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上海方舱一张偷拍的裸照,让我看见人性最大的恶

收藏

上海方舱一张偷拍的裸照,让我看见人性最大的恶

木棉说 木棉说 05-06 15:33

最‍‍‍‍‍‍‍‍‍‍‍‍‍‍‍‍‍‍近‍‍‍‍‍‍‍‍‍‍‍‍‍,有一张“赤裸”照片在网络上疯传。


暴雨中,一位男士,赤身裸体地趴在地上。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这样?


这些问题还没解开,照片中旁观者的行为和某些网友的态度才更让人疑惑。


人性之恶,就这样来了。



这些看客,令人窒息


关于这张照片,有好几个版本的故事。


有一段聊天记录说,这是上海暴雨天,方舱淋浴房被意外吹跑了。


里面正在洗澡的人,没有衣物蔽体,只能在风雨中趴到地上。



真实与否,我们后面再探讨。


先看看某些网友的转发和评论:


“还挺白。”

“水量大,挺舒服。”

“洗好了不翻个面吗?”



甚至有人二次加工恶搞,做成表情包,取笑这个趴在暴雨中的人。



“和剥了壳的蛏子一样。”


微博瞬间引起不少网友的愤怒。



面对别人的窘迫与无助,随意取笑的人毫无同情之心。


这点人性小小的恶,不足以把人压垮,但却尖锐得足以把人扎得生疼。


也有人质疑在场的围观者,这人在暴雨中受困却无人出手援助。


但紧接着,这张照片就被辟谣了。


这不是方舱,而是一处封闭区,这人精神有问题,自己跑出来的。



造谣者固然可恶。


但即便照片里的人患有精神疾病,也并不是他被围观拍照的理由,更不是被传播取笑裸照的借口。


无论这件事的真相如何,那些争先前后的拍摄和毫无同情的取笑,都实属不应该。


但当你站出来指责这种行为的时候,他们大概率只会说:


“至于吗?我又没有恶意。”


“至于吗?又在道德绑架。”


直接给你贴上“上纲上线”的标签。


这让我想起中国格斗选手张伟丽,曾在外国选手拿新冠疫情嘲讽取笑她时,说过一段话:


“拿悲剧开玩笑真的会彰显一个人的品性,有多少人民生命垂危,这里包括谁的父亲,谁的母亲和谁的孩子。”


这些在现场围观拍照的人,还有在网上事不关己发笑的人,与这位外国选手本质上并无差异。


对待别人的苦难保持看客心理,不止要围观,还要上前啐上一口唾沫。


说白了,就是幸灾乐祸。


别人说他的时候,他又一幅惊讶的样子:


“啊?我一口唾沫能淹死他?”


是的,你一口他一口,无数的冷漠和邪恶汇聚起来便成洪流,会瞬间淹没他人的苦难。



如果,你是他呢?


无论这场上海方舱的谣言事件真相是怎样的。


都有两拨人最该反思。


一种将他人窘境拍摄传播上网的人;

一种取笑他人苦难还不知有错的人。


网上有一小截视频流出,只见站在屋子里的人看到那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时,做出的第一件反应是纷纷拿出手机。


其实现场也有工作人员一直在往回拉这位男子,但怎么都拉不回来,无奈之下才进了屋。


工作人员也在阻止在场的人拍摄,但他们几乎充耳不闻。


这些人,多半看热闹不嫌事大,典型的看客心态。


上海暴雨期间,还有一条没被太多人注意的微博。


“暴风雨突然来袭,大白都被刮跑了。”


还配了一个笑哭的表情。

 


很多人都在问:“这好笑吗?”


