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日增5.4万,澳洲冬季疫情大爆发,新州确诊及死亡一夜暴增!超万人二次感染!神秘疫情已席卷20国...

收藏

日增5.4万,澳洲冬季疫情大爆发,新州确诊及死亡一夜暴增!超万人二次感染!神秘疫情已席卷20国...

悉尼印象 悉尼印象 05-05 16:04

随着澳洲边境的彻底开放以及疫情限制的接触,大家对疫情数据的关注逐渐减少,甚至在澳媒占据的板块也逐渐变少。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疫情的结束,今日,根据卫生部发布的消息,澳洲疫情数字突然飙升!新州更是大反弹,日增较昨日暴涨6000例!死亡人数也再次上升!


新州今日又发现两个Omicron新变种!同时,卫生部公布最新数据,新州至少已经有1.1万人二次感染...



还有最新研究预测:令人闻风丧胆的Delta或许将卷土重来!



令人更揪心的是,此前在英国首次发现的不明病因儿童肝炎如今已经扩散至20国,至少四人死亡。


澳洲至少1.1万人已经二次感染


新州卫生部今日报告了18529个新病例,比前一天大幅增加了近6600个。还有21人死亡



维州有11596名新感染者,比前一天增加了817人。14人死亡



南澳今日新增3894例确诊,4人死亡;昆州新增8045例确诊,11人死亡;塔州新增1086例确诊;北领地新增451例确诊;ACT新增确诊1085例。



西澳今日新增病例直接破纪录,达到10182例,6人死亡。



今日,全澳新增确诊高达54868例,死亡人数达到56例!



维州更是成为了澳大利亚第一个超过3000人死于新冠病毒的地区。

 


周四的每日死亡总数也是该州自周六以来的最高值。

 

自边境重新开放和限制放宽以来,澳大利亚整体上出现了更多与新冠病毒有关的死亡案例,2022年的死亡人数已经是2020年和2021年死亡人数的两倍。



仅在今年,维州与新冠病毒有关的死亡人数就占了总数的近一半。


新州自疫情开始以来死亡的总人数也达到了2846人,这也是新州连续第三天有超过20人死于该病毒。

 

这还没完,今天下午新州卫生部通报,


新州首次检测到BA.5和BA.2.12.1两种变种,另外还有6例BA.4感染。



卫生部也终于官宣了关于“二次感染”的数字,经证实,新州至少有11000人感染了一次以上新冠病毒。



在新州两次感染新冠的人中,近一半都是过去六个月内发生的再感染。



新州首席卫生官Kerry Chant说,这些数据存在“局限性”。去年圣诞节前快速抗原检测呈阳性的许多人不太可能在新州APP上注册。


她说,在免疫力自然下降的情况下,预计未来会出新一波感染。



卫生官Chant还警告,不要指望用其他国家的经验来预测新州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们正在准备迎接未来的疫情,很可能是BA.4或BA.5的不同变体,”Chant说。


即将卸任的澳大利亚免疫接种技术咨询小组联席主席Allen Cheng教授对此表示同意,他说现在判断更多变种的到来在澳洲是否会引发第三次Omicron浪潮还为时过早。



“澳大利亚有很多感染病例,但也有极高的疫苗接种覆盖率。如果你看一下平均抗体水平,可能比南非更高,”Cheng说。


新州卫生部的最新监测报告确认了两例BA.5,6例BA.4,通过一个单独的基因测序数据库GISAID检测到至少四例BA.2.12.1感染。


据了解,BA.4和BA.5已经出现家庭传播。



专家表示,新的、有高度传染性的Omicron亚型的出现可能会增加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感染的机会,随着夏季Omicron激增后免疫力的下降,再次感染可能会变得更加常见。



Delta或卷土重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项研究更是让所有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以色列内盖夫本—古里安大学(BGU)的研究人员在一篇新的科学论文中指出,


新冠病毒的Omicron变体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耗尽,而Delta可能卷土重来



这项研究结果刚刚发表在同行评议的《全环境科学》杂志上。


2019年底出现的第一个新冠病毒是Alpha,其次是Beta(首次在南非发现)、然后是Gamma(首次在巴西发现)、Delta(在印度出现),


然后就是传染性更强但更温和的Omicron,目前已经演变出多种亚变种并在全世界传播。



Ariel Kushmaro教授和刚刚获得该领域博士学位的Karin Yaniv表示,虽然Delta变种消灭了之前的变种,


但Omicron并没有消灭Delta。



该实验室团队已经开发出了敏感阵列,可以在废水中区分不同的变种,这将继续监测新冠病毒的活跃地区,即使在PCR和快速检测数量下降的情况下。



Kushmaro教授的团队在2021年12月到2022年1月之间监测了Beersheba的污水,并注意到Omicron和Delta变体之间的这种令人不安的相互作用。


他们还与Granek建立了一个模型,预测Omicron正在“消耗”,而Delta只是在等待再次“袭击”人类的机会。



团队在研究中写道:“SARS-CoV-2的持续传播导致了突变和各种变种的出现。直到现在,每当出现新的、占主导地位的变种时,它都会在短时间的平行期后压倒之前的变种。”



