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北京地理老师任铁生失踪案(分析篇)

收藏

北京地理老师任铁生失踪案(分析篇)

没药花园 没药花园 05-01 10:13

大家好,我是Wapi。


上一篇中,我写了任老师失踪的经过,并分析了手机信号,请先阅读《北京地理老师任铁生失踪案(案情篇)》


这个案子也做过一个简单的视频,在腾讯视频网站上搜索:没药花园,即可收看。


铁驼山上有丰富的可食用山楂果等野果,可以裹腹、补充水分。任老师的地理、户外经验丰富,应当懂得如何自救。有搜救队员认为,在有水、有吃的条件下,如果出现受伤、被困等情况,他应当可以坚持一段日子等待救援。


(鱼儿提供)


鱼儿讲述,大部分搜救案例,如果当事人出了意外,通常会在路边或其他容易出现意外的地方找到尸体。他们当年在搜救任老师时,思路是一样的,先找最有可能的地方,没有的话,二次搜索看有没有遗漏,同时思考其他可能性。有相当一段时间,他们很挺迷茫。任老师不是故意求死,不会刻意去一些不容易发现的犄角旮旯,为什么会找不到呢?

 

时至今日,任铁生老师已经失踪十三年,为什么自从留下字条后,就仿似凭空消失,尸骸、随身物品都没有留下踪影呢?


下面我们来讨论几种可能性:

 

野兽说

 

有人猜测,任老师是不是在山间遭到野兽袭击?


有的文章说,当地有狼、豹子、鹰、野猪等野兽。但搜救队的人称,他们当年只遇到过野猪和狍子,且野猪一般见人就跑,很少主动攻击人。而对于2008年时是否真的有土豹子,其实一直没有定论。


(狍子)


门头沟地区的大部分野生动物,如野猪、狍子、鹰都不太可能杀死人类。搜救队员也没有发现人与野兽搏斗的痕迹。

 

其次,即便真的遇到猛兽致命攻击,也应该留下尸骸和随身双肩包、登山杖等物品,这些不太会一同消失无影踪。


所以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比较低。

 


黑煤窑说

 

任老师有一位外国朋友Tom,比较倾向于任老师是在黑煤窑遇险受困,或与之有关。他曾多次上山探访不同的黑煤窑,希望获得与任老师有关的消息。

 

但我和鱼儿交流后,认为这种可能性也很低。

 

当时铁陀山上有正在运营的和已经废弃的煤窑。鱼儿印象中走到过一个废弃的煤窑前(窑口已封住),还拍了张照片,后来有队友告诉她,那个废弃煤窑已经搜索过,没有价值。

 

她描述正运营的黑煤窑前一般都有一个大门,门口附近拴着很凶的大狗,如有外人靠近,狗通常会玩命叫,如果停留徘徊,里面的人通常也会出来把人轰走。任老师的外国朋友数次因意图靠近黑煤窑,而遭到驱逐。

 

那一带的黑煤窑按常理不会特意跑到铁驼山上抓壮丁,因为那里人迹罕至,守一天也难遇到一个人。而且黑煤窑本来就是非法的,如果这样随意在自家门口随便抓游客,万一警察上门搜查,他们的煤窑很可能会遭到关闭,因小失大。

 

那任老师会不会下山时不小心走到一个黑煤窑门口,被抓进去呢?这种可能性也很低。因为根据后来的经历,黑煤窑一旦发现有外人靠近,常规做法是把这人轰出去,不让窥探,就像对待外国友人。

 

还有人认为任老师是因为发现黑煤窑而被灭口。这更不至于。那边的运煤车辆进进出出,当地村民也知道,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没有人会因为发现一个黑煤窑就导致被杀、被绑架。如果是这样,那位外国朋友,也不会每次毫发无伤地回来。

 

只能说,这个可能性也很小。

 

猎户谋害说

 

