与运气白手起家、逆天改命的富豪同样存在,这似乎说明跨越阶层并不完全是天方夜谭。


亿万富豪卡罗纳,就是从穷小子逆袭到大富翁的典例。他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毕业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建筑工地的泥瓦工。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工地上所有的活儿我都能做。” 穿着西装前来视察集团所属大楼工地的卡罗纳笑着说。隐藏在笑容背后的,是一个穷小子的奇迹发家史——他从泥瓦工做到包工头,然后开始接项目,拿地,盖楼……如今,他是德国知名的房地产集团CG的创始人兼老总。


“我以前在工地上打工的时候,开卡车开得可比这小子好多了。” 早上八点,卡罗纳坐在奔驰车里,开着司机的玩笑。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但当从奔驰车上下来,“转战”到私人飞机之后,卡罗纳“识趣”地闭了嘴,他确实不知道怎么驾驶飞机。他安静地处理着大大小小各种事务,阳光透过机窗,形成一道光晕。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如今作为身价过亿、手下管着几百号人的老总,卡罗纳早已体会到,赚钱是一种乐趣亦是负担。他必须要像陀螺似的一刻不停地旋转,才能确保集团各项工作井井有条。


“我从来不知道老板一天睡几个小时。” 卡罗纳的私人秘书丽莎说。“可能四个小时,也可能六个小时,但我半夜收到他的工作邮件,倒是经常发生的事儿。”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为卡罗纳看门的保安大叔马里奥表示,自己每月的薪水虽然只有2000欧,也没有老板所拥有的“带游泳池的花园别墅”,但他从未想过和老板互换人生,“那种责任,那种压力,我想普通人应该承担不了”。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在著名的科隆大教堂对面,坐落着一栋高级公寓,从落地窗可以眺望到整个科隆的美丽景色。这也是卡罗纳的资产之一,但他正埋头忙于公务,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我觉得社会上一些人整日叫嚷着有钱人怎么吸穷人的血,这真的太可笑了。” 卡罗纳也对“贫富差距”这个话题发表了见解,他强烈要求那些人来观察一下自己的日常。


他提到了保安马里奥大叔,一年到头有许多时间需要请假而不在岗,可是卡罗纳自己,发烧了也会来上班,失眠了也来上班,和老婆吵架了也会来上班,只要地球不毁灭,身为老板的他就不可能放假。


“你们现在和我谈贫富差距,用收入来衡量一个老板和一个保安,你觉得这公平吗?”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当然,身为富豪的卡罗纳有自己的利益和立场,他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如何让自己的房地产项目正常运转,实现利润最大化。


登高望远,卡罗纳不无骄傲地指着柏林城内的各大楼宇:“这个是我们建的,那个也是……” 过去二十年以来,CG集团在整个柏林落地了4000多个房地产项目,其中有四分之三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建中。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虽然号称是为了满足社会的刚需,但真正购买CG集团房产的,大多还是有钱有闲的阶层。有人一套又一套地囤积房子;也有人从不杀价,买几百万的房子就好像买白菜。


卡罗纳承认,自己是赶上了房地产行业腾飞的好时代。曾经,德国的汽车产业蓬勃发展,兴起了一批富豪;贸易产业繁荣昌盛,带动了另一批有钱人;而不断上涨的房地产价格,则为自己的逆袭提供了可能。


但当被问及这种成功还有没有可能被复制,一向快人快语的卡罗纳愣了愣。他无法给出确切回答,或许,也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算知道,也不敢大声说出来。


03

期盼“居者有其屋”的中产阶级


当卡罗纳视察着自家集团的建筑工地之时,在离他不远的一处楼盘,克劳斯夫妇正带着两个孩子,听着售楼中介介绍新房。


“我们听说CG集团推出了一个面向工薪阶层的新楼盘。” 克劳斯先生说,“但我看了看价格……每平米售价3450欧元,总价五十万欧元。我想,我对‘工薪阶层’有些误解。”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严格说起来,克劳斯一家根本不是什么“工薪阶层”,夫妻俩都有稳定且高薪的工作,在德国算是中产阶级。但时至今日,两人都在租房,日渐上涨的房价让他们深觉,无论再怎么努力赚钱,也还是跟不上这个时代。


片中的一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年间,德国的房价飞速飙升,其中某些大城市的房价直接翻倍。但人民的财富水平却没有水涨船高,最新的数据显示,如果一个德国人的月薪超过3500欧元,那么已然排在全国的前10%;且仅有一半的德国人拥有超过17000欧元的资产,而这笔钱,差不多可以在法兰克福市买上3.3个平方米的新房。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克劳斯先生与太太的收入水平都排在前10%,而且这些年努力存钱买房,资产早就超过17000欧元,但他们依然焦虑。


为了开源节流,两人起早贪黑地工作,争取升职加薪,并把保姆辞退。由于不能给孩子像从前那般周到的照顾,夫妇俩心有愧疚,除了下班后尽可能多地陪伴孩子们之外,他们还“发明”了一种全新的亲子活动——带着孩子一起看新楼盘,研究买房。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克劳斯夫妇的一个孩子有模有样地拿着手机拍来拍去,这个孩子并不知道,眼前这片空旷的土地,承载了父母“居者有其屋”的期盼,但父母最大的苦恼就是,挣钱存钱的速度永远追不上房屋价格上涨的脚步。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不仅克劳斯夫妇深感忧虑,他们的大多数同事朋友也是如此。这些人基本上坐落于德国社会的中间层,按照“橄榄型社会”的理论,一个社会的中产阶层越壮大,这个社会就越稳定,因为中产是调节社会贫富分化、缓冲社会利益冲突的中坚力量。


在一场茶话会上,大家却都在望“房”兴叹,有人提出,大多数人买不起房是因为那些有钱有闲的投资者,他们买房根本不是为了居住,而是“炒房”以实现资产增值,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房价上涨趋势才变得病态。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另一个人则说,房地产开发商要对房子总价的上涨负责任。这些“利欲熏心”的商人,为了迎合投资者的偏好,把房子越建越大,越建越豪华,“拜托,谁一上来就要买那种一百多个平房,还带泳池花园的房子?”


刚需购房者想要的不过是一个面积刚刚好、价格刚刚好的温馨小窝罢了。但大部分普通人的需要,似乎不在开发商的考虑范围内。


“我们许多人都被抛下了。”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克劳斯夫妇和他们的朋友们陷入了沉默,大家各怀心事。除了房价,克劳斯先生还在担心公司裁员的问题,有消息传来,克劳斯先生所在分部也许会迎来一轮“人员精简”,在此服务九年、已步入中年的克劳斯先生,最害怕的就是这种工作上的变动。


“租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房子,靠工资过活……太没有安全感了。” 克劳斯先生说,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他脸上透着疲惫。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买房,拥有属于自己的不动产,始终是克劳斯一家的心愿,虽然不知道何时才能梦想成真,但克劳斯先生知道,会一直为之努力。


04


在纪录片的最后,摄制组跟随着亿万富翁卡罗纳的脚步,去看了一场足球比赛。


同样的比赛,有人花着便宜的门票,坐在拥挤的看台,而如卡罗纳一般的富人,则付了2000欧元,坐进了豪华包间,那里,有最棒的视野,还有无限量供应的生蚝。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关于贫与富,你要这么想:是因为有钱人付了2000欧元的门票,保证了主办方的成本与利润,普通人才能够以20欧元的门票入场观看。” 卡罗纳说,“我们帮你们多垫付了钱,这也是一种公平,不是吗?”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言毕,卡罗纳笑了笑,缓缓走回了包间。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