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长沙自建房坍塌:“霸道房主”的违章加盖

收藏

长沙自建房坍塌:“霸道房主”的违章加盖

三联生活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05-02 09:01

4月29日,长沙市望城区金山桥街道金坪社区盘树湾一居民自建房发生倒塌事故。倒塌楼房共8层,楼里有小商户、饭店、放映咖啡馆、家庭旅馆和自住房。截止5月1日晚,初步核实房屋内受困人员23人,已救出7人(送至医院后生命体征平稳);另排查显示,事发地附近有39人失联。受困和失联人员中,主要为长沙医学院学生和附近商户经营者和员工。


坍塌楼房所在的盘树湾曾是长沙西北的郊区农村,二十年前,长沙医学院迁至这里后,慢慢形成了商业聚落。此后,附近的乡民逐渐建起更高更多的自建房,以供出租。事故发生后,5月1日,坍塌楼栋的房主吴某勇和3名施工设计人员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5名工程检测公司人员因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救援的困难


“轰”的一声,像是“铁桶里放炮”,4月29日中午12时20分左右,章霞在自家奶茶店听到巨大的闷响。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她想到隔壁楼门口正架起一座灵堂,在举办丧事,便以为是煤气爆炸震塌了棚子,还劝员工不要惊慌。打开大门,一大股灰尘直冲进来,眼前“像是大沙漠”,走出去看,才发现灵堂另一侧的那栋楼塌了,坍塌处离自己只有10米。


2022年4月29日,湖南长沙望城区一栋楼房发生坍塌(图 | 人民视觉)


章霞的奶茶店位于长沙市望城区金山桥街道金坪社区盘树湾,也就是长沙市西北方向上,绕城高速和普瑞西路夹角里的一片城中村里,与东边的长沙医学院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城中村内部的街巷在地图上没有显示名字,当地人和长沙医学院的学生习惯把这里的街巷称为后街,并一街二街三街区分,奶茶店和坍塌的楼栋都在后一街,与长沙医学院隔得最近。


章霞走出去看清楚是楼塌了时,一个女学生正从废墟里钻出来,直接跑向了旁边长沙医学院的方向。章霞只见她浑身被灰尘蒙盖,只剩眼睫毛还在一眨一眨。“吓死个人了”,章霞担心自己的房子也塌了,赶紧回到店里把父母和员工喊出来,什么物品都没来得及拿。


坍塌发生时,同一条街上一家宾馆的老板李升杰(化名)也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响声,然后看到灰尘迅速弥漫,“像是天一下子全黑了”。他当时刚从倒塌楼栋的隔壁和朋友聊完天出门,看到这个景象,原地等了一两分钟,稍微能看清些人后,想到朋友还在楼里,李升杰立刻回头去寻找。


李升杰看到的景象是,坍塌楼房巨大的冲击力打穿了隔壁楼的墙面,不少砖石都落进隔壁楼。他朋友在一楼,他冲过去呼喊朋友的名字时,砖石下方传来了回应,他立刻喊住路边的几个人,一起营救朋友。事发突然,李升杰形容自己 “一下子是懵的”,只知道用手一块一块地“扒拉”,四五个人一起扒了约20分钟,才终于将朋友救出来,此时,消防、公安等救援力量也渐次赶来。李升杰这位朋友后来成为报道中的第一个获救者,他也在这里经营着一家宾馆。


事故现场,救援工作正在开展(图 | 央视新闻直播截图)


事实上,除了李升杰的朋友,楼里的人员,坍塌楼栋附近也有很多人失踪。4月30日晚,事故现场调度处置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称:4月29日12时24分,长沙市望城区金山桥街道金坪社区盘树湾一居民自建房发生倒塌事故。公安部门通过技侦和大数据等方法排查,初步核实房屋内受困人员23人,已救出5人;另排查显示,事发地附近有39人失联,失联人员情况正在进一步核查。5名伤者已送至医院救治,生命体征平稳。


相关负责人表示,为全力搜救被困人员,当地紧急出动消防人员、武警官兵和社会应急力量700余人,调集消防车、大型吊车、发电车、生命探测仪等各类救援设备120余台套和搜救犬,开展现场搜救。5月1日下午和晚间,在直播中,人们分别看到第6名和第7名受困人员被救出。此时,距离楼梯坍塌已过去了58个小时,救援仍在继续。


