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日本盲侠律师9次挑战司法考试,单挑政府机关,状告山口组,成弱势群体“守护神”

收藏

日本盲侠律师9次挑战司法考试,单挑政府机关,状告山口组,成弱势群体“守护神”

东京新青年 东京新青年 04-24 09:32

随着日本新冠疫情肆虐,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受到波及,有些人更是陷入朝不保夕的困境。


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施以援手,在这群人中,有一道稍显不寻常的身影,他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日本首位盲人律师→竹下義树。



虽然看起来不太像,但这位一脸温和,说话带笑,为弱势群体奔走的律师,可是当地同行眼中不折不扣的“武斗派”。



这份永不服输的精神,可是从小就有。中学时期的竹下義树,视力每况愈下,到最后完全看不见东西。但他却偏要打破世俗对残疾人的刻板印象,考入法学部,励志当律师。


但大二这一年,一封来自法务省的的通知信,却兜头浇了他一盆冷水。信上说,虽然司法考试不受年龄、性别等限制,但盲人受验事实上却是不可能的。




无法接受这种搪塞理由的竹下義树几次跑到法务省据理力争,然而每次都是无功而返。竹下義树深深意识到,无论自己多努力,在很多人眼里他只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残疾人;无法感同身受,更不会相信他能成功。



为了证明自己可以胜任律师这份工作,竹下義树求助了周围的朋友同学,一个律师前辈同意竹下以助手的身份参与自己受理的案件:当年震惊全日本的药物中毒事件。


受害者们有的双腿失去知觉,有的完全失去视力陷入巨大痛苦,可不论是国家系统还是制药会社都没能拿出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


看到弱者求告无门,竹下義树想到了自己的遭遇,更加坚定要成为一个律师,帮更多弱者发声。



竹下再次给法务省写了一封决议书,被竹下的坚持打动的朋友们纷纷联名上书,在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后,竹下義树终于得到了可以参加司法考试的机会。


为了准备考试,他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但对于一个双目失明的人来说,当时合格率只有2%的司法考试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换了其他人可能早就放弃了,可竹下義树一路屡败屡战,好在妻子和朋友们始终站在他身后支持鼓励他,终于在第9次的时候通过了司法考试。


成为了了正式律师的竹下義树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开始帮助残疾人,劳动者和中小型企业等相对于弱势的群体打官司。



很快日本进入平成年,竹下義树也遇到了让他后来“一战成名”的那场辩护。原告是一名叫柳园義彦的流浪汉,30年来一直在工地做建筑工。


50岁之后患上了肺结核和糖尿病无法继续工作,病情再度恶化入院的他,完全失去了经济来源,因为居无定所,政府也停掉了他的生活保障支援。如今孤立无援的他觉得自己完全被社会抛弃了,而作为柳园的代理律师,竹下的对手是当时的行政单位,甚至是国家。



为了一个社会边缘流浪汉起诉国家的政策,无异于蚍蜉撼树。当时的专家们分析,竹下義树胜诉的几率不超过7%,很多人劝竹下放弃,只有竹下始终坚持,多方游走寻找证人,一次次坚持不懈的为柳园争取应得的权益。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竹下義树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再次创造了奇迹。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了这件事,更是称之为历史性的裁判。



作为一个传说中的“武斗派”,竹下義树的英勇事迹可远不止于此。他不仅敢硬刚国家和政府,面对日本黑社会巨头山口组也是面不改色。



1995年,日本发生了一起警察被误杀的案件,凶手虽然被捕,但作为组织头目的渡边芳则却不需要负任何责任;这让痛失亲人的死者家属完全不能接受,于是求助到了竹下義树。


而在当时整个辩护团内,只有竹下義树始终坚持要追责渡边芳则。在其他律师看来这类枪击案,要追责到暴力团体头目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如此不计后果的坚持在他们眼里显然十分“鲁莽”。



而竹下也因此多次受到死亡威胁,甚至被暴力团成员直接用枪指着头。不过他们显然低估了这位盲侠大律师,即使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竹下義树也没有改变想法,这一坚持就是快10年。终于在2006年再次创造奇迹,法庭判定渡边芳则应该负有责任,竹下義树又一次胜诉了。



疫情当下,竹下再次站出来,为因疫情生活困难的人提供无偿法律咨询。





嫉恶如仇,颇有“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气概;面对需要帮助的人的时候,又永远第一时间伸出援手。虽然生活在黑暗中,却始终心向阳光,小编觉得这位盲人律师,到真的能担得起一个“侠”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