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肯与芭比”谋杀案:在他们婚礼当天,受害人尸骸浮出了水面

收藏

“肯与芭比”谋杀案:在他们婚礼当天,受害人尸骸浮出了水面

没药花园 没药花园 01-20 08:58

大家好,我是王大力。我们之前为大家讲述了加拿大连环杀手夫妇——保罗·伯纳多与卡拉·霍莫卡——设计迷奸卡拉妹妹塔米,并最终导致塔米意外死亡的过程,可搜索文章:她把亲妹妹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了罪犯男友|来自地狱的情侣


因为保罗与卡拉俊美的外形,美国媒体曾给这起案件取名为 “肯与芭比” 谋杀案,但在两人美丽的外表下,他们犯下的罪行却是如此邪恶......


(保罗与卡拉)


致命巧合


1991年2月,塔米去世2个月后,保罗与卡拉在圣凯瑟琳市租下了一栋带地下室的二层独栋房屋,搬到了一起。


(卡拉与保罗租住的房屋)

 

在塔米去世前,保罗已经从普华永道辞职,也不打算再考会计师资格证了。当时,他是靠从美国走私香烟为生(当时加拿大对香烟征了重税,每包烟的价格比美国高很多)。

 

保罗基本每周都会开车去美国,他走私一次大概能挣1000加元,差不多是卡拉一个月的工资,但这些钱都被保罗挥霍了。

 

为了避免被海关盯上,保罗偷了不少汽车车牌。1991年6月15日凌晨,他在圣凯瑟琳的临市偷车牌时,绑架了本案第二个受害人——莱斯利·莫哈菲(Leslie Mahaffy)

 

(莱斯利的照片)


案发时,莱斯利只有14岁,在当地一所中学上九年级。她的父亲是一名海洋学家,为加拿大自然资源局工作,母亲是一名教师。莱斯利还有一个比她小一些的弟弟,两人关系紧密。

 

正值青春期的莱斯利性格叛逆,与家人关系紧张。升入九年级后,她曾屡次逃学、喝酒、抽烟,深夜晚归,还几次离家出走、从商店偷过东西。


但案发前两周,她正在很努力地改变自己,让自己按时上课、回家,不再抽烟喝酒,重回正轨。


被保罗绑架前一周左右,莱斯利的一位朋友去世了。6月14日傍晚,她去教堂参加了守夜仪式,出发前,莱斯利和母亲因为宵禁时间起了纠纷。

 

按莱斯利母亲的想法,莱斯利应该在晚上11:30前回家,但莱斯利认为今天是特殊情况。


因此,晚些时候,当莱斯利离开葬礼中心后,她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去参加了聚会。这个聚会由死者的好友发起,算是一个非正式的、青少年间的哀悼会。

 

(另有一说是,她的母亲同意她晚归,但她需要打电话告诉家人她在哪,可莱斯利忘记了。)

 

莱斯利大约在6月15日凌晨两点左右到家,后发现家里所有的门和窗都锁了。


有部分资料称,这是莱斯利母亲对她晚归的惩罚,但也有资料称,莱斯利家之前换了锁,她的母亲只是还没给她新钥匙。无论如何,莱斯利不想吵醒母亲和她吵架。

 

因为没带钱包出门,莱斯利决定到附近的广场上,用投币电话机打给朋友,看看她能不能去留宿。


因为上次莱斯利在那个朋友家过夜后,她的母亲和这位朋友的父母大吵了一架,所以这次那个朋友拒绝了她。莱斯利和她聊了一会天后,又走回了家。

 

片刻后,莱斯利遇见了正在伺机偷车牌的保罗。


(莱斯利)


当莱斯利问保罗他在干嘛时,保罗告诉她,他在观察附近哪个房子容易偷(这种“自黑”的举动在某种程度上更容易让人放下警惕)。

 

随后,莱斯利回答了保罗的问题(“你在这里干什么”),告诉他,她被锁在了自家门外。

 

“你可以用力敲门,或者朝窗户扔石头,这样肯定能叫醒他们。”保罗说道。但莱斯利不愿意。她向保罗解释,如果她妈妈醒了,她妈肯定要冲她发火。

 

