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暴雨中的上海:本轮感染超50万,138人死亡。清零还是共存?答案可能是个坏消息……

收藏

暴雨中的上海:本轮感染超50万,138人死亡。清零还是共存?答案可能是个坏消息……

北国小甜瓜 北国小甜瓜 04-26 14:17

困境中的上海,又迎来了大暴雨。


4月25日下午,上海市气象台发布大风冰雹雷电黄色预警,金山、闵行、松江、奉贤、浦东将突降冰雹。


上海大部地区出现了9-11级大风,白昼如黑夜。


网友拍到上海松江区大白被风刮跑。视频中的人在狂风暴雨中趔趄,随后,有保安称:大白们当时在躲雨,已有3人受伤。


还有疫情,


4月24日上午10:00,上海市卫健委通告:上海死亡病例升至87人,其中男性48例,女性39例,平均年龄81.1岁,最大101岁。


4月25日,数字再次被刷新:4月24日上海再新增本土死亡病例51例,平均年龄84.2岁,其中80岁以上老人37位,最大年龄100岁。4人曾接种过新冠肺炎病毒疫苗,其余均未接种新冠疫苗。


上海本轮疫情,累计死亡人数已达138人。



上海难,全国也难。


现在除了西藏,中国所有省份都被新冠侵袭,上海本轮累计报告感染者已超50万例,北京昨天又报告了70例感染者,涉及8个区……


国家卫健委的措辞是“各地动态清零的任务十分艰巨”。


以前疫情,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现在是葫芦和瓢一起往上拱。这场面真是前所未有。


于是无数网友也都开始操心国家大事。社交媒体上,清零派和共存派吵得不可开交。如果你经常上网,一定也能感受到强烈的撕裂。


那么现在,我们到底该清零还是躺平?


我看了大量资料,感觉答案很不乐观。


01

过去两年

清零肯定是对的


新冠病毒出现以来,中国一直都在努力清零。


从武汉疫情期的严格封城,到后来发现一起消灭一起。清零的决心从没动摇过。而且一度也神奇地实现了“绝对清零”的盛况。相当长的时间里,国内居然没有一个本土感染者。


当新冠病毒全球作孽的时候。当绝大多数国家医院爆满、经济惨淡的时候,中国人该聚餐聚餐,该旅行旅行,日子过得相当顺滑。


2020年国庆,国内大概有6亿人出行,很多景点都爆满,而且大部分人都已经不戴口罩。


当时美国疫情还在快速发展中,日增5万人,去世近千人,十分焦灼,不知如何是好。很多外国网友看到中国这番人山人海景象,都大呼羡慕。也有人预计“半个月后,中国肯定疫情大爆发”。


然鹅,并木有。


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中国很好地守住了病毒防线,几乎没有人死于新冠肺炎。


而这两年里,全球至少有600万人因新冠去世。我们虽然也在防控中付出了一些经济代价,但跟国外比,显然小得多。


所以,现在应该可以说:至少在2022年以前,清零策略是对的。


02

现在到底还该不该清零?


时间来到2022年3月,局面骤变。


上海出现疫情后,一时没防住,病毒扑棱了好大一片。


万不得已,上海不得不用了最狠的招:全体封控。


从4月开始,几乎所有上海人就都被要求足不出户,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天。


然后各种魔幻事件就来了:


有人突发疾病,却叫不到120,最后救治不及时,去世了。

有人发现阳性,但方舱医院满了,被迫留在家里,让邻居忧心忡忡。

有人年纪大了,不想去方舱,但半夜三更被强行带走。

有人没了生计,生活入不敷出,在重重压力下选择自杀。

有人吃光了家里所有的菜,不知道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


每天网上的魔幻故事,都让人很难相信这是2022年的上海。


焦灼中,很多人开始渴望躺平:如果清零如此痛苦艰难,为何还要坚持?


