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儿童肝炎全球爆发,这里有你该知道的一切

收藏

儿童肝炎全球爆发,这里有你该知道的一切

科工力量 科工力量 04-28 11:43

前言


2022年4月,苏格兰公共卫生署发布了一份奇怪的报告。


报告显示,按照历史数据估算,当地儿童重症肝炎的病例数一般小于4例/年,但是今年三月份出现了12例肝炎病例。200%的增长率,意味着当地儿童肝炎发病率严重超标。然而患病的孩子们,并没有甲肝等流行性肝炎病毒的传染。



在此之后,美国、法国、西班牙、荷兰等地均出现了原因不明的儿童肝炎病例。截至4月23日,全球12个国家至少报道了169例儿童病例,并且有1名儿童死亡。日本厚生劳动省25日也发表消息表示,国内出现了首例疑似病患。


席卷全球的“儿童肝炎风暴”,正在愈演愈烈。


01、腺病毒引发?疑点重重


“儿童肝炎”,与其说是病毒终点站,不如说是中转站。


目前已知的能够引起肝炎的病毒中,除了大家相对了解的流行性肝炎病毒(也就是甲肝到戊肝)之外,还有巨细胞病毒,腺病毒,EB病毒和柯萨奇病毒。然而这些病毒引发的小儿肝炎,症状往往比较相近。都会出现黄疸、呕吐、腹痛腹泻等症状,这就让“儿童肝炎”的分析变得难上加难。


苏格兰公共卫生署公布的案例中,患者大多是10岁以下的儿童,他们没有接种新冠疫苗,没有发烧,在闹了几周的肠胃病(腹泻、恶心、不吃饭)后,出现了黄疸,转氨酶升高等肝炎的常见症状。因为有5名患者测出了腺病毒阳性,所以他们认为是腺病毒引发的肝炎。



顺着腺病毒的思路,苏格兰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免疫系统就像军队,需要持续不断地接触病原体,搞“军事演习”预防疾病。儿童长期居家隔离,没有办法接触腺病毒,提高免疫力。“用进废退”之后,毫不设防的免疫系统遇到腺病毒,反应过激,出现了严重的肝炎。


但是苏格兰上次严格执行的封城,是2021年4月份。在此之后,苏格兰孩子的社交生活并没有限制,没法满足“过度隔离引发肝炎”的假说。除此之外,当地的腺病毒儿童感染人数,在今年已经达到了隔离前的感染水平。以前和现在都有腺病毒,怎么今年闹得这么夸张?


其他国家的案例,也跟英国有些出入:


丹麦的6例患者,腺病毒和新冠病毒均为阴性;西班牙的11例患者,也没有腺病毒感染的社区爆发。美国近期跟进报道的4例患者中。已经有两名患者确定是腺病毒阴性。以色列公布的12例案例则是零零碎碎,但是他们认为与新冠病毒相关。


我们不妨换位思考一下:腺病毒不是原因,就可能是结果。


来自英格兰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23日),他们筛查的81例患者中,腺病毒阳性比例超过50%。从去年十月开始,1到4岁儿童的腺病毒感染人数大幅上升。这些孩子的后续患病症状,也跟苏格兰公布的情况类似。


肝炎与腺病毒关系有限,但是腺病毒却有了大爆发。这就有了一种新可能:患有肝炎的儿童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引发的疾病,恰好又感染了腺病毒。所以肝炎患者的体内可以有腺病毒,腺病毒却没有在其他国家大规模传播。


腺病毒可能是跟风肝炎,坐了一回顺风车。


02、耶路撒冷的新观点


4030公里外的以色列,却出现了全新的结论。


以色列卫生部收到世卫组织4月针对肝炎的相关通报后,针对儿童肝炎病因展开了调查。截至目前,他们已经收集了过去14个月以来的12个病例。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以色列爆发的“儿童肝炎”并不是独立的流行病。


