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震撼!巨型邮轮沉没、船长弃船逃离,581人全员奇迹生还

收藏

震撼!巨型邮轮沉没、船长弃船逃离,581人全员奇迹生还

英国报姐 英国报姐 05-01 11:25

1991年,一艘名为Oceanos的豪华游轮在南非海岸航行时突遇风暴,沉没大海。


船尾抛向空中,船首坠入海洋,沐浴着下午两点的阳光,这艘在大海上航行了近40年、给成千上万人带来过美好旅途回忆的游轮消失于大海,结束了自己的使命。



航行于法国与非洲之间,Oceanos号服役的39年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它曾在大西洋与印度洋上破浪,也一度被拍摄进80年代的电影中展现光芒。


而在沉没之后,当人们再提起它的名字时,同样被提起的还有在最后一趟旅途中,它所运送的581名客人与船员。



在沉没前的生死时刻,游轮上上演过一出紧急救援。船长和船员弃船而逃的情况下,581人从风暴中全部生还。


在今天看来,这仍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奇迹。



风暴降临


1991年8月3日,Oceanos号从南非东伦敦出发,前往德班。


担任这趟航行船长的是Yiannis Avranas,作为一名拥有20年军队经验和30年海员经验的“老人”,面对大海和天气的各种刁难,他都有足够的信心应对。



当天早些时候,强风和大雨多次推迟了前往德班的最后一班航程。但由于情况没有好转的迹象,为了防止行程无止境地耽搁下去,船长最终还是决定起航。


狂风暴雨之中,Oceanos号义无反顾地冲进大海。为了弥补延误的时间,Yiannis下定决心提高邮轮的航行速度。


但这次的情况,似乎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乐观。


邮轮刚开始航行不久,乘客们就感受到剧烈的颠簸,最开始,大家都觉得这是暴风天气的航行常态。



随着邮轮远离岸边,深入大海,颠簸越来越剧烈,乘客们感受到明显的失衡,就连服务生也因为维持不好平衡,弄洒了托盘里的饮料和食物。


海浪猛烈撞击着船体,焦急的客人们开始涌入休息室。船从左舷到右舷疯狂地摇晃着,盆栽、烟灰缸和椅子在房间内四处滑动,还留在大厅里的人们不得不离开座位,互相依偎着坐到地板上。



“等风小一点就会恢复正常吧”,抱着这种想法的乘客们,最终等来的却是一声低沉的爆炸。


随着爆炸声响起,邮轮上所有的灯同时熄灭,电力系统瞬间瘫痪。恐慌随着黑暗一起蔓延,乘客们心中最后的期待也彻底消失。


这艘邮轮,真的出事了。



是邮轮出现了故障还是船体破损?目前能不能联系到救援?邮轮有没有严重到沉没的地步?到沉没的那刻还有多长的时间?


所有人都在等待船长的指示,等待那自信而强有力的通知声重新响起。


但黑暗之中传来的,只有骚动和慌乱。


吉他手


“风暴变得越来越糟。”


吉他手Moss意识到,自己可能正在经历30年人生中最危急的时刻。


来自津巴布韦的Moss和妻子一起在邮轮上工作,为乘客们提供演出服务。通常是在船驶离港口时,他会和大家一起,在泳池甲板上举办派对。



但因为风暴过猛,当天的派对转移到了室内,Moss一边弹着吉他一边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试图在船摇晃时保持平衡。


但种种迹象让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他以前从未见过服务生打翻过食物托盘。他们通常会端着饮料和食物,游刃有余地穿梭在客人之间,但这天,所有人都在尽力维持好自己的平衡,以致于食物和饮料都洒到了地上。


Moss的妻子也感受到了潜在的危机。她决定去房间里准备一个应急包,以防万一。



在她离开后不久,Moss突然听到爆炸声。


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他在黑暗中等了一会儿,但无论是船长还是船员,似乎都没有下达任何指令,本来不那么害怕的Moss也开始感到不安。


在大海中央的一艘船上,在漆黑的夜里,在一场可怕的风暴中,对未知的恐惧足以让任何人失去理智。


他突然意识到,耳边已经听不到引擎持续不断的运行噪音。整艘邮轮都失去了动力,正在减速。


很快,Oceanos就侧身漂流在汹涌的海浪上,再也不能前行。



大约一个小时过去,休息室里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人群开始躁动,所有人的情绪都绷到了极点。


