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那个被骂上2亿热搜的牛津女博士,现在怎样了?

收藏

那个被骂上2亿热搜的牛津女博士,现在怎样了?

 InsDaily InsDaily 04-23 09:37


马上毕业季,又有一批大学生即将步入社会,去年,#大学生希望毕业五年后可以年入百万#上了热搜。


而现实生活中,毕业五年的年轻人,正过着怎样的生活?五年时间,是否足够让人实现梦想,或者已经漫长到让人对现实投降?


我们将每期采访一位毕业五年左右的年轻人,记录下他们关于梦想、奋斗、迷茫、挣扎的故事。希望以此为切口,展现和探讨这一代年轻人的生活现状。

 

朱雯琪,16岁考入牛津大学数学系, 20岁闯荡华尔街;


五年后放弃百万年薪,重回校园;


一个月前以牛津数学系第一名硕士毕业,手握两项奖学金,继续攻读博士...


然而,将这位“牛津年级第一”的中国女孩推上2亿热搜的,


不是掌声与赞美,而是恶意。


【毕业五年后】的第1期,我们请到了牛津数学博士@Kate朱朱。

 

聊聊曾站在全网舆论风波中心的她,如今怎样了?



01

从“天才少女”到“学媛”


朱朱回忆起,20岁那年,她刚从牛津大学本科毕业。 


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毕业生往彼此身上喷香槟、撒鲜花。朱朱也穿着泳衣披着学士袍,肆无忌惮地在校园里奔跑,和同学们一起嬉闹着跳下查维尔河。

 

她向往着在青春里一往无前,完全不曾预料,接下来将与现实的滚滚洪流对抗。



2022年3月17日,朱朱发布了一支短视频,庆祝自己以牛津数学系第一名硕士毕业。

 

一夜之间,这支视频窜上2亿热搜。


而随着热度发酵,朱朱的私生活也暴露在大众面前,任人拆解、剖析、放大:

 

她穿着睡袍配上励志文案的微博,被打上“微商”的标签;


穿着礼服化着精致妆容在牛津的生活照,被嘲“学媛”...



质疑很快演变成一场声势浩大的学术猎巫,甚至蔓延到她身边的同学、朋友。


一位数学博主“兴冲冲”出了一道本科的数学题,摁头让朱朱解答。

 

朱朱自然很轻松就解开了,她只觉荒谬:“这个题,做出来不能证明你是牛津的,做不出来也不能证明你不是牛津的。”


在她的女性身份曝光以前,在学术论坛上从未有人怀疑过她学历的真实性,更不会以如此简单又缺乏逻辑的方式,来考验她的学术能力。



当朱朱以学历照片、获得奖学金的学习邮件自证后,所有的谣言都不攻自破。可网络上的喧嚣并没有就此停止,更荒谬的事情发生了。

 

舆论从“学术猎巫”进化成了“荡妇羞辱”,掀起第二波高潮——她本科毕业的那张泳衣照,被挖出来当作她“不正经”的罪证。

 

很多评论说:“这人还真是牛津的,震惊了!”,“一点也没博士的样子。”

 

 

爱学术也爱扮靓的朱朱,似乎确实不符合很多人对“女博士”的想象;

 

但事实上,牛津的校园氛围一向包容学生千人千面的个性:有喜欢摇滚、电子乐,很“野”的;有像朱朱这种社交媒体上的Influencer,也有从来不在网上冒头的...

 

朱朱说:“我从来就没有觉得自己是特别的。”

 

她被单拎出来批判,或许正是应对了那句话——性别不是边界,偏见才是。

 


朱朱曾多次以自己微薄的能力向这种偏见发起挑战:


她和牛津材料系博士朋友,合拍了一组穿着JK去上课的照片;在投行工作时,她参与举办过“Pink Day”,打破行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经常有人问我,你是哪个圈子的,你像哪个圈子的人...


我希望不被一个群体定义。


我们应该为打破偏见和圈子而努力,不是为了加固圈子和阶层而发言。”


 

02

风浪过后,涟漪不止


现在,距离风波已过去了一个月。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朱朱,在心态上有了一些沉淀。


“后来这件事演变成一种关于‘做自己,反对刻板印象'的议题,就感觉非常棒~”


拥有了更大的话语权,朱朱从被网暴的女孩,成长为能为女性大胆开麦的发声者。



她倡议任何行业,任何角色的女性,在那条态度并不友好的热搜里,留言写下自己小小的成就。


“可以是一次小考的成绩,一次比赛的冠军,一次升职,一次历险旅游,一次尝试...女性的成就应该说出来,被看见!”


一时间,众多女孩用她们那些大大小小的成就,刷屏热搜,如星星点灯。


More


过去朱朱很反感“学媛”的黑称,但最近她有意识去审视“媛”的定义:若女性通过自身成就,消除对媛字的污名化,让它回归正面的本意,或许以后‘xx媛‘能成为一些优秀女性的代称。


她依旧分享着精致漂亮的照片,写一些随想,网络上对她的歪意扭曲,并不能捂住她的嘴巴。


只是经过这次事件,她明白人的名誉是会随着“身份”变化的,如今她每次表达的时候,“信念感和热爱大于表达欲。”



朱朱坦诚自己对金钱、权利、名誉有一定的“虚荣追求”:


“虚荣的定义是很宽泛的,在这个宽泛的话语体系下,我肯定是有想要去争取的东西。它其实是野心的一种表现。”


她无需为自己的野心辩驳,也鼓励女性不要把野心掩盖,在学业、职场中争取向上的自由。


 

但在这套物欲横流的世俗规则中,朱朱也有自己不计名利,坚定选择的东西。

 

