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上海疫情再不结束,非洲的这群黑叔叔可要累死了……

收藏

上海疫情再不结束,非洲的这群黑叔叔可要累死了……

北美留学生日报 北美留学生日报 04-24 11:41


说个大家想都想不到的事儿。


这段时间,非洲从上海接单已经接到爆炸了,本来就在暴晒的非洲兄弟,这会已经快累得脱水了……


上海人民关在家,非洲人民在外面蹦跶。



这俩事乍一看,天南海北的,很难产生什么联系吧?


错。


他们是为了上海人蹦跶。


在一个中国主持人的引领下,“非洲男团”排队站好,统一服装,统一配饰,手举黑板,上面写着为上海加油打气的话。


后面氛围组举着彩色气球,轻轻摇摆;前边门面连连发射爱心。


整齐划一地跳起来了。



牌子上写着“人人阴,天天阴,齐心协力,早日解封”。‍


仔细看看,上面还有一串地址。


人家把祝福对象的落款都明确到街牌号了:共和路611弄。


那别的小区呢?


别急,都在这呢——







舞蹈的风格多元化。可以激情,也可以深沉。



可以卖萌,“亲爱的你丫,再跳个舞吧……”


嘴里叼着玫瑰花。




可以少女,“情话多说一点,想我就多看一眼……”


想象一下,一群肌肉壮汉,手里拿着枪,却随着王心凌的《爱你》轻轻晃动身体,表情十分陶醉。



有的祝自己的老婆早日康复,祝医院医生身体健康。




有给小区核酸检测,给物业加油的,鸣枪以示感激。


场面可以说很生猛了。






还有喊话彭于晏的,祝他“在古北最华丽的小区好好隔离,别害羞,早日加入业主群,一起交流。”


整个装扮,可以说粉色泡泡直飘了。



非洲老妹、小孩也不甘示弱,争奇斗艳地出来了。



还有埃及老爹,乌克兰美女……




晚上业务也不停,石油大亨的情话只说给你听。



废话不多说,一首《听我说谢谢你》送给他们。



这些祝福视频,都是上海各小区、单位、个人订制的。


一时间,嘘寒问暖声也变成了:你们小区收到非洲的祝福了吗?


问题也来了:由于下单太积极,淘宝客服忙不过来了。



一天连拍300单,黑板摆了一地,演员都跳脱水了……


老板乐开了花,准备了一大锅羊肉犒劳他们。




爆火后,价格也涨了。


网上流传一张价目表,放眼望去,有黄裤子男团、非洲大妈、金字塔代表团……


套餐不同,价格也不同。


不要998,不要598,只要198,就能让黄裤子们喊话跳舞。


再加40块,还能唱生日歌。


想成为尊享VIP会员,曲库还有16首中文歌任选,吉他手来献唱。



为了助兴,提供鸣枪服务;


开三枪还是开六枪,你说了算。


穿花裤子还是白裤子,也充满象征意义。




上海人玩嗨了,开始DIY了。


把浑身涂黑,假装是非洲人;穿着黄色睡衣,假装是黄裤子,给自己送祝福。



这势头,要是上海疫情要是还不结束,非洲男团可就要原地出道了。



非洲送祝福的习惯,在我国最早可以追溯到2015年天津塘沽大爆炸。


那时,一位网友“威哥”收到了他在非洲工作的朋友发来的照片,上面一个非洲小孩举着一张A4纸,写着“我在非洲,为天津加油”。


他将照片上传到贴吧,大家看了深受感动。




不少人也想用这种形式给身边人送祝福,问他怎么才能购买服务。威哥便发现,这里头是一门生意,市场广阔。


于是,他来到赞比亚发展,在周围贫民窟中挑选“演员”,教他们说中文。



就这样,他成为了黑人举牌视频界的“扛把子”,视频也在中国流行起来。


踮起脚尖,就能让黑富帅为你送上生日祝福。



想讨好老板,没问题,猛男给你撑腰。



给宝宝过生日,就让非洲小孩献爱心。




不由分说,低头就对着当事者的照片一顿香吻,全身心的投入。



“祝杨某某生日快乐”,黑人大妈齐声说:“我们是你的非洲老婆,明年单手开法拉利接我。”



求婚也不例外。



葫芦娃七-武装兄弟,祝你家庭幸福。



企业也用这个搞营销。



其实不光在中国,日本也流行这种非洲举牌送祝福。


社交账号上,通常也是一人举着小黑板,磕磕巴巴地用日语喊出祝福,然后开始跳舞。


靠这个,让不少号涨粉上万。



这次北京冬奥会上,日本男单运动员平野步梦得了金牌,吸引了一大批女粉丝;


但非洲辣妹已经捷足先登,给了他一顿狂亲。



日本成人礼,也少不了壮汉对新一代年轻人的祝福。


火到连日本电视台都报道了。



看来,这条产业链存在已久。


那非洲人到底从中挣到了多少钱呢?


根据调查,一条非洲小朋友的祝福视频,小朋友们的报酬是一些零食,或者几块钱;视频拍摄者拿90元。



在淘宝上,一条视频的价格是150-400元。


这对于上海人来说也不算贵,很多小区用众筹的方式集资拍摄,每个居民分摊下来,更没有负担。



但是做一条视频,演员挣的钱是最少的,大部分钱被中间商拿走了。


因为道德问题,这种形式的视频引起了一些人的反感和抵制。


况且这些演员,都不知道牌子上写的什么,都是中国商人设计好一切,然后带头喊话(或者都不用出声),喊一句他们跟一句。


这么送出来的“祝福”,看起来多少有点诡异的色彩,好像把人当笑料使唤了。


不过也有人觉得,正是因为这种文化隔阂,造成了呆萌的喜感。


久而久之,不管背后操作是谁,大家觉得他们在营利的同时,其实也在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水平。


对非洲人来说,只需发挥一下唱跳的长处,不用动脑子,就能挣钱谋生,何乐而不为。


所以,这种订制视频的商业形式了下来,逐渐成了一个全民参与的项目,画风也朝着搞笑、诙谐、沙雕进化。


跳舞走向国际后,也反过来对非洲社会民宿产生了影响,


就连大家所熟悉的“黑人抬棺”都变成了劲舞现场……



有人觉得,成!


抗疫艰难,起码大家还能苦中作乐一下!


也有人质疑,上海人有钱的话为啥不买点吃的,要看小视频?


有没有一种可能,有钱也买不到菜呢‍‍?


总之,是真的没有想到,上海疫情竟然让非洲人很忙啊!


按这样的路子设想一下,疫情恢复以后,上海也需要这种动员鼓励、心理建设小组,帮助恢复正常生活。


到时候,非洲会不会又应运而生 pep rally 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