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日本直面“涨价之春”:日元实际汇率已暴跌至50年前

收藏

日本直面“涨价之春”:日元实际汇率已暴跌至50年前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 04-28 09:52

2022年春天被日本人称为“涨价之春”,长年饱受通缩之苦的日本出现罕见的物价上涨。


持续的乌克兰危机正不断推高日本的进口原材料价格,与此同时,日元汇率在两个月内下跌11%,4月20日一度跌至129日元兑1美元,刷新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同日,日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也跌破1人民币兑换20日元大关,创近7年新低。


以往,日元贬值通常被视为经济增长的积极信号,如今却演变为措手不及的“恶性日元贬值”。在原材料价格高涨和日元贬值的双重作用下,日本造纸、食品等行业成本飙升。


生活在日本首都圈千叶县的全职太太井上最近逛超市发现,4月开始,食用油、面粉、蛋黄酱,甚至还有纸尿裤都涨价了,而且很多食品是继去年秋季之后的第二轮提价,进口肉类也意料之中更贵了。


井上告诉澎湃新闻:“几十年来,收入和物价都陷入共同停滞的恶性循环,现在收入还是没变,食品价格涨得虽然不多,几十日元左右,但还是很让人在意。”


日本政府的焦虑感拉高,财务大臣铃木俊一近日在参议院会议中表示,日元贬值速度较快,从当下的经济状况来看,会带来强烈的负面影响。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4月25日表示,日元下跌走势相当剧烈,但是坚持宽松货币政策。


面对日元汇率连跌不止,日本政府和央行是放任还是无奈?


物价上涨之因


当地时间4月26日晚,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召开记者会,敲定了总额6.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179亿元)应对物价上涨的紧急对策,包括向低收入育儿家庭发放5万日元,延长向炼油商发放补贴的时限。


自俄乌危机爆发,全球大宗商品大幅上涨,而日本能源和食品高度依赖海外进口,原油价格上涨,继而导致电费和燃气费随之升高。井上说,他们四口之家3月的电费约8400日元,和去年3月相比至少增加了三成。“电价居高不下,食品价格也上涨,如果持续下去,将给家庭收支造成不小的负担。”


日本总务省4月22日公布的3月全国消费者物价指数较上年同期上升0.8%,升幅达到14个月来新高。其中,能源价格的升幅创1981年以来最高纪录。今年已有多家日本电力公司不堪电价之高宣布破产,诸多商场为节省电力,关闭了电器展示样品的电源。


雪上加霜的是,日元大幅贬值放大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浮对日本经济的影响。


去年10月,岸田文雄上台伊始,日本国民民主党代理代表大塚耕平在参议院会议上提问:“日元实际有效汇率已降至1970年代前半期的水平。(首相)怎么看?”当时岸田文雄避而不答,随后召开了阁僚会议磋商原油价格走高对策,日元贬值的压力开始显露。


在日本经济界,125日元兑1美元一直被视为可以容忍的贬值下限,这一界限出自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因此被称作“黑田防线”。今年以来,日元汇率不断下探,“避险资产”的光环逐渐失色,“黑田防线”也被击溃。


在日本央行和政府看来,坚持日元“适度”贬值,有助于增强日本对外出口,并推高日本通胀,不过汇率下跌的速度如此之快,是他们不愿看到的,却“身不由己”。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副院长张玉来对澎湃新闻表示,日元急剧贬值一部分源于外部因素。上个月,美国退出宽松政策,步入加息通道,形成了日美利差,吸引国际资本涌向美国。此外,在俄乌冲突背景下,美国在明确不介入冲突后,受到资本市场的高度青睐,其金融主导体位又在对俄经济制裁过程中得到再次确认,改变了国际资本市场“动荡时期买日元”的风向。


“美国经济非常强劲。希望恢复物价的稳定。”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3月16日的记者会上宣布改变疫情以来的政策,加息0.25%,启动量化紧缩政策。担心资本外流的经济体纷纷跟进,欧美多数国家利率转正。此时,日本央行执着于宽松货币政策,加码购债,将长期利率维持在零利率水平。


据共同社报道,黑田东彦4月22日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演讲时表示,日本的物价上升是暂时的,为了经济复苏,必须坚持强有力的货币宽松政策。对于外界普遍关心的日元贬值问题,他只字未提。


日本央行和政府在本轮日元贬值中处于被动境地,究其根本还在于日本经济自身。


日元贬值之困


生于昭和末年的井上,在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和亚洲金融危机的背景下成长,“许多人有‘日元升值恐惧症’,一旦升值意味着不景气,股市也会应声下跌,因此会习惯性认为贬值没有关系、贬值更有利,但现在形势不同了。”


近20年来,日本一直试图摆脱通货紧缩。2013年春天,黑田东彦走马上任执掌日本央行,和当时的安倍政府联手,提出在两年内实现2%的通胀目标,推行“超级量化宽松”政策。在黑田看来,物价不上涨就难以改变日本经济持续萧条的状况。