似乎大部分网文都猜测任铁生老师遭到谋财害命。这种说法比较吸引人,也易于传播。而网上流传的一种说法是,任老师遭到猎户的谋杀。


有博主猜测,猎户在山中布置了钢丝套子,还养了狗,他跟踪任铁生上山,将他杀害。A点附近只有卫生纸,没有粪便,也因为粪便被他养的狗吃了。


(这里提一下,山中三户守林员都养狗,而我在搜救人员提供的照片中看到了粪便和卫生纸的照片,但现在大家不确定是任老师留下的还是后来的搜救人员。央视纪录片也提到了A点附近有粪便和卫生纸,且有最早发现A点的燕捷等人出镜,并未否认这个信息。)


也有人认为,是猎户的钢丝套子导致任老师受伤被困,猎户发现后为了逃避责任,杀人灭口。


这种理论可信吗?

 

上篇我们提到过,十字道村已经废弃,只留下三户人家:老张、安大爷夫妇和猎户,其中老张是最后遇到任老师的人,安大爷夫妇常住在那里,养了两条狼狗。他们是距离铁驼山最近的一户人家,也给搜救队提供了很多帮助。


而这个猎户住在小店子村(十字道村往西一公里多)。可能见过他的人比较少,增加了神秘感。


但黑吉斯表示,猎户就是个普通人,没有外界传得那么玄乎。罗艺则说,猎户曾带他走过一些不好走的小路和断崖寻找任老师,并带他检查了一些山洞。


据罗艺表示,猎户确实下过不少套子捕狍子,但这种钢丝套子一般伤不了人。


我搜了一些图片,看到山间的套子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它一般都是小小的、贴着地面的,对于人类来说,最多只是绊个脚,不太可能让任老师受伤到要被杀人灭口的程度。



罗艺说,后来因为搜救人员太多,把猎户下的套子都毀了,他失去谋生的手段,便在2008年12月搬走了,所以后来搜救的人没见过他也正常。

 

至于说猎户跟踪任老师上山后杀害他则更不合理。从任老师在10月1日12点留下的字条看,他在登山当晚回不了家确实是因为迷路了。他在9月30日迷路后平安度过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中午自己继续前进,他都是安全、自由的。这就排除了有人尾随他上山后把他杀害的可能性,毕竟没人会等一夜不动手。

 

目前看,没有实际证据指向猎户,只停留在猜测。

 


山中遇劫说


10月1日下午4点多,直线距离18公里外的禅房基站收到任老师手机关机的信号,于是有人认为这代表了他的人和手机分离。


(没药花园制作)


那为什么人和手机分离呢?有人猜测,任老师在失联第二天,也就是10月1日中午留完字条后,在下山途中遇到歹徒。歹徒杀害他后,抢走手机,带到禅房基站附近关机(或没电)。


但我们在上一篇中其实已经仔细分析过手机信号,可以说,很大概率手机在10月1日下午关机前并未被带离铁驼山。



那么把手机的情况和这种猜测结合下,会不会是任老师在10月1日下山途中遇到歹徒,歹徒抢走他的手机并在4:16于山中关机呢?


这个其实和怀疑猎户是差不多的理论,只不过它认为凶手是其他藏在山中的其他人。


国内偶尔发生驴友被打劫的事,任老师会不会在山中无信号处遇到了劫匪?


如前面所说,2001年时十字道村已经废弃,几乎没有村民,也极少有游客。理论上,这种人迹罕至的荒山不太会是劫匪选择的打劫场所。山上没吃没喝,极容易迷路失温,他(们)可能守上好多天都等不到一个猎物。就算他(们)能侥幸守到个人,也多半是男性村民和驴友,自己打不打得过还不一定呢,真制服了对方,也未必有多少财物可抢。