但是一线医生的压力,却并没有因此减轻。耶路撒冷Shaare Zedek医疗中心(这家医院1902年建立,可以看作是以色列版“协和”)儿童肝病主任Shteyer医生指出,“近几个月来,我们观察到肝功能异常儿童数量要比以往要多,出现频率更高。”


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中东地区唯一一家三级儿童专科医院)也从去年2月开始出现了儿童肝炎患者。施耐德肝移植中心负责人Glassberg医生表示,12名患者中,4人肝衰竭;2名几个月大的患儿需要肝移植;有5名患者采用激素治疗,目前完全康复。


在她看来,肝炎和新冠病毒存在相关性,“我们在排除所有可能性之后,发现患者在患上肝炎的前三个半月感染了新冠病毒。虽然这并不代表肝炎是新冠后遗症,但是相关问题值得探究。”


她有这种观点并不奇怪,因为在奥密克戎毒株爆发前一年,施耐德中心就收治了4名患者,他们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均为阳性。除此之外,她过去接触的儿童肝移植,一般是因为遗传病或遗传病。但是新出现的2名患儿是肝衰竭之后被迫肝移植。


某种程度上,未知肝炎引发的肝功能损伤可能要跟先天性疾病看齐。


但相关性不等于因果性,当地另一大医疗机构——哈达萨医疗中心的肝病科主任Safadi教授则给出了更确切的结论。“现在的儿童肝炎,更像是血清结果不典型的自身免疫性肝炎。”


他表示,这种疾病的诱因是早期的其他疾病感染,“当人们从其他疾病的感染中康复后,免疫系统在特定情况下会攻击肝脏。由于这种疾病是免疫性疾病,所以激素治疗会起到效果。”


结合“自身免疫性疾病”和“2021年出现病例”这两大线索。以色列卫生部认为12名患儿中有5名被认为为“新冠病毒感染后综合症”。根据他们的定义,这种“儿童肝炎”可以被看作是新冠病毒感染后的伴生疾病。


03、未来发展,仍需观察


“自身免疫性肝炎”的出现,则让“儿童肝炎”变得更加复杂。


自身免疫性肝炎可以粗略地分为1型和2型,都会出现儿童患者。但是按照病情进展分析,1型患者一般是轻症重症,2型患者才会出现肝衰竭症状。从治疗手段分析,也只有2型患者才需要肝移植,因此现有的“儿童肝炎”症状,确实跟更加凶险的“2型肝炎”接近。


自身免疫性肝炎的起因不明,但是相对可靠的一种解释是:某种外来病原体(细菌、病毒)的结构中,有一部分跟肝脏细胞长相类似。免疫系统“以貌取人”,因为肝脏细胞长得像“坏人”,就对肝脏细胞穷追猛打,导致肝功能遭遇打击。


针对这种疾病的治疗,目前比较好的选择是通过糖皮质激素抑制免疫系统,强迫免疫系统“下班睡觉”。但是糖皮质激素会导致代谢紊乱,引发高血压,糖尿病;“非典”期间使用糖皮质激素,则出现了股骨头坏死;在儿童身上长期使用糖皮质激素,还会影响儿童的骨骼生长。


正是因为糖皮质激素的使用限制,如果“儿童肝炎”在婴幼儿群体的治疗方案很可能是肝移植,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准备。可是从诊断方面考虑,自身免疫性疾病病情复杂,很难用抗体作判断。如果想找到一锤定音的证据,就要取样肝组织才能判断。这意味着疾病的确诊时间会更长,争取救治时间也越困难。


但是这一判断仍需时间的观察。截至本文结稿,世卫组织收集的全球不明原因急性肝炎患者不到200名。大部分国家的患者数量仅有个位数,很难进行综合性的详细分析,不同地区“儿童肝炎”患者的出现也会存在区域性的偏差。对于“儿童肝炎”的详细诊断,依旧需要全世界的通力合作。各国目前针对“小儿肝炎”的调查和讨论,也会跟最终结果产生很大的差异。


在此之前,我们应该做的,是保护孩子,持续观察。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