你最好还是按门铃,保罗又劝了她一次,这或许进一步让莱斯利放下了警惕。她告诉保罗自己做不到,接着问保罗要了一支烟。

 

“我有烟在车里。”恶魔轻声说,“但我的车停在了附近。”

 

当莱斯利进了车里找烟后,保罗用刀胁迫她屈从,并要求莱斯利把一个高领毛衣套到她自己头上,然后,他开车载着莱斯利,把她绑架回了他与卡拉租的房子。

 

6月15日凌晨3点左右,保罗摇醒了在二楼主卧睡觉的卡拉。

 

“嘘——不要出声。” 他的声音虽然轻,但透着股压不住的兴奋。“我带了人回家。你先待在楼上,等会我再叫你。你继续睡觉。”

 

我们都知道,保罗绑架了莱斯利,但卡拉当时知道吗?

 

根据《隐形的黑暗(Invisible Darkness)》一书,卡拉应该明白,保罗的意思是他绑架了一个受害者回家。

 

根据《致命婚姻(Lethal Marriage)》一书,卡拉此时虽然还不知道保罗绑架了一个受害者,但她应当也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但卡拉什么都没做,她继续睡觉了。


(保罗与卡拉)


楼下,保罗已经拿出了摄像机,在他的命令下,莱斯利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只要你听话就不会挨揍,懂吗?”保罗对着莱斯利说到。

 

这或许是他说过最无耻的谎言之一。

 

保罗随后给莱斯利喝下了参有安眠药的香槟(安眠药并不会让她睡着,但会让她昏沉),并录像了自己强奸她的过程。

 

加拿大精神病人 

 

卡拉大约在早上8点左右醒来。当她下楼准备出去遛狗时,卡拉注意到,厨房台面上有两只香槟杯。这两只杯子是她与保罗的新婚礼物(两周后他们就要结婚了),非常昂贵,平时卡拉根本不舍得用。

 

据卡拉说,当她看到那两只香槟杯时,简直气得抓狂。

 

除了香槟杯,当卡拉下楼时,她同样注意到一楼客卧的门是关着的。当时,14岁的莱斯利就躺在客房门后,对于这件事,卡拉又有什么感觉?她在采访中只字未提。

 

在遛狗的途中,卡拉吃了点东西,回来后,她决定读点什么打发时间。几周前,卡拉刚从图书馆借了一本新小说——《美国精神病人》——她决定看这本书。

 

(《美国精神病人》电影海报)


6月15日晚些时候,当保罗醒后,他又两度强奸了莱斯利,并将莱斯利从1楼客卧转移到了2楼主卧。

 

在主卧休息了片刻后,保罗告诉莱斯利,还有另一个人会与她“做爱”。莱斯利一下开始啜泣,保罗故意停顿了几分钟后才告诉她,另外一个人是名女性(精神折磨)。这正是卡拉。

 

案发后,卡拉声称她会参与强奸莱斯利是因为保罗强迫她,她只是服从他的命令。

 

我们会在后面讨论卡拉是否是自愿犯罪的,下文只是单纯描述卡拉做了什么,暂不讨论动机。

 

6月15日,保罗与卡拉轮流性侵了莱斯利两次。在此过程中,保罗强奸、鸡奸了莱斯利,还因她不够配合而殴打了她;卡拉则猥亵了莱斯利,莱利斯还被迫为其口交。

 

除此之外,这对情侣还轮流拍摄了对方强奸莱斯利的过程。

 

6月15日晚些时候,当保罗第四次侵犯莱斯利时,她痛苦地哀嚎、一遍遍求保罗放过他,告诉保罗她不会报警的,告诉保罗她还想见到她的家人。

 

卡拉当时负责录下了这一幕,在这整个过程中,她的手一直很稳。

 

6月15日午夜左右,卡拉给了莱斯利两片安眠药。根据卡拉的说辞,当莱斯利陷入沉睡后,保罗拿电线勒死了她。

 

但保罗始终不承认是自己杀的莱斯利。保罗说,他本来是想放了莱斯利,但当他洗完澡后,发现莱斯利已经死了。

 

无论如何,保罗与卡拉把莱斯利的尸体藏进了地下室中。


(莱斯利)