上海47万人感染奥密克戎,87例死亡,病死率很低。而因为封控死的人,可能要比新冠死者多得多。世上不止新冠一种病,不能为了防新冠,别的都不管了啊。


而且现在大部分国家都放开了,基本恢复正常生活了。中国不可能一直严防死守,一直跟世界隔离啊。


最关键的是,以奥密克戎的传播力,清零将非常艰难。你看,德尔塔时代,我们发现本土感染者,只要封一个小区,一栋楼、甚至一家奶茶店,就能控制住疫情。但是现在,曾经游刃有余的措施,渐渐失灵。


上海已经封了二十多天,依然每天都新增2万左右。而长春也是整个城市严格封了一个多月后,才勉勉强强稳住局面。


以后说不定哪个城市,稍一疏忽就又成了今天的上海、长春,又要经历一番水深火热。


咱们之前说,疫情防控是在瓷器店里抓老鼠,最好是既抓住老鼠,又不打破瓷器。


现在咱为了抓老鼠,啥都不顾了,一屋子瓷器都打成了渣渣,值得吗?


03

躺平?没那么简单


确实很有道理。


但道理的另一边,也很有道理。


我们来分析一下,如果中国选择共存会怎样。


可以先来看看国外现成的例子。当然,要看整体,不要看个例。


我最近经常看到这种说法:


“人在美国,现在生活完全正常,该聚聚该玩玩,疫情已经不存在。”


“人在x国,身边不断有人感染奥密克戎,医院永远爆满,想去看看眼病,前面三千多人在排队。”


他们说的可能都是真的。但对于疫情这种复杂的群体事件,个人感受基本没有代表性。所以我们还是要看整体。


那国外那些已经选择和病毒共存的国家,整体情况怎么样?


感染者肯定是在大量增加的。这是共存的必然结果。但是单说感染者有多少,其实没啥意义。因为如果毒性很弱的话,就算全体感染也没什么。


所以毒性,或者说病死率才是关键。能不能共存,主要取决于它。


先说一下,一般来说,流感的病死率大约在0.1%。而昨天,国家卫健委专家说,奥密克戎的病死率平均是0.75%左右,约为流感的7到8倍。


我查了很多最近各国的数据,大体是这样。


那么,我们就面临两个非常非常纠结的难题:


第一个难题:过去认为,如果新冠的死亡率超过2%,那就不能接受,必须清零。而如果低于0.1%(流感死亡率),我们就默认可以接受,因为事实上我们一直和流感共存。


但是如果病死率在0.75%,该清零还是共存?


说直白点,一年死五十万人我们能接受,死一千万人不能接受,那死四百万人,怎么选?


有点难。而这并不是真正的难题。


第二个难题:


真正麻烦的是,中国很难预判,共存后的会有多数人死于新冠。


有个小知识,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如何认定一个人是“因感染新冠而死”?


一般国家的标准是,只要新冠检测阳性,在阳性这段时间病死了,就算新冠死亡。这样统计看似合理,但肯定是有误差的。


比如,如果一个人感染新冠病毒后,引发了脏器衰竭。一周后他体内的病毒被灭掉了,新冠阴性。但他的脏器已经衰竭,最后去世。理论上,他是因新冠而死,但不会被统计在数据内。


而英国的标准貌似弥补了这个缺陷:新冠检测阳性后28天内死亡的,都算新冠死亡。


但这样的问题其实就更大:曾有一个英国人,感染28天内因为车祸被撞死,其实他的新冠早就好了,但也要计入新冠死亡。


所以,真实的新冠死亡人数,很难确定。何况还有很多人,在感染后没有核酸检测,也没有去医院治疗,所以去世后也不会加入新冠死亡数据。


印度官方公布的新冠死亡人数是52万人。但最近世卫组织认定,印度的实际死亡人数为400多万人。所以国外的疫情数据,只能作为我们的参考,不能完全奉为真理。


我们现在可以大体确定的是,确实有些国家选择共存后,没有太大问题,比如韩国、新加坡。


但也有一些国家,情况比较糟糕,比如巴西、印度。


那么如果中国选择共存,会成为印度,还是新加坡?这就要对比很多方面的情况:


有多少人打了疫苗?