5月1日晚,第七名被困人员被救出(图 | 央视新闻直播截图)


黄文利也在事发地附近200米左右开一家凉面小吃店,他告诉本刊,4月29日下午2点左右,也就是坍塌发生了1个半小时后,塌楼所在的后一街,以及旁边的二街已全部封闭,商户和住户现已搬空。这两天,黄文利一直在紧密关注救援情况,他在现场看到,救援人员需要用铁架子、钢管等设施,对旁边楼栋破裂的墙体进行加固。因为坍塌的楼栋夹在两栋楼之间,坍塌后空出来的距离也只有10米宽,大型挖掘机等救援设备难以进入,只有一辆小挖掘机能够作业。因此,现场救援目前仍依靠人力,黄文利据此推测,这是救援进展较为缓慢的原因。


消防、应急等部门工作人员已紧急赶赴现场进行救援(图 | 人民视觉)


消防支队政治委员文湘辉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提到,事故现场救援十分困难:一是倒塌建筑两侧相邻建筑受到严重破坏,随时可能倒塌,给消防救援人员和被埋压群众带来极大隐患;


二是倒塌建筑有大量预制板、梁柱和砖块等物品,属于垂直坍塌,层层叠压,环境错综复杂,并且救援空间狭窄,只能进去少量人员采取边加固、边掘进的方式作业,以防再次发生倒塌事故;


三是施救作业面受到限制,不能使用大型机械和工具作业,并且纵深推进不宜动作过大,否则可能给被埋压人员造成二次伤害。在这种情况下,消防救援人员正在争分夺秒实施救援。


救援人员称现场环境复杂,救援难度高(图 | 央视新闻直播截图)


加盖的自建房与霸道的房主


在4月30日的发布会上,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倒塌房屋系居民自建房,共8层,其中1楼为门面,2楼为饭店,3楼为放映咖啡馆,4、5、6楼为家庭旅馆,7、8楼为自住房。承租户对房屋有不同程度的结构改动。房屋倒塌具体原因正在深入调查中。


(图 | 央视新闻直播截图)


多家附近商户向本刊证实了后街存在自行加盖的情况。在三街开鸡柳店的本地人王超(化名)介绍,从前,这附近的房子都是乡民的自住房,约2-3层楼高。二十年前,长沙医学院迁至这里,乡民有的在自家房里做生意,有的则将房屋出租成商铺,慢慢将附近街道变成了一个商业聚落。


2005年,长沙医学院由专科院校升格为普通本科院校后,学生规模进一步扩大,附近商家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约10年前,不少乡民开始将原本的自住楼房推倒重建,新建的房子比原来高大,自住之外,剩下的楼层还向外出租。


根据当地政府的规定,乡民的自建房最多建5层。但这些年,随着后街商户越来越多,对房屋的需求越来越大,乡民对房屋自行加盖的情况一直都存在。“一眼望过去,觉得房子比以前又高了一些”,王超说。


章霞的房东则告诉本刊,约两三年前,倒塌楼栋的房主就在原来6层楼的基础上,又加盖了两层顶棚。章霞的房东猜测,政府管理人员可能没有注意到这家这栋房子违规加盖,因为“加盖的顶棚往后缩了,走在街上根本看不见,相当于盲区” 。


在附近做批发生意的乡民孔德文(化名)和坍塌楼栋的房主吴某勇有过一些往来。根据他的介绍,吴某勇今年快60岁了,是这里的老居民,一直靠收租为生,为了多建房,甚至还将一个3米5宽、7米长的通道建成了一个新的屋子,而这个通道,按规定是作为消防通道的。另外,这些年,房主也经常找人过来,对自家加盖的顶棚修修补补。楼房倒塌后,孔德文向本刊指出倒塌楼房顶部一个看起来像烟囱的部分,说那里就是在消防通道上违章建起来的。


事故现场(图 | 微博@湖南消防)


‍‍‍‍‍‍‍‍‍‍‍‍‍‍‍‍‍孔德文说,吴某勇的性格很霸道,霸道首先体现在,在整条街上,他家的房租最贵,且几乎年年都会涨房租,和租户关系搞不好,每一两年,都会换一波租户。另外,吴某勇和周围人的关系也十分不融洽。根据孔德文的了解,吴某勇的隔壁栋是他哥哥的房产,但两栋房子之间有一条1米5宽的过道,原因是吴某勇哥哥70多岁了仍然单身,曾与一个老婆婆谈论婚事,想把自己的地基送给老婆婆的儿子建房,换取养老送终。因为此事,吴某勇与哥哥大吵一架,并在两栋房子之间划下了清晰的界限,成为整条街上少有的宽阔过道。坍塌发生时,吴某勇的哥哥刚去世,当天正在办丧事。