Moss抓起手边的吉他,开始和其他艺人一起唱歌,试图让人群保持冷静。


音乐声中他发现了更残酷的真相:邮轮正在倾斜,在风暴中被抛来抛去的船体,不再能保持水平位置。


他决定找出真相。


自救


穿过甲板下的黑暗,下到船舱,Moss和妻子、负责表演的魔术师和几位朋友一起寻找问题发生的原因。


耳边传来的是慌乱的、不同语言的交流声,有人拿着包,有人穿上了救生衣,在恐惧面前,每个人都在努力维持仅存的理智。



终于到达舱底的Moss听到,隔绝的防水门后面传来水的声音。


厚厚的金属门作为安全屏障,在船体进水时能防止水从船的一个隔间流到另一个隔间,它们一直紧紧关闭着。


但门后传来的水声却提醒着众人:水已经进到船内,而且终将把整艘邮轮都拖下水。


最让人恐惧的是,在向邮轮主管确认后Moss得知,船长弃船不知去向,5名船员和一众高级官员早些时候已经坐救生艇离开。


整艘船上已经没有人有能力组织自救,等待大家的,似乎只有死亡。


最了解情况的,似乎只有自己和身边的几位朋友:吉他手、表演者、魔术师。


为了先确保大家不沉入海中,Moss首先想到的,是把乘客们转移到救生艇上。



他们不知道如何撤离一艘游轮,也不知道如何将高悬在甲板上方的救生艇沿着船的两侧下水。


他们不知道如何如何保持救生艇的稳定,不知道如何启动救生艇的引擎,甚至不知道钥匙在哪里。


但在死亡面前,他们被迫成为英雄。


一行人用尽全力,将邮轮右舷的所有救生艇都放下水,每艘起伏的救生艇都塞满几十人。



人们在漂浮的救生艇中哭泣,尖叫,在深夜的大海中随着汹涌的海浪漂走。天气寒冷,海上只有无尽的黑暗,Moss看着他们消失在水雾中,转身继续救援其他人。


Oceanos开始吸收越来越多的水,并且明显地向右舷倾斜。在升高之后的左舷安全地发射剩余的救生艇,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事。


如果硬要到左舷的高处操作救生艇,可能会导致乘客受伤甚至坠入海中,考虑到一行人没有专业技能保证乘客们的安全,Moss他们决定放弃救生艇逃生的策略。


但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奇迹呼救


无法再启动任何救生艇,但仍有数百人需要救援。绝望之中,Moss决定尝试无线电呼救。


橙红色的灯光在黑暗中闪烁,他不知道大部分设备的用途,几个人到处探索不同按钮的用处,轮流尝试使用无线电发送求救信号。


希望被一次次扑灭,在反复尝试之后,他们终于听到一个深沉、浑厚的声音。


那一刻,他们知道,有救了。



但对方听到尝试呼救的是吉他手和魔术师时还是愣住了,Moss无法给对方提供具体的坐标信息,他只知道邮轮可能仍然漂在东伦敦港和德班港之间。


“我们正在下沉,我不知道我们船长在哪儿,我们下面的一个甲板已经被淹了...”


幸运的是,还是有两艘船找到了他们。但靠近Oceanos的两艘船每艘只有一艘救生艇,依然无法撤离所有乘客。



他们与开始组织空中救援任务的南非当局分享了沉船的坐标,希望救援部队能及时赶到。


做完这一切,剩下的只有等待。


邮轮缓缓下沉,三个多小时后,第一架救援直升机终于抵达。



作为临时负责人,Moss接受救援者委托,承担起运送乘客的重任。他需要用安全带绑紧乘客,确保升空时不会坠落。


五分钟的临时培训后,他开始帮船上的人准备逃离。



一个又一个的乘客随着绳子悬到半空中,强风让整个过程显得异常危险。他不知道这个过程中是不是有乘客会因为自己的安全带操作而受伤,一度失去了勇气。


但Moss意识到还有这么多人在船上等到救援。


他别无选择。


作为最后几个得救的人之一,当载着Moss的直升飞机降落在草地上时,邮轮上的乘客们欢呼雀跃地朝他跑来,伸手拥抱他。



Moss开始哽咽、抽泣,他倒在草地上,感受劫后余生的喜悦。


在船上最后一个人被空运到安全区域后大约45分钟,Oceanos彻底沉入水下。


所有提前被送上救生艇的人也都被过往的船只救起,像奇迹一般,无人丧生。


8月4日的清晨,如约而至。



一年后,船长Yiannis和五位船员因没有协助逃生而受到制裁。


再往后,吉他手、拯救了全员的英雄Moss做了多年邮轮艺人后,正式成为邮轮总监。



再提起当年的生死时刻,Moss想起的是一切努力都尝试之后,等待最终救援到来的情景。


他和妻子有一个15岁的女儿,她也曾在Oceanos上,几天前才下船,回到了南非的寄宿学校。


想到女儿时,Moss对妻子说:


“我认为这艘船会沉没,我们很可能会葬身大海。”


“但她不能失去双亲,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必须确保至少有一个人活下去。”



救援部队尚未赶来,风暴继续袭击着邮轮,Moss和妻子坐在黑暗中望向海面,祈祷不会为时已晚。


那之后几个小时,太阳升起,照亮了整片大海。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