6月16日星期天,当卡拉的家人来她与保罗家做客吃饭时,莱斯利的尸体就躺在他们脚下的那一层。


周一,保罗用电锯独自在地下室将莱斯利分尸并浇上水泥,后来他与卡拉开车将这些水泥块抛入了吉布森湖。

 

保罗与卡拉结婚当天(6月29日),吉布森湖水的水位降低(吉布森湖连着一个大坝),装有莱斯利尸体的水泥块露出了水面。


因为浇筑手法拙劣,水泥块从中间裂开,露出了莱斯利的尸体。一对在湖边钓鱼的父子发现了这些水泥块并报了警。


(保罗与卡拉的结婚照)

 

当警方发现莱斯利的尸体时,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没有留下什么有效线索。警方通过牙医记录确认了受害人身份。

 

为了找到凶手,警方调查了凶手所使用的水泥和水泥上的油漆(比如这是什么牌子的水泥,谁买过)但是没有获得什么有效线索。

 

他们还打碎了一块水泥,过滤了其中的纤维,找到了一些头发。但在一个DNA技术尚在萌芽期的年代,这个发现也不是特别有用。

 

(水泥块)


除此之外,一名专家在研究了尸体后,告诉警方,凶手使用了电锯分尸(保罗在一截骨头上留下了一个砍痕)。由此,警方推断,凶手应该住在一间有地下室的房屋内。但很显然,这个条件依然过于宽泛,不能为警方锁定凶手的身份。

 

26次“我爱你”

 

莱斯利遇害10个月后,1992年4月16日,保罗与卡拉绑架了克莉丝顿。

 

这一天是复活节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当日上午,卡拉在宠物店工作,下午她正好轮休,可以提前离开。

 

案发后,据卡拉的同事回忆,从4月初开始卡拉就反复和另一个同事核对工作排期,以确保她在4月16日中午可以离开。

 

4月16日下午,保罗与卡拉开着车,开始在圣十字高中和另一所高中附近兜圈,寻找潜在受害人。兜了几圈后,他们发现了独自一人的克莉丝顿。当时,克莉丝顿离家只有5分钟的路程。


(克莉丝顿)


按保罗与卡拉计划,两人将在附近停车,接着由卡拉出面问路,吸引受害人注意力。接着,卡拉会假装听不懂,然后拿着地图下车,把地图摊在车顶,请对方过来“帮忙”指着地图解释。

 

放地图的位置经过特别设计。下车后,卡拉不会关上副驾驶的车门,她将把地图摊在车顶靠后一些的地方,这样一来,当对方靠近解释时,自然会站在副驾驶附近。

 

然后保罗会拿刀从车里出来,绕过车头,用刀胁迫对方,把她塞进车里。与此同时,卡拉将收起地图,快速进入车后排,并在保罗从外面把受害人塞进副驾时,从里面拉住受害者。

 

有的朋友可能会问,在受害者靠近卡拉的过程中,她不会顺手把副驾驶的门关上吗?

 

但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在第一章里,目击者回忆称,当时,保罗与卡拉驾驶的车辆,是横着停在教堂停车场的。所以当受害人靠近考拉时,应该是下图的情况,而这意味着她不太需要把车门关上。


(示意图)

 

为了让受害人降低警惕心,案发当天,卡拉特意梳了马尾,这让本来就只有21岁的她,看起来更加年轻。除此之外,为了方便动手,保罗的车没有停在路边,而是停在了一个离路边稍微有点距离,但又不是太远的地方。

 

4月16日下午,当克莉丝顿路过教堂时,一个年轻姑娘叫住了她,随后,她从一辆停在不远处的汽车里钻了出来。她身材娇小、举止得体,美貌惊人,一头金发在脑后绑成了马尾,礼貌地向克莉丝顿问起了附近的方向。


(警方盘问卡拉时,梳着马尾的卡拉)


问路的人正是卡拉。她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迷了路的女孩。克莉丝顿怎么能想到,在对方天真的外表下,隐藏着怎样邪恶的计划。

 

没有怎么犹豫,她横穿过马路,走向了陷阱。

 

当克莉丝顿靠近汽车后,一切按保罗与卡拉的计划展开。但克莉丝顿没被吓住,而是开始奋力反抗。


挣扎扭打中,克莉丝顿撕下了地图的一角,保罗的刀割断了她的一缕棕发,她的一只皮鞋掉在了现场。案发后,警方在地图的一角上发现了一枚指纹,后经证实,这是卡拉的指纹。

 