作者写道,最新的变种Omicron正在世界各地迅速传播,发病率报告创下纪录。“与Delta变体不同,Omicron变体的动态表现出不同的特征。Delta变体以前被认为是包括以色列在内的大多数国家关注的主要变体。”


他们写道,如果他们的预测得以实现,其循环可能会导致Delta疫情波的重新出现,或可能产生新的威胁性变种。



在任何情况下,该团队都建议将基于废水的流行病学作为“控制疫情的代表性工具”。


“当然,涉及的因素很多,但我们的模型表明,今年夏天可能会再次爆发Delta或另一种新冠变种疫情,”Kushmaro警告说。



不明肝炎已蔓延20国,至少4人死亡


新冠变种横行之际,又一神秘肝炎病毒引起了研究人员的注意。


这种针对儿童侵害的不明病毒逐步扩散,但我们目前对其仍所知甚少。


世界卫生组织(WHO)也发出警告:目前世界范围内已有至少228例感染波及全球超20个国家!至少4人死亡!




继之前官方通报的1例死亡病例后,5月3日,印度尼西亚又3名儿童死于不明肝炎。



这种不明肝炎的首批病例是在苏格兰10岁以下儿童中发现的,英国目前正在调查140多例确诊。


并且这种病毒只影响到年幼的儿童,大多数都在10岁以下,孩子也没有任何潜在的疾病。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称,自那以后,奥地利、比利时、丹麦、法国、德国、爱尔兰、以色列、意大利、日本、荷兰、挪威、波兰、罗马尼亚、西班牙和美国都报告了类似病例。


在美国,阿拉巴马州在10月至2月期间记录了9例病例。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其中三名儿童出现肝衰竭,两名儿童需要进行肝移植。



虽然这一确诊数字在新冠面前十分渺小,但也“不寻常”。英国卫生安全局的一份简报显示,


2022年才过去4个月,但英国两个儿科肝脏单位因急性、原因不明的肝炎入院的人数已经相当于一整年的量了。



专家说,大多数儿童都应该完全康复,但有些情况很严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近10%的报告病例需要进行肝脏移植。



虽然致病因尚且不明,但目前研究人员提出,一种名为腺病毒的常见病毒在疫情后卷土重来,可能导致了病例的激增。


最初的症状是呕吐和腹泻,随后皮肤或眼睛发黄,称为黄疸。


在所有儿童中均未检测到通常导致该疾病的肝炎病毒(病毒A、B、C、D和E)。



在英国卫生官员强调这一问题后,世界各国开始在儿童中寻找“来历不明”的不明肝炎患者。


WHO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肝炎病例是否有所增加,也不确定人们对这种通常难以发现的疾病的认识是否有所提高。


科学家们认为,一种自疫情以来反弹的常见病毒可能正在“发挥作用”。最近它的传播水平比正常水平高得多。




在接受检测并确诊肝炎的英国儿童中,约四分之三的儿童检测到腺病毒是最常见的病原体。


在四分之一的儿童血液中发现了一种特殊类型的腺病毒F41。


据报道,在美国的9名肝炎儿童中也发现了同样的腺病毒。


英国卫生官员认为,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由于社会融合减少,没有接触到常见病毒的幼儿,现在在没有以前的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受到感染。



约有50种不同类型的腺病毒,通常只会导致感冒,有时会导致疾病和腹泻,但很少会导致健康儿童患肝炎。


卫生专家也在调查其他原因,如新的腺病毒株的出现、以前的新冠病毒感染或两者同时发生。


“虽然腺病毒是一种可能的假设,但对病原体的调查仍在进行中,”世卫组织说。


波士顿儿童医院的传染病专家Richard Malley说,“很难预测这种情况是否会变得更普遍,或者这甚至只是我们2022年传染病故事中的一个小插曲。”



当然,大家对此的第一反应肯定都是:难道是新冠引起的?


专家对此表示:“可能不是直接的(联系)”。此前WHO确认的169名患者中,有20人新冠检测呈阳性。


科学家说,考虑到近几个月病毒的传播范围,这并不奇怪。


目前仍没有证据表明肝炎与新冠疫苗有关,世卫组织称,“绝大多数”的相关儿童没有接种疫苗。



尽管如此,专家警告说,不能完全排除新冠病毒的联系,只是肝炎病例可能与疫情的联系不那么直接。


例如,过去两年实施的公共卫生措施可能导致接触常见腺病毒的儿童减少。根据英国卫生安全局的一个假设,这反而可能会让孩子们现在更容易受到影响,但这也只是推测。



澳洲疫情数据一直以来都居高不下,但今日西澳破纪录,新州日增突然激增至将近2万例。


新的变种也逐渐进入澳洲,未来的疫情究竟会是什么走向,我们也无法预料。


Omicron虽然传播速度极快,但从数据上来看,死亡率和住院率都较Delta有所下降。


但Delta毒株则不同,如果真的卷土重来,势必要比O变种“凶残”得多。


新冠疫情持续不断,不明肺炎又在攻击儿童,疫情前的生活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回忆,不知我们的生活究竟还要被影响多久。


而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即使所谓的“疫情限制解除”,也无法将每日上万的新增和数十例死亡“正常化”。


终究会有人受到影响,也仍会有人因此而死去。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