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新冠掌控人类,没人能预测,加拿大“COVID季”会是什么样?

收藏

新冠掌控人类,没人能预测,加拿大“COVID季”会是什么样?

加西网 加西网 05-01 09:58

随着一波又一波的COVID-19病毒的袭击,人类希望新冠病毒至少变弱,最终达到可以预测的季节性病毒的程度。


但是,随着高度传染性新变种的出现,并在不同的时间推动世界各地的疫情,到底能否会很快达到一个常规的 "新冠季"(COVID season),就连科学家称目前还有点难。


根据CBC的报道,在加拿大,新冠大流行病还没有出现一个明确的模式,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春季、秋季和冬季都有一波不稳定的疫情,主要是取消公共卫生措施和新变种威胁,以及疫苗和先前感染的免疫力的变化。

不同的病毒变种也在意想不到的时候让各国措手不及(有时有些国家也没有出现疫情),科学家越来越难以预测何时何地再发生新一波疫情。


新冠病毒掌控人类

多伦多妇女学院医院传染病医生、感染预防和控制医学主任、爱德华王子岛卫生局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加丹姆博士也承诺新冠病毒掌控人类。

他指人类完全受制于随机变种的影响,很难预测。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疫情


加拿大目前的疫情包括Omicron亚变体组合--包括BA.1、BA.2、BA.2.12.1和BA.2.3,在公共卫生措施被广泛取消后,助长了加拿大第六波疫情,尽管超过80%的加拿大人接种了疫苗,但仍有接近一半人口被感染。

美国直到上个月末才避免了一场大规模的BA.2疫情,但是BA.2.12.1现在正迅速成为主导菌株,几乎占到新病例的三分之一,而欧洲也在应对BA.2亚变体的激增以及BA.4和BA.5的出现。

尽管疫苗接种率相对较高,美国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接种了疫苗,欧洲有超过70%的人接种了疫苗,而且以前的感染率甚至更高。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新数据,截至2月,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而欧盟官员报告称60%至80%的欧洲人口已经感染了新冠。


image.png


亚利桑那大学的免疫学家Deepta Bhattacharya指各国的疫情很难比较将变得越来越困难,如Alpha疫情在英国非常严重,但似乎在美国的传播没有那么严重,不知道是为什么,非常难以理解和预测。

人口免疫力可能会阻挡未来的疫情

另一个难以预测的因素是人口免疫力会如何变化,以前的感染和高疫苗接种率是否会保护,或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

南非流行病应对和创新中心主任Tulio de Oliveira称南非的人口免疫力水平很高,估计有90%以上的人以前被感染过、接种过疫苗或两者都有。这也是当地Omicron这波疫情并没有转化为非常高的住院和死亡人数的原因之一。


image.png


但是尽管南非出现BA.2并主导了所有的感染,但并没有转化为感染上升,但在欧洲非则完全不一样,不仅出现一波BA.1疫情,之后又出现BA.2疫情。

去年年底Omicron的BA.1和BA.2的双重打击对加拿大也造成了严重的影响,BA.2在4月引发较小的第六波疫情时,但也推高了加拿大人口免疫力水平。

因此,Omicron及其亚变体在过去几个月里完全改变了加拿大人免疫力的状况。

专家称之前鉴于高疫苗接种率和以前的低感染水平,加拿大更像韩国这样的国家。但发展到Omicron疫情后,加拿大更类似于南非和美国这样的国家,人口免疫水平高得多,同时高疫苗接种率也保护了更多的人,死亡率从来没有像早期浪潮中那样高,证实在抗击这种疾病方面越来越好。


随着变种不断出现,加拿大如何进入 "COVID季节"?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加拿大新发现的人口免疫水平和持续的高疫苗接种率是否能抵御未来的病毒浪潮,让新冠病毒更接近季节性,但其他国家的早期暗示可能可以更好地预测未来的疫情。


image.png


比利时鲁汶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德-奥利维拉(Tom Wenseleers)在推特上表示,南非正开始显示出COVID的季节性迹象,可能看起来像 "每六个月出现一波重大的死亡和发病情况"。

他也指BA.2.12.1和BA.4和BA.5对医疗系统的影响还不清楚,但肯定会引起一波又一波的感染浪潮,但对住院和预期死亡率的影响目前还不能估计。


德-奥利维拉领导的研究小组在南非发现了BA.4和BA.5亚变体,感染和接种疫苗的免疫力减弱可能是其传播的因素。

在南非,BA.4和BA.5和BA.2相比可能存在感染"增长",有可能引发另一波疫情,但这是否会发生在那里或其他国家,还有待观察。

而且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变种出现。

虽然加拿大混乱的新冠疫情还没有显示出季节性的主要迹象,但有一些迹象表明,新冠病毒有可能转为季节性疾病 。

多伦多综合医院的传染病医生Isaac Bogoch博士表示在加拿大较冷的几个月里,有些时候会看到更多的病例,因此希望今年有一个完美的夏天。

专家也表示根据长期观察其他病毒,如H1N1,即1918年大流行开始的流感菌株,可以预计COVID-19会流通很多年,现在完全消除不可能。

他说可以假设从现在开始的20年里内,仍会有这种冠状病毒的残余,仍有人经常被感染,但肯定不会再是一个大问题了。

所以,和新冠病毒共存!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