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韩国世越号沉船8周年,真相至今成迷,纪录片爆政府诡异行为

收藏

韩国世越号沉船8周年,真相至今成迷,纪录片爆政府诡异行为

英国报姐 英国报姐 05-06 07:29

上个月16号是韩国世越号沉船事故8周年。


2014年的4月16日,从仁川出发的“世越号”游轮在全南珍岛附近海域倾覆沉没,船上476人中有304人遇难,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安山市檀园高中生。


遇难家属剃发游行


如今八年过去了,每年这时遇难家属仍会前往全罗南道珍岛,哀悼那些来不及长大的孩子。



韩国街头也随处可见民众摆放的黄色信笺,纸船,点灯纪念。



青瓦台那边,总统文在寅每年都会出来发言,表示“尽全力彻查真相。”



今年,候任总统尹锡悦也表示:


“将韩国打造为一个安全的国家是最真诚的追悼……世越号沉没已经八年了,我们向遇难者默哀,并向遇难者家属表示最深切的哀悼。我们不会忘记。”


换汤不换药的话民众听了八年,可大家心里清楚,真相只会遥遥无期。


这也是韩国社会最最关心问题,“世越号”的沉船原因究竟是什么?



对此,当时官方给出的说法是:


世越号从仁川港出发,沿着航线正常行驶,船只在次日早晨8点50分左右进入屏风岛侧的右转路线。在准备右转时,船舶被急转弯产生的惯力导致向左倾斜。



船体向左倾斜后,又导致船上的集装箱与货物也朝着同一方向掉落,加剧倾斜幅度,最终导致船体倾沉……


综上所述,政府最终结论为:这是由急速右转引发的单纯意外事故。



然而,这一结果却遭到了遇难家属们的集体抵制,大家心里都清楚,世越号沉船事故就是一起人为的悲剧。



事故发生之初,孩子们都按照广播里的指示待在船舱里耐心等待,有的孩子还给父母发去了现场图和视频,向家人聊起这场“小意外”。



但殊不知,一直强调无事发生的船长却丢下了整船乘客率先跑路;


第一个对外发出求救信号的不是船员,而是船上一名17岁男生;


△17岁男生崔德夏是第一个拨打求救电话的人,遗憾的是,他没能等到救援


更让人绝望的是,船体在100分钟内快速倾斜沉没,可不到10人的海警小队直到倾斜后45分钟才抵达现场;


船只沉没后7小时内没有组建指挥中心;



沉船发生之初,中央救灾指挥部对外宣布已解救368人,但没一会儿这个数字又被海岸警卫队更正为180人;


海岸警视厅拒绝民间力量参与救援,中美日三国主动提出救援也被婉拒;



沉没后黄金救援72小时里海警更是连一个人都没有救出;


可以说,政府在这场救援行动中几乎神隐。


到现在,世越号沉船事故迎来了第八次调查,都无法解释这些不合逻辑的人为因素,也让一部分韩国民众对“邪教海上献祭”这一传闻愈发坚信不疑……



2018年,一部名为《那天,大海》的纪录片上映,虽然这部影片非官方制作,却也是迄今为止最为客观和科学的分析记录。


在收集了目击者、幸存者、航行数据及物理学教授等多方证词和数据后,制作团队重新构建了事发当天世越号的沉船经过。



首先,世越号最为关键的物证——AIS航迹图数据被政府恶意篡改。


【AIS可以理解为船只的导航系统,为了防止船只间发生冲撞事故,航行期间船只的AIS系统必须对外公开,船只行驶中的位置、速率、路线、罗盘信息(船头朝向角度)等不光在船与船之间互相传送,政府的海上管制中心也会接受各船只的AIS数据,以此管理海上交通。】



调查团队拿到的AIS数据从一开始就很奇怪,数据显示,在船向右发生急转弯时,即8点48分37秒~8点52分13秒,这3分36秒的航迹数据莫名消失。极有可能AIS系统在这期间被故意关闭。



有外媒记者找到了第一艘赶到现场的搜救船船长文艺植,他也证明了看到世越号的AIS装置处于关闭状态,并且当时船头朝向东方。


奇怪的是,文船长的证词被公布5天后,这段不存在的3分36秒数据又突然被政府公布,官方说是经过技术修复才得以复原。



研究修复后的数据发现,里面关于船的“时节”“速率”都与实际信息不符,按照政府公布的那段AIS数据进行模拟,世越号根本走不出这样的航行轨迹,


并且这段数据显示沉船时世越号的船头朝向屏风岛,与文船长说的恰恰相反。


此外,在第一家赶到现场的外媒所拍摄的视频里,世越号也如同文船长说的那样船头朝向东方。


这也不由得让制作团队怀疑政府数据的真实性。


媒体拍摄画面


制作团队于是利用物理模拟演算的方法,推算出了世越号在急转弯时的轨迹,即船头朝向东方,而非政府所说朝向屏风岛。


因此,制作团队一致认为:政府修复出的AIS数据系伪造。



其次,在世越号发生急转弯的时间上,政府公布的结果也遭到多方质疑。


世越号船员们的口供大多将时间集中在8点25~8点30分之间,这也与其他幸存者的说法一致。而政府公布的事发时间却是8点50分。



离奇的是,船员们在被带走调查后,又集体改口将事发时间改为8点50分。


前后20分钟的时间差,也让很多人怀疑这是不是在故意拖延救援时间。


在2016年举行的调查听证会上,特别调查委员会曾就这些质疑对政府AIS部门的研究所长进行询问,但这位专家给出的回答是:无法解释。



两个月后,韩国海军的雷达监测信息终于被公布,在军方雷达数据的帮助下,世越号的航行轨迹被分析出来:


雷达报告显示,在发生倾斜前,世越号就像遇到了酒驾,已经进行了“左转、右转、左转、右转……”反复交替多次的弯曲航行。



更加令人怀疑的是,在起航当天,仁川港口被大雾包围,港口的11艘船只均因天气原因取消航行。



那么,为何只有满载乘客的世越号宁可推迟到晚上九点(原计划晚6点半),也要坚持出海?


直到2017年世越号被打捞上岸,这个问题才有了一个较为让人接受的答案。



世越号所属的航运公司为青海津船运公司,该公司垄断了仁川和济州之间的航线。


与其说轮渡,世越号更像是一艘货船,沉船时,船上除了载有470名乘客外,还有2400多吨钢筋和150辆汽车。超载了安全标准规定的一倍。



被迫离港发船也与那些钢筋有关,调查显示,世越号负责为济州海军基地运送建设材料,为了不被其他船运公司抢生意,从签订合同起,青海津船运公司便要求世越号连轴转地运送货物。



不过,这也只能解释世越号强行出海和快速下沉的原因,至于为何突然急转弯造成船体倾斜,纪录片团队找到了令人不寒而栗的人为因素。


在木浦海警拍摄的世越号即将沉没海底的视频中,调查组发现船体两侧的船锚颜色不一,左侧船锚油漆脱落。



这是船锚与海礁地形摩擦导致的,裸露在海水中的金属与空气相遇后急速氧化出现红锈。


所以,左侧船锚极大可能被使用过。



这也为调查组提供了思路,在将海底地形图与船只航行轨迹图重合后,人们发现从凌晨时分起,世越号连续四次在海床高耸处抛下左侧船锚,不停急转弯反复航行……


这也解释了军方雷达报告上,世越号像酒驾一样的航行轨迹,也与幸存者回忆中船只反复倾斜的印象相吻合。



在物理学家的帮助下,摄制组将世越号上150辆汽车的行车记录仪进行拼凑,还原了急转弯时船内的景象。



以绳索为参照物,事故发生时,世越号这艘大船仅在一秒内瞬间倾斜45°,能让6000多吨的大船失去平衡,也只有借助船锚这一外力的可能了。



因此,左侧船锚被四次下放导致触礁,极有可能是造成世越号沉船的真相。


除了恶意抛锚导致的触礁,世越号船体存在很严重的安全隐患,早在沉船事故发生之前,世越号就已经产生了大大小小各种问题,只因没有造成较大损失,都被故意忽略。



一名前水手表示,早在2013年世越号在济州港卸货时船体就倾斜了10多度;


2014年2月,海岸警卫队进行特别检查,发现船舱水密门操作不良;



事故发生前两周,青海津船运公司检查发现发动机电源链接有问题,但为了不耽误航行,船运公司在报修表上标注了“已修复”。


就连世越号原船长的妻子申女士也坦言:“我丈夫几次觉得船体有问题,但向公司上报后都被忽略了。"


△事发前一天,原船长因上报问题被公司停职,换成了临阵脱逃的船长李俊熙。


就像“海因里希法则”,无数次意外事件未被重视,最终酿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对于受害家属来说,世越号沉船更像是一场人祸。


最让民众无法接受的还是政府系统在灾难面前的所作所为,耽误救援时间,让一艘数千吨的大船在周围人的注视下沉没入海,眼睁睁看着几百条生命在挣扎中死亡。


出事后船长、副手、舵手自己弃船逃跑,却再三告知学生和乘客原地不动等待救援。



船长逃跑不说,最需要出现主持局面的国家首脑也玩起了“失踪”,时任总统朴槿惠消失7小时,坊间都在传当时她在做医美,也有传言说她在做祭祀仪式。



赶来的海岸警卫队只救下了在甲板上的一部分人,却没有进入内部营救,给出的理由是“不知道船的结构,也不知道它会以多快速度沉没,怕像911事件那样,救援人员进去后和被困群众一同掩埋,结局都是死。”



韩国官方媒体在电视上宣称这是“韩国史上最大的救援计划”,政府投入了726名救助队员,261艘潜艇和35架飞机。


可在场焦急等待的家长却对着镜头怒吼,“连个人影没看到,一艘船都没看到。”