克莉丝顿被塞进车后,保罗迅速把副驾的座椅放倒,卡拉则拉着她的头发,不让她抬头(这样没人在车外从副驾的窗户看到克莉丝顿)。保罗与卡拉的住所离教堂很近,不到10分钟,他们到家了。


(从教堂到保罗与卡拉家)

 

当他们到家后,卡拉开始在厨房准备晚餐,保罗则在二楼性侵了克莉丝顿。期间,一旦克莉丝顿不按他的要求照做,保罗就会打她。

 

当晚饭做好后,三人在餐厅吃了饭(克莉丝顿只是用叉子拨弄着食物)。克莉丝顿向保罗和卡拉谈起了她的男朋友,她的狗,她的家人。

 

克莉丝顿或许是希望借此希望唤起保罗与卡拉的人性,让他们意识到,她是个人,遗憾的是并没有成功。

 

晚饭过后,保罗在二楼主卧内放了音乐,性侵又开始了。这次,卡拉也在房间内,负责录像(她也短暂地猥亵了克莉丝顿)。

 

“Okay”卡拉举着录像机,发出了指令。

 

“我今年15岁,我喜欢吹箫。”克莉丝顿无助地说到。

 

“笑一个。”卡拉说道。

 

“嗯,真棒。”看着克莉丝顿挤出的半拉苦笑,卡拉接着说道。

 

保罗随后鸡奸并殴打了克莉丝顿。

 

然后他把克莉丝顿的脸扭向了镜头。

 

“笑一个。”卡拉站在镜头后面说道,她的手还是像以前一样稳。

 

“告诉我你爱我。” 保罗命令她道。

 

“我爱你。”

 

“笑着说这话。”

 

“我爱你。”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克莉丝顿被迫向保罗重复了26次“我爱你”。当她出现停顿时,保罗就会狠狠揍她。

 

4月16日晚上,保罗往克莉丝顿的饮料里放了一些安眠药,然后用衣柜挡住了主卧的门。当天晚上,保罗、卡拉与克莉丝顿一起在主卧过夜。

 

“有些事值得付出生命”

 

4月17日(星期五),保罗再次性侵了克莉丝顿,而卡拉则旁观了全程(卡拉也曾短暂猥亵克莉丝顿)。

 

当天吃晚饭时,克莉丝顿从电视里看到父亲的发言。


(克莉丝顿的父亲发表讲话)


当时,距离克莉丝顿的家人报警已经过去了差不多24小时了。这是一则针对歹徒的“求情”讲话,求他把克莉丝顿放走。

 

接着,克莉丝顿的父亲看着镜头,缓缓说到:“克莉丝顿,如果你能看到,我想让你知道,你在我们心里,我们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事.....”

 

“爸爸!”克莉丝顿哭出了声,“我想见我的爸爸!”

 

“我们爱你,克莉丝顿,你一直在我们心里和我们祷告里,我们马上就会带你回家,如果......”

 

保罗关掉了电视。

 

“有人看到过你做了什么,你跑不掉的!”克莉丝顿哭着冲保罗说道。

 

保罗不为所动。

 

当天晚上,保罗和卡拉再度性侵了克莉丝顿。

 

在之前的几次性侵中,克莉丝顿屡次反抗过保罗并屡次挨打。但看完爸爸讲话后,4月17日(星期五)晚,克莉丝顿格外配合。

 

她按保罗的要求与卡拉一起“玩”了过家家,假装她们是两个好朋友,互相挑选喜欢的香水和化妆品。后来当保罗性侵她时,克莉丝顿也一直忍痛努力配合,避免挨打。

 

如果有什么能解释克莉丝顿的转变,我想,她很有可能是在为明天的逃跑积攒能量。


(克莉丝顿)


在被绑架及被性侵的过程中,克莉丝顿始终没有放弃过求生。一开始保罗逼问名字时,她给了保罗一个假名。后来,她一直试着与保罗和卡拉聊天,唤起他们的人性。

 

4月17日下午,在克莉丝顿从电视里看到父亲讲话前,保罗曾问过她晚上想吃什么。克莉丝顿趁机把他支去了往返车程约1小时的麦当劳,然后求卡拉把她放走,但卡拉拒绝了。

 

