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高考成绩竟不如公校?!孩子上墨尔本这些昂贵私校到底值不值?

收藏

高考成绩竟不如公校?!孩子上墨尔本这些昂贵私校到底值不值?

澳洲中学 澳洲中学 05-05 16:35

维州一些最昂贵的私立学校正在被收费更便宜的学校以及公立学校超越。


01

 维州私校学费与成绩对比


对2021年VCE数据的分析显示,该州50所最昂贵的私立学校VCE成绩中位数平均为34分。



维州最贵的学校Geelong Grammar每年向12年级家长收取43,360澳元学费,但中位分为32,比平均分还低2分。



虽然维州10所最昂贵的私立学校的中位分高于平均水平,但只有两所学校的学习中位分是全州最高的,分别是


St Catherine’s School,Bialik College,VCE中位分是37分。



Wesley College收费超过3.4万澳元,但中位分为32,



Camberwell GrammarVCE中位数为33分,每年向12年级家长收取的学费超过3.5万澳元。



Huntingtower School学费比Geelong Grammar便宜1万澳元,但它的VCE中位数更高,达到为37分。



PLC收费全州第28贵,该校VCE中位数为35分


02

附学费最贵的58所私校及VCE成绩


下面是维州最昂贵的50所私立学校学费及VCE中位数成绩:维州最贵私校Top10及VCE中位数



维州最贵私校11-20及VCE中位数


维州最贵私校21-30及VCE中位数



维州最贵私校31-40及VCE中位数



维州最贵私校41-50及VCE中位数



维州最贵私校51-58及VCE中位数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学校还提供了IB文聘课程,大量优秀学生选择了IB而非VCE,所以如果算上IB成绩,学校整体表现会更高。


03

学费与成绩并非呈正比


从中可以看出,学校成绩与学费并非呈正比,比如St Kevin’s CollegeVCE中位数35分,学费仅为20,995澳元



Camberwell的 Siena College收费不足最昂贵私校费用的一半,VCE中位数却达到了34分




而一些维州公立精英中学的表现抢眼,Nossal High SchoolMelbourne High School VCE中位数均达到36分。


即便如此,为什么澳洲父母仍热衷于为孩子选择私校呢?


04

偏爱私校的原因


西澳天主教学校家长联合会(Catholic School Parents WA)执行董事Siobhan Allen说,给子女选择上私校的家长会被私立学校强调的针对孩子全方面教育(的政策)所吸引,包括学术、情感、体育、文化和精神方面。


“学校排名是一场流动的盛宴,每年都可能根据学生生源的不同而发生变化。与学校排名相比,如今的家长更加关心孩子在12年级结束时能否实现自己的目标和抱负。”



除此之外,许多家长在选择私校时,看中的除了是否能培养孩子的学术能力外,还有能否给孩子提供更多接触社会的社交机会,也是给孩子建立初始社交圈,给孩子更优的人脉资源。


在关系紧密的传统财富(老钱 - Old Money)世界里,要想打入有影响力的社交小圈子,关键不在于你懂什么,而在于你认识谁。在墨尔本、布里斯班悉尼等,这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你曾经在哪里上学?”



前不久,“Ascham army” - 悉尼最负盛名、最昂贵的私立女子学校之一的校友网络 - 被卷入了争夺Wentworth联邦选区席位的战斗中,Ascham前女校长Allegra Spender和现任学生家长Dave Sharma正在争夺这个席位。


一名学校校友在学校的网站上发表一篇支持Allegra Spender作为独立参选人的文章,而Sharma的孩子现在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这在学校社区爆发了一场争论。这一事件突显了悉尼一些最高大上女子私立学校校园里的人脉影响力。


Ascham作为悉尼最高达上的私立学校之一,坐落在edgcliff New South Head Road的山坡上,俯瞰附近的Point Piper,长期享有声誉。


除了Spender,这所全日制寄宿学校还培养出了悉尼一些名人,包括


  • 最近新婚的Lou O 'Neil (nee Hay)、

  • 她的妹妹Simmie、

  • 前girl-about-town的Hermione Underwood、

  • 设计师Tamie Ingham

  • 和皇家赛马会的Kate Waterhouse。


Ascham不仅塑造了未来的政治家、媒体大亨和商业巨头,校友里


  • 还有社会元老Skye Leckie、

  • 出版业继承人Gretel Packer、

  • 媒体名人Mia Freedman

  • 和慈善社交名媛Ellie Aitken。



与此同时,距离CBD很近的SCEGGS Darlinghurst以其学术成就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艺术中心和剧院而闻名。有一长串各种名望的悉尼人出席,包括