政府没有援救措施不说,还对外界帮助进行阻挠。


经营了25年潜水公司的老板李宗仁在听到沉船消息后立马赶到现场,提议用潜水钟救人,却被政府工作人员三翻四次阻挠,冷眼排挤……


图源网络


当时,驻韩美军的海岸警卫队也在沉船点附近,在回答记者问题时美方也承认曾提出过救援,却被韩国政府以其他理由“婉拒”了。


日本方面同样,韩国政府在表示了感谢后,说“本次救援不需要特殊援助”。



种种人为因素抵抗救援,让一些人渐渐觉得这起沉船事故没那么简单,甚至像一起谋划已久的邪教献祭。


也正是因为韩国民众对政府的失望和不信任,让坊间流传的“邪教论”愈演愈烈。



在韩国民间流传的“阴谋论”中,世越号的幕后真凶不是别人,就是当时神秘消失7小时的总统朴槿惠,这场“海上献祭”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复活邪教教主崔太敏。


崔太敏的女儿大家也不陌生,就是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



1974年朴槿惠的母亲被刺身亡后,崔太敏就成了朴槿惠的精神导师,据说崔太敏可以让朴槿惠的母亲托梦上身,以此获得了朴槿惠的信任。


△崔太敏曾对外表示他和朴槿惠是“精神夫妻”


按照崔太敏创办的永生教教法,只要有活人献祭,就可以得到永生,而世越号出事当天,刚好是崔太敏逝世20周年。


网友顺着这个思路深入挖掘后,发现在这起事件中竟不止一家邪教身影。


世越号所属的青海津船运公司的老板俞炳彦也是邪教创始人,他创办的教派叫“救援派”,这家公司很多雇员,包括当天弃船逃跑的船长李俊熙都是救援派的虔诚教徒。



早在1987年,俞炳彦就有“献祭”前科,曾洗脑32人集体自杀,但因证据不足,俞炳彦关了两个月就被释放。


灾难面前,“邪教论”也许是不切实际的阴谋论猜想,但放在“世越号”上,却也成了很多韩国民众不得不去相信的可能。



对这些民众来说,他们找不到别的理由,去解释政府的不作为、官方阻挠救援、谎报幸存人数、以及朴槿惠在演讲稿上将遇难者称呼为“高贵的牺牲”……


上个月13日,也就是世越号八周年纪念日的前三天,候选总统尹锡悦会见了已经释放的朴槿惠,上演了一出“握手言和”的一幕。



曾经,“世越号沉船”是尹锡悦扳倒朴槿惠的政治筹码,如今这一幕看来却是如此讽刺。


沉船事故发生后,44岁的吴炳焕带着帐篷来到东土茶岛露营,一住就是好几年,每天他都会跑到山顶眺望海面。


距离这座岛屿1英里外,一艘打捞船正在海面工作,船的正下方是已经沉没的世越号,一同淹没的还有吴炳焕唯一的孩子,永锡。



每天,吴炳焕都会站在山顶用望远镜扫视大海,偶尔会拿起数码相机拍照,然后记录在笔记本上。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监督和记录打捞的一举一动,我已经不相信政府说的任何话了。”



事故发生时,16岁的儿子和其他同学一样,乖乖听了船长的指令,待在船舱等待救援。


但随着船体不断下沉,儿子给父亲吴炳焕打了一通电话,这也是吴最后一次听到孩子的声音, “为什么没人来救我们?!”


像吴炳焕这样失去独子独女的家庭还有70多个,很多遇难孩子的父母也跟随吴炳焕一起,来到东土茶岛一同监督打捞进程。



在他们上岛之前,东土茶岛还只是一座住着一百多名老人的荒岛,没有餐厅、商店和旅馆,遇难家属到来后,这座光秃秃的小岛上系满了黄丝带,上面诉说着他们的痛苦。


“我亲爱的孩子,请一定托梦来找我。”


△吴炳焕妻子权女士


同样,这位父亲也在船体沉没时接到了儿子姜承武的求救电话,但电话那头的他,当时只能凭着直觉告诉儿子让他好好听工作人员的话。


图源网络


令人难过的还有孩子们最后发出的短信,这也成了遇难家庭最沉重的回忆。


图源微博@奋斗在韩国


这场悲剧让遇难家属在愤怒和悲伤中团结,如今8年过去了,在家长们的心中,这些孩子依旧如起航时的那个夜晚般鲜活。


永锡离开后,母亲权美华经常做同一个梦,在梦里她看到小时候的永锡死死拽着她的裤子哭着祈求道“妈妈不要去上班。”


2016年1月12日,安山檀园高中举行了毕业典礼,那天晚上权女士独自来到了永锡上课的教室,这个班变成了临时纪念馆,桌上放满了鲜花、巧克力和信件。


权女士也在永锡的座位上放上了自己的信,上面写道:


“亲爱的孩子啊,我一定会找出真相,我一定可以,因为我是妈妈。”



同样,寻找真相已经成了很多家长余生的使命,直到今天依旧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


“我不会放弃,我不要在天堂见到我的孩子时满是愧疚,我要自己能够直视他的眼睛,告诉他我已拼尽全力。”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