而且这是座巨大的野山,山上没有路线,许多时候只能在一人高的杂草中摸索穿行。就算歹徒有心上山寻找猎物,要刚巧和独行的任老师遇见,也得是极其凑巧才行。


有个歹徒要敢在这种荒山野岭伏击作案,起码得确保自己是个铁驼山的老熟客,对整个山势地貌了如指掌吧。那么这三家护林员会从来没有发现、察觉这样的可疑人士吗?(说来说去好像又回到了猎户身上)


而老张回忆,那个10月1日他只见到任老师一个游客爬山(可能因为那个国庆节门头沟地区天气不好)。



好,我们假设在偌大的山中,真有个人和任老师巧遇,且起了杀心。但在这种流窜作案的场景中,通常凶手会丢下尸体,或者简单隐藏后就逃离现场,很少会花大力气隐藏尸体。


毕竟他也没办法藏,要埋尸得预先随身带个铁楸,总不能徒手挖泥吧?要抛尸山洞,得能够立刻找出足够隐蔽(至今没被搜救队发现)的山洞,且得有力气把173cm,190斤的人进行拖曳转移。


鉴于以上种种考虑,我认为任老师在铁驼山中巧遇歹徒并被杀害、抛尸的可能性不太高。


(上一篇的北京网友留言)


那么山中那个穿年轻女孩衣服的白骨(白骨化了,在那里很久了)是怎么回事呢?目前不知道案子破了没,结论是什么。


假设是谋杀的话,由于上山都要靠双脚走,凶手扛着尸体来此地抛尸的可能性很小。比起女孩独自一个人上野山时偶遇陌生凶手的理论,我认为更可能是她和凶手结伴上山后被同行者杀害,凶手把尸体丢那,自己独自逃下山。


 

山下遇害说

 

这个理论认为,任老师在10月1日下午已经顺利找到路下山了,但可能在山下某个地方遇害。


结合之前的手机信号的结论来总结下:任老师10月1日中午开始继续寻找下山路,到了下午4点多,他依然在山中,没有找到信号拨打电话。这时,手机没电关机了,在禅房基站留下记录。


后来他找到了路,回到了十字道村,但在下山后的某个地方遇到了坏人、遇害。陈一也在报告中倾向于这个推测。



这种推测尝试回答一个困惑:为什么从A点到十字道反复搜索也找不到任老师和随身物品?因为,他已经走出了铁驼山。


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也同样引发疑问:下山后就没人见过他吗?山脚下的几个村子里有村民居住。上山时他因为问路和多个当地人攀谈,下山时他缺水缺食物缺睡眠,且需要和家里联系,为什么就没有任何人提到被他求助或者攀谈呢?他还没来得及找到电话给家里人报平安就遇害了吗?他在山下何处遇害?什么场景遇害?遗体又在哪儿至今不被发现呢?


(山脚下村子有人居住、放羊)


从我的经验来看,任老师这样60多岁强壮、穿着朴素的男性驴友较少会是随机作案抢劫的目标。相较而言,女性或者看起来随身携带大量现金的商人、旅客,更容易成为作案目标。


而且如前面所说,在陌生人随机作案的案子中,精心掩藏尸体的情况还是比较少的,罪犯一般得到财物后,立刻逃离现场。由于两人之间不存在社会关系,罪犯通常不担心被追踪到自己身上。如果不是刻意掩藏的话,那么多年过去,任老师在山下的遗体应当被人发现。


当然,谁都可能会倒霉,刚好遇上一个不理性的罪犯。这个罪犯甚至可能根本没什么合理动机就杀人并隐藏尸体。这比在野山上遇到这样一个人的概率确实高一些,所以还是保留这种可能性吧。


落入深坑说

 

最后要讨论的可能是:任老师在10月1日下山途中发生意外,不小心掉下悬崖或者落入天坑,至今未被找到。我个人认为这种可能性相对比较高。这也是一些参与过搜救的同学的看法。

 

铁驼山海拔约1100米,2008年雨水丰富,灌木长得茂密,一人高的杂草和树木连成一片,遮挡视野(后来因为搜救的人多了,才走出了路)。

 