4月18日下午,当三人醒来后,保罗又问了克莉丝顿想吃什么。这次,克莉丝顿把保罗支到了一间往返车程约1小时的炸鸡店。

 

当保罗离开后,发生了什么?根据保罗的说辞,在他去买炸鸡期间,卡拉用胶棒殴打并勒死了克莉丝顿。


在法庭上,卡拉说,克莉丝顿是在第二天(4月19日)被保罗勒死。当保罗离开后,克莉丝顿又求了她放走她,她拒绝后,两人像两个朋友一样,聊了聊克莉丝顿的家人和男友。


我认为,这两个人都只说了部分的真话,以把事件扭曲成对自己有利的样子。更有可能的经过是:保罗离开后,克莉丝顿再次求卡拉放她走,遭到拒绝后,她试图逃跑,卡拉因此殴打了她,并看守她到保罗回来。

 

(碍于篇幅,我们会在下一篇中再展开对这个情节的分析。)

 

录像带显示,当保罗回来后,他大发雷霆,还尿在了克莉丝顿身上。结束后,克莉丝顿洗了个澡,然后保罗命令她为他口交,但克莉丝顿拒绝了。

 

据《致命婚姻》一书,被激怒的保罗开始用力打克莉丝顿的脑袋,并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进了隔壁的房间。然后,保罗往VCR里塞了一卷带子,这正是他性侵莱斯利的录像。


“你知道她是谁,是不是?嗯?你再敢不按我说的做,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你身上就会发生什么!”

 

(《致命婚姻》未提到此处信息来源,这或许是卡拉的证词,或许是保罗的录像机意外记录下了这一幕,因为后面克莉丝顿的话被录了下来)。

 

保罗以为他吓住了克莉丝顿,但在经历了3天的性侵、虐打、精神折磨后,依然有勇气藏在这个15岁的棕发姑娘心里。

 

“有些事情值得付出生命。”克莉丝顿告诉保罗。

 

气急败坏下,保罗开始狠揍克莉丝顿,一拳一拳不停地打她脑袋的侧面。然后猛踢克莉丝顿,直到她终于受不了,开口求饶。

 

保罗之后再次性侵了克莉丝顿,还一直强迫她说自我羞辱的话,告诉他,他是世界上最有权利的男人,他是国王,是她的主人,她爱他,她恨艾略特(克莉丝顿的男朋友),所有圣十字高中的女生都排队想和他做爱(这些话是保罗每次强奸时,都喜欢让受害人重复的)。

 

之后,根据卡拉的说辞,保罗用电线勒死了克莉丝顿。

 

4月19日(星期天),保罗与卡拉仔细清洗了克莉丝顿的尸体,确保两人没有留下任何DNA。接着,卡拉剃光了克莉丝顿的头发(为了给辨认带来难度)。

 

克莉丝顿死亡当天的下午(或者第二天,按照保罗的说法),卡拉与保罗去了卡拉家吃了晚饭,他们一直在卡拉家待到9点,还和卡拉的父母看了电视。两人随后将克莉丝顿的尸体扔到了临市一条路沟中。

 

4月30日,两个路人发现了克莉丝顿的尸体。


(发现克莉丝顿尸体的地方)


法医鉴定显示,克莉丝顿的肋骨骨裂,全身有大规模严重瘀伤,还有硬脑膜下血肿(得不到及时医治,这一项就足够致命了)。

 

因为克莉丝顿身上瘀伤分布的痕迹与莱斯利高度相似(这是保罗强奸她们时,留下的殴打痕迹),警方认为这两起案件应是同一人所为。

 

我未找到尸检报告,提到克莉丝顿的死因是否是窒息,或者她的脖子是否有勒痕。但鉴于保罗与卡拉都提到,是对方勒死了克莉丝顿,我认为克莉丝顿的死因确实有可能是窒息而亡。

 

休止期?

