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熟人得了癌症,我却撞见她老公出轨”她纠结了:该不该说真相…

收藏

“熟人得了癌症,我却撞见她老公出轨”她纠结了:该不该说真相…

英国那些事儿 英国那些事儿 05-06 08:33

“偶然发现朋友的另一半出轨,要不要跟朋友说?”


这是一个让全世界都头疼的问题。


最近,英国女作家瑞秋·汉考克斯(Rachel Hancox)分享了这么一件事,事情是她亲身经历,而被出轨的那位女士正身患癌症,让情况更加复杂......


孩子学校的操场,是学生家长们的社交场所,早上送孩子差点儿迟到时的一个苦笑,就是家长之间的默契,一来二去,就算不是特别熟,碰见时也会互相打个招呼。


瑞秋和简就是这种互相不算很熟的家长,她们两人的孩子是同学,开家长会时总能遇见,时间长了也混个脸熟。


后来家长们突然听说,简被诊断出癌症,消息很快在平静的小学炸开锅,那段时间校门口的气氛都变了,等着接孩子的家长都不好意思再抱怨睡眠不足或者辅导作业有多麻烦,有两、三位跟简比较熟的妈妈经常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其他人都对她们投去同情的目光。


(示意图)


简才30多岁,很勇敢也很坚强,化疗期间还时不时出现在学校门口,她戴着一顶针织帽,看起来更老、更瘦、更憔悴了,瑞秋每次碰见她都想轻松点儿跟她打招呼,比如说一句“帽子挺好看”,或者只简单来一句“很高兴看见你”。


让瑞秋没想到的是,她很快就撞见了一件让她万分纠结的事。


简的丈夫叫约翰,身材高大魁梧,留一头带卷的长发很好看,黑眼睛,跟人说话的时候总会直视着对方,在孩子学校的活动上,瑞秋见过约翰几次。


这天在一家公园的咖啡馆里,瑞秋看见了约翰,他跟学校另一个班的一个孩子的妈妈在一起,正用紧张的眼神盯着她,那位妈妈有一头闪亮的金发,最近刚离婚,家长们都以为她是跟她的瑜伽教练好上了。


只看到这些,瑞秋告诉自己不要大惊小怪,这种时候约翰需要他人的支持,没准他还会为妻子生病时自己跟其他女人调情而内疚。


瑞秋让自己不要多想,走出了咖啡馆,可过了一会儿,她再次撞见他们,就在攀援的玫瑰花丛中,他们在约会,这次实锤了。


(示意图)


瑞秋愣在原地,震惊和失望让她动弹不得,应该尖叫着跑开还是朝他们走过去,她也不知道,


“我是个懦夫”,瑞秋跑回车上,最后什么都没做。


接下来的几周里,她晚上总睡不好,脑子里一直琢磨是不是要跟简、约翰或那个女人说些什么,还总是感叹,为啥有人会这么无情。


瑞秋去学校时都故意躲着简,她一直在等“约翰出轨”的消息传出来,她觉得自己应该不是唯一发现秘密的人,如果有别人知道,先把事情说出去了,那她就能解脱了。


过了一段时间正赶上学校的春季大会,瑞秋遇见简的一位朋友,她问了问简的情况,“不太好,”那位朋友说,“她又住院了。”


接着朋友就说起了简的老公约翰,说他有多么了不起,一直尽心尽力照顾简,找不到比他更好的老公了。


听了这些,瑞秋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她希望对方不要从她脸上看出怀疑的表情,她试着暗暗说服自己——就那么一次,他也许就疯狂了一次,这样值得原谅吧?


但是一两个星期之后,瑞秋跟父母和儿子在公园玩,又偶遇了约翰和他的秘密情人,他们牵手、接吻,毫无疑问,约翰就是出轨了。


妈妈看出瑞秋有心事,问她:“怎么了?”瑞秋摇摇头没回答,她现在还没想好要怎么办。


(示意图)


瑞秋脑子非常乱,特别是,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她很可能就是唯一知道秘密的人,这让她有种奇怪的耻辱感。

瑞秋左右为难,心里一直在挣扎。


如果把事情告诉简,能让她的老公约翰受到惩罚,但对于正在跟病魔斗争的简来说,那又是一次打击,她没准会因此丧失对生存的希望。


如果不说,简还能像往常一样,被约翰妥帖地照顾,好好养病,不过这样做的话,约翰就不会受到任何惩罚,而且万一以后简知道了,也许会怪罪瑞秋没早点儿告诉她。


经过一番纠结,瑞秋还是决定暂时不说,她觉得现在不是考虑自己的时候,应该多考虑一下简,尽量保护她,简的朋友一直夸约翰有多棒,瑞秋觉得现在把不堪的一面抖出来还不是时候。

(示意图)


于是瑞秋又一次把秘密埋在了心里,这一次,她的纠结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简的病情比预期的发展要快,几个月后她就过世了。

坏消息传开后,家长们都替她感到惋惜,在学校门口看见约翰时,家长们都拍拍他的胳膊,说他们听说约翰一直尽力照顾简有多了不起。


这一切瑞秋都看在眼里,她没去安慰约翰,什么都没说,心里堵得难受。


简去世几个月后,大家发现约翰开始跟那个女人出双入对,有个别人说“他没等多久就找新人了”,但大多数人都替他高兴,觉得他应该得到幸福,甚至说简也希望他过得好,从来没有人怀疑过约翰有问题。


(示意图)


在学期剩下的时间里,瑞秋庆幸自己工作忙,不能经常去学校,经常看见他们,不过她还是放不下这件事。

她经常琢磨,假如简的病康复了,约翰抛弃了她,瑞秋早点儿说出来能解决问题吗?或者,假如简康复了,约翰也没离开,简不知道是不是更好?


以至于几年过去了,瑞秋还会时不时想起这件事,担心自己当时做错了。


(示意图)


其实,读了她的文章,大多数网友们都支持她的做法。

有时把将死之人留在幸福的无知中更加仁慈。用你愤怒的“道德感”加重她的负担,不管做法多合理,能有啥用呢?除非你朋友找你倾诉或者问你/主动开始对话,否则尽量别管这种事。



让行将就木的人不开心,会让你成为罪人。要是我,我也不会说的。


不该说,那是往人家的伤口上撒盐,让你所谓的朋友安息吧。


不说。让她平静地走吧,让她至少认为他爱她......但是我一定会在后来把事情捅破的。


也许就不应该管别人的闲事,而不是大包大揽。你不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


我会跟他们对质,然后跟另一个女人聊聊。你怎么敢夺走宝贵的时间,那本来是一个丈夫应该花在他垂死的妻子和他们的孩子身上的,在这种艰难的时刻孩子们本可以更多地依赖爸爸。这么做不是趁人之危吗?

对他,我会说:“你就不能等几个月吗?”你就那么怕孤单,必须得找个活人取代她吗?你想让你的妻子发现这些事,承受着被背叛的痛苦走向坟墓吗?我们不是动物园里的动物。



如果站在瑞秋的位置,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做出跟她一样的选择......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