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食 >

刻在DNA里的喜欢:为什么人类无法抗拒甜食的魅力?

收藏

刻在DNA里的喜欢:为什么人类无法抗拒甜食的魅力?

澳洲家庭百科 澳洲家庭百科 01-22 20:59

糖的甜味是人生一大乐趣。也许有的朋友说了:我就天生不爱吃糖。


先别急。不知你是否有察觉到,食品公司在几乎所有的加工食品中添加糖,来吸引消费者购买他们的产品:


看似健康的酸奶里有糖,低脂番茄酱里有糖,腌制培根里有糖,早餐麦片里有糖 ,蔓越莓果干更是在腌制中加入了大量的糖……


事实就是,酸甜苦辣,如果少了一味甜,很多美食的味道就会有云泥之别。



人们对甜食的热爱是如此地发自内心。人们知道吃太多糖百害而无一利,但他们就是戒不掉那一口吃到嘴里的美妙感觉;就算被它伤害,许多人也无怨无悔。


是什么让糖有那么大的魅力?



01

嗜甜:人类曾经的“超能力”


人类对糖的喜爱不是后天习得的。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就会对甜食露出偏爱,而渊博的成年人则知道糖只会给身体增加不必要的负担;很难想象这种强烈吸引力和对它的理性蔑视之间会有如此的脱节,那么我们是如何陷入这种困境的呢?


这件事说来话长,要从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祖先的时代说起。


寻找足够的食物是我们远古祖先面临的基本生存挑战之一。


为了保证诸如养育后代、寻找住所和食物等日常生活的基本活动,人类需要卡路里作为能量。更擅长获取卡路里的人,在所有这些任务中往往更成功,他们活得更久,也可能留下更多幸存的孩子。


换句话说,从进化的角度来看,他们的适应性更强。


成功的一个因素是他们在觅食方面无可比拟的优越性:能够检测到甜的东西——糖。


在自然界中,甜味预示着糖的存在,糖是一种极佳的卡路里来源;因此,能够感知甜味的觅食者可以检测他们潜在食物中是否存在糖分以及含糖量的高低,尤其是在野生植物中。在没有工业文明、甚至没有畜牧和农耕文明的年代,这是一种相当重要的能力。


这种能力使他们能够快速评估卡路里的含量,然后再投入大量精力收集、加工和食用这些食品。检测甜味有助于早期人类以更少的努力收集大量卡路里,他们作出有针对性的努力,而不是盲目狩猎和觅食,从而提高他们的进化成功率。


一言以蔽之,人类嗜甜,是成千上万年来逐渐积累的自然选择的结果。



02

甜食与基因:人类刻在DNA里的喜欢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人类具有糖检测能力的证据可以在最基本的生物学水平上找到,即基因——你感知甜味的能力不是偶然的,它被铭刻在你身体的基因蓝图中。


甜味感知始于味蕾,它们是依偎在舌头表面下的一簇簇细胞,通过被称为味孔的小孔暴露在口腔内部。


味蕾中不同类型的细胞对特定的味觉质量作出反应:酸、咸、苦或甜,这些亚型产生的受体蛋白与它们的味觉特性相对应。


例如,一种亚型产生苦味受体蛋白,对有毒物质有反应;另一种则产生咸味和鲜味的受体蛋白,它能感知构成蛋白质的氨基酸。甜味检测细胞会产生一种叫做TAS1R2/3的受体蛋白,它可以检测糖。



当食物进入口中时,受体蛋白感知食物的化学成分,然后向大脑发送一个神经信号进行处理,这时你就会知道:你吃到了甜甜的或者咸的食物。


关注澳百科,更多有趣的家庭百科常识


基因对这些制造蛋白质的指令进行编码。糖检测受体蛋白 TAS1R2/3 由人类基因组 1 号染色体上的一对基因编码,方便地命名为 TAS1R2 和 TAS1R3。


与其他物种的对比,人类对甜味的感知相当深。


TAS1R2 和 TAS1R3 基因不仅存在于人类中——大多数其他脊椎动物也具有这两种基因,然而典型饮食中不需要糖的动物已经几乎失去了感知糖的能力,毕竟它们从感知糖分中获益甚少。


例如,常见的食肉动物猫咪几乎感觉不到甜味,这是因为它们体内只有被分解的TAS1R2。



自然和进化就是如此神奇:这两个基因已经存在了数亿年的进化,为人类这个物种在地球上生存做好了准备。


03

戒不掉的糖:一场意志力与基因的战争


身体的感觉系统可以检测到环境的方方面面,从光到热再到气味,但我们不会像对待甜味那样被所有这些事物所吸引。


一个完美的例子是另一种味道,苦味。与甜味恰恰相反,苦味受体检测的是不受人体欢迎的物质:毒素。


将苦味与坏的东西联系在一起,这有利于大脑做出适当的反应——当尝到未知的苦味时,你会本能地把东西吐出来,从而避免不必要的危险。


喜欢甜味、讨厌苦味是一种趋利避害的生物本能。一件有意思的事是,人类根本不需要教新生儿不喜欢苦味,而他们会本能地拒绝它。


一次又一次的实验验证了同样的事情:人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糖吸引了。这些反应可以通过以后的学习来塑造,但它们仍然是人类行为的核心。



然而,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已经不再为获取能量而奔波,我们并不需要这么多的糖。也正因如此,任何决定控糖的人都会面临着抵抗糖分吸引力的战争,这是来自数百万年来人类寻找和需要糖的进化压力。


某种程度上,我们是自身进化成功的受害者。



为了吃糖,我们在几百年来努力发展精练糖技术,培育最甜的水果,调整糖在各种食物中完美的参与比例。


然而现在,为了不吃糖,我们发明出各种代糖,加入加工食品和健康食品……甜味对我们的吸引力是如此无情。


或许在又进化了几万年后,不再需要那么多糖的人类终于对嗜甜基因作出了微小的修正。到了那时,人类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爱吃糖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