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新州和维州房主先哭,加息后压力给到这十个郊区!

收藏

新州和维州房主先哭,加息后压力给到这十个郊区!

1688澳洲新闻网 1688澳洲新闻网 05-04 09:49

新州和维州的房主将受到澳储行(RBA)历史性加息的最严重打击,富裕郊区也难以幸免。


Finder比较了澳洲各郊区的平均月供和家庭月收入,以确定房贷压力最大的十个郊区。



该网站分析发现,悉尼Darlington房主的潜在房贷压力最大,其平均月供占到家庭平均月收入的105%。


墨尔本CBD南侧海滨城镇Blairgowrie(88%)和Byron Bay拜伦湾附近的Mullumbimby(85%)预计也会出现类似的压力,其月供占到平均月收入的相当大一部分。


第四到十名依次是维州冲浪海岸的Lorne、新州Byron的Bangalow、新州的Berry、新州的Eastlakes、新州的Milton、维州冲浪海岸的Anglesea以及维州的Queenscliff。



不过这项研究也有一些局限性,比如无法辨别一个郊区内不属于当地人的房屋数量,以及影响收入数据的较高的退休人员比例。


而且该数据使用的是六年前2016年人口普查中统计的家庭收入数字。


社会住房倡导团体Everybody‘s Home调查了全澳5.2万多户家庭,发现工党选区Chifley(涵盖Mount Druitt和Rooty Hill)有73.6%的家庭处于压力之中。


更为富裕的自由党选区Mitchell(涵盖Baulkham Hills和Winston Hills)有73%的家庭受到影响,比例也很高。


在悉尼南区,工党选区Barton有七成抵押贷款持有人也承受压力,该选区涵盖了Rockdale和Hurstville。



财务压力的定义是扣除必要开支后剩余的收入少于5%。


慈善机构St Vincent de Paul Society的全澳洲虚拟维克多利(Claire Victory)批评加息,表示在联邦大选之前,最低收入的澳洲人再次受到打击。


维克多利说:“今天的加息是对生活在贫困中的澳洲人的又一次打击,他们已经把每一块钱都用到了极限。飙升的生活成本、可负担住房的短缺、越来越没有保障的工作和停滞不前的工资,使越来越多的澳洲人几乎无法生存。”



在周二下午储行宣布加息后,工党不失时机地将靴子踢给了总理。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和影子财相查尔莫斯(Jim Chalmers)在一份联合新闻稿中说:“澳人在莫里森领导下已经很难维持生计了,今天对数百万澳人来说就更难了。甚至在今天的加息之前,澳人在他的领导下就已经面临着全面的生活成本危机。莫里森的经济信誉已经破败不堪,现在它完全被撕碎了。”


经济学家们认为RBA不会就此罢休,一些专家预测,到2022年底利率将升至2.5%。


澳洲野村证券(Nomura Australia)的高级经济学家和利率策略师提斯赫斯特(Andrew Ticehurst)最近表示,该机构预测12月之前将每月加息一次。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