5月1日,长沙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经查,房主吴某勇和另外3名施工设计人员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另有5名工程检测公司人员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目前,公安机关对该9人予以了刑事拘留。


失联的学生和小商户


周雪儿(化名)今年在口腔专业读大一,她告诉本刊,她的同班同学中,陈子瑞、邓佩昕、李梓萌都处于失联状态。4月29日上午,她们还在生物课上坐在一起,课堂之下,几个人偷偷商量中午去吃什么。周雪儿记得,除了她,另外三个女生都打算去吃麻辣烫,她们还“安利”给周雪儿,说后街的那家杨国福特别好吃。但是,周雪儿惦记着前一天吃过的外卖,番茄风味浓郁,她还想回宿舍继续点外卖,拒绝了朋友们的邀请。


中午在宿舍吃饭时,她听舍友说,后街的一栋楼塌了,便急忙问是哪家商铺,得到“杨国福”这个答案时,她觉得身体一寒,赶紧给朋友们发消息,打电话,但是无人回复。第二天再打过去,她们的电话关机了。那家杨国福正是坍塌楼栋里的商户之一。


失联的3个女生是周雪儿进入大学以来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她们常常一起聊八卦,搞怪,聚在一起时总会捧腹大笑。快要进入夏天,几个女生为了一起穿漂亮的裙子,还建了一个“预备辣妹打卡群”,每天在里面互相监督,练习一门线上健身课程。现在,微信群的聊天记录停留在4月29日中午,当时大家计划着五一假期去市里玩密室逃脱。


这几天,学校封锁了去后街的北门,周雪儿只能通过手机里的消息,持续关注朋友们的救援动态,“熬不住就睡一会儿,醒了又什么也做不下去,想尽可能看新的进展,但很难在网上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同样只能在手机里关注进展的,还有蔡毅臻的父亲。蔡毅臻同是此次失联的长沙医学院学生之一。收到学校通知后,蔡爸爸和侄子立刻从福建老家赶往长沙。在和家长的沟通中他得知,和女儿一起失联的还有她的两个舍友。他猜测,女儿也许也被困在杨国福,因为他听女儿说起过,喜欢吃麻辣烫。


他告诉本刊,在长沙被安排住宿后,自己和其他家长一直没有的到任何有关救援的信息,只能从社会的新闻报道中获取一些简单的信息。家长们想去救援现场,但进不去,也看不到救援的任何情况,“已经过了36小时黄金救援期了,我们都很着急,真希望自己一块一块板材地刨出我的女儿。”


4月30日晚,在安排的酒店大厅里,失联学生的家长们统计了一份失联孩子的名单,并同时写了一份请愿书,希望相关部门能公开救援过程和事件相关信息。根据此前的4月30日的官方通过,事故中涉及到的失联学生有36人。一名家长告诉本刊,5月1日,失联的名单又新增了几个孩子。


家长们自发统计的失联学生名单和请愿书(受访者供图,经家长要求放出名单)


除了医学院学生,该楼各商铺也有店员仍处于失联状态。一名学生李想(化名)告诉本刊,她经常光顾奶茶店就在这栋楼的一楼,杨国福麻辣烫旁边。事发后,她一直在这家店的qq群里关注最新消息,但一位店员告诉同学们,还有两个店员没能出来。


李升杰则介绍,坍塌楼栋的4-6层是一家家庭旅馆,刚开业2个月,负责经营的老板娘性格开朗,为人勤快,还独自带着一个儿子。李升杰听说,老板娘以前在其他地方开宾馆时,有二十几间房,还在宾馆边开了个快餐店,但只雇了一个帮手,“特别拼”。事故发生时,老板娘的儿子在外上学,逃过一劫,但老板娘没了消息。这几天,李升杰想到前一天晚上还说过话的老板娘,第二天就不见了,难受得晚上睡不着。


(文中李升杰、王超、孔德文、周雪儿、李想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