那里不仅有许多悬崖峭壁,有天然的坑洞,还有非法煤矿过度开采造成的地表下空洞。

 

有些洞口高出地面,一眼就能发现;有些是与地面平的洞口且不大,走近了才能看见;还有些洞口被浓密的植被覆盖,在地面上完全看不出来。

 

(鱼儿提供)


据网上介绍,天坑洞口周围地壳的厚度也许只有不到一米,有人踩上去时便会发生坍塌,人会直坠十几米到三四十米深的黑洞里。有的洞不仅深,而且下面空间大,四通八达。

 

搜救队还发现了一个天坑,内有二十多具陈年白骨,被称为骷髅坑。当地村民都知道这个骷髅坑,据说这些骷髅可能是早年的土匪。

 

(户外爱好者下到骷髅坑的照片,黑吉斯提供)

 

鱼儿曾讲述一次惊险的经历。一次正在沿路进行搜索时,一个队友走在她前方五六米,突然踩到一个被植物覆盖的洞口,掉了下去,多亏他反应快,自己撑住了洞口边缘,爬了上来。

 

此外,因为踩空掉下悬崖的事也时有发生。2015年2月,北京驴友余先生在门头沟登山后失联,一周后余先生遗体在门头沟一处约80米高的断崖下被找到。

 

以铁驼山的地形特点来看,独行驴友不小心踩空掉入深坑,或者摔下悬崖的可能性都不小,特别要考虑到第二天天气不佳,且任老师一夜挨冻挨饿后体力也透支,警觉性会降低。


而手机在下午4点多的关机信号,可能是在他坠落后没电关机的,也可能是在他坠落前就没电关机了。后者更有可能,因为掉到山洞或者谷底后地势更低,恐怕关机都连不上基站。


搜救队当年曾尽力搜索,反复观看平面立体卫星地图等,划区划片,直线拉网,必要的地方如悬崖天坑等,甚至绳降下去搜寻,但始终一无所获。


 (鱼儿提供)


为什么任老师没被找到呢?因为当年大规模搜救仍旧存在盲区。


(去悬崖下搜索,黑吉斯提供)


铁驼山地形复杂,大家又不能准确知道任老师到底走了哪条路线,所以,这也很正常。


黑吉斯表示,他是去过铁驼山算比较多的队员了,包括搜救时和搜救结束后,但A点与十字道之间仍有许多地方他未曾踏足,很多崖下谷底未曾搜寻。


我们看地图,把铁驼山和北京市比较,就可以知道它有多大。



搜救队员丽丽曾在央视采访中也说过:“这么大一片这种山体,别说几百人,几万个人放进去,你也很难寻找到一个人。”



综上,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比较高:10月1日那天下午,任老师不小心跌落在哪个深坑或者悬崖谷底,至今未被人找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双肩包等随身物品一同消失,毫无踪迹。


完整推测

 

我结合线索,完整还原下任铁生老师可能遇到了什么:

 

9月30日大清早,任铁生先坐地铁,后来又换公交车,来到妙峰山镇附近。上午7点20他打电话给弟弟,手机连接镇政府附近的基站。

 

之后,任老师在担礼村徘徊,并向街边小摊贩打听核桃多的地方,听取建议前往王平。


他在10点多时于十字道村附近再次问路,老张为他指明去铁驼山的路。

 

他在上山时,不时会用报纸标做记号,在穿过山楂林时,因为视野受阻,一时绕不出来,所以做了比较多的标记。他一边做标记,一边上了山顶。

 


他在9月30日3点左右登顶,下山时疑似还接了个牌友的电话。


9月30日下午3点29分,任铁生接到一位牌友的电话,两人聊了一会,任声称自己正在下山,无异常,通话质量良好。(对于这个电话目前问到的人都是“听说”,没法确认。)