  • 演员兼制片人Claudia Karvan

  • 和公关专家Roxy Jacenko。


东区另一所著名女校Kincoppal坐落在Rose Bay,可以看到海港大桥和悉尼歌剧院。这所天主教学校在上世纪90年代的电影Looking For Alibrandi中曾有过好莱坞大屏幕的高光时刻。



这所学校的校友也令人印象深刻,包括


  • 电视主持人Samantha Armytage、

  • 作家Nikki Gemmell、

  • 专栏作家Daisy Turnbull和她的母亲、前悉尼市长Lucy Turnbull,

  • 以及社交名媛、准妈妈Poppy Tzaneros (nee O’Neil)。


现在,Pip Edwards因她的街头运动品牌“PE Nation”而闻名,她在著名私立女校Ravenswood读书时就被认为是一个音乐天才。Edwards会弹钢琴和吹长笛,同时也是一名歌手,并代表学校担任音乐队长。


东区的时尚女继承人Deborah Symond O’Neil好像也在这所位女校读过书。Ravenswood的毕业生还有涉足银幕的,前Home and Away剧集的女演员Tammin Sursok就是学校2002年的毕业生。



悉尼著名私立女校Abbotsleigh位于枝叶繁茂树木林立的上北Wahroonga,其校友


  • 有Sunrise节目主持人Edwina Bartholomew

  • 前歌手/模特Erica Packer。



附近的Pymble Ladies College则培养了澳大利亚的体育巨星,包括


  • 板球运动员Ellyse Perry

  • 时尚大V Rey Vakili(2008年毕业班的优秀生)。


无论是在商业或慈善事业中引领潮流,或成为有影响力的人引起轰动,还是在政治中竞选联邦国会席位,在当年就读的私立学校里形成的纽带可以持续一生。


《Sun-Herald》对50多名悉尼政治掮客(影响城市政治、商业和文化的人)就读的学校进行了分析,发现近10%的人就读于同一所学校 St Ignatius,这是一所耶稣会天主教男校。



杰出校友包括悉尼天主教大主教Anthony Fisher,他可以给总理莫里森和新州州长打电话;


  • 有影响力的广播员Ben Fordham;

  • 最高法院首席法官Tom Bathurst

  • 以及悉尼科技大学UTS的校长Attila Brungs

  • 和另一位前总理Tony Abbott



紧随其后的就是位于 Bellevue Hill地区Cranbrook 以及位于Wahroonga的Knox Grammar


这些学校的优秀毕业生包括:


  • 悉尼大学校长Mark Scott

  • 博彩业大亨James Packer,他的新赌场改变了整个悉尼城市的天际线

  • 以及一位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科技大亨Mike Cannon-Brookes



在Sun Herald的名单里,悉尼有23个最有政经势力的人曾经就读于老牌男校,几乎占了整个名单的一半,这些收取高的学费费用(不少学校每年近4万澳元),只有最富有的家庭,或者中产阶级父母在省吃俭用的情况下,才能负担学费。



名单里有权势的人物,几乎三分之二的人就读于私立学校。男性的比例更高,四分之三的人上私立学校,而女性只有大约一半


与此同时,名单里有五分之四的人就读于公立和私立的单性别学校。这些最具权势的人物是在与Sun-Herald的课题专家协商后选出的,之后才去确认他们曾经就读的学校。


那些在不同州上过不同中学的人,比如副总理John Barilaro,不包括在内。


来自昆士兰大学AIBE性别平等中心的Terry Fitzsimmons说,高收费的私立学校鼓励学生把目标定得更高。


或者,正如私校 St Aloysius的校训所说的那样,“为伟大的事物而生”。



这位专家说:“人们期望你能成为领袖,尤其是在男校。”


“它们向学生传递的消息是,你们是这个国家未来的领导人。如果这是你最早期记忆中的一部分,它当然会渗透到你内心。”


“而且你确实在私校里创造了资本和人际关系。因为在这里你可以接触到那些将来可以赞助你事业的人。


“在这里,我们建立了一个自我复制人脉关系的体系。”


而随着富有的公立学校毕业生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这一体系延续了几代人。


比如Atlassian的创始人Scott Farquhar曾就读于一所公立精英学校-James Ruse Agricultural High。


但他却选择把孩子们送到了他的Point Piper海滨豪宅附近的一所东部郊区的私立学校,并且还为其捐钱。



在V’Landys先生的圈子里,政治、商业和体育交织在一起,而私立学校的老同学关系人脉网很常见。


“私立学校有一点令我很钦佩,那就毕业生对私立学校的忠诚度和奉献精神,这与公立学校不同。他们会对自己的母校感到非常自豪,在我看来,这是他们一生的信念。”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