黑田东彦通过采取大规模的货币刺激措施来推动日元大幅贬值,助力“安倍经济学”,希望以此提升企业利润,使企业扩大用工及经营规模,进一步刺激消费,增加内需。然而,日本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显示,“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箭——超宽松货币政策,只在射出的第一年略见成效,在刺激内需方面后继乏力。


9年过去了,2%的通胀目标始终没有实现,黑田东彦所坚持的“弱势日元”立场却难被动摇。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黑田在明年4月任期结束前不会改变货币政策,以维护其政治遗产,但他已经越来越势单力薄,尤其是日元持续贬值,引来诸多质疑声。


此时,安倍晋三出面为黑田“站台”,也是在捍卫“安倍经济学”。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安倍4月25日表示,目前日元贬值对经济的影响并不令人担忧,“日本工业出口能力强,如果外国游客恢复入境,日元贬值对日本来说无疑是个积极的环境。”


不可否认,在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确实有过两次有益的日元贬值,先后发生于2002年和2012年。但是随着时代变化,日本经济结构转型使日元贬值变得负面。


张玉来指出,随着日本企业大举进军海外,海外设备投资甚至超过国内设备投资规模,经济结构转向了“投资债权国”模式。这种结构导致日本经济(国内)竞争力迅速下滑,体现技术创新的“全要素生产率”,以及日本出口中的国内附加值部分都在下降。


眼下,日本政府和央行就日元贬值释放的信号模棱两可。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财务大臣铃木俊一4月26日表示,汇率的急速波动不可取,将密切关注汇率动向。黑田东彦虽然承认“急速的日元贬值是负面的”,但坚持“日元贬值对经济总体而言有益”。这样的表态促使市场判定日本官方不会采取行动应对日元贬值,导致进一步抛售日元的恶性循环。


日本财界的担忧声渐高,对岸田政府而言,参议院选举在即,日元疲软已成为一个难以忽视的政治热点。


日本经济之“损”


今年3月底,日本央行总裁和首相时隔5个月进行会谈,谈话结束后黑田东彦在首相官邸被记者围住。据日本广播协会(NHK)的视频报道,当被问及日元贬值问题时,他回答:“我们(日本央行)的实时金融调节对汇率没有直接影响。”又有记者追问,首相是否就贬值问题提出要求,黑田说:“没有特别要求。”


日媒报道指出,黑田明确否认日本央行对日元贬值负有责任,而是将皮球踢给了岸田政府。


诚然,日本央行加息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是抑制日元贬值的选项之一,但是这将给政府造成更大的财政负担,使经济“降温”。日本近两年因防疫需求扩大财政支出,增加国债发行,该国财务省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底日本国家债务达1218万亿日元,国民人均负债约为971万日元。


日本央行此时完全没有把加息纳入考虑范畴,还在致力于压制长期利率上升。据NHK报道,日本央行从4月21日至26日购入了超2兆亿日元的国债,截至26日,长期利率仍然在央行所能容忍的上限附近徘徊,未出现明显回落。


日本央行于4月27日至28日召开金融政策决定会议,政策制定者在拥抱抑或抵制日元走低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外界普遍关注是否会转换大规模金融缓和政策。彭博社27日援引经济学家意见指出,有九成可能性将维持现状。


“现在日元贬值很糟糕,对日本经济无益。”日本商工会议所负责人三村明夫4月2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希望政府分析日元贬值的影响并考虑应对政策,超半数中小企业认为贬值对经营不利。如果企业无法将“输入型通胀”转移到销售价格中去,受损的将是企业自身利润。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物价上涨导致日本企业和国民的不满情绪加剧,今夏的参议院选举临近,岸田政府的政治危机感非常强烈。4月26日,岸田文雄表示,为稳定汇率而考虑经济政策,这是政府应该努力做的事情。


为应对日元贬值,日本政府出售持有的美元、买入日元的“外汇干预”是一种手段,但前提是要与美国方面进行协调。回顾1995到1998年的日元贬值周期,日本央行在后期大举干预买入日元,也未能挽回跌势,最后靠美国出手才使日元贬值止步。


而现在美国正在通过货币紧缩对抗高通胀,难有余力帮助日本。据日本民营电视台TBS报道,铃木俊一和美国财长耶伦4月22日就日美两国汇率情况进行了沟通,日本政府相关人员称,美方是积极探讨的态度。不过报道分析,美国政府或许难以认同买入日元来干预,因为此举会压低美元汇率,加快美国国内通胀上升。


在日元进一步贬值之前,日本政府能否争取到美方的理解也成为一大焦点。日本学习院大学教授伊藤元重24日撰文指出,日元实力已经降到1995年顶峰时期水平的一半以下,不仅是汇率上的贬值,更重要的是通缩使日本的物价和工资比其他国家低,结果导致“日元的购买力下降,我们的工资购买力也下降,日本变得贫穷”。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