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结论来了!中国留学生在新西兰“失恋后自杀”……

收藏

结论来了!中国留学生在新西兰“失恋后自杀”……

发现新西兰 发现新西兰 01-18 09:15

他的下落这两年牵动华社。


他在中国的家人悬赏20万纽币一直寻找他的下落。


今天官方消息传来:结论认定为自杀。



失踪近两年

终于有官方认定


吴国权,英文名Laurence,2019年3月12日被报失踪时22岁。



他的汽车随后被发现位于奥克兰西部的Piha海滩,车内无人。



对海岸线附近的地毯式搜索无功而返,不久,吴国权作为失踪人口被广泛报道,征求线索。


国内父母急切赶到新西兰寻子,在华人集中地区广为张贴寻人启事。



他们表示愿意提供20万纽币悬赏有价值信息,创下新西兰悬赏金额之最。



失踪后,吴的父母及其他直系亲属在新西兰待了大概6周,竭尽所能找人。

 

“我们做了能做的一切,我们去了Piha海滩,去了所有能去的地方,甚至还雇了直升机。”

 

他们说出钱悬赏只为作最后的尝试,因不愿放弃任何希望。



持学生签证来新西兰

失踪前失恋


许多奥克兰的华人都见到过贴在华人超市门口这张寻人启事。



今天,最后的希望也已破灭。验尸官给出最终结论:可认定为自杀。



有人会问:既然失踪了都找不到了,为何由验尸官给出结论?


新西兰验尸官(coroner)不同于许多华人理解的从事验尸工作的医学人员。


在新西兰,验尸官就像法官。


新西兰的验尸官是被任命为司法官员的合格律师,负责调查意外的、暴力的或可疑的死亡,以查明发生了什么。验尸官还有职责提出意见或建议,防止类似死亡事件再次发生。


新西兰还要求,验尸官需要调查每一起疑似自杀事件,并做出正式结论。


在这名中国留学生失踪案中,验尸官Peter Ryan的结论是,当事人死亡时间在2019年3月10日左右,死因为自我了断。



曾购买安眠药

药性不会致死


此前已有报道,吴在失踪前和女友分手,女友告诉其家人,他说去Piha是为了“理清思绪”。不过,他的家人当时认为吴不会伤害自己。“他非常外向,喜欢玩电子游戏”。


这一次验尸官Peter Ryan的报告中也提到,吴国权持学生签证来到新西兰,在“失踪之前不久和女友分手”。



他在新西兰上高中,并几乎完成了在奥克兰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学位。


报告说,2019年3月10日,吴离开他在Morningside的公寓,开车到一家药店,购买了顺势疗法的安眠药。药剂师后来告诉警方,这些药不会致死,只会让吴某犯困。


他最后一次被看到是在当天下午1点40分左右,地点是奥克兰St Lukes一家酒铺中。


当天下午晚些时候,吴国权给他前女友打电话,告诉她在电脑上给她留了一张纸条,说他打算自杀,但不愿意说他在哪里。


验尸官报告称,前女友当时告诉吴国权说“不要做傻事”,并且联系了他的几个朋友,但这些朋友都说,吴不会自杀。



结果吴再也没有回到住的地方,3月12日他的一个朋友报警。


后来在他的电脑上发现了纸条,表明他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他的家人则来到新西兰,雇佣了直升飞机和船舶进行寻找。


民众也提供了几条线索给警方,调查之后均发现与本案无关。


警方检查了他的车内物品、笔记本电脑、银行账号等,均没有证据表明他的失踪与谋杀有关。


他的银行账号自3月10日之后就没有动过。


验尸官报告指出,吴国权失踪时,正在为自己的失恋而苦恼,并在当天在网上搜索了和自杀有关的话题。


报告认为,只有两种属于意外死亡的可能,一是游泳溺水,一是从狮子岩上失足坠落。


Piha海滩狮子岩


“但在我看来,他的行为表明他是打算自杀,这减少了上述两种意外情况的可能性。


“总的来说,我认为证据已足够让人们认定Laurence是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


关于Piha和失踪案

令人不适的关联


奥克兰著名海滩Piha和失踪人口,在历史上具有令人不适的关联性。


自1992年以来,在西海岸同一个小角落,有6个人失踪消失。


这令这段标志性的海岸蒙上阴影,是什么原因导致在这个美丽但与世隔绝的地方发生这些离奇的失踪事件?



