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地疫情 >

新冠突袭西澳“第一家庭”!麦高文症状明显!家人病重入院!多政要表态!

收藏

新冠突袭西澳“第一家庭”!麦高文症状明显!家人病重入院!多政要表态!

澳洲小黄鹅 澳洲小黄鹅 04-23 19:48


7758例!州长家人病情严重!


4月23日星期六,西澳新增确诊7758例,活跃病例44,693例,入院治疗248例,重症7例,死亡1例,死者是一名80多岁的女性。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宣布感染病毒并进入隔离的西澳州长Mark McGowan一家,面临着新的挑战:


州长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州长Mark McGowan三个孩子中的一个在感染新冠后,病情严重,已经入院治疗。



据了解,McGowan家里有两个十几岁的儿子和一个年幼的女儿。



“这个孩子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但目前感染新冠,处于严重的状态。”声明写道。


“孩子仍在医院接受治疗。”


“在这个困难时期,McGowan一家要求对这种情况保密。”


另据西澳代理州长Roger Cook表示,州长病情加重的孩子是在周四入院接受治疗的,至今仍然在住院。


Cook还表示,McGowan本人也受到了病毒的明显影响,然而,他依然坚持远程主持了周五的会议。


“你可以看出他生病了,但他非常坚强,一直坚持在家工作,在这段困难时期保持着对政府的领导。新冠病毒会导致严重的症状,但我希望他和家人能尽快好起来。


Cook希望提醒广大民众,新冠病毒可能对我们产生巨大的威胁,大家要随时关注自己的健康状况,如果症状加重,要立即就医。


Roger Cook


另据报道,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澳洲总理莫里森也向McGowan发出了慰问,他说:


很遗憾听到Mark McGowan和一个孩子因为新冠病毒而住院的消息。


Jen(莫里森的夫人)和我都向州长和他的全家致以最美好的祝愿,希望他能够完全康复,并在这个困难时期一直保持联系,我们支持他。



另外,同样感染了病毒的工党党魁Anthony Albanese也向McGowan一家送上了祝福。



按计划,Albanese将会在5月1日抵达珀斯,参加竞选活动。


除了以上政要,西澳自由党领导人David Honey以及影子卫生部长Libby Mettam都向州长一家送上了祝福。


西澳医护短缺再致病人死亡!


上周二,西澳出现了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一名70岁的女性在被救护车送往Busselton Regional Hospital后,在急诊室足足等待了3个半小时仍无人医治,最后疑因心脏骤停而死亡。



就在该事件同一天, Geraldton一名等待救援的女性也死于心脏病,而原因竟是救护车短缺。


这两起事件不禁令西澳人对西澳卫生服务资源的分配以及可获得的医疗保障标准提出了进一步质疑。


昨晚,St John WA证实,周二下午2点30分左右接到了来自Geraldton的Wonthella社区的急救电话,有两名工作人员在“接近下午3点”时赶到了现场。


在珀斯,1级救护车的目标响应时间最多为15分钟,但该标准却不适用于西澳其他地区,因为缺乏可以衡量病人情况的关键指标。



据了解,St John的医护人员在将一名病人移交给Geraldton Regional Hospital的过程中,接到了Wonthella一名妇女的急救电话。


St John呼叫中心试图将该救护车派往Wonthella,但被告知是不可能的,所以派遣了另一辆救护车,当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时,已经来不及抢救这名突发心脏病的妇女了。


St John医院证实,在周二下午2点30分接到第一个求助电话后,他们“知道Wonthella也有一起求助”。



St John的一名发言人说:“州行动中心一直在打电话。Geraldton Hospital也派出了两名刚刚完成了病人转移的医护人员。”


“他们都在下午3点左右到达,只相隔几分钟。警方正在处理此事。”


西澳警方证实,周二下午3点30分左右,Wonthella发生了一起非可疑死亡事件。


与同一天的Busselton事件不同,救护车的响应并未对Busselton病人的死亡产生影响,有问题的是在急诊室迟迟没有等到医护人员。


St John公布的大量统计数据显示,过去一周,救护车在Geraldton Regional Hospital外等待转移病人的时间总共只有0.7个小时。


负责调度西澳紧急救护车服务的St John医院不愿透露在接到电话时Geraldton共有多少救护车在运营。


St John也不愿说明为什么没有替代人员可以更为及时处理这一紧急情况。



在Geraldton死亡案的消息公布之前,一名70多岁的女性在被St John送往Busselton Regional Hospital后,因为迟迟得不到救治而死亡。


据悉,这名70多岁的妇女在抵达医院后被划分为“紧急”,“医疗评估和治疗”建议的等待时间不能超过30分钟。


但三个半小时后,其病情突然恶化,疑似心脏病发作。


其家人在周五发布声明表示,他们非常爱自己的母亲。“我们希望大家可以明白,我们是非常注重隐私的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时刻。”


“然而,我们需要遵循一个正式的程序,因此我们不会发表任何进一步的评论。”


在Busselton案中,救护人员的调度与响应很可能是导致救护延误的一个因素,卫生部长Amber-Jade Sanderson承认,事发当天,Busselton的紧急服务部门非常忙碌,因为适逢学校假期,“半个珀斯的人都在西南地区”。



不过,该事件的细节也受到密切关注。Sanderson宣布,将成立一个小组去调查事发的“根本原因”,预计需要6周时间才能完成。


Sanderson和WA Country Health Service都拒绝就Geraldton事件置评,并将所有问题转给St John。


去年,WACHS在一份提交给议会的有关该州救护车服务的调查报告中写道,希望将救护车的最低相关标准(如可用性和响应时间)写入法律。


报告表示:“对于医院和社区来说,当需要紧急救援时,没有相关标准来进行衡量。”


该文件还建议对“最低服务水平”立法,并强调了St John“对志愿者的过度依赖”导致社区面临风险。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