“财富是一个0,美貌是一个0,家庭是一个0,你只有找到属于你的那个‘1’,你才能成为‘一百、一千、一万’。”

 

在朱朱的生命中,那个“1”就是她的热爱——数学;


有了数学之后,所有其他的这些东西才有了意义。

 


03

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


在本科毕业后的五年时间里,朱朱经历了和大部分人相似的迷茫、焦虑、矛盾。

 

20岁离开牛津后,朱朱一头扎进繁忙的华尔街。


她很理想主义地憧憬过,自己的数学特长将能在工作大展拳脚。金融行业,也是她心目中“能改变世界”的伟大行业。



朱朱先后在全球十大投资金融银行“摩根”、“高盛”就职,担任analyst和 associate。


18岁以后,朱朱的父母除了给她最后两年的学费,再没给过她生活费。


凭着这两份工作,她赚到自己的第一桶金,年薪上百万。


对此,她的声线中都透着难掩的笑意:“赚到钱了,多好呀!”

 


然而,正如郑执在《生吞》中所写:再伟大的事物,靠近了,就都不壮观了。

 

在投资圈这些年,朱朱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并没能完全让她实现最初的设想。

 

与总是“有解”的数学领域不同,金融市场存在“瞬时反应”下的不确定性,很难用超过51%的概率去预测市场走向,因此也难以得到一个恒久正确的“解”。

 

“我感觉也没有在本质上让世界变得更好。我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呢,我又该追求什么?”朱朱陷入日复一日的自我怀疑,产生了严重的抑郁倾向。



一方面她正从事着令家人、朋友满意的工作,成为大家眼中的“成功人士”。而另一方面,她又难以再从工作中,获得自我认同与实现价值感。


在某个加班至凌晨的夜晚,朱朱的情绪彻底崩溃了,大哭不止。


直至,她忽然发现书桌上还有一份以前没做完的数学题。她几乎是本能地埋头解题,在这个熟悉且擅长的领域里,她感到无比平和、安心,如入无人之境。



朱朱反思自己从事金融行业的决定,有多少是出于同辈压力?

 

抛开对公司的依附、高薪利益、精英光环...她的优势,她的自我认同还能体现在哪些方面?

 

26岁那年,朱朱辞去百万年薪的工作,回到牛津攻读数学硕士,寻找她的答案。



04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做出这个决定后,朱朱身边所有人听见这个消息都炸开了锅:

 

“基本上没人支持我辞职,我的家人也都不太赞同。”

 

朱朱的妈妈从中科大毕业后,就来到深圳打拼,那时90年代深圳刚刚建成。

 

父母经历过时代的不确定性与日新月异的巨变,觉得稳定的收入才能提供足够的安全感。

 

他们不太能够理解朱朱就为了一个爱好,贸然放弃高薪、有前途的工作。



但朱朱从小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孩子,不去追逐外界强加的目标,不盲从既定的普遍观念。

 

小学时,她其实在传统意义上是个“差生”。她却从不为此而自卑,更不觉得成绩定义一切。当自己因名字、外貌、成绩屡屡遭到校园霸凌,朱朱就站在校长室外抗议。


10岁时,朱朱辍学回家自学。凭借强大的内驱力,与父母因材施教的指引下,她在两年内快速汲取了别人六年才学完的知识。


15岁,她敲开牛津大学的大门,一人远赴英国念书,成为牛津里最年轻的华人女性学生。



回望这段成长经历,她感觉自己与《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的书中女主,有着强烈的共鸣。

 

“其实我人生的每一个节点,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和风险;走每条路的时候都是在试探,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出来。


但跳出常规的圈子,主动去打开另一个世界,或许能找到生命更多样化的可能性。”


一个看似安稳且一劳永逸的答案,往往会妨碍了去探索未知、创造可能。


“在成年人的社会里,做一个乖小孩是没有意义的,时不时抬头看看,到处都是星空。”



05

“我更愿看到

你成为你自己。”


最近,朱朱的日常生活逐步回到了正轨。

 

她平时6点便起床看日出,吹着晨风在花园里运动、健身,9点开始一整天持续性高强度的学习。

 

沉浸在数学研究的世界里,她能一周七天不间断读书至深夜,周末也不出门。



这段时间她分身乏术,忙着给牛津大学内部数学组做一个的presentation;同时博导在催她投稿论文,接下来要参加一个在伯明翰的学术会议。


期间,她还得运营自媒体、做讲座、参与公益项目...


朱朱笑着叹了口气:“唉事情好多啊~”,语气里却满是幸福。

 

 

做学术的间隙,朱朱打理着自己的一方小院,种花种草。

 

她爱观察运转在庞大世界下的那些微小细节,例如花开颤瓣,叶落成泥,再将思考引申至更深远处,从中得到生命的启示。

 

在春日平和的天气里,万物有条不紊地生长着,或静默而蓬勃、或傲然张扬。

 

生命无论以何种姿态绽放,都是意义非凡的。

 

 

看着满院子盛开的梨花,朱朱从万物规律中,得出了自己追问的那个“解”:

 

“我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繁衍后代拼命卷;

 

而是为了看这个世界,花怎么开,水怎么流,太阳如何升起,夕阳如何落下...

 

人生的意义更多是,极其努力地,尊重而坚定地填满一生。”

 


朱朱始终遵循着理性的因果、逻辑、策略来规划人生,连是否要辞职跳槽,都通过画“韦恩图”来得出答案。


但与此同时,她身上又带着松弛且自由、浪漫又诗意的理想主义。


她说,以后再赚点钱,在大理买个小农场,养些小动物,种一片大花圃...


然后自己就每天坐在田园里,看看书,做做题,当个“田园数学家”。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