奥克兰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在2008年至2017年期间,新西兰各地发生的219起溺水事件中,58%尸体在短短24小时内被找到,其中大多数是在同一地点发现的。


7%的人在报告失踪地点的1公里内被发现,13%的人在1-5公里内被发现,9%的人在5公里以外被发现。只有9%的人再也没有见过。


2003-2020年期间,Piha救生员已经进行了超过1588次水上救援。在此期间,只有一起死亡事件的尸体没有被找到。


因此,有人说找不到尸体和塔斯曼海的大浪有关,这也不太能站得住脚。


这里曾经发生的比较有名的失踪案件包括:



1992年5月,Quentin Goodwin在家里留下一张纸条,表示他要去Piha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他回到家后,说他有了新的想法。5天后,他消失了,再也没有人看到。


2014年2月,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证明Quentin已经死亡,但验尸官报告认定他已经死亡。



2004年10月10日星期日晚上9点30分,Julia Woodhouse和她儿子Henry正从奥克兰开车返回Piha。当他们转过一个弯道时,他们震惊地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在路上,只穿着内衣、UGG靴子和一件运动衫。Julia停下车,问那个女人是否需要帮助。她的名字叫Iraena Asher,是一名25岁的见习教师,也是兼职模特。


Iraena Asher患有躁郁症,当晚还受到酒精和毒品的影响。警方后来的调查称,她的行为在前几天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警方称,压力可能导致她重新陷入奇怪的行为。


凌晨1点30分左右,另一对夫妇在Piha商店附近的路灯下看到了Iraena裸身在外。当时风雨交加。这对夫妇没有上前干涉,他们看着Iraena对着路灯说话,跪在地上亲吻地面,然后向海滩走去。她消失在黑暗中,再也没有人看见。



Kim Bambus是Middlemore医院的一名21岁的护士。她来自Bay of Islands,失踪时在奥克兰生活了4年。2013年3月24日星期五上午,离开她Ponsonby的公寓,到Countdown购物,买了一些零食。闭路电视证实了这是最后一次看到她的情况。


她告诉室友要去Piha跑步。当天晚上她没有回来,他们就开车从城里到海滩去找她。当晚8点报失踪。五个小时后,她的车在Log Race Rd停车场被发现,手机还在里面。


Cherie的嫂子Rachel Vousden在其失踪后说,她本人每年都去那里,对地形非常熟悉,认为不太容易掉下去,路边都有很浓密的灌木丛挡着。她认为,失踪事件中有些东西是说不通的。“如果她们都掉进了海里,为什么没有浮上来?为什么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出来?”


如果你在新西兰感到有任何精神压力,或是轻生念头,都可以通过以下途径求助:


出现任何紧急情况:请立刻拨打111


1737:免费短信或电话,获得专业心理咨询师帮助


生命热线Lifeline:0800 543 354或发短信 HELP到4357


自杀危机帮助热线:0508 828 865 / 0508 TAUTOKO (24/7)


抑郁帮助热线:0800 111 757 (24/7) 或者发送短信到4202


Samaritans:0800 726 666 (24/7)


青少年热线:0800 376 633 (24/7) 或发送短信到234 (8am-12am)或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What's Up:0800 WHATSUP


儿童热线(5-18岁):0800 543 754 (24/7)


Rural Support Trust Helpline:0800 787 254


健康热线:0800 611 116


Rainbow Youth: (09) 376 4155


亚裔家庭服务中心:亚裔帮助热线0800 862 342 (专业免费保密,热线开通时间:每周一到周五,早上9点-晚上8点,服务语种:英语/普通话/粤语/印度语/日语/韩语/泰语/越南语)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