假设电话存在,那么他很可能是在从山顶到A点的路上接听的。根据耗子提供的手绘图,以及罗艺确认,只有从山顶到A点的某个位置有信号,而接下来从A点到十字道都没有信号了。


(耗子提供)


这说明任老师3:29时已经走偏了,没有按原来上山的路返回。为什么会走偏呢?他应该是找不到上山时做的标记,走错了。



而且他3:29打电话时他对牌友说一切正常,自己正在下山,说明他在那时都尚未发觉自己走偏。


(没药花园制作)


上图中,蓝色为他上山线路,会穿过红圈的山楂林,他本应该按照这个线路下山,但接听电话时,他已经走向了A点,走偏了。


等他发现不对劲,找不到下山路时,天色已晚。

 


当夜,他不得不在A点露营住下。


第二天10月1日上午,因为山中大雾,能见度低,他没有贸然出发,而是等到中午雾散去,才在A点留下字条,并打算“顺山梁向东北方向,向十字道村移动”。


他平时都会随身携带指南针和GPS,在出发时应当大体知道自己的方位,以及十字道村的方向。



此时手机应当一直在他身上。但由于接下来的路途都没信号,且大雾也可能会影响信号,所以他一直无法与外界联络。


他为什么不返回那个点找信号求救?他当时或许觉得自己还是可以走出去的,所以,与其把力气和时间花在找信号上,不如花在找下山的路上。(也不排除他已经找不回之前接听电话有信号的地方了。)

 

任老师的理想路线是一直朝东北走,但事实上这个方向会遇到断崖等走不通的情况,不得不一直绕路,在绕路的过程中他可能再次走偏,甚至走了一条至今被搜救忽视的路线。


在离开A点向北走了四小时后,他的手机在下午4:20左右因为没电自动关机,那一刻手机和禅房基站交互了一下,误导了后来的搜救。



10月1日即将日落,他依然没有走出大山,马上要迎来第二个黑夜,想必十分着急。此后,发生了什么呢?



假设一:此时身体疲惫且心理也承受压力的任老师,可能在天色渐暗、视线不佳的情况下依然赶路,他突然踩空,带着他的登山杖和背包一同落入某个隐蔽的坑洞或者草丛茂盛的断崖下……


假设二:任老师在傍晚时分终于走出大山,在山下某处遇到打劫的歹徒……



地理老师任铁生失踪,轰动北京,引发了北京户外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救援活动。


至今仍有登山爱好者专门奔赴铁驼山,希望能够看看任老师当年走过的路,巧遇任老师的下落。


2009年大年夜那天,罗艺和另一个搜救队员,专门带了饺子、酒、橙子和生肖公仔,跑到发现卡片的草窝处,在那住了一个晚上,陪任老师过年。



任铁生家人向我们表示:目前任老师仍是失踪状态,他们年纪大了,无力再管这事,一切以警方通报为准,请大家不要相信任老师已找到或者已遇害的小道消息。

 

无论任老师在哪里,我们都希望他可以尽早被找到,给他的家人,给努力寻找过他的志愿者,给无数期盼他回来的善良人们,一个最终的答案。



下面是鱼儿写的提醒:


真实的救援案例中,幸得救助者、遗憾万分者、哭笑不得者,皆有之。


希望提醒各位现在将来、自己或亲朋有可能出行户外的人——请务必提前做好相应的准备,包括但不限于:


1. 提前了解当地的情况、天气等,准备好相应的衣物、食物、装备、安全用品等。

2. 出行前告知亲朋即将前往的目的地、行程计划,出行期间尽量对外保持一定的通联。

3. 尽量避免独自出行。

4. 一旦遇险受困,请尽快对外求援。


如遇无法对外联系的情况,(如有可能)请尽量在较为明显的地方留下标记与信息,寻找相安全的暂避区,如受伤请尽量止血固定,保存体力、体温、食物和水等,耐心等待救援。


愿在享受大自然的美好时,始终对大自然心存敬畏。祝一切好!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