 

因为3起命案间存在较长的时间间隔,一些资料认为保罗与卡拉的犯罪存在休止期,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在3起命案之间,保罗与卡拉至少又共同犯下了2起性侵案、除此之外,保罗还曾多次跟踪不同女性,并单独犯下了一起强奸案。

 

下图是保罗的作案时间顺序。


(保罗与卡拉作案时间顺序)

 

1991年6月7日,莱斯利案发生8天前,保罗与卡拉迷奸了卡拉的一位熟人,并录像了全过程,检方后来拿到了这卷录像带。为保护受害人隐私,她被化名为简(Jane Doe)。

 

简与卡拉在她工作的宠物商店认识,她很喜欢卡拉,但是两人一直没有太多联系。案发前,卡拉突然联系了简,还邀请她在6月7日时到她和保罗家玩(卡拉告诉简,保罗当天不在家,这是一个“女孩之夜”),这个15岁的女孩高兴坏了。


(卡拉与简)


6月7日案发当日,卡拉带着简出去购物并吃了饭,回家后,她给简喝了些酒,并在她的酒里放了三唑仑粉末。当简昏迷后,卡拉打给了保罗,告诉他,她给他准备了一份礼物。

 

这两人随后强奸了简,并录了像。

 

作案过程中,卡拉先用沾有氟烷的毛巾罩在了简的口鼻上方。随后,她猥亵了简。在此期间,卡拉不仅对着镜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还靠近并假装亲吻了镜头。

 

接着,保罗强奸了简。

 

简第二天在卡拉家醒来后,并不记得发生过什么,只觉得胃里十分恶心。卡拉安慰她说她只是喝断片了。简后来吐在了卡拉家,还病倒了,在家躺了3天。


(保罗与卡拉的照片)

 

1991年8月,莱斯利案发两个月后,保罗和卡拉再度邀请了简到他们家一起过夜。这一次,在保罗与卡拉迷奸简的过程中,简差点死亡,她的心脏曾短暂的停止了跳动。

 

当简的心跳停止后,卡拉曾打过急救电话,但几分钟后,当简恢复后,她又打电话取消了这次报警。不过,她这通报警电话也被记录了下来。

 

除了迷奸简,保罗与卡拉也试图操控简,让她同意和他们“三人行”。1991年12月13日,当保罗又一次给简施加压力后,简质问了保罗与卡拉和她做朋友的目的。从那之后,保罗与卡拉再没和她联系过。

 

1991年12月23日,简与保罗发生冲突10天后,保罗在家强奸了另一个女孩。


当天晚上,保罗家有一场小型集会,受害人是保罗朋友的朋友。案发前,保罗试图让女孩同意与他发生性关系,被拒绝后,保罗在女孩上厕所时,在洗手间里强奸了她。

 

保罗的其他客人当时有听到女孩的呼喊,但他们以为那只是她的呻吟。第二天,当女孩告诉了她的朋友保罗强奸了她后,他们并未鼓励她报警,亦未就此事与保罗对质。

 

除了上述几起强奸案,据《隐形的黑暗》一书,1991年一月,塔米去世后,保罗还曾绑架了、并在卡拉家强奸过另一名未成年少女,而案发时,卡拉也在场。


(保罗与卡拉)


与魔鬼的交易

 

1993年2月9日,接受了警察的盘问后,卡拉立刻给自己找了一名律师——乔治(George Walker)。他随后代表卡拉与检方进行了认罪交易谈判。

 

1993年2月17日,警方逮捕了保罗,9天后,检方与卡拉达成了一份临时协议。

 

协议约定,卡拉将诚实并毫无保留地告诉警方,保罗与她犯下的所有罪行,并出庭指控保罗,以换取更轻的刑罚,而检方则将以两起过失杀人罪起诉她,她仅面临18年刑期(后降为10年)。


(卡拉)


除此之外,卡拉还取得了部分豁免权,她可以交代自己与保罗犯下的所有罪行,但检方将仅仅就莱斯利案与克莉丝顿案起诉她,以获取她的真实证词。

 

获得临时认罪协议后,卡拉住进了精神医院,接受了精神科医生的评估,部分精神科医生判定卡拉表现出了“被家暴伴侣症候群”。


(后来这些诊断被广泛批评,被质疑时受到了检方的影响)。

 

与卡拉进行认罪交易时,检方还不知道与卡拉妹妹塔米有关的情况,5月份,当卡拉向检方坦白了此事后,他们仅仅只是给卡拉的刑期额外加上了2年。

 

