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隔离酒店是我能到的最远距离!”,我从LA机场-隔离酒店-医院-LA机场,用时3个月

收藏

“隔离酒店是我能到的最远距离!”,我从LA机场-隔离酒店-医院-LA机场,用时3个月

人在洛杉矶 人在洛杉矶 05-02 11:01

历经疫情两年,终于体会什么叫“有家回不去,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


“候机厅是我能到的最远距离!”



疫情犹如一面照妖镜,自从2019年12月1日,武汉宣布首例新冠病例,直到今日,出现了太多“热门词”!


从最初“封城”、“大白”、“投毒”、“阴谋论”直到最后那句“万里投毒你最快”,彻底压垮了身在海外的学子以及海外华人。




在国外被骂“中国病毒”,回国被骂“千里投毒”……


全球范围的封城、封国、抗疫,2020年,海外华人及留学生群体都经历了难以煎熬、无奈而又失落的日日夜夜。



可是回不去的家,又让我们牵挂又牵挂……


只要不是万不得以,尽可能别给国家添麻烦!


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快,你永远不可能预料到,会有什么突发状况。


最近,一篇微信公众号文章在网上热传,文章题目叫《我在中国三个月的魔幻之旅》,作者是在美华人薛良权。


其分享了疫情回国历险记之:一场3个月,仍然到不了家门口的经历。


早在2010年,薛良权工作在上海,是一名执业律师,后来举家来到美国,生活工作,并考取了美国律师执照,现在在加州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律师事务所。



由于疫情,薛良权已经两年没回过山东老家了。本来没有任何回国计划,但听闻家里爷爷奶奶身体状况不是太好,决定回国探亲。


可是,飞机熔断,很难买到票。



在等待回国的几个月里,家中却传来噩耗,爷爷奶奶相继去世。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无论回国有多艰难,仍抱着信念,决定一试。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经周转,高价购买了一张回国机票。


于是在2022年1月2日,并登上了洛杉矶飞往广州的南航航班,开始了回国之旅。



落地广州的那一刻,便开始了无休止的隔离,起因便是在旅途过程中,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小阳人”,刚入住酒店隔离,就被通知:核酸检测呈阳性,将被转移至医院。



从最初的27天广州第八人民医院的治疗经历——被转移到广州南沙医院继续医学观察14天。



终于在2022年2月16日,解除隔离,被一辆大巴送去白云机场,同车的还有另一名解除隔离人员。


当晚,落地上海,按规定到居委会报备。


居委会表示只需做1次核酸,如果没问题就“自由”了。


2月17日,薛良权拿到核酸阴性报告,但就在19日,上海方面接到广州的通知:和薛良权乘坐同一辆大巴的人“复阳”了,薛良权成了密接接触者。



2月20日,他被送往松江维也纳酒店,开始了又一个14天的隔离生活。


3月6日,也就是隔离的最后一天,他被通知“复阳”了,要再送医院观察。



3月10日,被转到位于金山的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3月16日,出院;18日,再被送去松江美居酒店隔离14天。


3月31日,薛良权终于拿到解除隔离通知书。



当时,却赶上了上海“封城”!浦东已经封城了,浦西还可以自由行动。


他离开酒店后,立即打出租车去虹桥枢纽,决定飞回洛杉矶。


4月1日,踏上从浦东飞往洛杉矶的飞机。


历时三个月,辗转于各种隔离点,最终仍未能回老家。



在回忆这段回国经历,他表示,“虽然人已经在国内,但仍然回不到父母身边,无法给去世的爷爷奶奶上坟,想着隔离结束就可以回家了,但每次都面对新的隔离,整整三个月,如同一世。”


虽惋惜+煎熬,但同样能够理解中国的清零政策,这一路上看到那么多医护人员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也同样面对无法和家人团聚的情况,特别理解并感谢她们的付出。



面对中国人口基数大,人口密度高,老龄化严重,接种率低的情况,仍然相信,封闭的管理可能会减少感染率,重症死亡率。


做为海外游子,我们也会做到,尽可能不给国家添麻烦,一切盼望最后最后的解封,最后最后的胜利。


那便是我们启程,回家的最好时机!


回不去的家,我们牵挂又牵挂……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