随后,这个官方账号悄悄删掉了这条微博。


虽然,有人说这件事也不是真的。


但网络时代,所有的故事都有可能是假的,唯独这些冷漠的看客是真实存在的。


他们把自己的麻木不仁和冷漠至极都留在了网络上。


早在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还很严重的时候,网上就忽然刮起一股风潮——新冠仿妆。


某些为了博取流量的美妆博主,借助“病毒元素”在自己脸上化妆。



将病毒拟人化,萌态化,引发许多网友举报。


人民日报也看不下去点名批评:


“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都不能拿严肃当嬉笑,拿伤痛当娱乐。”


新冠病毒背后是多少逝去的生命,是多少日夜奋战在一线的英雄,是多少放弃个人自由抗击疫情的普通人。


这些用娱乐消解苦难的人,似乎毫不在乎。


时间再近一点,俄乌战争刚开始的时候,网上也有一些令人心寒的段子。


战争打响当天,直冲热搜第一。


微博上的某些网友也开始了一场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狂欢。


无脑言论就此刷屏:


“为了缓解俄乌战争给平民带来的灾难,我愿贡献一份绵薄之力,家里还有两间空房,愿收容18-24岁的女孩子避免战争的伤害。”


“乌克兰美女不知道会不会因此流入中国。”


“我只关心乌克兰美女能不能安全进口到中国。”



这些留言在满屏的“希望世界和平”中,显得格外刺眼。


随着战事的扩大,类似的言论从微博蔓延到群聊,充斥网络。



人类的悲喜在这一刻并不相通。


驳斥这些行为和言论是小题大做吗?是上纲上线吗?


我想说,人性的恶往往就是在细微之处滋生的。


它以一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方式,啃噬良知,泯灭人性。


当那个看似微小,却满含罪恶的念头在你心中产生的时候,请记得那对某个人来说可能是一场可怕的悲剧。


守住人性的底线,尊重那些身处困境、遭受苦难的人。


你永远无法保证,某天你会不会成为他们中的一个。



一切,都与你息息相关

 

《奇葩说》辩手黄执中说过一句话:


“人的同理心和不忍心是有范围的,而它范围的大小,跟你对这个世界认识的高低很有关系。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越高,你听到的哭声就越遥远。”


这句话放在这次的事件上再合适不过。


当那些人在网上大声取笑那个谣言中方舱医院赤身裸体的男人时,他们压根没想过方舱里的人都在经历什么。


上海浦东临港方舱医院里,一位医护人员瞒着自己的父母,从南京赶来援沪抗疫。


来到上海的这段时间,她每天和父母互报平安,说自己一切都好。


可没想到,在上海务工的父母其实也因为感染住进了方舱,一直瞒着女儿不说。

 

一家三口,同在一个方舱却彼此并不知情。

 

直到母亲突发腹痛,通知医护后,这家人善意的谎言瞒不住了。

 

父亲和女儿再次重逢,一起在方舱里抹眼泪。


还有方舱医院里感染病毒的小孩。

 

50岁阴性的母亲,因为孩子自小身体不好,于是申请进入方舱照顾。

 

母亲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防护罩,几乎24小时都是这个状态。

 

中午,她一个人躲在墙角吃饭,背影看着令人心酸不已。

 


还有进方舱照顾孩子的母亲,孩子康复了,母亲却感染了。

 

孩子离开方舱医院时,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妈妈的身影令人心疼至极。


 

再看看那些夜以继日在坚守方舱医院的医护工作者。

 

累到虚脱,昏过去急救的。

 


深夜值班,也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整整坐一夜,常常凌晨坐上返回驻地的公交车。



即便那么累,抵达的第一件事也是先吃两口饭。


可见,他们白天有多忙碌。

 

还有那些不分昼夜抢建方舱的农民工人。

 

干累了,就互相倚靠在路边休息。

 

该睡了,工地旁的地板就是他们的床。

 


方舱这个字眼,所代表的的不止是一个隔离病人的场所。

 

它也承载着那些患者,那些医护,那些工人抵挡病毒的血泪和不能归家的心酸。


看到了这里,再次回想那个赤身裸体的男人还好笑吗?

 

他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这些与灾难有关,甚至看似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背后尽是普通人的无可奈何和痛苦挣扎。

 

到今天,疫情已经持续了将近三年。

 

它也是从世界的某个小角落,逐渐蔓延扩大到今天的局面。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我们无法预测,当他人遭受苦难的时候,我们的冷漠与麻木是否会在往后千百万次的流转循环中,重新回到自己身上。

 

正如鲁迅说过的一句话: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在任何一场灾难里,任何人都无法独善其身。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