1993年5月14号,卡拉正式与检方签署了认罪交易。1993年6月28日,检方以2起过失杀人罪起诉了卡拉,卡拉仅获刑12年。


(卡拉)


另一边,逮捕保罗后,警方对保罗与卡拉的家展开了长达71天的搜查。

 

在搜查过程中,警方虽然获得了一些有用的物证,比如莱斯利与克莉丝顿的血迹,但他们始终没能找到,对于本案最为关键的证据——6卷8mm录像带。

 

这是记录了保罗与卡拉性侵3位受害人过程的录像带,也是给保罗定罪的最有力、最直接的证据。

 

1993年5月5号,当警方退出搜查后,保罗的第一任律师,根据保罗的指示在浴室天花板后方找到了录像带。


(警方搜查保罗与卡拉家)

 

因为保罗的第一任律师不是很有经验,他没有一开始就把这些录像带交给法院,而是计划当保罗案开庭后,用这些录像带,瓦解卡拉作为检方证人的可信度。

 

但随着这些录像带在他手里越待越久,保罗的第一任律师发现,自己似乎捅了大篓子了,他的行为——藏匿证据——好像是犯法的。

 

这些录像带在这位律师手里一直待了整整17个月。直到1994年9月12日,在法律协会的指示下,保罗的第一任律师辞了职并将录像带交给了法院。

 

至此,关于本案最重要的证据终于浮出了水面。但此时,卡拉的审判已经结束,她已经在狱内服刑一年多了。


(休庭后,卡拉(中间)与母亲和二妹离开法庭)

 

事后,检方称,如果早点拿到这些录像带,他们根本不会需要卡拉的证词,也不会和卡拉做认罪交易。因为录像带显示,在作案过程中,卡拉看起来颇为主动,不像是被迫参与犯罪。

 

虽然有资料称,因为卡拉按规定完成了与检方的认罪交易,所以检方没法撤销与她的认罪交易,但加拿大记录片《与魔鬼的交易》提出了不同看法。


(纪录片《与魔鬼的交易》截图)

 

根据这部纪录片,卡拉与检方认罪协议的一个重要条件是,卡拉没有直接导致任何一位受害人死亡。


但在塔米案中,不能排除,塔米是因为吸入了过量的麻醉剂而死,而卡拉正是负责用沾有麻醉剂的毛巾,堵住她口鼻的人。但检方并没有因此终止与她的认罪协议。


除此之外,根据这部纪录片,在检方与卡拉正式签署认罪协议签,警方曾找到过一卷2分钟长的录像带。录像带显示卡拉正在性侵一个陷入昏迷的女性,而且看起来颇为主动。


当时警方怀疑这是克莉丝顿(实际是简),但卡拉声称她不记得这是谁了,认为有可能是塔米。


直到入狱后,卡拉才向检方坦白和简有关的案件,但声称自己之前失忆了。检方后来接受了卡拉的说辞,亦未以强奸罪追诉她。

 

卡拉最终于2005年7月4日出狱。服刑期间,她还在现任丈夫(也是她律师的兄弟)的支持下,上了女王大学的远程课程,学习了心理学。出狱后,卡拉与丈夫育有一子,两人后搬去加勒比海定居。 


2017年,蒙特利尔一间小学的家长意外发现,卡拉竟然在学校担任志愿者。大家这才发现,卡拉已经与丈夫回到了加拿大。卡拉最后一次被人看到是在2020年,加拿大魁北克省。

 

另一边,1995年2月,逮捕保罗2年后,检方终于起诉了他,而卡拉则作为检方的证人,指控了保罗。


(保罗)

 

7个月后,法官宣布保罗一级谋杀罪、有加重情节的性侵罪、绑架罪、非法囚禁罪等多项罪名成立。保罗被判终身监禁,25年内不得申请假释。同年11月,法院将其归类为危险罪犯,建议终生不得假释。


保罗在2015年、2018年以及2021年都申请了假释,均被驳回。


案发后,卡拉把自己描绘成了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声称她是在被保罗精神操控和家暴的情况下,被迫参与了犯罪。


卡拉真的有自己说的那样无辜吗?她的犯罪动机可能是什么?除此之外,保罗的犯罪动机可能是什么?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