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在韩国做纹身师,你有可能要坐5年牢

收藏

在韩国做纹身师,你有可能要坐5年牢

beebee公园 beebee公园 01-20 14:48

曾给布拉德皮特、莉莉柯林斯纹身的韩国知名纹身师Doy,因“违反医疗法”在首尔法庭一审被判罚款500万韩元。


原因是他给一个韩国女演员纹身的视频由于热度过高,传到了执法人员眼里。


这位从业20载的纹身师表示:“当我出国为名人纹身时,大家都叫我大艺术家。”


“但一当我回到韩国时,就变成了违法者。”



在韩国,被警察敲门是每个纹身师的噩梦。


按照韩国法律规定,纹身师从业需要医疗执照,否则将面临“最高5年有期徒刑或最高5000万韩元的罚款”。


为了尽可能在警察眼皮子底下“隐身”,韩国的纹身工作室往往开在不起眼的地方,通常是地下,没有店招,找入口就像玩密室逃脱。


“一但警察找上门来可以尽可能为逃跑争取时间。”



首尔弘大附近一家纹身工作室入口


即便K-pop明星把纹身推向了主流,脸部有纹身的模特也能登上首尔时装周,兵役制度也随着社会实情况进行了更新,但韩国对于“纹身”的定义依然停留在遥远的1992年。


因“纹身的墨水和针头可能引发感染”,92年韩国最高法院把纹身定义成一种医疗行为。而韩国卫生和福利部则认为纹身与针灸同源,必须由医疗专业人员进行。



这意味着在韩国拥有纹身是合法的,但你要找有证的纹身师纹身,他们只能给你整两条半永久的眉毛。



韩国,纹身往往与黑帮或街头犯罪联系在一起,一度也成为逃避兵役的手段。


纹身老艺术家赵承炫回顾往昔表示,“25年前我刚涉足纹身时,我的客户80%是黑帮,我反复地纹老虎和龙,至少掌握了180种变化。”


“当有人开始用纹身逃兵役时,我的档期根本排不过来。”



由于壮丁数量逐年递减,2020年底,韩国国防部发布了一套修订法案“可征召纹身男子在军队中服役”。


对此,国防部某官员表示:“社会对纹身的负面看法有所下降,我们判断(有纹身的人)可以正常服兵役。”



根据韩国卫生与社会事务研究所 2019年的数据显示,韩国有超过22万无证上岗的纹身师。


“仅在弘大附近,就有大约30个纹身工作室。” 28 岁的纹身师Rian说,他与其他三个伙伴共用一个小工作室。


“对待客户必须非常谨慎,之前我们经常遭倒恶意举报,仅仅是因为对方不想给钱。”


“现在我们只接受熟客、老带新以及现金付款。”



不少人接受了成为“惯犯”的事实,并在日常生活中因纹身四处受阻。


54岁的纹身师金光锡在南部城市蔚山“秘密”工作室纹身已有20多年了。他曾三度因纹身而被定罪,最高被判入狱八个月。



“当我二进宫的时候,我接受了自己‘惯犯’的身份,即使我只是老老实实在人身上扎图。”


27岁的纹身师琉花表示,由于自己身上有大量纹身,“澡堂和水疗中心都禁止我入内”。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位中年女士走过来问我为什么喜欢在人们身上‘留下疤痕’,责备的语气让我哑口无言。”



尽管遭受不公正待遇,但更多的纹身师并不后悔以此为职。


“纹身让纹身师和纹身者之间建立了终生的关系。我的作品对某人有意义,这件事就足够让我满足。”


Dokgo为一位做了肝移植手术的年轻人,在伤口处纹上了他父亲佩戴的手表图案。


“那个男孩拍了拍肚皮说,纹身就像我身上的勋章。”



艾莉最难忘的客户是一个年轻女孩,“她左手的整条手臂在一岁的时候被严重烧伤。”


“当我们一起完成了这个纹身时她非常开心,说这是‘今年做过最棒的事情’。”



为了呼吁纹身职业合法化,纹身师多伊在2020年成了一个纹身师联盟。


“纹身违法是职业歧视,我们希望被社会认可。”


然而在联盟成立还不到一年,他自己就因为纹身视频广为传播招到起诉。


“这项裁决对这个行业造成了沉重打击。纹身师将他们的生命奉献给绘画,作为回报,他们获得了犯罪记录、破碎的生活以及有色的眼光。”



2021年年底,多伊以“对法律有误解”为由向首尔北部地方法提起上诉。


他表示被上古时期制定的法律审判“感觉很糟糕”,但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我只是想让年轻有才华的纹身师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得以自由工作,就像普通的上班族一样。”


“如果你保持现状,一切都不会改变。”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