疫苗的保护力是多少?

老年人口比例是多少?

有基础病的老人有多少?

之前感染过奥密克戎的人有多少?

医疗资源如何?(出现大量新冠重症后,有没有能力全部救治?)


这是一个太复杂的问题。不仅涉及医学,还涉及经济、文化、社会状况。需要非常全面、精密的计算。可能一个小变量你没注意到,就会对结果产生巨大影响。


比如中国医疗资源不均衡,共存之后,可能北上广没事,但经济落后地区的医院就面临崩溃。


比如夏天可能没事,冬天病毒蹦得欢,感染人数飙升,医院就可能崩溃。


比如中国人可能对新冠格外在意又格外爱惜生命,感染后有点小症状就往医院跑,也会导致医院崩溃。

……

所以,如果我们选择共存,到底会出现什么局面?到底会死多少人?


必须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以及准确把握每个因素的影响有多大。


这张考卷,实在太难了。需要最优秀的医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齐力作答(也不一定能得出正确答案)。


04

无论怎么选,都是坏消息


其实新冠疫情发展到今天,我们必须认清这个现实:已经没有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了。清零和共存,都很难。


我们现在的政策是清零,所以深切感受到清零的苦:


没完没了的封控、核酸检测、限制出行、线上教学、关闭娱乐餐饮旅游场所……无数人的生活和生计都大受影响。


但是如果选择共存,也一定会有共存的痛苦。


很多体弱的老者、甚至年轻人和孩子死去,这是肯定的。


医院爆满,不但部分新冠重症得不到治疗,还有很多癌症脑梗心脏病患者得不到床位,这几乎也是肯定的。


总有一些人在感染中,要居家休息,不能上班上学,这大概也是常态。


所以,不管清零还是共存,都有代价,都会死人,会影响经济和生活。


差别只是——我随便举例:


清零期,可能有一亿人活得不太好,一万人因为封控死亡。


共存后,可能有三百万老人因感染新冠死亡,一千万人因为生病挂不上号而煎熬。


灾难之中,站着躺着都不会太愉快。


我们常说“两害相权取其轻”。但现在,好像往左是刀山,往右是火海。到底哪个害处小一点,又实在不好判断。


眼下我们都在刀山上,觉得日子不好过。很多人想试试另一种选择。但另一条路真的会好吗?我们也不能太乐观,太想当然。


因为现在看来,奥密克戎大范围传播后,病死率病真的不低——尤其对我们这种基本没感染过的脆弱群体。


而且现实不是理论模型,除了常规因素,还会出现太多难以预测的幺蛾子。


你看,在上海没有封控之前,谁能想到如此优秀的城市会出现今天的种种?


将来如果共存,谁又能保证不会出来另外一些“实在没想到”?


所以,共存是薛定谔的共存。没到揭开盖子那一天,很难预测到底什么样。可能不太糟糕,也可能非常糟糕。


中国现在想的大概是:万一非常糟糕怎么办?


不敢去赌。


05

最大的可能


如果非要做一个选择的话,我比较认同钟南山的答案:在动态清零中逐步开放。


这是一个折中的方案。


眼下先保持动态清零,然后争取时间,为开放做准备。


争取搞出更有效的疫苗,让更多人接种。


争取搞出更有效和廉价的国产特效药,保证大量感染者能得到救治。


争取让医疗机构做好更充足的准备。


争取等到病毒的毒力变更弱。


这样将来开放,共存的代价应该会小一点。


写到这里,其实我特别想说两点:


第一,对政府来说,不论选了哪一种方式,都希望各个城市尽量把功课做好,科学抗疫,努力做到用最小的代价,实现最好的效果。


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可能根本不是动态清零的策略,而是不合理的执行方式。


第二,对民众来说,不管清零还是共存,都需要我们保持团结和理性,不要情绪化,也不要想当然。


要明白,我们现在面临的,是比武汉疫情时更难搞的病毒,更难做的选择。


我们必须更团结,更智慧,更努力,才能得到相对不坏的结果。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